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末日收容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疯子or天才?

末日收容所 抬刀小和尚 1 23 32062020.12.24 21:51

  十二月的黑夜,向来很长。

  陈然趁着夜色未明,冲下了楼。

  他想着如果,现在自己在这方圆百米之内移动的话,是否还会引起编号001-数据库的异常。

  那么自己或许可以凭借这个异常找到编号173(隐匿)的方位,从而不断接近其所在。

  居住的出租房下是一片房区,狭隘的小巷中,陈然快速的穿梭而过。

  然而,结局显而易见。

  “看来是真的离开了!”

  皱着的眉头逐渐舒展,有规律的急促呼吸也自然缓和下来,身体上隐隐的高温在这寒冷的清晨飘起白雾。

  站在无人的街头,陈然扫过街道,想要触发数据库异常从而到编号173隐匿的踪迹或痕迹,这个想法暂时没办法实现。

  很可惜,这编号173根本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如果…代号数据库开启的话或许会有更详细的信息”

  对此陈然有些遗憾,首先这代号功能有开启条件,需要达到E级以上编号生物的收服、收容、毁灭其中之一才行。

  而目前编号生物没有降临,也就无法达成这些条件。

  另外陈然也对编号零零一有了一些深刻的体悟,功能型的零零一包含的功能,恐怕超出自己的想象。

  既然无法发现这编号173的迹象,即便不甘也只能放弃。

  看了看眼球上跳出的编号零零一的时间功能,陈然沉吟道:“目前我所知的作战人员仅有燕子、河豚、乌龟这三个人,当然应该还有其他未来作战人员存在,只是大多数我都并不认识,也就没有办法找到。眼下有他们三个人的帮助,平安度过至第一波编号生物潮应该是足够了。”

  自语的同时,脑海中快速寻找着未来的那些关键人物。

  “除去这些人,剩下自己所认识的非作战人员的话恐怕也只剩下何老头了……不对,现在是他应该还是个大叔!”

  想起何老头,即便是陈然这个杀气腾腾的作战人员都有些发悚。

  这是一个对基因学极度痴迷的疯子,或者天才。

  当初十号避难所中,依旧存活着这么一批科学家,而且数量还不少,不过可惜的是那些被研究所招收的科学家,目前的自己连研究所的门都进不去,更别说见到那些领域学家了。

  而何老头在其中也比较出名,尤其是在编号生物降临的十一年之后,接触基因学的他仅花了一年就制造出了五大基因药剂,这种药剂无法令人产生基因突变,不过却能够让人短暂的令身体某一关键的基因巨变,从而增加强横的战斗能力。

  捏着下巴的陈然考虑要不要现在就接触这个疯子,因为就连他也有些害怕看到这个老头。

  何言鸣,一个令大部分作战人员心惊胆战的糟老头。

  对何言鸣的资料,陈然掌握的并不完全,不同于其他作战人员他脑海里都有详细的资料。

  只能大概知道,何言鸣曾是一家制药厂的主管,大约四十几岁,不过后来因为某些原因离职了。

  当然陈然是见过何老头本人的,也能够认得出来。

  “不管怎么样,现在去见一见他!”陈然捏着下巴,在计划之中,何言鸣是一名不可多得的助力和关键。

  清晨来往的车辆并不多,陈然站在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后,便踏上了前往何老头所在的地址。

  其间,陈然想着脑海中这一段时间曾经伙伴发生的一些事,以及他们曾说的遗憾。

  乌龟的遗憾便是当初的他并没有能力救下家人,而这遗憾陈然决定帮他补足这遗憾。

  前提是自己能弥补之前的唐突,缓和与他的关系。

  简单的说,陈然现在需要他的帮助,乌龟如果没有和超然科技签下合同的话,那么以他家的经济实力,自己可以以这个为基础,当做跳板做很多事。

  毕竟自己现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谁会替你做事?

  至于赚钱?

  陈然直接双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当初十号避难所还未彻底建立起来的时候,那真的如丧家之犬一样到处逃亡,赚钱什么的那时候根本不重要,命都没了要钱干什么?

  想起乌龟……陈然就有些头痛,关系给自己搞砸了。

  或许是因为和那些编号生物战斗太久,离开人群太久,陪伴的只有同样耿直的作战人员,失去那些所谓的人情世故,说话都不过脑子。

  好在乌龟的接触也给陈然敲响了警钟,告诉自己这是20年前,自己认识的熟悉的人都还很青涩,对就是青涩,至少对他而言。

  经济体系的崩溃代表着这个文明即将终结,而二十年后就面临着这样的危机,所以避难所重新开启了积分体系相当于流通的货币。

  至于燕子、河豚两个人,一开始都是那种属于好好学生的人。

  后世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或许跟编号生物降临后的那一段时间有直接的关系。

  一路上陈然想了很多直到司机停在目的地,他才回过神来。

  拍了拍脸颊,让自己振作起来后,付过车费下了车。

  此刻依旧天还未亮,郊区的行人更加的少。

  大多地方都处于绿化区域,距离绵山也并不远,显得郊区一片青绿。

  如厦市这样的沿海城市,到了冬季一样四季常青。

  陈然打开手机的导航,搜寻何老头曾经呆过的制药厂。

  手机一搜便得到了想要的信息,距离自己的下车点只有大概几百米的路程。

  花去一些时间,陈然便见到了那一家延锋制药厂。

  以及工厂前的保安亭,默默的走上前。

  保安亭内的保安早已经看见陈然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过来,手里拿着手电筒照在他的脸上。

  “你有什么事么?”

  保安看起来有些警惕,皱着眉头,把保安亭的玻璃窗关的死死的,闷声询问。

  ……

  陈然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挺着啤酒肚的保安,眨了眨无辜的眼睛,并且像是一个找不到路的路人道:“啊,你好,我是来找亲戚的。”

  “找亲戚?现在?”保安看了一眼天色嗡回答:“要找人的话,你要等到上班的时间才行,也就是早上九点。”

  “不用,不用!”陈然此刻摆摆手,故意露出些焦急的神色道:“我不进去的,我叔叔叫何言鸣,你只需要帮我叫他出来一下就。”

  保安仔细打量了一下陈然,有些诧异道:“你叔叔是何言鸣?那个脑袋因为秃顶跑去植发后,又剃光头戴了个假发的何言鸣?”

  ……

  陈然一怔,何言鸣这么骚包?这事他怎么不知道!

  不过眼下还是连忙点头道:“对就是我叔叔,他上次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就在这上班的。后来我打他电话一直打不通,所以才来找他。”

  听到这话,保安的警惕心才放下了一些,不过陈然依旧可以看到他手放在桌上,旁边就是警棍。

  “原来是这样,他已经离职,不在这里上班了。想要找他的话你可以朝着这条路一直往下走,大概两公里,你能看到一间废弃的仓库,旁边就是他的家。”

  眼前的保安给陈然指了一条路,连忙道谢之后,便离开了这里。

  有了何言鸣的地址,陈然自然跑的飞快,运转起呼吸法,犹如奔跑的猎豹,快速的朝着何言鸣的家里跑去。

  陈然大概测了一下目前的速度,百米只需要六秒左右的时间,几乎可以说超过人体的极限。

  而这一切都是百战呼吸法带来的能力。

  不出三分钟,陈然借住微微亮起的天,已经可以看到保安所说的废弃仓库。

  在废弃仓库的边缘还有一个院子,看起来多多少少有些破旧。

  以陈然的视力依旧可以看见房间中昏暗的灯光。

  四周被围墙围住,看不清里面的容貌,不过两米五左右的围墙并不能阻拦陈然。

  借住冲力,一个攀爬就攀上了围墙,露出脑袋朝着里面望去。

  入目,一个满头飘逸长发的中年男子正坐在院子中的一台自制简易机器前,操作着。

  “这……是那何疯子?”

  陈然险些认不出来这是那个糟老头子。

  眼前的何言鸣,长长的头发披散在脸颊两侧,像是个玩摇滚的鼓手长发飘飘,身上穿着黑色皮夹克,衣服背面是个骷髅头,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

  陈然默默的把头沉了下去,辣眼睛,实在是辣眼睛。

  没想到这时候的何言鸣这么骚包,二十年后的何言鸣那可是一个满头如枯槁的白发糟老头,虽然看起来同样不正常,但眼前的何言鸣明显更加出类拔萃。

  不等陈然感叹,很快就听到院子里发出一阵机器启动声,这才再一次探出脑袋。

  有些好奇眼前的何言鸣已经开始踏上那条不归路了?

  不应该啊,按照时间来算,他在十年后才开始接触基因学,并且时不时把那些受伤的病人切片保留标本用作实验。

  然,显然不是,不知道是不是何言鸣自己制造的机器存在严重的问题,只是刚一启动,立刻就停了下来。

  然后那一台堪比一人高的机器就开始不断微微颤抖,并且加剧。

  像是里面充满了蒸汽,压力到达一种难以压制的极限。

  “嗤嗤嗤”的白色气体从机器上喷了出来。

  “哎哟…哎哟…等会炸呀!”

  何言鸣发出一声怪叫,连忙冲进房间。

  同一时间,那一台机器开始噼里啪啦的往外喷零件,什么螺丝、螺母、铁片就往外崩,根本止都止不住。

  “砰”一声不大不小的巨响,陈然一眼就看见满天飞的铁块,玻璃管,急忙又一次沉下脑袋。

  ……

  “我还要见他么?”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