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第二神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自尝恶果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2487 2019.08.08 19:29

  “李升歌,你无需自欺欺人,凭你的武道修为,岂能有资格晋升外门弟子!”

  由于林宏没有刻意压制声音,一句话瞬间传遍了整个内务府走道,听闻之人无不侧目。

  如此一来,李升歌想要相安无事也是不可能的了。

  “林宏,你步步紧逼意欲何为?”背过身子的李升歌止住了脚步,冷然的话语因为看不清其表情而显得极具压抑。

  此时此刻,李升歌到也不急在一时半会了。

   虽然自身想要尽可能的低调行事,不过事事总不会那般如意,所幸也就起了杀鸡儆猴的念头。

  经由李升歌一问,反倒是林宏有些迟疑了。

  意欲何为?当然是为了逼对方低头认错咯,如若不然,自己若何在众小弟面前做人。

  但在内务府大门前,此话是万万说不得的。

  若是被有心人看在眼中,不就坐实了恃强凌弱的形象了么。

  思虑之下,林宏终于冷静了几分,不禁第一次好好审视起对方。

   从简单的“搭手”过程中,可以看出,李升歌并未如同传说中的那般怯弱,谈吐间不卑不亢,完全不似一个淬体境初期武者该有的气度。

  林宏自认自己是个体面人,定然不可在此时口不择言。

  稍作斟酌,便是沉声道:“武道修炼本不易,我等同辈之间应当和衷共济,李师弟如此孤傲,且不说有伤同门情义,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而今你又以荒唐之语企图掩饰,德行方面应当好好自检!”

  此话一圆,瞬间收获了不少人的认同,在不知详情的人看来,还以为是林宏在提点对方,全然没有先前那般强人所难。

  李升歌听得忍不住岔气,不禁呲笑道:“不与他们几人恭维你就是孤傲了?荒唐之语?尔等如何敢轻断吾之话语的真实性!”

  “罢了,休要再做姿态,所幸便与我赌上一场,今日若是我当真成为外门弟子,你今后半年的修炼资源都将诸数给予我,而若反之,从今往后,我李升歌便为奴为婢任你差使,如何?”

  见对方欲要打马虎眼,李升歌直接摆手阻止,逼视道。

  闻言,林宏不禁脸色一僵,半年修炼资源,这足以耽误他前期许多修炼进度,恐防落人与后。

  而当想起关于某人的传言,林宏心中又很是不甘心。

  到了这个地步,已经骑虎难下,若是此时退却,又免不了落人口实。

  再三考虑之下,林宏再度看向身边那高个男子,用着仅自己几人所能听到的声音道:“高寿,你确定在七日前他在元力碑前测试的修为只要淬体一层?”

  “老大,你放心,这事是我亲眼目睹,而他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年,不会有错,若是能增长修为,他岂能如此隐忍!”

  虽说这赌注同样听得自己头皮发麻,高寿也只好硬着头皮道。

  林宏随即点了点头,同样成为外门弟子,林宏作为清楚自己付出了多少辛酸。

  而在众多杂役中,唯独侍奉那吴慵长老最为众人所不愿。

  吴慵长老虽然身份最为特殊,但他不善武道修炼,哪怕当今世界铭文师的身份同样高贵,但在常人眼中终究不是正道,唯有自身强大方为根本。

  而作为杂役又没有资格得到亲授,如此一来高下立判。

  “便依你又如何,我看你一会怎么圆!”想到关键之处,林宏不禁信心大增,下巴微抬道。

  “哼哼!”李升歌却是笑而不语,他只知道上一位说此等话语之人已经为他奉上了三个月的修炼资源。

  既然有人不知死活的要送上门,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随着李升歌彻底进入门内,林宏几人皆是尾随其后。

  初见李升歌,执事人员同样微微一愣,作为外门中的话题人物,自然识得对方。

  门外喧哗之事,同样没有逃过自己的耳朵,心中拿捏一番,仔细核对了一遍名册,这名执事终是皱起了眉头道:“李升歌,本月内并未有你的名单举荐!”

  话语落,林宏几人皆是暗暗松了口气。

  若非忌惮场合缘故,此刻怕是早已忍不住嗤之以鼻了。

  “果然是一头跳梁小丑,险些中了他的诡计!”

  相较其余心中,林宏心中更是快哉,长长憋着的这口气终于得以抒发。

  哪怕还未出得内务府,心中早已开始比划着日后该如何整治对方,好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手段。

  大庭广众之下立的赌约,林宏也不相信身为外宗宗主的武云天会为此责难于他,于情于理都是彼此心甘情愿之事。

  “嗯?还在装模作样!”

  从假想中缓过劲来,林宏忍不住想要看看对方此时的表情,只不过令他失望的是,李升歌不仅没有露出一丝慌乱,甚至可以说得上气定神闲。

  而下一幕,李升歌的举动瞬间却是赤果果地打爆了众人的眼球。

  只见李升歌抱了抱拳,略带歉意道:“是在下考虑不周!”

  随即在众人的目光下,李升歌取出了衣襟内早已准备好的令符。

  洁白无瑕的令符之上刻着一个明晃晃的“荐”字,显得格外刺眼。

  接过令符,执事人员微微一愣,随即面色直接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只见他一改先前僵硬的面庞,热情道:“哈哈哈,是师兄我疏忽了,恭喜李师弟了!”

  别看只是小小一块令符,这令符背后代表意义却是举足轻重,这令符,名为玉荐符,乃是内宗长老方才能够持有之物。

  并且由于此物的特殊,当事人至多只能拥有三枚。

  毕竟想要维持规则的平衡,哪怕权限超然,依然要适可而止,不然很容易造成派系林立,这是罗云宗掌权者所不希望看到的。

  而作为内务府的执事人员之一,周通自然知晓此物的厉害关系。

  再加上李升歌的身份特殊,以及外门内所传之事,能够在这种风尖浪口,给予李升歌推动之力,自然不是什么易于之辈,唯有小心伺候。

  而随着周通每一次笑容的舒展,不远处的林宏便是忍不禁冷汗直冒,同样是给自己办理登记事宜,对方一直面无表情,好似谁人欠了他的钱一般,自己可是完全没有受到过等同的待遇。

  很快,几个同伴的动作更是给他来了一个透心凉,随着那执事人员的笑容舒展,众人好似料想到了什么,不经意间缓缓拉开了与林宏的距离。

  先前一口一个林大哥、老大的哪一位高个男子,就数他挪步地动作最为流畅。

  “周哥,那师弟便告辞了,来日你若得闲,我再行拜访!”

  不消半会,李升歌已经与对方熟络一片,相互间的称呼皆是亲密了许多,对方再三坚持之下,已是兄弟相称。

  “哈哈哈,那为兄今日便记下了,若是爽约,莫不要怪我上门责难哦!”周通哈哈一笑道。

  告别对方,李升歌再是向大门行去,如同来时一般,整个过程目不斜视,好似没有见到林宏几人。

  直到李升歌彻底离去,大气不敢喘上一口的起哄几人终于支持不住一一瘫软在了地上。

  至于那林宏,虽然没有如此不堪,却是脑中空白一片。

  半年的修炼资源,别说自己都还没享受过,不用细想林宏已经能够大概预见自己日后的处境。

  哪怕自始至终李升歌没有再提一句,林宏却明白此次自己唯有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至于这半年的修炼资源注定与自己无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