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皇帝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新旧交替

唐皇帝子 思墨雨 2109 2020.09.16 17:35

  不知怎的,武德九年,八月初九便这般到了,李世民着遣司空、魏国公裴寂祭祀天、地、宗社,祭告自己受命于天和祖宗便很早就结束了。

  而后,“咚、咚、咚...”

  此时天色还有些昏暗,敲击的钟声便是自东宫传出,唤醒了长安的清晨,也唤醒了关中大地,乃至整个大唐,似乎是在向天下人宣告着,他们新皇的到来。

  随着终声响起,许多权贵人家的大门纷纷洞开,满朝官员策马出门,迎着天边的一丝光亮,往东宫的方向赶去,跟去进行新皇登基最重要的一步,朝贺新皇登基。

  晚秋便是这般,天际亮的是那般的晚,此时的诸多大臣已经到了东宫崇明们处等候。

  李宽、李恪,李承乾、李泰四人虽年幼,但其父登基,又有恩典泽下,他们自当参朝,也与百官同至重明门外等候。

  今日李世民登基,能来此显德殿的多半是国之肱骨,亦或者李世民心腹大臣,总之能来此无一不是当今朝中高官重臣!

  比李宽和李恪只大几个月的李承乾既是长子,又是嫡子,自然是新朝太子的不贰之选,年少聪慧的李承乾已经在其舅父太子左庶子长孙无忌的看护下,与一众秦王府心腹之臣会见,左右逢源,倒也颇有几分储君的架势。

  李承乾被立为太子,这已经是没什么可想的了,那已是必然,对此,众臣自然乐意相交。然李宽与李恪虽与李承乾同年,却是庶子,又无什么显赫外戚支持,便没什么人来此处。于是在一旁除了秦琼和尉迟公这二位李宽,明里暗里的师傅,便在无人过来。

  不过虽是如此,李宽看向李承乾的眼神却无半点艳羡,对此他已经是知足的了,现在只是在那和自己的胞弟还有那自己的二位师傅畅聊着!便是好的!

  李世民不过二十有八,正当壮年,李宽很清楚地知道,李世民追求丹药,追求长生,尚且至少还有二十三年的寿数,现在时候尚早。再者,终归还有的是时间,现在你李承乾贵为皇储,但将来的事谁又能说得准呢!所以对此,李宽倒也不是很着急,毕竟自己这老子也不是个简单货色,若是让他发现端倪,那便不好了!

  李宽身着近日量体新裁的郡王朝服,刚与秦琼,尉迟恭二位师傅聊完,又与自己那弟弟李恪聊了一会儿,便有些累了,便靠在那一旁小树之上迷瞪了起来!

  今日新皇登基大典,真正的主角除了李世民,便是即将被立为太子的李承乾和秦王府的旧臣了。而反观,李宽与李恪充其量也只是一个摆设,重明门外等候的诸位朝臣自然又怎会去关注这两个无关紧要的年幼庶子。

  李宽本想着就这样和自己的胞弟李恪老老实实地待在这儿,一直等到重明门开启,可就在此时,李宽却突然在不远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那日他在玄都观遇到的那文士岑文本。

  李宽睁开眼,甚是无聊乏味,于是走到岑文本的身旁,行了一礼问道:“先生,可还记得我?”

  岑文本已然看到李宽的身份等,但还是明知故问的问道:“咦?公子竟也在此?”

  李宽自是不知岑文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于是回道:“我乃敦煌郡王李宽,今日登基大典,我正是奉父命前来。对了,这是我弟汉中郡王李恪!”

  “汉中郡王殿下!”岑文本朝着李恪行了一礼,而后,便又是满脸震惊的对李宽行了一礼言道:“下官前些日子不知,公子竟是敦煌郡王,下官若有失礼之处,还望郡王勿怪。”

  “先生,没事的请起!”

  李宽将岑文本扶起,言道:“那日我本是随母妃去向袁天师道谢的,进来长安有些不稳,便。没有言明身份!先生,不比如此的!先生还是先免礼吧!”

  “谢殿下。”岑文本站起来身子,说道。

  李宽道:“想来那日一见我便觉得先生是个大才之人,小王本还想着去那玄都观向先生请教一些诗词的!没想到,今便又见到了先生!想来这便是一种缘分吧!”

  李宽虽是郡王,但在岑文本面前倒是没有丝毫的架子,岑文本对李宽不禁大为好感。

  岑文本道:“郡王诗词歌赋颇深,下官本还猜测恐是哪家权贵子弟,不曾想竟是郡王,倒是叫下官好生讶异。”

  李宽闻言,笑道:“那日本就是找天师道谢的,再加上这长安进来着实不安,遂便没有用真身,还望先生莫要见怪!”

  岑文本道:“殿下谦逊,又有圣人之资,下官怎会儿见怪了呢。”

  李宽此时忽然想到了什么,当即便是问道:“前日匆忙,还未问先生尊名。”

  岑文本一听,恭敬的回答道:“下官,荆州别驾岑文本。”

  岑文本!

  李宽听到这三个字,心头微微一颤,这般大神他怎会儿不认识,这岑文本初为荆州别驾,既非从龙功臣,又非门阀高贵,又非从龙之臣,却能以降臣,身拜中书宰相,这边便足以证明他的手段与能力了。

  不过纵然岑文本再了得,此时的他也只是一个荆州别驾,李宽,李恪确实皇子,身份自是不敢有什么出格的!

  于是,李宽还了一礼,眼道:“原来是竟是岑大人,岑大人之力荆州颇有善政,造福一方。小王虽在长安,却也曾有所耳闻。”

  也许李宽只是想简单的说是认识了解这岑文本,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宽此时不过一庶出皇子,虽是有些的李渊喜爱,但此时李渊已无什么十全。而他却这般在意了解地方事务,知道自己这般地方一小官?这可就不由得让这岑文本心中多想,难道他意在皇位,现在便已是开始了行动?

  当然李宽自是不知此时这岑文本的想法,但他却很清楚岑文本的才能以及这官位飞升之速,知然后又知道他此时的地位,此时若是他抛出橄榄枝,相比会儿成功招揽到吧!落寞王爷,失意臣子,简直绝配!

  于是,李宽就这样跟着李恪和岑文本一左一右地站在一棵不起眼的小树下闲谈,纵论天下大事,风云二三十年自是已然入了其中!甚至连什么倭国也在那畅聊之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