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十一:泉城应试(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4593 2005.11.06 09:55

    (昨天本来打算解禁的,不过八一农垦大学的一个朋友自费出的诗集搞首发会,所以就给耽搁了~~~~呵呵,不知道有没有八一农垦的读者在,嘻嘻,偶昨天可也出席了哦……不过一直躲起来就是了。)

  秋闱毕竟是比较初级的考试,所以条件并不是很好,我拿自己的“秀才印”领取了一个小小的名牌,然后拿着这个名牌找到了自己应该在的考场,一切好像和现实中差不多的样子。

  这考场面积和普通的教室差不多大,不过却是近似正方形,所有的桌子都是那种类似八仙桌的“案”,晕倒,难道要让我坐在坐垫上?甚至跪坐?会很累的,我要沙发!

  还好不是……我发现“案”后面还是有凳子的,不过有些矮就是了,都说古人比现在的人略微矮小一些,大概真的如此吗?但是游戏里的人都和现在的人一样啊。

  座位也是有编号的,横为天干,竖为地支,如果天干地支相合的话,正好有一百二十人,不过为了防止作弊,却空出了一半的位置,也就正好是甲子之数,阴配阴,阳配阳,座位错落,颇为有趣。

  我的名牌上写的是“丙寅”,也就是第三排第三行,在靠近中间的位置,恩……也是最不好作弊的位置。

  我按照名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就是丙寅年出生的呢!好运气啊,好运气!

  左右看看,发现自己来的还算比较早的,整个考场里面稀稀拉拉的坐了几个人,一屁股在凳子上坐下,才看到“案”上有笔墨,砚台,清水,笔架,却没有纸张,好像要到发下考题才给纸张的。

  我静不下来,于是左顾右盼,其他的人却都是正襟危坐,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慢慢的快坐满了人,我眼前一暗,却是有人坐了我身边的丁丑位置,我抬头一看,却愣住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兰心姐姐他们帮派的腹鳞十七!

  “小哈老师!”见到我,腹鳞十七也一愣,然后露出了狂喜的神色,道:“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小哈老师!实在是太好了!”

  恍然想起来,如果我能从老白那里得到推荐,那么兰心姐姐也能拿到,他们也是有鸿易士的,说不定我们两人就是这次泉城应试唯一的两名玩家考生了!

  “秀才了?”我晃晃自己的秀才印,腹鳞十七点点头,也拿出来自己的秀才印,他的印信却又大了一些,色呈浅红,和我的不同,他笑道:“还要多亏小哈老师的栽培啊!没想到竟然在一个考场,真是巧合啊!”

  这应该是缘分吧。

  “对了小哈老师,我和同伴研究了一些杀伤力比较大的招式,呆会儿考试结束了,您来找我们吧!”

  前一段时间,兰心姐姐他们率领全部队员来泉城集合,正式集结完毕,然后重新分配了队伍,把各个不同职业的团队打散,混编在一起,以适应游戏里的环境,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兰心姐姐了,只和她聊过几次。

  “不用了,我自己慢慢来好了!”我婉言推托,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的,学习别人的,绝对不如自己领悟出来的威力大。

  而且我最近已经有些眉目了,只是缺少更多的验证和试验而已。

  再说,他们是一个组织,而不是个人,鸿易士的东西外传,说不定会带来些麻烦。

  腹鳞十七想再说什么,却又没再说,而是和我谈起了其他的事情。

  很快,外面响起了悦耳的云锣之声,有一个大嗓门喊起来:“准备开考!”

  几个中年文士捧着一个打着火漆的袋子走进来,先对北方恭敬的行了一礼,然后才打开了火漆,从里面拿出来一打卷纸来。

  就这样啊……好无聊哦!

  感觉和高考差不多嘛!除了他们行礼的时候感觉好像演戏,满有意思的样子。

  考生也都站起来行礼,我和腹鳞十七站起来,却不行礼,而是开始交头接耳了。

  “小哈老师怎么样?有问题吗?”腹鳞十七小声问。

  “应该没什么问题!”我笑的很轻松,不就是考试嘛!若论考试经验,有谁比得过现在的中国学生?

  “我被逼着背了三天的题了……真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弄来的那么多的古代考题……”腹鳞十七向我诉苦,显然对我很是信任,不过你干吗向我诉苦,我应该至少比你小上五六岁吧……或者八九岁的样子。

  不过看在你可怜兮兮的表情上,我还是同情一把吧,我露出同情的样子,想了想,小声道:“答题的时候要注意语句的通顺,注意一下节奏和美感,其他的无所谓!”

  说完之后,才想起来……这好像也是现在的“高考”发展的趋势,一篇篇美则美也,顺者顺也,但是字词都用来显示美了,还有多少字能用来描述“意”呢?唉……这游戏竟然又走入了古代八股的老套子,不过下次科举,能参加的人应该就比较多了吧!应该会有真正的专业人士来帮忙审核文章了,只是高考阅卷的专业人士够专业了吧……却都是把一些没有内涵的东西当成满分作文……曾经还对新概念作文抱有希望,但是那充满小资气息的文章,实在是很难引起俺的共鸣,谁让俺是那种满身土气洗都洗不掉的农村长大的孩子?

  腹鳞十七微微点头,表示听到了,然后又听数声锣响,考官吩咐我们落座,把考卷发了下来。

  “以东风为题,仄起仄收,作一七绝或五绝。”

  这是第一题。

  东风夜放花千树……第一个闪过脑海的就是这个句子……但是这是剽窃。

  那我改!

  惘忆东风飞纸鹞,夜来明月朝来潮,明月不知潮有信,西鹞带信到京兆。

  GOOD,开始写吧!这么容易解决完一个题目了!我下意识的抓笔,然后愣住……

  桌子上是笔墨纸砚,而我好像只擅长用钢笔写歪歪扭扭的字。

  用毛笔写字还没有什么,毕竟我五岁的时候,似乎用二爷爷的毛笔练过一阵子,至少有半个小时的样子(貌似当时已经一年级了,会乱写很多字……当然最复杂的还是自己的名字。)但是,墨汁要怎么办?

  天哪……难道……难道让我自己研墨吗?

  我左右看去,发现其他的考生们正慢慢的研磨着墨,一副享受加沉思的样子,似乎下一刻就要奋笔疾书。

  我……我不要研墨……谁来救我!

  看看前面的腹鳞十七,正颇为熟练的研磨着自己手里的墨棒,天哪,难道他提前特训了?

  师傅肯定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师傅就因为这个笑的像狐狸?

  肯定有一部分这个原因,但是师傅还没有那么的浅薄吧,为了这个就那样奸笑?

  抓起墨棒,加水在砚台,我咬牙,然后狠狠的戳了下去。

  “吱——”这……这墨棒怎么硬得像石头?而且声音好难听……牙都酸了,不过为什么好像只有我发出声音的样子?

  研磨了没几下,就有大半水溅了出来,黑黑的,似乎已经有些浓度了……我抓毛笔,写字,怎么好像淡的好像水一样?根本看不到嘛!看起来明明很黑了。

  腹鳞十七转过头来,以询问的眼神看着我,我的脸难得的红了,腹鳞十七以口形道:“不要急,慢慢来!”

  “好……慢慢来……”我呼气,然后吸气,憋足了劲儿,继续磨……为什么砚台里没有磨出来墨汁,却磨了自己一手的墨汁?莫非我的手是最极品的砚台?

  汗流了下来,下意识的抹了一把,然后发觉不对,对着清水照了一下,发现自己好像变成花脸了。

  抓起桌子上的纸开始拼命擦,然后突然想起来,这纸张好像是这次的试卷……

  我……我……我要哭啊!为什么我都没有书童?为什么要研墨,为什么科举的时候要用毛笔……

  “我可不可以出去洗脸?”我站起来发问。

  “不行,你不能离开考场!”

  “那我可不可以在这里洗?”

  “在这里?”几个考官面面相觑,道:“我们也不可以离开这里,但是这里又没有足够的水……”

  “这不是吗?”我抓起了桌子上的清水瓶,倒到了自己的面上,然后擦擦擦擦,水不够就丢一个坎卦进去,直到确认把自己的脸洗干净了,真是的,如果我这个样子出去,让姐姐,师傅和孟怒他们看到,还不丢死人了?

  腹鳞十七不知道是想笑还是想上前帮我洗,伸了几次手,却都又收回去,我胡乱的抹了几把,地面却已经满是水,又丢了一个坤卦在地上,把所有的东西都淹没不见了。

  “这个……还有没有卷纸?”反正这些人都是NPC,我怕什么?腹鳞十七如果敢笑我,看我不把他砍了,虽然他现在应该有五十级左右,比我高多了,但是我还是有信心打过他的。

  几个考官面面相觑半天,才把多余的一份卷子那过来,放在我桌子上,叮嘱道:“最后一份,没有多的了。”

  “那我可不可以不用这些东西啊……”我无奈的看着满桌子不肯配合的道具。

  “读书人连如何研墨都不知道,又怎么考取功名?”考官格外的严肃。

  我知道如何研墨啊,心正则身正,手正则力正,研墨据说还和修身养性有关系,和写字作画一样,都是很文雅的事情……

  但是我只是理论上知道啊。

  “如果你不用这些,要用什么?”考官很不理解。

  “紫毫,徽墨,玉砚!”我轻轻念道,然后三个小家伙立刻跃了出来,落在我面前的案上。

  装模作样的抓住了徽墨,我道:“我喜欢用自己带的墨……”

  “徽墨,紫毫……”这两样东西,可谓是文人眼中的至宝,价比黄金。

  装模作样的磨了几下,玉砚里就已经满是浓稠的墨汁,隐隐散发着香气,考生纷纷侧目,果然名不虚传,徽墨就是徽墨!看那色泽纯正,香气缭绕,果然是上等佳品啊!

  而那微微发紫的紫毫,却又让他们垂涎不已,我装模作样的抓住了紫毫,大手一挥,就见刚刚想好的诗流了出来:

  “风鹞

  惘忆东风飞纸鹞,

  夜来明月朝来潮,

  明月不知潮有信,

  西鹞带信到京兆。”

  “恩……”考官微微点头,我心道:“小样,别以为你点头就能骗过我了,我知道你根本不懂得我在写什么!这次的榜首,小哈我可是要定了哦!就等着西去的信鸽把我高中的消息带到京都天子面前去吧!”

  嘿嘿~看到他们还在苦思,我可是很有信心哦!

  这种东东,都是小菜嘛!

  接下来是对联……如果要严格考虑平仄的话,对联就有些麻烦了,不过现在楹联的规则放宽了好多。

  偶是山东人,山东说话好像根本就不分平仄吧,普通话和古代的平仄也有些差异的。

  “藏头露尾,横批乃楹联头尾。”

  这个……要考虑平仄,还要考虑藏头露尾,好麻烦呢。

  “起网坛新风,因谦而盛。

  点文学英豪,有容乃大。

  横批:起点盛大”

  (这个是当初起点征集新年对联的精简版,没考虑平仄,不过偶已经忘记了后来到底如何结果的了,好像盛大社么奖品都没给的样子。)

  写上就好了,对联不是偶强项,因为平仄好麻烦,还是看下个题目吧!至于对方懂不懂得“起点”和“盛大”是什么,我就不管了。

  写完楹联,抬起头,就看到腹鳞十七正在皱眉,这东东确实很麻烦呢,不管,看下面的东东!

  前面都是小题,后面的文题才只重点。

  “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文题只有一句话,这个……应该是论语里面的句子吧,让我做什么?写感想?翻译句子?配乐?扩展?改词?

  都说现在高考的作文非常开放,可以选择很多题材,但是竟然连古代科举的开放程度都比不上!

  恩恩,偶就先翻译句子,然后改词,然后写感想,然后配乐吧……

  在我眼前的似乎不是题目,而是好玩的游戏……

  那么选择什么题材呢?仿古体?仿乐府?骈俪?赋?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