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普普通通均衡学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希望后的绝望

普普通通均衡学徒 穿裤子的发糕 2316 2021.01.22 12:02

  叶泽察觉到了一件事情。

  当普朗克的丑态被海盗们发现的那一刻,他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生气都被抽光了,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甚至显露出了死相。

  不过很快,他忽然又重新振作了起来。

  叶泽大概能猜得到是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仇恨。

  现在的普朗克,是那无意间的眼神,暴露出了他的内心想法。

  不过他掩盖的极好,要不是叶泽敏锐的感知力,还真发现不了。

  普朗克用手肘支撑着自己,强行站起了身来,极深的仇恨被他掩盖了下去,换上了一副败家之犬的谄媚神情。

  他这幅身体被仇恨重新填满,仇恨也成了唯一能支撑他活下去的动力,其他东西都一文不值。

  现在的他,一心想着让叶泽死,并且愿意为了这件事做任何事。

  当一个人彻底被仇恨控制后,过去所在乎的东西一概都被抛诸脑后。

  普朗克变得清醒了,知道自己的情况十分糟糕,又何谈复仇?

  活下去。

  必须活下去。

  为了复仇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他毫不犹豫的抛下了脸面,开始更加卖力的向着叶泽摇尾乞怜。

  海盗们看到这一幕鄙夷的神色更深了,甚至没有人想过要上去救他。

  很快就有些人起了别的心思。

  海盗团本来就是强行凑来的,既然曾经的霸主普朗克现在已经成了个废物,那海盗团就成了无主之物。

  那下一个海盗之王,是不是可以在这里诞生了?

  许多的海盗们同时产生了这个想法,于是内讧不可遏制的开始。

  叶泽暂时没有理会这群疯子。

  他有些佩服普朗克,本以为这家伙会彻底一蹶不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强烈的求生欲。

  果然是个可怕的家伙。

  普朗克一直不断地给叶泽磕着头,额头上都磕出了血仍不敢停下,用最恶毒的话骂着自己,用最屈辱的话侮辱着自己。

  久而久之,叶泽仿佛真的被普朗克说动了。

  悠然道:“看你这么卖力,我倒真的想给你个机会了。”

  普朗克立刻加大力度,头磕得砰砰响,“请务必给我一个机会,我发誓等我回到比尔吉沃特,一定会把所有的财宝都双手奉上。”

  “那倒不必。”叶泽摇摇头,“这样,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叶泽将他的身体扛起,离开了已经快要倒塌的冥渊号。

  普朗克远远地望着即将燃烧殆尽的冥渊号,眼中的恨意更甚,又立刻将其埋藏在了内心深处。

  只要能回到比尔吉沃特,现在所受的任何屈辱都将加倍奉还,不,千百倍的奉还!

  一定要报仇,连带着也要将艾欧尼亚这片大地,彻底染上血的颜色!

  一定要让叶泽知道,得罪普朗克是他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

  叶泽带着他来到了海岛的另一边。

  这里是不为人知的背阴面,那里安静的停靠着一艘小帆船,是叶泽过去常常用来出入这座岛的那一艘。

  船体虽然很小但配套齐全,上面还有用来储存东西的船舱,船身也非常结实,这两年从没出过任何问题。

  “普朗克,我给你一个机会。”叶泽道。

  还没等普朗克说什么感激的话,叶泽忽然狠狠地朝着他的双腿踢去。

  两声脆响传来,普朗克的双腿也应声而断,紧接着两条胳膊也被叶泽硬生生的给扭断了。

  这幅残破不堪的身体,被叶泽十分粗暴地扔到了船上。

  叶泽还好心地将船桨的握把,一把塞进了普朗克的嘴巴里。

  言语之中带上了些许难得的温和,“从现在开始,我绝不对你动手。”

  “你不是常常自称大海的主宰吗?现在海给你了,去主宰它吧。”

  普朗克低着头。

  自己双手双腿全部骨折,全身也只有嘴巴和脖子能动弹。

  要靠这种状态出海,和让他直接去送死没有任何区别。

  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默默的在尝试着,用嘴叼着船桨划船的可操作性。

  这是普朗克唯一生存下去的希望,只要有一丝存活下去的可能性,他都绝不会放弃。

  他的身体或许已经不行了,但那一口恨意一直在支撑着他活下去。

  许久过后,他竟然真的用嘴巴叼着船桨划起了船,就连海风与波浪也在推着普朗克向前,仿佛大海之中真的有一双手在帮助他。

  很快,船只便朝着海外渐行渐远。

  叶泽一直这么看着船远去,神情一刻都没有放松过。

  许久过后,看着又缓缓返回的小船,他的神色才轻松了下来。

  幸好。

  ……

  出海之后,普朗克凭借着比钢铁还要坚硬的意志,一刻不停的划着船桨。

  是那一口恶气在推动着他前行。

  复仇,绝对要复仇!!!

  他正在奋力划着船,忽然听见船舱里有声音传来。

  回头一看,发现是一道肥胖的身影从船舱里钻了出来。

  普朗克的动作停下来了,没想到这船里居然有人,而且还是伍德!

  嘴巴松开了船桨,他很好奇伍德为什么会藏在这里,但他的话语更加急切,“伍德,你居然还活着!”

  “快来替我划船,等咱们回了比尔吉沃特,我一定会给你……”

  普朗克的话还没说完,忽然发现伍德冲向了他。

  他本能的察觉到了不对劲,但身体动弹不得,忽然感觉自己的胸口一凉。

  低头一看,自己过去常用的那把骨刀,已经完全没入了自己的胸口,只剩下一个刀把露在外面。

  他瞪大了双眼,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拼命想用手把它拔出来,却没办法动弹。

  怎么会这样?

  自己明明已经逃离了那个该死的叶泽,为什么还是难逃一死?

  而且,自己竟然死在一个小小的伍德手上?

  不,不可能,绝不可能!

  意识不要消散,体温不要降低,身体不准给我死!

  不!!!

  ……

  伍德划着船回到了岸边。

  他朝着叶泽递过去了一个眼神,身体还在隐隐颤抖,“我,我做到了。”

  叶泽看了看他,普朗克就倒在他的身边。

  普朗克闭着眼睛,表情看上去很痛苦,而且还带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美中不足的是他竟然还留着一口气。

  伍德那一刀插进了心脏他都没死,仿佛天赐的奇迹。

  “你是真的命硬。”叶泽将那把骨刀从他胸口拔了出来,“可惜遇上了我。”

  他反手一刀,又将其刺在普朗克的太阳穴上。

  仔细摸了摸脉搏,确认他彻底死绝了后,才把他尸体扔进了海里,任由海水将其吞没。

  先给予他生的希望,再剥夺他的希望,让他在彻底绝望的心情之下死亡。

  是个附和叛徒的司法。

  唯一的瑕疵,是自己最终还是下手补了刀。

  自己说过不再动手,最后却还是动了手,食言了,这很不好。

  好在,知道自己食言的人已经死了。

  至于剩下的那群海盗,叶泽当然不能放任一群疯子在艾欧尼亚的海域上兴风作浪。

  他要去收拾残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