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西方奇幻 魔法师I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杀虫战士

魔法师I 何秋黎 6515 2003.07.28 20:00

    “好大的虫啊!”

  “袄斯坦,你不会告诉我你没见过这种虫吧。你怕了这条虫?”

  “......”

  “噗哈哈哈,害怕就说出来嘛,不要憋在心里。你到后面去吧,看你那样子这虫是最喜欢吃你这种嫩小子了。”

  “费雷德,我告诉过你多少遍了,不要这样叫我,我不是嫩小子。”袄斯坦生气的说道,将胸口挺了挺,但是由于身材矮小,显不出气势来,站在费雷德旁边不断耸动的自以为勇敢的表现的动作,看起来反而像在发抖。身边的士兵都发出会心的微笑,袄斯坦脸都红了。

  巨型蠕虫是一种杂食类魔物,身体庞大,肤色泛黑,有银白色突出的尖锐獠牙。据说这种蠕虫的獠牙比大象的牙还珍贵,其内部有样东西还是制造魔法卷轴的珍贵配料。这次袄斯坦是初次出远门,说出远门,现在也就是离开马克领地村庄五十多里而已。

  这次士兵们是授命来寻找巨型蠕虫,长者希雷尔大管家说领主大人需要大量的巨型蠕虫的魔诘(一种巨型蠕虫特有的器官,制造魔法卷轴的配料),因此派三组士兵都出来寻找。费雷德是马克领地三个队长之一,这次他们的运气不错,才走了一天就遇到了个成年的巨型蠕虫。

  “我只是没见过活的而已,再大的虫也只不过是只虫,我怕什么。”袄斯坦悻悻的道。由于巨型蠕虫从不出现在村庄附近,其体形庞大,肉不可食用,没有人愿意背个毫无用处的尸体回去,故此村庄里不出远门的人很少见过,袄斯坦就属于那类人。

  “哦,是吗?”费雷德作好了战斗姿势,众士兵也围了上去,封住了巨型蠕虫的退路。别看巨型蠕虫看起来很臃肿的样子,其实爬得飞快,而且素来不会远离巢穴。若被它钻回老巢可不容易再找出来。

  “嘿!袄斯坦,我能在半分钟内就制服这只巨型蠕虫,你相信吗?”费雷德望着不断晃动肥头的巨型蠕虫轻松的道。

  “等你制服了再说吧,别在这里光说不练。快看啊,它要逃跑。”袄斯坦嘟哝着,“有什么了不起,再强大也不过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随即表情被惊讶代替。

  趁巨型蠕虫视线远离自己,费雷德迅捷的冲了上去,双手握着巨剑挥向巨型蠕虫,剑身按着一定的弧线带着丝丝破空之声有若奔雷。作为低智慧的巨型蠕虫立刻为它的低能判断付出了代价,被剑刺中的一边脖子迅速爆出了鲜红的血液。“嗷噗嘎嘎!”张开恶心的巨嘴发出刺耳的怪叫声,倒霉的巨型蠕虫扭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用尖锐的牙齿咬向费雷德。

  很难想象这种臃肿肥大的魔物的攻击速度那么快,这还是攻击力较若的低级魔兽,不知道高级魔兽会是什么样子,袄斯坦心想。

  费雷德的技艺没有什么花巧,是以力量速度和精确的判断取胜,因此杀伤力很大。虽然巨型蠕虫的速度很快,但比起费雷德来,依然慢了许多。脚步疾走,费雷德飞快的绕到后面,锋利的巨剑在巨型蠕虫腹下划出一道长长的裂口。当这一步完成后,费雷德立刻跑了开去。而士兵们也不约而同远远离开,在外围看着重伤的巨型蠕虫。

  袄斯坦奇怪的问道:“你们干嘛都跑的远远的?”那巨型蠕虫受了如此大的重伤,那些内脏都快掉出来了,更本就活不成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但他立马就知道了原因。死不甘心的巨型蠕虫痛苦的翻滚着,最后竟然能昂起全身,然后重重的摔了下去,溅起漫天的泥土和枯枝残叶。靠的最近的袄斯坦立刻被湿湿的黏土和树叶沾满了全身。原来大伙不想被弄的灰头土脸。

  “怎么样,我们的小士兵?”待巨型蠕虫完全无余力挣扎时,费雷德走上来得意的道,“平日里勤奋练习,战斗的时候自然能轻松取得胜利。不象那些没本事的人,就只会在一边发抖,弄的土头土脑,哈哈哈!”

  “费雷德!”袄斯坦愤怒的近乎咆哮。他们竟然不打招呼就离开,都是这该死的费雷德,自己才弄得一身脏兮兮。

  “我以为你知道呢。”费雷德笑道,“我记得我好象专门教导过你们怎样对付各种魔物,其中就包括这种巨型蠕虫。难道你当时没有听?哼,你自己偷懒可怪不得旁人。”

  费雷德既是领地内三个队长之一,也是士兵们的教头,同时负责训练村庄里未成年的少年。袄斯坦就是他的学生之一,不过他也是最不听教导的少年。

  “哼哼哈哈,袄斯坦,咱们队长的剑技可是不同凡响,这下你可服了吧”士兵们笑道。

  “有什么了不起,才不过杀了条虫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的。”尽管心里不得不认同,可就是不想在费雷德得意洋洋面前承认。想起费雷德这个勇敢的战士杀了一条虫,便大声道:“啊啊!天才的勇士,无敌的战士,少女心目中的英雄,费雷德,今天无比英勇伟大的杀了一条虫。哈!不错,伟大的战士杀了一条虫.....喜哈哈......”这样说着说着越说越来劲,原本愤怒的眼睛都转成了笑意。

  而我们的杀虫英雄费雷德却逐渐绷起了脸,眼睛里慢慢冒出了火花。

  “袄斯坦,你在讽刺我?”

  “费雷德,不要这样望着我,我真的很佩服你杀了一!---条!---虫!”袄斯坦最后道。

  士兵们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不过马上笑声转小,因为他们看到他们的队长似乎进入暴走状态。他们可不想招惹这个马克领地内鼎鼎大名有狂战士之称的战士发狂,他发作起来可是暴风骤雨,没人吃的消。

  不过袄斯坦是个例外,每次惹他快要暴走的时候都适可而止,这次也一样,当袄斯坦看到费雷德快要发作的时候立刻闭上了嘴。

  “袄斯坦,都已经十三岁了,还只知道耍嘴皮子。堂堂男子汉,将来就只会要别人的保护。”费雷德的脸有些抽搐,“连小克里夫都打不过,真是有史以来马克最无能最没用的战士。回去得好好教导教导你,你别再想偷懒,得给你加重训练。”

  哦,狂战士的教导。袄斯坦什么都不怕,就怕这铁面无私的队长的训练,那可是要命的训练,即使是一般的训练方式,他都受不了,更别说特殊训练了。

  “噢,亲爱的费雷德,最正直的战士中的战士,你就不要折磨我这样的少年了吧!难道你以残酷折磨我这样的未来的有为少年而大动干戈?不会吧,你不会那么没有度量吧,不会是真的吧?”袄斯坦大吐口水。

  “你......”论起口水上的较量,粗犷的费雷德远远不是爱胡闹的袄斯坦的对手。

  士兵们已经嘻嘻哈哈的将巨型蠕虫的牙和魔诘取了出来,袄斯坦跑了过去欣赏战利品。虽然在马克领地从小长大的他见过许多魔物,但即使是同一件物品,他都百看不厌,充满强烈的好奇心。

  恼怒却又无可奈何的费雷德大摇其头,谁叫自己曾答应他那死鬼父亲要好好教导和照顾他呢。袄斯坦要是能将一半的好奇心花在对战技的修炼上就好了,凭自己的本事,只要他认真学,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出众的战士,可越望他成龙他越成虫,只对新奇有趣的东西兴趣百倍,剑技反而最是马马乎乎。

  马克领地位于索罗斯王国东北端,是最靠近帕拉奇大山脉的偏远领地。在帕拉奇大山脉,出没着各种各样的魔物,在这里生存的条件极差,即使是在离它较远的村庄,也常受到魔兽的侵扰。越深入帕拉奇大山脉,就越危险。因此在马克领地虽然地域宽广,实际上适合人居住的地方却少的可怜,而且为了安全,居民都在村庄三十里内范围活动,超过这个界限,那和去找死没两样。

  当落日的余辉消失在丛林之间的时候,士兵们已经找到了一处理想的宿营地。这次出来寻找巨型蠕虫每个组至少得取得十个魔诘,虽然巨型蠕虫容易对付,但却不容易找到,它们大多深藏在洞里在土中,很少上地面活动。而在危机四伏的帕拉奇大山脉,什么情况都可能出现。所以为了安全每组至少有三十个士兵,费雷德带领的一组是最少的一组,一共二十九个士兵,当然包括想增长见识的袄斯坦的话就共三十一人。

  十三岁的少年袄斯坦,全名是袄斯坦·卡布莱·索多格里斯,是马克领主的自由养马人,自从父亲死后,十一岁的袄斯坦便接替了父亲的工作,成为马克领地内唯一的养马人。其实马克领主总共才几匹马而已,而且大多老弱瀛瘦,袄斯坦的工作相对较轻松。这次寻找巨型蠕虫,可是少有的一次大行动,好奇的袄斯坦特意向希雷尔大管家请了个假,硬赖着费雷德出来。

  吃完晚餐后费雷德很快分配了守夜的任务,大伙儿轮流值夜。当夜幕笼罩整个森林,柔和的月光透过淡淡的云雾洒在树间之时,营地灰色的帐篷上摇晃着森然的身影,偶尔间发出“啊......”“呵呼......”的惊叹怪叫声,费雷德在给战士们讲述帕里斯大山脉的传奇。

  帕里斯大山脉,绵延万里,是整个诺依鲁大陆最大的山脉。它亘横于诺依鲁大陆的中部,从极北的冰冻高原蜿蜒南下,直至南部斯普米尔海湾,将整个大陆分为东西两个区域。

  帕里斯大山脉山高险峻,到处是恶水深潭,毒蛇猛兽,是魔物们的天堂。传说帕里斯山脉埋藏了无数的宝藏和神兵利器,三千年来诺依鲁无数破落王族和贵族将他们庞大的财宝埋藏于此,更传说其中某处蕴藏着破灭之日以前远古的神秘力量,因此帕里斯山脉亦是冒险者的天堂,发生过许多冒险者的传奇。不过由于马克领地更本没有道路深入帕里斯大山脉,所以经由马克领地去帕里斯山脉冒险的团队非常稀少。

  月光柔和,营地篝火旁,费雷德和往常一样和喜欢听他讲大陆上的传奇的士兵们在一起,像回忆似的叙述着有关帕里斯大山脉的故事。这次讲的是梅里克大魔导师和迷殿的神秘传奇事件......

  “那梅里克大魔导师就再没有出来么?”

  “没有,自从那次之后,再没有人见到他出来。”

  “啊......那太令人惋惜了......那梅里克大魔导师死了吗?”

  “不知道,没有人知道。”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狂战士贝鲁和盗贼马西尔他们逃了出来,但当他们再次去寻找那传说中的迷殿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梅里克大魔导师真伟大!”

  “真是好奇怪啊,难道那迷殿会走不成?”

  “连盗贼之王都找不到路,迷殿真的存在吗?”

  “......”

  “那......”听得入迷的袄斯坦问道,“那里真的蕴藏着神秘的力量么?”

  “唔,这个,我也不清楚。”费雷德道,“不过既然那里的守护力量那么强大,应该藏着令人意想不倒的东西吧。”

  “恩,传说中神秘的力量,那到底是什么呢?”袄斯坦夸张的张大了嘴巴,头脑中无数的问号在旋转,无数的幻想在游荡,“要是能去看看就好了。”费雷德后面和士兵们的聊天他都没有听进去了。

  六百多年前,诺依鲁大陆曾经出了个不世魔法师,他十岁就得到中级魔法师认证,十五岁时便达到大魔法师的程度,更在二十一岁时得到承认,成为三千年来最年轻的大魔导师,和当时诺依鲁大陆七大大魔导师齐名。人们都认为,他将是继破灭之日后人类最有可能达到圣灵大法师程度的人,他就是梅里克·海蓝。但是后来在和伙伴们寻找传说中的迷殿的时候,他失踪在迷殿的深处,年仅二十三岁。逃出来仅存的贝鲁和马西尔证明了传说中的迷殿的存在,成为后来无数人寻找迷殿的动力,可是继梅里克之后几百年来无数冒险者都没有找到过迷殿,梅里克和迷殿逐渐成为人们口中的传说。

  ......

  不知道过了多久,袄斯坦的脑袋被狠狠的按了下,“你着小子,又在做什么梦了,口水都流了一地。”

  “哎呀!”眼冒金星的袄斯坦模糊的看到是费雷德,“费雷德,干什么啊,别来吵我。”

  “嘿,又在胡思乱想,看你那样子,真是个没断奶的小子。”费雷德哼哼道。

  “我想什么关你什么事,你这个大苯头。”袄斯坦怒道,这个大苯头竟然打乱了自己的沉思,断了自己的好梦,真可恶。

  费雷德身材高大,特别是头,还不是一般的大,虽然配上魁梧的身材,看起来不太明显。

  “你敢叫我大苯头。”

  大怒的费雷德一把揪住袄斯坦飞快的一个旋转,“啊......”惊慌失措的袄斯坦如标枪般被扔进了七八米外的帐篷。“滚进去,明天还要做事呢。”

  袄斯坦极不情愿的摸着被摔得似乎散架的骨头,才发现大伙儿都去睡觉了。

  “睡觉就睡觉嘛,干嘛那么大的火,把我扔来扔去,把我骨头都弄断了,我明天可怎么走?”袄斯坦发着牢骚。其实费雷德的手法极有分寸,只是让他吃些苦头而已。

  “是嘛,骨头断了么?”费雷德不怀好意的走近袄斯坦,袄斯坦立刻缩了进去,大声叫到:“我要睡觉了,别打扰我。”很快就钻进了睡袋。

  费雷德嘿嘿嘿的看着露在睡袋外的袄斯坦小小的脑袋,笑得袄斯坦心里发毛:他走过来干嘛,不是想打我吧?他以前可从来不这样啊,难道?不会是和这个暴龙一起睡吧?打死他也不想和这个极不稳定的分子睡觉。但他越担心的事就越是会出现。果然,费雷德转手丢进一个睡袋:“今天我睡这了,你小子给我安分点。”

  “啊......”袄斯坦心里痛苦的大叫,真希望这是幻觉,是在做梦,他可不想和这个呼噜不断睡找时习惯动来动去的野蛮人呆整个晚上。

  “费雷德。”袄斯坦呻咛着几乎哀求的道,“算我错了,我收回我今天对你说的所有话,请你离开这个帐篷去别的地方睡,好不好?”

  “不行”费雷德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是队长,我想睡哪就睡哪。”

  “可是这是我的帐篷啊,这么小睡不下两个人。”袄斯坦挣扎的道。

  “我知道。”费雷德不理会他的反对,将袄斯坦挤到边上,“我的帐篷给利马了,这次带来的帐篷不够用,你和我将就点吧。”

  帐篷不够用,将就点,那就是每晚都要和我睡?袄斯坦骇了一大跳。“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和你一起睡。”

  反对无效,费雷德一把按住了袄斯坦挥舞的手:“你不想都不行,这可由不得你。”

  “我反对,我反对,帐篷太小了......这个是我自己专用的,没你的份。”

  “你做的帐篷啊,哦,还不错。”

  “我只做了这么点大,你......你干嘛挤我......还挤?......”

  “别吵,你不睡觉也不要打扰别人睡。”

  “啊,你占了我的地方......别过来,这也是我的地方......移开你的脚。”

  “嘘,小声点,别吵到别人。”

  ......

  这个夜晚袄斯坦就在费雷德亲密的关怀下,无论怎么反对都无效,这个费雷德似乎很有睡觉的天分,任凭袄斯坦在他身边怎么反对都能睡着。“呼噜......呼噜......呼噜......”袄斯坦极力掩住耳朵,“呼噜”却总能钻进来。

  当天色渐亮的时候,袄斯坦才晕晕沉沉的睡去。

  一只吊额白虎睁大着眼睛,狂吼一声扑了上来。袄斯坦单手举起长剑,不慌不忙的照着白虎额头信手斩去。但见剑气纵横,血肉横飞,白虎顿时被劈成两半,而袄斯坦有斗气护体,洁白的铠甲上竟然一滴雪也没有。哈,小小白虎就想当我的路,哼哼!袄斯坦傲然挺立,披风咧咧,煞是威武不凡。

  “嗷呜......”被斩得七零八落的白虎竟然又站了起来,“该死的小子,竟然敢伤害你虎大爷,嗷嗷,看我不生吞活剥了你。”

  “噫!老虎竟会说话。”奇怪的袄斯坦道,“管你是什么东西,见你一次砍你一次,看你能活几次。我砍砍砍砍砍......”一幕奇怪的场面上演,袄斯坦不断的把白虎斩成碎片,碎片又不断再合成白虎。

  “我再砍,再砍,看你活看你活。哎呀,谁拉我的手?”

  突然一个声音吼进他的耳朵:“起来了,懒惰的小子,快点。”

  迷糊中,白虎不见了,身上高贵的铠甲不见了。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硕大的脑袋,“啊......你这大......费雷德!还早啊,让我再睡会吧。”

  “啊......”一声惨叫惊动了营地,士兵们发现袄斯坦从帐篷里飞了出来。

  “干嘛又扔我......”袄斯坦大叫。

  从帐篷里钻出来的费雷德没什么表情的道:“把东西收好,马上出发了。”说着就去看其他的士兵了。

  “这个大苯头,没礼貌的野蛮人......”望着费雷德的背影袄斯坦小声哼着,“打扰了我的美梦,哦,我可是英勇无敌、魅力无边的圣骑士呢!哼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