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鬼饮食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65 不如进来看看吧

鬼饮食 時日 2076 2019.02.12 02:21

  鲁南成暂停了游戏,转过头,看向书房门。

  门外传来了沉缓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似乎在接近。

  除了他之外,屋子里终于出现了另一个存在。

  他想起来了,自己此刻还在副本中,已经过去……已经过去大概十几天了吧。

  低头看了看自己肚子上的一层厚重的“游泳圈”,两百斤的鲁南成轻手轻脚地从电脑椅上站起来。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书房的门被打开了。

  鲁南成已经全副武装,准备好暴起发难了。

  门打开了。

  两百斤的鲁南成跳了起来,飞腾在空中,扑向门口的不速之客。

  ……

  陈皮皮打开房门,就看见一个须发浓密的大胖子迎男而上,朝着自己飞扑过来。

  指甲又长又脏,色泽发黑,看上去就很不卫生。

  陈皮皮侧身一让,让这位几百斤的大兄弟扑了个空。

  鲁南成一击失手,立即变招,攻向对方的下盘。嘴上叫得像杀猪一般,戴着指套的双手狂挠陈皮皮的双腿。

  顷刻间,鲁南成的裤腿被抓破,满地都是深黑色的布条。

  “喂,你把我的支架弄坏了。”陈皮皮左腿,掩藏在裤子里的腿部固定支架同样被鲁南成的疯狂乱抓给整成了碎片。

  陈皮皮心生不满,左腿用力一甩,小腿砸在袭击者身上,把两百多斤的对手踢飞出去。

  鲁南成背脊重重地撞在墙上,整个屋子都震荡了,然后坠落在地,地板也震了震并发出不堪重负而裂开的声音。

  “啊,好疼。”好在身上有神奇的装备减震了,鲁南成没有被一脚砸成个全身瘫痪。

  鲁南成揉着后背,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终于瞧清来人的真面目。

  “陈……陈警官?”

  鲁南成想起此人的身份,惊叫出声,一瞬间脑补了许多剧情。

  震惊!法律维护者知法犯法!帝国官员竟是凶案罪犯!

  鲁南成都已经拟出新闻标题了。

  “嗯?”

  陈皮皮听见对方喊出来自己现在的身份,没想到还能遇上熟人,狐疑地打量起了袭击者。

  这个临时工身份是最近才用的,知道“陈警官”的基本是和案件有所牵连而见过面的人。

  但是……陈皮皮努力想了想,他可以确定没有见过这么一个形象鲜明的胖子。

  正在陈皮皮思考的时候,鲁南成趁他分心悄悄靠近暴起偷袭。

  “嗯?还来?”

  “我讨厌麻烦。”

  陈皮皮皱了皱眉,抓住了加量版的鲁南成,抓着几百斤的人往地上就是狠狠一摔。

  整个屋子又颤抖了。

  鲁南成被摔得脸上满是鼻血,终于认清了现实。

  这个“BOSS”,他打不过!

  “现在不折腾了吧。”陈皮皮低头看着已经无力反抗的鲁南成,抱怨了一声:“把我的裤子撕坏也就算了,连我左腿的小腿固定支架都给打坏了。”

  “真麻烦。”

  陈皮皮不再理会暂时失去反抗能力的鲁南成,拖着左腿,一拐一拐地逛起了这个屋子。

  “啧啧,这是复刻了405的场景。”陈皮皮很快就看明白这里是什么地方,他回到书房门口,摆动着左腿轻轻碰了碰地板上挨了揍的鲁南成。

  “还活着吗?吱个声。”

  鲁南成瘫在地板上,鼻血肆无忌惮地流淌着,一声不吭,一动不动。

  “你装死呢。”陈皮皮看一眼就知道,这家伙没死。

  真是拙劣的演技。

  陈皮皮扶墙弯腰,拎起鲁南成的领口,一瘸一拐地把他拖到客厅,扔在了沙发上。

  “我问你,这里还有其他人吗?”

  鲁南成不作答。

  “你是谁?”

  “怎么进来这里的?”

  陈皮皮连连问了几个问题,鲁南成瞧他似乎认不出自己,心中更加肯定这绝对是副本boss,缓缓开口。

  “我叫刘文,这里是我家……”

  陈皮皮听到鲁南成开口自我介绍,满意地点点头,和善地揪住他肩头的软肉。

  脖子和肩膀之间,大拇指和食指捏住,使劲一捏。

  “啊!哇哇哇!疼疼疼!”鲁南成大叫起来:“我已经如实交代了,饶了我,饶了我。”

  陈皮皮笑呵呵地松手,拍了拍鲁南成的肥脸:“呵呵。如实交代了?蒙谁呢。一口喊出我的身份,那该是我认识的人吧。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刘文这么个人,不认识你呢?”

  “我在治安所见过您一面,但您当时没注意到我……”

  “啊!疼疼疼……”

  “呵呵,你继续编故事。”陈皮皮松开手,眯着眼笑问道:“你说这是你家?”

  “是……”

  “啊!疼疼疼……”

  “你是当我傻子?”陈皮皮讥笑道:“这地方是人住的地儿?”

  陈皮皮和鲁南成亲切地交流了一番,并给他做了一套缓解疲劳提神醒脑的按摩。

  不过鲁南成总想着忽悠他,给出的话没有任何的可信度。

  突然,鲁南成的手机响了起来。

  “嗯?这手机居然能响。”陈皮皮似乎是见到了新奇玩意儿,说着鲁南成无法理解的话。

  什么叫这手机居然能响?

  手机不都是能响的吗?

  “你接电话。”陈皮皮言简意赅地说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我想你心里应该明白。”

  鲁南成点点头,接通了电话。

  “嗯,好。我这就来。”

  应了几句没有意义的答话,鲁南成挂了电话,自觉地向陈皮皮汇报道:“是外卖的电话,晚餐送来了,已经在门口了。”

  “这里还有外卖?”陈皮皮听到了有趣的事情:“你说在门口了?那行,我去开门,我倒要见识见识,这外卖究竟是个什么名堂。”

  “要是你又在糊弄我……”陈皮皮冷笑了两声,没有说下去,但鲁南成听明白了。

  “我没胡说,真是外卖。”

  “是真是假,我开门就知道了。”

  陈皮皮去开了门,门口进来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外卖员。

  “您好,您的外卖。”

  外卖员似乎有点疑惑,开门的人很陌生,递出外卖的同时,伸直了脖子往屋里瞧。

  “嗯,外卖。”

  陈皮皮接过外卖,问道:“你在看什么呢?”

  “抱歉。我这就走。”

  “对里面好奇?那不如进来看看吧。”陈皮皮露出了明媚的笑容,抓住了普通的外卖员的手。

  关上铁皮门,不顾外卖员徒劳的挣扎,把他拖进了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