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材料帝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教妹妹当城里人

材料帝国 齐橙 3034 2014.06.26 08:03

    “妹妹啊,你要锄头干什么?”秦海看着秦珊,大惑不解地问道。

  “种菜啊!”秦珊想当然地回答道,“我和爸爸不要吃菜吗?你们这里这么多空地,可以开一个菜园子出来,种上菜,足够我们一家人吃了。”

  “妹妹,你现在是个城里人了好不好。”秦海哭笑不得。

  这么大一个钢铁厂,现在只恢复了一个炼钢车间的生产,工人人数十分有限,所以看起来场地的确是够空旷的。可是,再怎么空旷,堂堂董事长的女儿、CEO的妹妹,也不能在工厂里种菜吧?

  “城里人就不吃菜吗?”秦珊倒是挺有道理,在她看来,在房前屋后种点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农家丫头,干这点农活根本没什么压力。

  “城里人要吃菜都是到菜市场去买的,哪有自己种菜的道理。”秦海说道,他想了想,又道:“小珊,你把东西收拾一下,然后跟我走吧,我带你去农机厂。”

  “真的?”秦珊大喜,她出门的机会不多,平常最远也就是到过姜山县城。这一次随着秦海到平苑来,她看什么都觉得新鲜,看什么都不觉得腻味。听说哥哥要带自己去农机厂玩,她自然是欢欣鼓舞的。

  秦海帮着秦珊把一些洗好的东西搭到宿舍门口去晾晒,然后锁好宿舍的门,开着吉普车带着秦珊直奔农机厂。

  “哥,你怎么想着带我去农机厂玩了?”秦珊坐在车上,对秦海问道。

  秦海道:“你不是说要买各种东西吗,我给你找个向导,让她陪你去买,顺便也教教你城里人的规矩,你看如何?”

  “你不能带我去买吗?”秦珊问道。

  秦海道:“买东西这种事,是女人的事情吧?我一个大男人哪懂这个?我给你介绍一个大姐姐,她是我的对门,我记得她这星期上晚班,这个时候应当在房间里,正好能够给你当向导。”

  听说要见外人,秦珊一下子紧张起来,她连声地念叨着:“是吗?她会不会很凶啊?对了,她会不会看不起我啊?哎呀,糟了糟了,你也不早说,害得我穿了干活的旧衣服出来……”

  秦海前一世并没有姐妹,所以对于女孩子的这些心思全然不知。见秦珊又是梳理头发,又是拼命扯着衣服,想把衣服扯得平整一些,他只觉得好笑。

  “好了好了,小珊,不用这么隆重,我带你见的人,也就是一个普通工人罢了,她原来也是从农村出来的,穿着打扮并不比你讲究多少。”秦海不住地安慰着。

  秦海要带秦珊去见的,自然就是对门王晓晨了。他知道王晓晨是个热心人,想让她帮忙教教妹妹如何当一个城市姑娘。女孩子的事情,肯定还是需要女孩子之间才能沟通得更好的,有些女孩子家要买的东西,秦海既不知道买什么好,也不知道应当在哪买。

  秦珊的紧张在她见到王晓晨之后不到一分钟就消失殆尽了,王晓晨身上有着秦珊所熟悉的那种农村女孩的气质,而她的热情也迅速地感染了秦珊,秦珊不一会就一口一个晓晨姐地和王晓晨粘乎起来了。

  “哥,我知道去什么地方买菜了,晓晨姐跟我说,每天早上都有周围的农民会挑菜到厂门口来卖。她叫我不要去得太早,要等人家卖得差不多的时候再去,那时候价钱就会更便宜……”秦珊在王晓晨的房间里呆了一会之后,乐滋滋地跑回秦海的房间,向他汇报自己学来的生活知识。

  秦海道:“可是……她有没有告诉你,那时候的菜都是别人挑剩下的,都是烂的或者有虫眼的?”

  “挑剩下的怕啥,洗一洗炒熟了不是一样能吃吗?晓晨姐说,这样一斤菜起码能便宜3分钱呢。”秦珊反驳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的……”秦海恨不得往自己的脑袋拍上几掌,王晓晨是个工人不假,可她是那种出身农村而且极其省钱的工人,让王晓晨教秦珊怎么当城里人,她能教出什么来?

  “你等等,我想想还有谁能够教你的……”秦海开始在脑子里盘算着他在青锋厂认识的女性,他到厂里的时间才一个来月,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其中年轻女孩就更是少有了。单身楼里倒也有几个年轻女子,但秦海与她们不熟,自然也不好去找她们帮忙。

  秦珊不乐意了,她撅着嘴说道:“还需要找谁呀?你不是说让晓晨姐带我去买东西吗,她现在在换衣服,马上就换好了,我们不用再找谁了。”

  “我担心让她带路的话,只能买到一堆便宜的打折货。”秦海说道,“不行,我怎么也得找个富二代、官二代啥的……哎,我想起来了,还真有!”

  “什么真有?”秦珊奇怪地问道。

  “我想到合适的人选了。”秦海乐呵呵地说道,“小珊,你在这里等一会。等晓晨打扮好了,你们就在楼下等我,我去再找一个人来和你们搭伴,这样就结构就合理了。”

  “你说什么呀?”秦珊皱着眉头,实在不知道秦海在说啥。

  秦海把秦珊留在房间里,自己一溜烟地跑了。他出了单身楼,直奔家属区,不一会就来到了宁中英家的门前。

  “笃笃,笃笃。”秦海敲响了房门。

  “谁呀?”屋里传来一声问话,随即门打开了,宁静那俏丽的面庞出现在秦海面前。

  “咦,是秦海,你是来找我爸爸的,还是来找我哥的?”宁静问道。

  “我说我是来找你的,你信吗?”秦海笑着问道。

  “我当然不信。”宁静撇着嘴笑道,“不过,我猜想你是来找我爸的,我爸这个时候不会在家里的,他如果不在办公室,肯定就是在车间了。”

  秦海道:“我真是来找你的,你如果现在不忙的话,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宁静看看秦海的脸,觉得对方不太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不由得诧异起来:“我能帮你什么忙?”

  “是这样的……”秦海简单地把事情说了一遍,说明自己的父亲和妹妹从乡下来了,要在平苑暂时安家,所以需要采办一些东西。自己对买东西不太了解,希望宁静能够帮忙,陪着自己的妹妹去逛街。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我有空。”宁静也是一个人呆在家里憋得难受了,听说有这样一个光荣而有趣的任务,自然是欢喜不迭,“你稍等一会,我去换件衣服……”

  房门在秦海面前抨地关上了,秦海摸摸差点被房板撞上的鼻头,郁闷地想道:女人真是一种麻烦的动物啊,逛个街而已,秦珊后悔自己没换衣服,王晓晨急着换衣服,宁静也要换衣服……至于弄得这么隆重吗?

  唉,那就等几分钟吧……

  实践表明,秦海的乐观是毫无根据的。宁静在屋里呆了足足一刻钟,这才拉开房门,对秦海招呼道:“好了,你等急了吧,咱们快走吧。”

  “我说妹妹,这大夏天的,你换件衣服能换一刻钟?”秦海一边带着宁静往单身楼的方向走,一边抱怨着。

  他对宁静的称呼没有什么固定模式,有时候学着宁中英的样子喊她小静,有时候学着宁默的样子喊她妹妹,有时候则按自己的方式喊她丫头,每次喊什么,取决于他的心情。比如这一会,他要像一个哥哥批评妹妹一样发点牢骚,所以就管宁静叫妹妹了。

  “什么叫换件衣服,我们女生要出门,不得洗洗脸、梳梳头吗?哪能像你们男生那样邋遢。”宁静娇笑着反驳道,在她看来,秦海现在那副呆萌的样子,简直与她哥哥宁默如出一辙。

  “女为悦己者容,你这样打扮,是给谁看啊?”秦海没遮没拦地评论道。

  宁静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作为一个高中生,她当然知道这句古文是什么意思,但从来没有人像秦海这样直言不讳地把它说出来。一时间,她竟然想不出如何来反驳秦海的这句调侃,愣了一会,再想表示生气,又觉得好像有些晚了。

  “你再胡说,我不去了!”这是宁静能够想到的最有力的还击了,不过,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脚步可一点也没停。

  两个人来到单身楼下的时候,王晓晨和秦珊已经在那里等了一小会了。两下一对比,秦海便感觉到了强烈的反差。秦珊自不必说了,王晓晨好歹也是当了两年工人的人,而且还特地换了件不错的衣服,但与宁静往一块一站,就显得有些寒酸了。宁静穿的衬衣材料比王晓晨的衣服更好,而且显得更新,这就是城里姑娘和农村姑娘之间的差异了。

  “这是我们车间的王晓晨,你们好像见过吧?这位是我妹妹秦珊,开学就上高二了……这位是宁厂长的女儿,叫宁静,也在读高中。”秦海给双方互相做着介绍。

  “我也是开学上高二,咱们说不定还是同学呢。”宁静主动地走上前去,拉住了秦珊的手,亲热地攀起了友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