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九:老白的任务(上)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754 2005.10.17 22:10

    “你来的正好。”师傅见我回来,站了起来,把手里的一张纸递给我,道:“最近几天的生意。”

  “我不是说……不接生意了吗?”我有些惊奇,师傅却笑了,他摇头道:“你先看下这任务,再说接不接。而且这个任务并不是这两天要做的。”

  我接过师傅递给我的那张纸,

  “建立帮派任务……”我猛然吸了一口气,说实话我还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来找我接这种任务,毕竟帮派的重要性在那里摆着呢,现在游戏里的帮派绝对不超过十个。

  第一个建立帮派的,就是兰心姐姐他们。而第二个,就是影希的大哥所组织的职业玩家团队。

  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如此,这两个帮派都建立在山东地区,山东确实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可以说是中国文化的发祥中心,现在的山东,也是发展非常快的,自然可以吸引很多人来。

  而前一段时间,兰心姐姐等人好像在帮助什么人组建帮派,不过显然不是眼下的这个任务,也就是说……这个不是关系户了?

  这份考虑到了很多情况而设计的申请表格,在面对这样的大生意时,却显得有些不足,所以很多事情都不怎么清楚。我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却依然有些事情不清楚,问师傅,师傅回答道:“我和他们约定了三天之后再谈,他们也答应了,具体的事情到时候再说。我建议你接下这个任务,毕竟是很好的磨练。当然,如果你真的要接下的话,现在就要开始准备了。”师傅又道,“毕竟建立帮派的任务,不是普通人可以接触到的,而若是你想要建立帮派,先历练一下也是好的。”

  三天……时间有些紧呢。而且……我能够完成吗?

  “师傅,我可以吗?”如果是帮忙的话,我可以放开手脚去做,就算失败了,也没有人会责怪我,因为这本来就是很难的任务。

  不过,如果我答应了这件事情,就要签订相关的协约,也就是说,如果我失败了,不但要面临责难,还要赔偿损失。

  “不冒险,怎么能有成长?不挑战极限,怎么能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再说你想一直帮人做小任务吗?那样你又能就成什么事业?”师傅疾言厉色,我有些委屈……我本来就没打算成就什么事业啊……师傅以前还很纵容我玩耍,最近却对我要求的非常严格。

  我曾经问过师傅,师傅说,本来我只是个快乐的鸿易士,只想自在的玩游戏,但是现在我已经做了家族的族长,又开始了自己的“事业”,就必须承担起来许多事情了。

  “这样对你以后走上社会也有好处。”师傅为我考虑的很多,“既然你决定做些事情,就要做好他,半途而废的人,最让人看不起。”

  我并不是容易受激的人,相反,我的逆反心理比普通人要强烈百倍,别人让我做什么,我偏偏不做什么,但是现在我却无法产生丝毫的逆反心理,因为师傅说的非常对……

  我确实应该长大了,应该担负起相应的责任了。

  游戏中失败的结果,相对来说还比较小一点,我还失败的起,如果现实中,一次失败,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你是师傅的徒弟,当然可以!”师傅说的很豪气,顿了顿,他笑道:“你可知道,鸿易士的师门任务其实是最难的,但是咱们是专业人士,所以对咱们鸿易士来说,那些任务并不难,但在别人眼中,说不定这任务比之帮派任务还难。帮派任务应该难不到你的。”

  “但是帮派任务是综合任务吧……并不只是五行八卦类的任务,至少还有各种机关类的学说,遇到机关我要怎么做?”我苦恼了,“我本来打算这三天拼命练级,然后升到四十级,好去转职副职业做机关师,但是……”

  既然接下了任务,就要准备很多的东西,如果不充分准备的话……

  我突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跳了起来,道:“奇怪……这样重大的事情,他们怎么会想起来拜托我们?我们虽然完成了不少小任务,但那些任务可都只是普通的任务,和帮派任务完全不可比啊!”

  他们怎么会信任我们呢?而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呢?

  “这个啊……”师傅笑的很古怪,“人家说是影希小姐介绍来的,说你是游戏里的第一鸿易士,所以希望你一定要帮忙……”

  影希……我差点没趴地上……影希怎么会介绍我给别人?而且她怎么会这么“夸奖”我?而且……第一鸿易士这样的话,我也只敢在心里想一想,从来没有敢公开说出来过。

  莫非她有什么阴谋,想让偶完不成任务,让偶出丑?说实话,不象。

  在我的理解里,影希的高傲已经达到了非人的程度,说不定连阴谋诡计都不屑为之呢。

  不过……女人心海底针啊,我可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已经了解了女人……小哈偶明明连女朋友都没有呢。

  莫非是偶长的太帅,影希迷上偶了?

  不过恐怕就算我貌比潘安,活似宋玉,都无法让她看上我一眼的。

  莫名其妙的乱想了一通,师傅却笑道:“你还乱想什么?还不赶快准备去!”

  “准备什么?”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好,师傅想了想,道:“现在时间已经很紧迫,说实话,机关术是一定要学的,所以练级的时间一定要缩短……恩……最近有一个不错的任务可以给你,完成这个任务之后,完全可以让你升五级左右。”

  “完成一个任务……可以升五级?”我晕倒,这是什么任务?我一定要去做!

  “其实也没有什么……”师傅笑的很“甜蜜”,“你下午去找白大人,就会明白了。”

  看着师傅“甜蜜”的笑容,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汗……师傅到底有什么阴谋?

  “不要太得意哦!这个任务,你还不知道能否完成呢!这可不是普通的任务那么简单!”师傅面孔一板,最近师傅变脸是越来越快了,莫非主脑终于解开了四川变脸的秘诀?

  诡异啊诡异!

  “呵……师傅,您不是说了嘛,我小哈是谁?是您的徒弟嘛!”

  师傅捋须微笑,边微笑还边叹气……

  “对了,师傅,老白是不是有一个女儿?”我想起来木匠大叔的话,如果木匠大叔要找的人确实是老白的话,我下午就跟他一起去好了!

  “怎么……喜欢上人家的女儿了?”师傅笑的古怪,我晕倒。

  不过,已经可以肯定老白有女儿了,而且太白城里姓白的大人物,好像只有老白一个人了。想起来老白还欠我一样东西呢,而且木匠大叔也要给老白送东西去,师傅也要我去找老白,怎么都是找老白?

  当个官儿,要那么忙吗?

  而且……我总觉得这事情有些怪异,师傅要给我什么任务呢?

  一个任务可以让我升五级?我以前做过不少任务,却从来没有一个任务这么厉害……而且如果可以这么快升级的话,为什么别人都没有做过?

  “小哈……”木匠大叔看着这巍峨豪华的门楼,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道:“真的……要进去吗?”

  “当然要进去!”我斜了一眼正对我怒目而视的卫兵,道:“既然已经到这里来了,为什么不进去?”

  在木匠大叔身后,有两个壮汉小心的抬着梳妆台,汗津津的跟在后面,似乎也要拔腿就跑。

  这高大的门楼,威风的警卫,对他们来说确实太过吓人了些,他们只是最普通的小平民,而这里却是太白城最高长官居住的地方。

  “来者何人?”见我拔腿就要进去,一个卫兵手中的长枪一横,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叫小哈,来拜见白大人,拜托这位大哥通传一声。”我也不生气,这些人满尽责的嘛,而且这些人不但是老白的护院,还是老铁的下属,怎么算都是熟人啊!

  “请回吧!我家大人不会见你们的!”和我的和颜悦色相比,卫兵的态度就算得上恶劣了。

  奇怪……为什么他们对我好像很看不顺眼的样子?我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上,没有错啊,穿的很合体啊。

  姐姐说我穿道袍不好看,非要帮我修改衣服,现在身上是一身青色的非道非儒的袍子,不过却是显得非常合适,师傅说我穿这一身拜访老白绝对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

  再看看木匠大叔和那两个壮汉,他们的长相都很憨厚,不象是坏人啊!

  难道是尾火?这家伙一身盔甲,确实很容易让人升起戒心。

  “小哈……这个……是不是我们穿的太……”木匠大叔直觉的以为是自己的错,他们几个已经把自己最好的衣服都穿上了,但是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面的乡下人,难道这些卫兵是看不起他们?

  我有些恼火了,皱眉道:“你不帮我传一下,怎么知道白大人不肯见我?我等好声好气的相求,你凭什么对我们如此粗鲁?”

  “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可操家伙赶你了!”士兵被我一说,反而腾得一声上了火:“你们这些家伙,自己没有本事,偏偏送礼送的勤快!你们回去吧!白大人不会收你们礼物,也不会见你们的!”

  我也火大了,平日里见到的NPC,对我都很好,今天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呵斥。一直默默的跟在我身边的尾火却腾得一声上了火,伸手抓住了卫兵,怒吼道:“你说什么?”

  “尾火!”虽然和老白有过交情,但是我毕竟是有求老白,所以还是隐忍为上,虽然我自己不怕,但是一旦惹怒了他们,恐怕木匠大叔的事情就要耽搁了,现在天酉村真的到了怪物横行的地步,确实要赶快清剿了。

  尾火愤愤的把手中的卫兵丢到一边,这么一来,其他的卫兵却都呼啦啦一声围了上来,长枪对着我,眼睛里都燃起了怒火。

  真是的,一出门就不顺,怎么会这样?

  “小哈……算了……”木匠大叔黯然摇头,道:“既然大人不愿意见我们,那么我们就回去吧……怪物的事情,我们自己来想办法。”

  “不行!”看木匠大叔要打退堂鼓,我连忙拉住他,对尾火道:“尾火,喊一下白大人,我不相信白大人听到你的声音,还不出来!”

  “好!”尾火怒瞪一眼那些卫兵,吸了一口气,大声道:“白大人,在下乃小哈少爷的扈从尾火,我家少爷有事求见!”

  卫兵面面相觑,他们可以拦住我们不让我们进去,却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在外面喊,因为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不准在勤政府外大声呐喊啊,虽然很少有人敢这么做。

  尾火大喊了三声,就听到勤政府内一阵喧哗,几个士兵慌忙后退到门边,跪地道:“大人!”

  “小哈!”老白见到我竟然很欣喜,他呵呵笑道:“我估摸着你就该来了,赶快里边请,里边请!”

  “哼!”我抬起脑袋,道:“白大人是堂堂太白城的勤政大人,怎么看得起小哈我?我可没那胆量敢让勤政大人请我!”

  还没说完,脑袋上已经被人敲了一记,我气道:“你竟然敲我脑袋!我……我……我……”

  我却不知道怎么办好,老白毕竟是个中年人,难道我也要敲他脑袋还过来吗?

  “还不赶快进来?在外面让人看笑话吗?”老白拉起我,转身走进去,木匠大叔呆呆的看着,这次那些士兵们可热情多了,连忙上去把木匠大叔和两个壮汉请进门来,木匠大叔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差点连怎么走路都忘记了。

  “你这是唱的哪一出?难道你来我这里还要带礼物吗?”见我身后还跟着几个脚夫模样的人,抬着一个用大红绸子包裹着的方形物品,老白却疑惑了。

  “哼,我带了礼物都不让进,不带礼物更进不来了!”我哼声道。

  “哈哈……”老白哈哈大笑道:“小哈你这话说反了哦!如果你不带礼物来拜访我,卫兵绝对不会为难你的,反而是你带了礼物,所以让卫兵误会了吧!”

  这个……怎么说?

  “小哈好像不是为了秋试而来……奇怪……莫非小哈还有其他事情找我不成?”老白也终于发现了不同,他疑惑的看着我:“难道鸿长公没有告诉小哈吗?”鸿长公是别人对师傅的尊称,我也是近日才知道的。

  “我来这里,确实是师傅让我来的,不过师傅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但是在这之前,我有一件事情要求老白。”我扯过局促不安的木匠大叔,让他把事情说个清楚,木匠大叔磕磕巴巴的说了起来,虽然说的有些颠三倒四的,但是老白还是听明白了,他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即刻派人处理,不过这样只能解一时之困,日后要如何处理呢……”老白又开始伤脑筋了。

  “大人……这个……小哈公子已经帮小人出了主意……”

  “哦?说来听一听?”老白看我一眼,好像在说:“没想到你小子还能帮人解决问题?我还以为你只会惹麻烦呢!”

  木匠大叔看看我,再看看老白,还是磕磕巴巴得说了出来,老白听后连连点头,道:“小哈的主意不错,但是执行方面却必须要仔细从事,奖励不用太丰富,却也不能太简单……恩,我派个人帮忙主持一下吧。”

  木匠大叔连连说谢谢大人谢谢大人,老白摆手道:“我和小哈是忘年之交,你既然是小哈的朋友,自然也就是我白某人的朋友,不必如此,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

  说完,老白又转身对我道:“我说你怎么会带礼物来看我,原来是别人的礼物啊!也是,你这小子不敲诈我东西就好了,哪里会带礼物了?”

  我无语,我就那么不堪吗?

  不过,刚才老白说秋试?难道师傅让我来是为了这个?

  我把自己的疑惑问出来:“刚才老白你说秋试?”

  “这就是鸿长公让小哈你来找我的原因了。”老白哈哈笑道:“再过几日就是秋试了,太白城的秀才们正准备赶赴省城赶考,不过我手里却还有三个空白的名额,可以推荐三个未参加院试的学子前往省城,如果小哈你有意的话,我可以给你留一个名额。这也是我吩咐卫兵不让送礼者进入的原因,这几日我家的门槛都快被那些纨绔子弟给踏破了!老白我可是穷官,换门槛的钱都没有呢!”

  “还穷官!”我撇嘴,“我看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吧!看你这雕镂画院,红柱朱阁,还算得上穷吗?”

  老白也不生气,反而叹息道:“我这院子是前任留下来的,却也没怎么修葺,莫非小哈真的以为老哥哥我是那种贪官污吏吗?”

  “对了,听说你有一个女儿?”

  “怎么……你小子莫非有非分之想?小女才十四岁,可不想现在就嫁人……不过你如果能考中乡试三甲,我也可以考虑啦!小子,叫声岳父来听一听!”

  我怒!看看四周没有卫兵,上去对老白一阵拳打脚踢,说起来老白的女儿才十四岁,自己也不过是三十三四的年龄,虽然在古代已经算中年,但是在我眼里,这家伙不过是个大哥级的人物罢了,便也没有太多的忌讳。

  “说真的……如果你现在改口叫叔叔的话,我可以帮你多创造接近我女儿的机会哦!”

  有这样的父亲吗?真为他女儿感到悲哀。

  “说真的啦!”我气呼呼得道:“谁要你的女儿,喏,那是木匠大叔送你女儿的梳妆台。”

  木匠大叔连忙解开了红绸,让老白过目,老白苦笑道:“别说你是小哈的朋友,就算不是,我也不可以收你的礼物啊……这……”

  “你怕什么!又不是贿赂你,朋友送东西也不要吗?再说又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侄女的……”

  “侄女……”尾火扑哧一声笑出来。我瞪他一眼,却发现所有人都好像在忍笑的样子。

  我转过身,就发现一个素衣的少女正站在月门后,静静的看着我们。

  这个人,就是老白的女儿?

  我有些后悔了呢……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典雅的女孩,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古典的美丽,虽然只有薄薄的粉黛,却充满了大家闺秀的贵气,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眉目间却好像比我还成熟,古时的十四岁,就已经可以嫁人了呢!

  大概是听到了刚才父亲开的玩笑,女孩面上有些红,老白难得的也面红起来,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其实……我也满尴尬的,刚刚说要当这女生的叔叔?

  我的天哪……看起来我好像比她幼稚多了。

  “老白……”我在老白耳边说了几句,免去了老白的尴尬,自然也免了我的尴尬。老白叫来了一个丫鬟,滴了滴血给木匠大叔,木妇人立刻开始了表演。

  “这是巧夺天工啊……”老白的表情有些迷乱,然后他叹息道:“有如此技艺,又怎么会穷困如斯?不如我……”

  “不准抢我的生意……我已经决定独家代理了!”我卡住老白的脖子,恶狠狠得道。

  老白看看木匠大叔,恍然大悟,笑道:“你小子还满有经济头脑嘛!不过你就不怕得罪我,不给你这个机会吗?”

  我怕你啊!如果你不给我这个机会……我就……我就……

  我就怎么办?说起来,我还真没有啥能力把老白怎么样呢。

  不过……等我做了状元,看我怎么整你……

  但是会试和殿试都要来年了……好遥远啊……而且考中了状元,说不定会被派去当个修文小吏呢……

  不管……我一定要考中解元!

  但是……真的要混迹官场吗?

  中了解元,就算得上是小官了……

  而师傅说的任务……难道就是让我考入三甲,甚至成为解元?

  怪不得会给我5级的经验……怪不得没有人完成过这个任务……

  现在绝大部分玩家都还在童生变秀才那一关苦苦挣扎呢。

  也就是说,如果我真的参加科举的话,我的敌人会是NPC……

  呵,和NPC比诗文吗?有意思。

  和别人比,我还真没啥信心,但是和NPC嘛,哈哈……我还没怕过谁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