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正德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全民祈福

正德年 一笔而起 2470 2019.06.13 00:56

  朱厚照撕了宝宝他们送来的情报。众人都目瞪口呆。朱厚照说:信鹰到这最少是两天,我再回信过去又得最少两天,贝贝他们那么小的孩子,没有全面的医治,活不过三天的。所以不用回信了,我们打好眼前这仗,一切以后再说,命令各战区司令三更吃饭,天一微亮就全面发起总攻,争取明天一战而胜。说完拍开一小坛酒,咕咚咕咚一阵猛灌,然后把酒坛子一摔道:没了贝贝和朱孝,老子还有六个儿子。泪刷的一下下来了。朱厚照一抹脸,说:我去看看防线。然后出了指挥部的帐篷。刘彪、梁豹赶紧跟上,王守仁又对李定国说:你还杵着干嘛?赶快跟上,要是陛下冲动,死也要拦下来。李定国算是知道朱厚照了,这个陛下,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当着这么多人,他哭了,自己怎么跟着疼呢?他带着人飞速跟了出去。

  王守仁坐在那,也拍开一小坛酒和杨慎两人一人一碗,厨房端来了一盘酱马肉。王守仁问杨慎:小杨,你觉得我比陛下伟大吗?杨慎喝了口酒说:王大人我说出来您别不爱听,我觉得你不如陛下。王守仁一碗酒干了,杨慎又给他满上。王守仁说:我也这么认为,我就没搞明白为什么陛下对我这么好,说我是一代圣贤,狗屁!我小时候立志要当圣贤,现在,我不这么想了,什么狗屁圣贤,在这些侵略者,横行我大明的时候,还躲在安乐窝里,写书立传。这种圣贤连个屁都不是。陛下老是什么都护着我,受点轻伤他都要亲自过目。你也看见陛下的伤了,五枪,两枪是擦着骨头划过去的。说完两人一起一碗酒下肚。杨慎给王守仁满上,也给自己倒了一碗,说:我号称无书不读,上了战场,才知道陛下对我说的学以致用是什么意思。惭愧啊!王守仁道:明天应该是最后一次较量,陛下肯定要拼命,我们明天的任务就是,打死也要控制住陛下。他伤的很重了,手都抬不起来了。再加上刚才那口血,是鲜血啊,太伤身子了。长叹一口气,王守仁接着说:你知道我最佩服陛下什么吗?杨慎看着王守仁。王守仁接着说:是宽容。他从来不乱杀无辜,连朱宸濠这样的都只是关着没杀,他孤身去了欧洲,俘虏了所有的国王皇帝,但也只是让他们签字没有滥杀。他骨子里有一种对生命的敬畏。尊重每一个生命,但对敢于侵略的敌人却绝不手软。所以明天很关键,记住我愿意帮陛下挡枪,你带着李定国他们一旦陛下要往前冲的时候,拉住他,他只有一只手勉强能用。我大明百姓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崇拜的帝王有事的。你得给我保证陛下的安全。杨慎点点头说:放心,明天我豁出去这条命也把陛下保护好。

  法国,贝贝和朱孝还没醒,但庆幸的是,伤口没有感染国器、国锋不时的拿棉布浸湿给两个孩子嘴上湿润一下。都守着看。无敌和俞大猷这气没地出,憋的难受,出去找所有被俘虏的人说:谁敢跟我决斗?没人回答,无敌把那个商人提了出来说:跟他们说,跟我决斗,胜了我,我马上放人。要不是老子要杀人了。那商人把无敌的话告诉所有人。还是没人,大家都不傻,要杀的话,当时就杀了。何必把他们带到一起呢。气的无敌破口大骂,宝宝很烦躁,抽出枪来。对着一个人大腿就是一枪,说:跟他们说,老子没耐心,马上召回自己的军队,否则老子一个星期杀一个国家的人,葡萄牙人不算,老子要全歼他们。这下,这些又冷,又饿,又怕的皇帝贵族,用所有的方法,给自己国的军队下死命令,不回来全是叛国者家人全部杀光。连同贵族、家族一起灭亡。这些国王皇帝些也是急眼了。

  而这时,‘卡拉干达’,天蒙蒙亮了。大明的战士已经剑拔弩张,就等命令了。一个信炮冲天而起。所有士兵冲出战壕开始对围着的敌军开始了冲锋。自己这口憋了几个月的气终于可以爆发了。联军也知道最后时刻,拼吧,双方这个一交火,就是猛的,但气势完全不一样,大明的部队是咬牙切齿,联军是心惊胆寒。等唐伯虎的骑兵上来以后,局势明显的出现了变化。二十万铁骑,基本上是冲哪哪垮。朱厚照自然是一马当先,劝不住。他家传的崩劲那真不是盖的。他只对杨慎说:放心,我自有分寸。然后就轮刀上了。杨慎骑不了马,对李定国说:保护好陛下,你要是牺牲了,我给你立碑。李定国点点头说:不需要立碑,我就是陛下的警卫团长。

  说完纵马前去,紧随着朱厚照,陆军冲锋也是,非常的激烈,甚至到了肉搏战的地步。朱厚照东突,西杀,这叫个高兴。李定国根本跟不上他,朱厚照渐渐的砍不动了,几个狙击手给了他致命的打击,他人昏沉沉的,中枪了吗?怎么没感觉到疼,声音好像离自己很远了,他觉得自己要漂浮起来了,很奇怪,不对呀,自己正在战场拼杀呢,怎么回事,他看见无败,无败对他说:父皇,你不能抛下我们啊,我们没有你怎么过。朱厚照笑了笑说:傻孩子,父皇是谁呀,怎么会抛下你们呢,父皇会很快找到你们。快了,等父皇收复了明本,就是我们全部都一起的快乐生活。李定国疯了,眼看着陛下被他的马带回阵地然后整个人摔下马来。随后,刘彪、梁豹也摔下马来李定国抱着朱厚照就往医护所跑,内厂的几个抱着刘彪、梁豹。也跟着跑。边跑边喊:让开,他娘的快让开,曾铣来拿弹药一看一把把朱厚照接过来,说:你他娘的,就是这么当警卫团长的?给老子滚一边去,李定国也浑了说:您看着陛下,我去给陛下报仇!这是朱厚照眯着眼睛说:你别冲动,老子还需要你的保护呢。然后就不省人事。李定国哭啊!老子杀光你们。转身找到自己的马带着警卫团,去冲锋了。

  京城,无双慌了,把朱严叫来,让他下命令,全国百姓都一起祈福给父皇,刚才父皇的命星一瞬间黯淡了。朱严二话没说下旨了,并且亲自在教场排出最大阵容的法事把朱厚照平常爱穿的一套衣服供上,把京城所有法师、道士、和尚全部集中在教军场,点了一百零八根巨烛。开始跪拜。刹那间天空乌黑发紫。朱严高举王剑喊道:尔等邪魔外道,敢欺我父皇,我有生之年定扫平所有任何教派的教众。我就算下地府也要把我父皇来回来,谁拦斩谁,决不食言!几个娘娘得知消息后,反倒无所谓,全部打扮的最美,静坐内宫,一旦消息坐实她们没有牵挂,只是李菁落泪道:可怜的老公,我们这一世相守的日子太短了,你受了那么多的伤,是该歇歇了。别担心,孩子们都懂事,我们来陪你他们应该能理解。我可舍不得你一个人上路,那该是多寂寞,多孤单的一件事啊,所以我们决定陪你。林娇也说:老公,你要是太难受就别挺了,我们都陪着你,你不会寂寞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