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魔法师I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弯角魔兽

魔法师I 何秋黎 6097 2003.07.29 15:52

    队伍又走了两天,运气不太好,只猎到四只巨型蠕虫,而野兽却杀了不少,一路走来,令袄斯坦最开心的就是这五花八门的兽肉了,野鹿、山猪、穿山甲、山羊、狼、巨莽等等,每次都吃的饱饱的。若不是大多数魔物的肉不能吃,这一路行来,还不知道有多少魔物的肉进了他的肚子里呢。这些天,最轻松的也就是他了,不需要出手,只需要弄东西的时候打打下手,因为他弄食物的手艺实在太差。

  看来,必须要接近帕里斯大山脉了,最后费雷德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他们必须完成任务。

  这是第四天。整整一个上午,没有发现巨型蠕虫的影子。到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帕里斯大山脉脚下。在这里,将会遇到什么危险,谁也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队长费雷德下达了命令,士兵们都小心翼翼的走着,注意观察四周。那个样子,真像在执行一次秘密军事任务。毕竟已经到了魔物们的地头,任何的疏忽都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费雷德可不想任何一名战士受到伤害。

  只有走在中间的小战士袄斯坦,他可无忧无虑的走着,完全不在乎什么危险。当然,他是其中最弱小的战士。看看连他的武器,都是合他的身材般短小,估计拿来对敌可能连毫毛都削不断。不过即使这样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也不想当个正牌的战士,权当作旅行或者郊游,没必要学着他们那般,那样还如何能欣赏这一路的山山水水呢?不过行走在这原始森林里,尽管那么多的参天大树,偶尔间蹦出个小兔子小野兽之类的,却也引不起他兴趣。加上更本不想和那个大苯头一起,聊起天来枯燥乏味,对这次跟着一起来是否值得,便产生了疑问。哎!这个时候若在家里的话,真好,悠哉悠哉。

  “有蠕虫的痕迹。”前方探路的士兵叫道。

  一条五尺宽的被压过的痕迹出现在众人前面。是一条起码三百来岁的巨型蠕虫,士兵肯定的判断。

  三百来岁的蠕虫,那可是巨型蠕虫中的极品了。众士兵们都精神振奋。

  费雷德当即组织了士兵,整个队伍像弧扇般沿着痕迹前进,前方派出经验丰富的士兵搜索,后面大部跟上。

  “一路走来都是些不中用的魔物,这三百来岁的大虫该有点本事吧?”走在后面的袄斯坦心想,“要是来个厉害的就好了。”年轻就是无惧,不但不害怕危险,还期盼危险带来的刺激,看来他有做冒险者的天分。不过现在他可没有想到,只是学着士兵们一样,轻轻的跟着。

  密林里只有沙沙的轻微脚步声,和风吹动树叶的发出的哗啦啦。鸟儿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气氛有些不对,费雷德隐隐约约感到不妙,刚想停止脚步。

  “啊......”一声惨叫突然从前面传来。是追踪蠕虫线索的士兵发出的。

  费雷德大惊,“嗖”的一声,极快的掠了上去。后面的士兵也被吓了大跳,均感到不妙,纷纷冲了上去。

  当袄斯坦气喘吁吁的赶到的时候,发现费雷德正站在一具尸体边,双眼充满了愤怒。士兵们也面带哀伤。

  死的是个叫山森的战士,他是猎人出生,有着灵敏的嗅觉和机灵的头脑,身手在众士兵当中也是佼佼者,所以才被费雷德派在前面探路。可这时却已经闭上了眼睛,胸口处洒满了鲜血。

  “呃!”袄斯坦有些想呕吐,喉头里咯咯作响却吐不出来。望着倒在地上的山森,心中黯然。在马克领地,被魔兽杀死并非常有,虽然魔兽会袭击村庄,但那都是些成群结队攻击力低下的魔兽,很少有人伤亡。这样血淋淋的场面,袄斯坦还是第一次看见。

  “致命伤在身躯左侧,深八分,几乎是穿心而过,一击致命。”费雷德查看山森的身体后说道,“有什么东西能这样干净利落,杀了山森?”众士兵都骇然。

  喜欢攻击人心口的魔物有很多种,但是这种伤口......费雷德逐渐的想了起来,“是弯角兽。”费雷德肯定的说道。

  看着有些士兵不太明白,解释到:“弯角兽是一种高级魔兽,头有弯角,锋利无比。素喜独来独往,成年的弯角兽一般一雄一雌成双成对出现。”

  “那山森是被弯角兽所杀?”士兵们问道。

  “是。他的伤口有弯曲的痕迹,而且,”费雷德从地上山森的长剑边拾起一小撮灰黑色的毛,“只有弯角兽的皮毛才是这种颜色,灰而黑,粗糙钢硬......看来山森也不是没有抵抗,只是太快了,只削下了一片皮毛。”士兵们拿起来摸了摸,果然奇硬,更本不像是兽毛。

  “立刻组成圆对警戒。”费雷德道,“弯角兽肯定还在这附近,大伙不要走散了。”

  “锵锵锵!”战士们兵器出鞘。

  “杀了那弯角兽。”一士兵恨声道。

  “杀了弯角兽。”众士兵大声附和,刚刚恢复过来的袄斯坦也跟着叫起来。

  “杀了弯角兽?”费雷德心里忖道,“不知道是未成年的还是成年的,是一只还是两只。若只一只,那只要找到,应该足够对付得了。可两只呢?”对付成年的弯角兽,费雷德可没有把握对付两只,这是建立在过去对高级魔兽能力的判断上下的结论。虽然听说过这种魔兽,可自己没见识过。

  “好。”费雷德答道,还有士兵们帮忙,应该可以了,不能饶过那该死的魔兽。好战的血液在体内澎湃起来,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自从......不去想了,将杂念排除脑外,费雷德道:“立刻开始搜索,组成圆阵,不要走散。”

  “若是我有力量,若是我能够走在前面......”身在士兵包围中的袄斯坦心里默默的道,“该死的弯角兽,不要让我遇见你,见到你就把你切成碎片。”

  前方费雷德双目炯炯,巨剑抗在肩膀上,配合着宽阔的步伐,让人有种足以依靠的感觉。四周的战士们的眼光在森林里一遍又一遍的搜索,若是眼光能杀死一切的话,这四周的树啊草啊绝对会枯萎一地。

  弯角兽的足迹是沿着蠕虫的痕迹前进,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士兵们出现在一块空地上。

  在零星的几株巨大的古树笼罩下的中央,有一块七八丈方圆的绿地,四只弯角兽和一只体形庞大的蠕虫相互对峙。

  弯角兽果然和费雷德说的一样,它们身材像狮子,但比狮子大,头有菱角,特别是前额的弯角,黑漆漆的,锋利的尖端偶尔反射出黑色的异光。

  费雷德阻止了想要冲上去的士兵,在魔兽们的外面组成了个阵势。当中的几只魔兽很奇怪,那巨型蠕虫已经是伤痕累累,随时都要断气。围着它的四只弯角兽却没有继续进攻它的样子,对它好已整暇,反而相互之间眼里冒出丝丝火花。

  魔兽们看到了人类,却丝毫没有退缩的样子,那只巨型蠕虫可能是想逃逃不了,而弯角兽却不在乎。

  那四只弯角兽是两对。醒悟过来的士兵们知道,它们之间一定在争那只巨型蠕虫。坐山观虎斗,能让它们先来个自相残杀最好。虽然满腔怒火,可毕竟那是他们没见过的高级魔兽,不知道它们的能力,先看看也好。

  “费......”刚想说话的袄斯坦被费雷德封住了嘴,看到他严厉的目光,袄斯坦马上闭上了嘴。这不是说话的时候?

  相持中的弯角兽忍不住低声吼叫,围着蠕虫慢慢的转悠。但眼光却在相互间流转。

  “要动了。”费雷德心道。

  果然,一只弯角兽纵起扑向蠕虫,几乎在同时,对方一只弯角兽却扑向了它。第一只动的弯角兽的伴侣立刻扑了上去,对方的伴侣也不甘示弱的冲了上来,一时间吼声不断,杂草泥土横飞。四只弯角兽都放开蠕虫相互狠斗了起来。

  那个场面,袄斯坦只觉得惊天动地,连大地都似乎在摇动。众人都被这场面惊呆了,大气都不敢出。

  静静的站在外面的士兵们握着兵器的手都出了汗,弯角兽竟然那么厉害,单只看那速度,眼花缭乱,隐约能看到其牙齿和弯角上闪耀的光芒,让人战栗。而且,它们战斗中竟然还能施放魔法。

  尽管生长在偏远地区的战士们几乎没见过什么魔法,但场中那白色的闪电,红色的火焰,不是魔法又是什么。战斗的波及逐渐扩大,四只弯角兽都倾尽了全力,战士们都远远的退开,生怕被波及。被闪电击中或者被火烧一下可不是好玩的事。

  原离了战场,不虞弯角兽听到,费雷德对众士兵道:“弯角兽是高级魔兽中的一种,生性多疑,刚才若是说话,它们定然有所防备,便没那么快就自相残杀了。这种魔兽善于近身攻击,据说魔法并不擅长。可是现在看那魔法,竟然也有这么厉害,高级魔兽毕竟不同凡响啊!”

  众士兵都有同感。弯角兽的速度就不是人能做到的,难怪山森几乎没有反抗就被它杀死,想来即使面对面,估计也要不了多久。士兵们都有种非人力所能抗拒的感觉。

  “队长。”一个士兵颤抖的说到,“我们还是走吧?”看到有的士兵同样眼光,刚才那些勇气都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费雷德沉声道:“不行,山森不能白死。再说,我们即使想逃,也逃不了了。”

  “为什么?”

  “我们已经被弯角兽盯中了,它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这是它们的习性。只要战斗结束,就立刻会来找我们。”费雷德缓缓的说。

  “......”

  “竟然会是这样?”士兵中一个惶然。

  “那......我们该怎么办?”士兵们相互问着。

  “怎么办?逃回去是没可能了,离村庄那么远,以它们的速度,我们连村庄的影子都见不到就只剩下骨头了。”一个士兵绝望说道。

  “早知道就不该来了,高级魔兽竟然那么厉害。”士兵们纷纷后悔,报仇固然重要,那也要有命才行。他们不是骑士,没有必要装英雄。

  望着这些彷徨失措的士兵,费雷德亦感到无奈。还好队伍没有立刻作鸟兽散,胆小的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起码还能保持不变。

  马克领地虽然靠近帕里斯山脉,但几乎没有遭受过高级魔兽的袭击,所以大多数人都不知道高级魔兽的可怕。多年来,这个地区的人们尽管养成了尚武的风格,但真正面对死亡的机会很少。勇气,不是天生每个人就有,也不是单靠每天舞刀弄棒得到,是必须要时刻体验危险才能培养起来。

  必须要安慰这少部分害怕的士兵,不然恐惧是会传染的,费雷德想。看到袄斯坦,那小子似乎一点也不担心,此时正聚精会神的看着那搏斗中的弯角兽。真不知道这小子在想什么。

  “我们还有机会的。”费雷德对不安的士兵们道,“看到场中那四个弯角兽了吗,它们现在并没有在意我们。这就是我们的机会。等会,等到它们打完了,就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嘿嘿!大家想想,即使它们强大,但是自相残杀后还会有几分力气呢?起码也是遍体鳞伤了吧。难道我们这么多勇敢的战士连受伤的弯角兽也消灭不了么?难道你们忘记了,你们可是马克最骄傲的战士!......”在他滔滔口舌之下,士兵们逐渐被拉起了信心。

  袄斯坦此时像看怪物般的看着费雷德:这个大苯头今天脑袋怎么这么灵光?

  看着回复勇气的士兵,费雷德心道:“好险。幸亏当年曾偷学了点,不然这些个兔崽子都慌不择路的跑回去,那可麻烦了。”发现袄斯坦奇怪的目光,心中不免得意,“这小子总说自己除了一身蛮力外什么都没有,这次可服气了吧。”

  但是望着场中激烈相都的弯角兽,心又沉了下去。

  弯角兽的皮坚厚无比,即使是他们自己锋锐的弯角,也不能在身上遭成太大的伤害。闪电和火球,既电不死,也在他们身上烧不起。若是等下这些士兵们的兵器对上了,那岂非毫无用处?费雷德越想越忧虑。

  “费雷德。”袄斯坦突然对他道,“你注意没有,那些弯角兽在战斗的时候总有些特别顾忌的地方。”

  费雷德心不在焉:“哦。”

  袄斯坦:“那是它们的弱点,一定是。”

  “什么?”听到后的费雷德精神一振,我怎么偏偏没想到这点?任何魔物都会有弱点的,虽然自己没杀过弯角兽,可曾经斗过的高级魔兽都有弱点。记得以前的同伴介绍过这种魔兽,不过,现在却记不得那么详细了,真该死,关键的地方老是忘记。

  想不出来的费雷德只好请教:“在哪里?”

  这次袄斯坦倒是没说什么难听的话,只见他露出思索的神色,道:“看见它们的后脑了么?你不觉得奇怪吗,每次进攻或是防守的时候,它们总是对自己的后脑特别小心。”

  费雷德兴奋的道:“那后脑一定就是他们的弱点了?”

  “可是......”袄斯坦道,“它们后脑有那么一大块,又没有明显不同的地方,它们速度那么快,不可能等我们砍中一大片的。”

  费雷德哈哈笑道:“放心,我有办法。”

  袄斯坦奇道:“你有办法?”

  费雷德露出信心:“放心吧。”说完后便召集士兵聚成一起,小声的吩咐起来。

  魔物有很多种类,有植物类,如食人魔花和能放出黑雾吞噬一切的黑色紫罗兰;有魔兽类,如巨型蠕虫和弯角兽;有变体类,有一种形状若黑雾的非人非兽的东西,能使接近它的生物化为一滩血水。一般植物类黑变体类是没有什么危害的,只要人不去接近它。只有魔兽类,长有脚就四处跑。

  魔兽又分为四级:低级魔兽、中级魔兽、高级魔兽、超级魔兽。低级魔兽由于能力低,所以多数是成群结队活动;中级魔兽喜欢固定在一个区域,所以不同地域不同环境的中级魔兽大多不同;高级魔兽由于生存和破坏力极强,有一定智慧,所以行踪不定;至于超级魔兽,人们所知的只有三种,据说可以匹敌人类的圣剑士和大魔导师。还有一种传说中的魔兽之王,据说能上天入地,翻云覆雨无所不能。

  即使是相同等级的魔兽,彼此间的能力也不尽相同,有的甚至相差很远。所谓的低级、中级、高级只是人们对它们模糊的区分,所以有的中级魔兽的能力其实在高级魔兽之上也不奇怪。就好象人类的技能,有的是铁匠,有的是木匠,两者间各有所长,不能相提并论。

  而现在他们遇到的高级魔兽,很不幸,正是属于破坏力极大的那种。

  太阳已经西斜,剧斗中的弯角兽似乎更本没有疲倦,而那只巨型蠕虫早已冰冷。士兵们拿出干粮来,盘坐在远远的地方边吃边看。

  时间就这样流走,不知不觉月亮已经挂上了树梢,夜已深。缠斗中的弯角兽在月光下似乎更具威力,每一爪都足以开山裂石,每一次撞击都地动山摇。夜晚才是它们的天下,在夜晚,它们的威力才真正爆发出来。

  观战的士兵们都觉得这个夜晚很冷,虽然只是秋天刚到,可呼呼的山风穿过树枝,绕过树叶,吹到身上,竟似阴风阵阵。

  只有袄斯坦感觉不到,他的兴趣胜过了恐惧。

  忽然,剧斗中的弯角兽停了下来,四张露出森森牙齿的口呼出浓烈的气息。它们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红一块焦一块,嘴角都流出血丝,想必不但外伤沉重,内伤也大。

  它们咕噜咕噜的低声叫着,像是在交流谈话。眼光不时转到这群旁观的士兵们的身上。

  “不好,它们要停战了。”第一个说话的是袄斯坦,只有他是自始至终专心看的人。

  士兵们都爬了起来,担心的道:“要来找我们了么?”没有弯角兽死啊,怎么就不打了呢?

  果然,两只弯角兽忽然飞奔而去,迅间消失在森林里。而另外两只弯角兽则抬起头高吼了几声,眼睛望着这边。不过并没有马上奔过来,而是到那蠕虫边,毫无顾忌的吃起肉来。

  “不能让它们恢复气力。”费雷德叫道。

  醒悟过来的士兵们迅速做好了战斗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