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八:若分离是必然(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4890 2006.07.31 21:28

    (七夕了,可现在要分离了……)

  很多次逛商场的时候,我都希望能够看到小偷……因为从小到大,我虽然丢过几次东西,却从来没有看到过小偷这职业的人到底是怎么做的。

  其实,我似乎对什么都很好奇,当然……前提是这样的经历不要发生在我身上。

  事情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生,让人猝不及防,正当我晕乎乎得跟着孟怒慢慢走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声怒吼:“抓住他!”

  没有响警报,大概是怕惊扰了客人,一个保安从身边匆匆跑过去,从他肩头的对讲机里,能够听到有人道:“左边三号楼梯,他下楼去了!快追!”

  “小哈,你等这里,不要乱跑!”孟怒转身冲了出去。

  啊……我茫然得跟了上去,虽然没有响警报,可还有不少顾客骚动起来,有些胆小的当即就打算离开,而也有一部分人打算挤上去看看热闹,我就被两个这样的顾客推到了路边,然后我站了半晌,再次追了上去。

  “暂时封住出口,告诉顾客不要慌张!”又一个保安从我身边经过,从他的对讲机里传来这样的声音。

  商场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天井,可以让天光直接透下来,而我就趴在三楼服装专卖的栏杆上向下看,孟怒正向电梯冲过去,只是左边的电梯是逆行向上的,而且挤满了顾客,孟怒略一停留,脚在栏杆上一蹬,竟然直接从三楼跳了下去!

  天哪……孟怒你不要命了!

  商场的天花板比较高,这里的三层,就等于住宅楼的四楼了,从四楼高的地方跳下去……就算孟怒很厉害,也不可能完好无损。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顾客都大声惊呼起来,谁知道孟怒却一手扯住了悬挂在了三楼两边围栏上的巨型条幅,手中有光芒一闪,就把绳子割断,向下荡了过去……

  就算这样,也不可能不受伤,因为那绳子实在太长了,这样的高度,孟怒会以45度角直接撞到地面上!

  好像在看电影一般,疯狂得向上攀爬了几米,然后孟怒身体在空中猛旋,竟然把条幅和绳子缠在了自己的腰上,险而又险得在接触到地面前,把向下的冲力变成了水平方向的力量,眼看就要再次荡起来,孟怒猛然一松手,裹着绳子的身体在地上滚了两下,猎豹一般弹跳起来,向左边的门口冲去。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看到,到底哪个才是小偷,我只看到孟怒从后面追上,而守在门口的守卫,也向回包抄回来,似乎打算来个左右夹击,在门口得人群一阵混乱,孟怒高高的跃起,却又无奈的落下,然后向右方追去。

  “快!右边!”本来向左边狂跑的保安呼啦啦得向右边跑了过去,我总觉得……这些人似乎不怎么训练有素的样子,哪里能这样一窝蜂得上去呢?

  如果是在游戏里就好了……我下意识得抖动着自己的手指,似乎有无数的卦象从自己的手里向外狂射,而孟怒的身上就会射出耀眼的光芒……然后变的更敏捷,更厉害。

  我果然……是个没用的人,什么都帮不上。

  “小哈,快闪开!”一群人又从右边的楼梯上冲过来,可我还是不知道,到底哪个人是小偷,因为好多人在跑,在顾客和货架中拼命的穿插,这些人里只有一部分人穿着保安的制服,大多人都穿着便装。

  顾客里肯定有穿便装的警察和保安混杂,这点我可以肯定,可为什么小偷不在自己脑袋上挂个牌子,好让别人认出他来?

  “小哈,快闪开!”我还真是低估了别人的速度,以为别人跑起来都好像我一般,是蜗牛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一群人就已经向我冲了过来。

  我终于看到了理论上应该是小偷的人,那人看起来年龄不大,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他的手里拿的是……

  刀子?

  想躲闪,可对方已经挥着刀子向我冲了过来。

  “小哈!”孟怒惊叫,手中有银色的光芒一闪,射向了我身前的小偷,可那也晚了……

  我闭上了眼睛,心里竟然如同在数花瓣:“中,不中……中……不中……”

  难道我刚才的恶意想法,竟然真的成为了现实?我不要!

  周围突然静了下来,然后爆发出了欢呼声,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小偷整个人都倒翻了出去,而我自己的脚还没有收回来。

  天哪……难道……难道是我一脚把他踢飞了?

  莫非……我跟孟怒一起太久了,所以也变成暴力男了?

  天哪……我可是文质彬彬,鸿易士的小哈啊!

  孟怒扑上来,挡在我面前,然后几个保安把地上的小偷死死得按住。

  “还想跑吗?没门了!”有个保安拔出了一柄插在了小偷小腿上的刀子,然后把小偷拖走了。

  我认出了那柄小刀,刚才孟怒就是用这东西割断了绳子,也是把这东西当飞刀使了出来。而那把刀子,不过是我送给孟怒的一把折叠水果刀罢了……之所以送给孟怒,是因为我不会削橙子……而又偏偏喜欢吃橙子。

  孟怒则能恰到好处的把橙子的皮和肉全分开,号称全能削皮机。

  “你吓死我了!”收回了保安送过来的刀子,孟怒转身对我大吼一声:“你干什么不赶快躲起来。”

  我动了动嘴巴,却没有说什么,确实是我太好奇了点……不过我哪里知道自己会这么背啊!

  “不过刚才那一脚不错啊!”孟怒突然哈哈笑起来。

  喂,你干什么笑的那么嚣张啊,我不过是凑巧,凑巧好不好!

  “孟哥你们兄弟两个果然都是好功夫啊!”几个保安在旁边嘻嘻直笑,而此时震惊的顾客才爆发出一阵掌声,我知道这掌声大部分是为了孟怒刚才那惊人的表演而发出的,可我还是与有荣焉。

  “OH!MYGOD!CHINA功夫!”更夸张的是,竟然还有老外混杂其中……这里靠近俄罗斯,有外国人不奇怪,可这人说的是带有非洲口音的英语啊……

  OH,MYGOD!我也大叫一声,拉着孟怒赶快逃之夭夭……因为那在那边疯狂大叫的黑人老外,正是我们的外教老师……天哪,我可是欺负他不认识汉语,不能点名,把他所有的课全给逃了呀!

  想到自己竟然躲过了一劫,我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无奈。

  刚才脑袋里转过的念头,现在又冒了出来。

  如果我现在倒在血泊中,孟怒大概就不能这么快就离开了吧。

  “怒哥!有空就教我功夫吧!”几个保安上来和我们勾肩搭背,一个保安笑眯眯得道。

  “恐怕你没有机会了呢!,孟哥今天是来辞职的。”另外一个保安道。

  “啊……难道孟哥终于想通了,要去当武打明星吗?”保安们立刻起哄。

  “不是,是到其他地方去。”孟怒情绪显然也不怎么高,他摇头道:“你们几个赶快回去工作吧,看,老陆头在瞪你们了!”

  几个保安笑道:“今天咱们哥几个帮他挽回了几十万元的损失,他能怎么样我们?不怕……一会哥几个出去喝酒为孟哥饯行吧!”

  “好啊,怒哥带这位小弟一起去……”

  “你们几个,干什么呢?还不赶快回去干活!今天立功的可是孟怒,不是你们!”老陆头大吼,哥几个立刻一哄而散。

  “来,孟怒,今天多谢你了……本来是该给你加薪的,不过今天你都辞职了,我跟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用其他的奖励办法吧。”老陆头道,“来,这边,这边。”

  孟怒苦笑摇头,转身看向我,我也摇头……我并不希罕什么奖励,他们大概是给点现金奖励吧……

  若是平时,大概我早就扑上去,掐住老陆头的脖子,让他赶快把钱交出来……但是现在的我,实在没有兴致。

  其实,我不缺少钱,也用不到多少钱,等我想要钱的时候,自然会想办法赚。

  “你去吧……正好可以给你弟弟存点学费。”我回答道。

  孟怒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去了……他并不太看重钱,可他必须要给自己的弟弟留下一部分钱,才能放心的到军营里去。

  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我和孟怒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我并没有想到今天下午和晚上的课,现在我什么地方都不想去,还是孟怒提醒我说:“该去上课了,我陪你一起去上课。”

  孟怒大概和孟宪一样……对他们眼中那神圣的地方充满了向往,所以他有时会很小心得问我,可不可以跟我一起去上课。

  当大部分人都在拼命打瞌睡,或者干脆就趴桌子上睡觉的时候,孟怒却把腰杆挺得笔直,听着他大概完全没有听懂的东西。

  每当这时候,我总特别羞愧,因为孟怒总会问我他不了解的东西,而我则根本无法回答。

  看着灯光渐渐暗下来,而孟怒也收拾好了自己所有可以带走的东西,不过是一套换洗的衣服,一点零碎的杂物,就好像他来的时候一样……他走的时候,还什么也没有。

  “我走了,你也要搬出去了,所以我把该帮你收拾的东西都收拾好了,若是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就找吴情他们……我知道你反感他们,但很多时候,他们比大多数的人都可靠。”

  我点头,孟怒把明天我要带回学校的东西归拢好,大多是洗好的衣服,被褥,还有我那些零碎的文具,书籍。

  “这把小刀我就带着了。”孟怒把玩了一下我送他的那只小刀,“也算留个纪念吧!”

  恩……我鼻子有些酸,虽然还没有到离别的时候。

  “书包带我也帮你重新钉过了……别再砸到人。”

  孟怒,你糗我……

  这么糗的事情干什么都要拿出来说!

  如果……当初这书包带没有断掉的话,大概我永远也不会认识孟怒,也许孟怒也无法碰到任何一个好心人,最终落得残废的下场。

  也许……也许命运本就这么的奇怪……

  而我,竟然就是那个改变孟怒命运的好心人。

  而孟怒他也改变了我的命运,我这么想着,两人都看着那已经很破旧的书包,有些无语。

  “我想……我其实该再送你一只书包的。”孟怒突然道,“不过现在没有时间再买了……”

  你不会想把这书包也拿去当纪念吧!

  那你干脆把我也背回去当纪念好了!

  “那你把什么给我当纪念啊!”我问孟怒。

  孟怒窘住了……他什么也没有。

  “把你的大脑袋留下来当纪念吧!”我扑上去,狂敲几下孟怒,“我太讨厌你了,孟怒!太讨厌你了!”

  本来,和孟怒说好了,要到游戏里度过这最后一晚,因为游戏里时间慢嘛!我们还可以快快乐乐的多玩上几天,基本上又多出来了一大堆相聚的时间。

  没想到,我竟然就这么趴那里睡着了……

  当早上醒来的时候,我觉得,自己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孟怒!孟怒!”我大声喊,可孟怒却已经不见了,我跳起来,发现桌子上有一张纸条,但我根本来不及看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拼命跑了出去,孟怒他不在……任何房间里都没有。

  “孟怒!孟怒!”我大叫着,却没有人回应我……等我终于想起来纸条的时候,我抱着纸条,差点嚎啕大哭起来。

  因为上面写着:“小哈,我出去买早餐了,因为昨天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拿来做菜了……”

  孟怒……孟怒,我恨你!

  我在桌子前坐下来,等着孟怒回来,可是……孟怒再也没有回来,然后我发现茶几上,早点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孟怒他……已经走了。

  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当我慢慢冷静下来的时候,我想着。

  孟怒,他不过是给我时间,让我冷静下来……不要为他的事情而发狂。

  我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到桌子前,把键盘翻过来,键盘下面,果然压着一张纸条。

  纸条上只有几个字。

  “小哈……谢谢你,留下另外一个孟怒守护你。”

  孟怒还一如往昔得木讷,不会说话,就连留言都写这么少。

  在纸条上,还有一只微微发红的木头雕刻的小人儿,傻傻的样子,举着右手,在向我敬礼。

  “向小哈敬礼。”后面这么刻着,木人上还残留着木屑。

  那是孟怒在向我敬礼……我可以想像,当我熟睡的时候,孟怒站在我的床前,郑重得举起了手臂,向我敬了一个军礼。

  孟怒……他飞了,飞到属于自己的天空去了……

  我该高兴,我该高兴才是……

  我也该飞了……我也有自己的天空。

  我也该……

  长大了……

  泪水滴落在了木人上,然后渗透了纸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