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的第二神格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师姐?

我的第二神格 萧然纯粹 2873 2019.08.10 12:23

  冷不丁冒出的一句嘲讽,不仅汪境泽遍体生寒,连李升歌也不禁瞳孔微微一缩。

  外门弟子是无法私授所学的,若是被有心人听去,保不准李升歌这刚晋升的外门弟子名额就要被摘除了。

  作为外门弟子本身行功尚浅,轻易便会误人子弟,而一旦将所学传向宗外,很容易叫他人识破宗门弟子的命门。

  故而这一限制,宗门内向来看得十分之重。

  咬了咬牙,李升歌僵硬的脸庞转了过去。

  入眼之内,是一名身材曼妙的女子,冰冷的面孔看上去就知道不是易于之辈。

  定了定心神,李升歌试探道:“不知是那位师姐,方才之谬论切莫不可当真!”

  女子却是犹若未闻,自顾自道:“听闻你李升歌在铭文阵道天赋卓绝,今日我却想好好讨教讨教,若是你能破了我的阵法,一切自当不作计较!”

  闻言,李升歌眉头忍不禁皱了皱,暗道:“看来此人是有意来寻衅的,如此到也好,省得她在宗门内搅弄是非!”

  虽说心中并无把握,如今李升歌也只好硬着头皮道:“师弟学识尚浅,自当不是师姐的对手,不过,既然师姐有意指教于我,自当却之不恭!”

  女子轻轻一笑,自然听得出对方暗指自己仗势欺人之嫌,但今日前来自己已经打定了注意,自然不让叫他三言两语便躲了去。

  玉掌一翻,一方阵盘便出现在手中,然而正待她施法之际,空中却是传来了一道嗔怪之声。

  “玉儿,为师让你前来可不是让你欺负你师弟的,莫要叫人看了笑话!”

  话语落下,褪去了日光的干扰,吴慵的面孔显露了出来。

  “师父!”秦玉羞怒地跺了跺,手间动作却是乖乖收了起来。

  听得二人对话,李升歌恍然,竟没想到这来势汹汹地女子,便是他尚未谋面的大师姐。

  若非吴慵及时出现,还当是他人门下弟子刻意寻衅。

  不过饶是如此,李升歌也是心中暗暗警惕,告诫自身在宗门内务必慎言慎行,如今盯着自己的人不在少数,不得让人拿了话柄从而发难。

  “大意了啊!”

  晋升外门弟子,让得李升歌有些放松警惕了。

  真是应了那一句,欲要使人疯狂,必须使其膨胀!

  “你二人随我进来吧!”

  见两位爱徒神色各异,吴慵心中会晤,轻笑一声率先步入了水榭之内。

  入得堂内,秦玉一改先前冷漠,娇嗔道:“师父好生偏心,从前若非我有幸跨入凡境门槛,如今都不一定有资格侍奉在您身前!”

  闻言,吴慵忍不住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若是当初你也能破得那道阵纹,自无不可!”

  随即好似又怕对方作怪,吴慵佯作生气道:“如今是不是入得内门,却不将我老头子的规矩放在眼中,你师弟这才入门,却叫你给人来个下马威,是为何故!”

  闻言,秦玉先是一惊,心想这突然多出来了师弟真叫师父如此欢喜?竟是为此责问自己,正想解释几句,却在不经意间望见了吴慵嘴角间的笑意,如此还怎会不知对方是在作弄自己。

  一想起从前对方于自己的宠爱,忍不住腮帮子一股,竟是升起了闷气。

  见状,吴慵的长须忍不住颤了颤,暗暗叹了口气道:“在自己这大徒面前,看来自己还真是没有什么威严可讲!”

  二人身后,李升歌将二人的表现全然收入眼中,心中好笑之余,也打定注意势必要和那秦玉打好关系。

  不提秦玉早已晋升内门弟子,便是吴慵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溺爱之情就足以当得起李升歌如此重视。

  罗云宗内一向门风甚严,在师长面前,弟子往往皆是循规蹈矩,满是恭敬。

  似是秦玉这般亲昵姿态,若非吴慵当真宠爱有加,对方岂敢如此放肆言行。

  落座于堂前,吴慵率先打破沉寂,询问起秦玉在内门的修炼情况。

  谈到此处,秦玉立马眉飞色舞,娇憨地说起自己平日的风采。

  铭文一道本是行功极难,而在大规模交战的战场上往往能起到一锤定音的效果。

  因此铭文师的地位在整个玄天界都是数得上号的存在,绝非普通武道武者所能相比。

  而深谙铭文阵道的铭文师则更是各大宗门争相网罗的香饽饽,因此哪怕秦玉武道修为不甚突出,却也在内门混的风生水起。

  虽说秦玉如今是通脉境第三层的武者,但是她一旦动起真格,阵法展开,哪怕是通脉境巅峰的武者也极为头疼。

  之前就有三个不长眼的“师兄”因为软磨硬泡不得,欲要用强,最终整整在人家阵法中待了一整天。

  而后回去躺了大半个月,方才能够下床,据说那三位“师兄”都是内门中通脉境八层左右的佼佼者。

  故而在此事之后,不少人皆是同样收起了歪心,至多只好屁颠屁颠跟着前后“伺候”,以图有幸获取芳心。

  毕竟能收下一名未来极有可能成为铭文宗师的道侣,不论在家族还是在宗门内都是极为长脸的事情。

  若是利用的好,说不定都能让整个家族上升一个平台。

  “师父,我和你说,那个沈聪真是太讨厌了,每次弟子出任务,他都不请自来,搞得现在都有传我是他内定的什么人,要不是看他是一个还算不错的打手,那会让他在身边碍眼!”

  说道兴头上,秦玉忍不住对着其中一个话题人物左右开弓,那傲娇的小脸蛋别提抬得有多高了。

  听到此处,吴慵却是皱了皱眉,好似嗅到了一股不平常的味道:“沈聪,沈万罗的孙子?”

  秦玉下意识点了点头,随即好似才反应过来,拍了拍脑袋道:“对哦,他是那个沈长老的孙子,哼,也罢,日后我就不理他了,如果他硬要粘上来,我也让他好好在我的阵法里待上一待!”

  印象中,沈万罗一直和吴慵不对付,而吴慵又是自己的师父,秦玉立马有了取舍。

  虽说有实力,又“听话”的打手不好找,但关键时候秦玉还是分得清立场的。

  沈万罗会与吴慵这等铭文宗师不对付么,自然是不可能。只不过,对方一直拉自己加入他们那个阵营,由于不堪其扰,吴慵方才下至外宗来避嫌。

  而那日因为晋升李升歌一事最先发难的哪一位,便是沈万罗。

  对于秦玉提及那沈聪,吴慵却不是秦玉看得那般简单。

  只要吴慵不傻,便能猜到沈聪身后的意图,显然是劝不动自己,想要在自己爱徒那便使力,若是能与秦玉成就姻缘,哪怕吴慵想要避身事外却也不可能了。

  哪怕吴慵当真那么光棍不管不问,但以外人的角度思量,都难免不会不去会掂量自己的存在。

  即便猜到了这些,吴慵也并不打算告知秦玉,因为在他看来,就沈万罗那孙子的资质还不足以入得秦玉的法眼,这一点就方才的对话多少就猜出来了。

  更何况,吴慵也不是泥捏的,儿孙一辈自己想要争取,身为长辈自然不方便干涉,但如果对方闲自己太安逸了,动用了不应该动用的手段,就别怪自己到时倒戈相向了。

  等到秦玉述说完一概情况,已经半个多时辰过去,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整个过程好似将李升歌晾在了一边。

  这一点,吴慵同样并未点明,也并未因此责备秦玉不是。

  因为他知道,自己这大徒儿极为高傲,别看他在自己面前一副小女儿姿态,平日里在外头可是高冷的很,几乎是油盐不进,而这一点也是与自己最为相似的地方。

  因此,想要让李升歌真正得到秦玉的认可,一切就全得凭李升歌自己的能力了。

  不过,不管如何,吴慵对李升歌还是比较满意的,不谈他的铭文阵道上的天赋,就像如今这般不骄不躁的心性就值得自己看重。

  而今日整整半个多时辰,李升歌都如同一名看客,颇有耐心的听他师徒二人述说长短,这还是在秦玉有意冷遇的情况下。

  同辈而言,实属不易!

  同样是自己的弟子,吴慵自然不能寒了一人的心,在安抚完秦玉的情绪后,再度将目光投向李升歌道:“一些粗浅的法门,我相信在平日的旁听过程中你皆以大致了解,今日为师就传你一道法门,能否有长足进步,便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说完话,吴慵再度朝着秦玉示了示意。

  随即,秦玉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怀中取出了一道玉简。

  此情此景,李升歌忍不住眼睛微微一亮,忍耐了如此之久,终于谈到正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