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戴草帽的少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聂屠圣

戴草帽的少年 梦之情伤 2003 2018.04.16 23:19

  血花道四圣八执法,十二个巅峰杀手四十顶尖级杀手,还有一大帮新人,你也就是个入门的人而已。

  杀神问聂屠圣,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你要找我,聂说你是一个好苗子,那些人和你怎么能比呢,你本身自带的护体罡气,这是上天对你的宠爱,这其实就是王者之气,注定了你这一生不平凡。

  看见这样的人我就知道,你一味的屠杀,只能磨灭你这本该有的价值,杀啊,不是什么好事,当然你也是需要杀戮的,但是我要你保护一群人。

  杀神问,我要保护的是什么?还需要我来保护,你要保护的是天下人,还有你要保护的人,反正你现在年龄小,不怎么懂,等你以后还是会懂的。

  杀神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跟我修炼一个招式,然后打坐,杀跟着师傅开始了修炼,一直到了日落西山,杀进入山上留下来的小溪中,眼睛微微眯着,心里想真是舒服啊,这一天没有比这更舒服的,虽然哥哥死了,但是找了一个好师傅啊!

  这样的日子过去了一个月,看似什么都没有增长,杀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有什么好的,就悄悄地进入了山洞中,他发现师傅在睡觉,既然你睡着了,你的这些功法秘籍,一切都让我看好了。

  找了半天,都是一些奇门遁甲之类的书,还有地图,史记,但是功法秘籍就少了,不管了,这些都学吧,都是好东西。

  这样又过去一年,已经可以控制护体罡气,地图史系功法秘籍,奇门遁甲,都有所了解,他现在做的就是奇门遁甲中的一个阵法,他的师傅好似这一年都没醒过,他也知道,到了某个境界睡觉,可能一觉很长很长。

  一般这样的叫做闭关,三年后师傅在这里留下的书籍,他全部参悟透了。今年他11岁,如果现在让人知道他11岁,参悟了这种别人一辈子都不了解的,奇门遁甲,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

  中年男子这时候睁开了眼,看来是时候教他一些本领了,从明年开始,你就进入血花道,杀死这些人,只留下一个人,那就是你师兄,我想你在三年之内摧毁它,你能做到吗?

  杀神听到这句话,师傅我为什么要杀死这些人呢?这些人都是该死的人,因为他们并不是什么好人,杀神答应了,现在你修炼一本功法,混沌神功,借助这里的地形,还有奇门遁甲之术,在这里一天比外界一年,一年之后就是365天,你就拥有365年之功力,就可以达到巅峰杀手的实力,但是那个时候你才12岁。

  杀神当时震惊,那师傅你是什么级别呀,我的级别,我距离飞升还有九年,你好好修炼吧。

  中年男子在山间各个地方布满了禁止结界,又拿出八块,普通的石头,说它普通是因为看似普通,但是总感觉你不同凡响,八块石头各自飞向八个方向,然后一个阵法突然开启,中年男子说了一句,今日我借天地之势,夺天地之混沌,造天地之宠儿,为万世开太平。

  杀神不懂他说的这句话的意思,反正感觉很厉害,天地之间,一个人洪水般的潮流席卷而来,杀神开始修炼神功,神功在体内疯狂运转,天地之间的元气疯狂进入身体,杀神觉得自己随时都可能撑爆,但是每冲开一个关卡,整个人就像超脱升天的感觉。

  人们都说,修炼是最枯燥乏味的,但是这个感觉非常爽啊,中年男子这时候说了一句,你就赶紧疯狂的运转功法吧,你只要停留一下,你就会被这元气打成肉饼。

  杀神觉得这师傅简直就是个坑。此阵法一开,没有结束,除非突破圣者,天地之间,生死劫降临,你只要超脱生死,那你就成功了。

  中年男子露出欣慰的笑容,但是杀神自己就苦逼了,就这样一年后生死劫,如约而至,天空中乌云滚滚而来,好似包围了整个天下,如同毁灭天地一样降临,杀神的心里害怕了,这样的大劫他还真的能度过吗,一道惊天的闪电,突然击向他,杀神的身体好似纸糊一般撕裂,他感觉到自己死了,无限接近死亡。

  在这一刻,看见了哥哥还有哥哥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他想起来了,那一年的伤心时光,还有哥哥说的那句,赶紧跑。

  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要好好的活着,身体在这一刻,长出新的肉,两个时辰后,恢复如初,还好这里没有女子,你要是让别人看见这么完美的男子,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要倒贴。

  中年男子看着这个小子,扔给他一套衣服,把衣服穿好去开始你的表演,一年之内把他解决了之后再回到这里来,我会传你最高心法。

  杀神这么久,内功是强得,好似无可匹敌,但是招式却是一塌糊涂,说白了就是一招都没学会,心里这样想着,下一刻他就被转移到了这里,是他师傅搞的鬼,他一下就来到了顶尖级杀手这,不知道哪来的小子,跑到这里来了。

  来吧,我们就吃了他,我要他的胳膊,还有他的胸,三个男人看着他,杀神从不怀疑他们有这样的胆量和胆识,就像一个屠夫,看着待宰的羊羔,从不会手软,可能在他眼里杀神连羊羔都不是。

  一个人拿着小刀走到杀神身边,拉起杀神的手用手里的小刀准备滑下去,他拉起杀神的手的时候,就已经有用上了内力了,但是杀神感觉这人连一点力量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这个男子拿刀化向自己的手,男子的眼神中有一丝冷意,他的心里有一丝快感,看他嘴唇的微笑就可以看出来。

  杀神眼中一丝刀光闪过,杀神的手这时候就那样轻易的抓起男子的喉咙,另一个被男子抓着的手,轻易的抓起男子的胳膊,这时候刀子掉到了地上,只听见喉咙颈部断裂的声音,男子就轻易的躺在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