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初战(上)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752 2006.05.13 20:58

    虽然海选要交上不菲的报名费,使得很多人并没有报名,而海选也刷下了一部分人,但剩下的人还是比我预料中的要多的多。

  所以,在海选之后,不得不进行第二次海选,师傅说,干脆把传说中的“武举”戏份做足吧,于是开始了文韬武略的考核。

  给每个人发下一份试卷,然后限时测验,比之文举更轰动,有人戏称说,这是一次没有年龄,没有性别,也没有高下之分的全民高考,虽然说起来很有意思,但是我们……这个发愁啊!

  师傅,您怎么出这样的主意啊!

  我,老药,孟怒三人都不怎么担心自己,因为我们编出来不错的答案还不是问题,罗木大概也还能凑合,毕竟被我和幽云小姐双重熏陶,怎么着肚子里也有点墨水了。

  但是尾火和翼火这两个小家伙,却让我们一直苦着脸。

  “好吧,不得不用这一招了。”我不得不豁出去,提前拿出了为了应付“军事对战”而研究出的作弊手段。

  进入考场的时候,我又抓了一只毛笔做宠物,而把一贯跟着我的紫毫借给了尾火,而星君则通过“火翼”操纵一管毛笔,帮翼火“战斗”。

  我和尾火的关系特殊,可以赋予尾火宠物,所以尾火只是携带自己的宠物进场,不会被判为作弊,而我依然可以远程操纵。

  而火翼虽然是翼火力量的分身,也算是翼火现在的宠物,却可以被星君所操纵,正好钻到了规定的空子,当我们央求星君帮我们作弊的时候,星君的面色真是好玩……好像我教他的儿子去杀人一般……真是的,本来尾火就不是什么好人啊……你干吗恶狠狠的瞪着我,我是你师弟哎~

  好不容易作弊成功,想两份完全不同的答案想得我脑袋都痛了,结果……却被师傅拉去审试卷……

  拜托,早说要我们审啊,我就不用这么辛苦的想答案了,直接判定他为满分不就好了?

  “我看你们商量如何作弊商量的兴高采烈的,所以没有忍心打扰你们啊!”师傅竟然如是说。

  真是的,臭师傅,都会挖苦人了,我去找师娘……师娘最疼我了。

  嘿……师傅,您怎么老摸膝盖啊,嘿嘿……怕了吧~

  其实这次审试卷完全没有上次的辛苦,因为试卷大多都是师傅审的,“进化”后的师傅,竟然可以以惊人的速度来判这样的试卷,这让我吃惊不已,也再次确信,师傅确实成功了。

  而我们只是打打下手而已,帮师傅递试卷就累的腰酸背疼了。

  不过我也并非什么有意义的事情都没有做的。

  “小哈……看你对着那试卷发半天呆了,是谁的试卷?”师傅某次抬起头来的时候,惊讶的问我。

  “儒雅风liu。”我翻找着手中的试卷,懒洋洋的回答。

  “不准公报私仇!”师傅敲我脑袋,“哇呀,怪不得这些人的试卷都不见了,原来都在这里啊,星光……你不是和残安化敌为友了吗?还有猎麟,还有……还有逆鳞,你不会想把这些人都判零分吧,那你就不用武举了,直接第一名胜出好了!”

  “哪能啊!这些人若是不参加武举,我这次参加武举,就没有意义了,所以……师傅,你一定要让这些人参加……”

  “还有这个人!”孟怒不动声色的丢过来一张纸。

  上面写着“叼剑”两个字。

  可怜的叼剑,被孟怒盯上了……

  孟怒听我说过和叼剑之间发生的事情,他一直很讨厌这个家伙。

  而我,其实也很想合法的,把他狠狠的揍上一顿。

  武举个人对战的规则很简单,先是分组,然后分组内进行一对一的淘汰赛,胜出则晋级,失败则被分到失败组里,再重新进行一对一的选拔,也就是说每组可以选出三分之二的人。然后这些胜出者再分组,直到选出十六强,十六强分四组,每组内成员两两对战,三局两胜者晋级,失败者永远失去机会,直到决出真正的第一名。

  但这样的第一名,也并非解元,具体成绩,还要看“军事对战”后的结果。

  这样的过程,虽然看起来很麻烦,但是游戏中的战斗,大多都是在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就已经决出了胜负了。

  师傅说,在进行游戏之后,从一开始就参加游戏的玩家,互动度普遍有所提高,平均值已经由起初的十点提升到了十点三左右,这就是说,玩这个游戏,其实是可以提升自己的反应能力的。

  而师傅又说,我并不见得是提升最快的一个,肯定有更多的高手混杂在人群里,让我小心。

  因为,无论是哪个门派,哪个职业,互动度高了,都绝对比互动度低的人厉害很多。

  我虚心受教,其实在要打架的时候,我总是很不自信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打过架。

  而主脑,似乎也在欺负我……

  不知道是否故意,最初的战斗双方实力的差距都很明显……比如我,第一场战斗,遇到了一个六十多级的战士……

  实力的差距……很明显,因为我现在也不过是四十九级而已,死活没有练到五十级,而我见过的级别最高的人是逆鳞,现在八十二级……

  更何况擂台很狭小,只有十多米见方,根本就不够躲闪。

  在这样的环境下,比道士高上十多级的战士,如果不能在一分钟内解决掉道士,恐怕这战士就是靠人带起来的超级垃圾……

  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他可以在一分钟内,把我秒掉。

  虽然我也是被人带起来的,55555555,但是我不想承认自己是比垃圾还垃圾的家伙啊……

  难道,第一场我就要挂在这里吗?我不干!

  不行,我一定要展现自己超强的实力!

  上台的时候,我脑袋上顶的昵称是“花脸少爷”,在自己面上戴了个很花的面具上台。

  并不是我想现在就戴面具,而是这面具恰好占用了我一直没有使用过的头部饰品的空缺,可以为我提供从头顶到脖子的超强防御,孟怒说,如果我和战士对战的话,还是戴上面具比较安全点,不然会被人照着脑袋劈成两半,就好像西瓜。

  “运气真好啊!竟然遇到一个道士!”对方一看到我,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我怒!

  我哭啊,为什么道士在擂台上会被人鄙视,有胆你给道士三十米距离……

  三十米的距离,足够一般的道士把一个战士轻易的轰杀了。

  不过,我比一般的道士要可怜,我需要一百米距离才有可能完全发挥实力,谁让我是鸿易士……

  我并没有反驳,被人误认为是道士,就冒充道士吧,免得输了丢人……

  怎么,你说我的战术?

  我是想出来了好多的战术啦,但是那都是对付熟人的无赖招式,比如对付逆鳞的挖苦招式,对付兰心姐姐的感情攻势,对付腹鳞十七的师傅攻势……对付实力差距这样大的陌生人,我心里真的没有底啦!

  而且,我的战术一般是要保密的,若是被人看到了,就不能使用第二次了。

  我很紧张的走上了台,在台子一角的白圈处可怜兮兮的蹲下,无奈的看着眼前的战士,他个子不怎么高,也很瘦小,现实中遇到这样的人,我一个可以打两个……前提是我胆子够大的话,呜,从来没有打过架……但是在这里,我会被人蹂躏哎……

  孟怒和尾火则在旁边紧张的咬耳朵,考试文韬武略的情况被反过来了,他们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而是一直在担心我……谁让我足够固执,无论如何熏陶,都无法熏陶成高手啦~

  “不怕,不怕……”我为自己打气,“我有两个超级顾问呢……”

  “小哈……”两人咬了半天的耳朵,然后尾火突然说了些什么,孟怒连连点头,立刻,尾火跑到了擂台下面,在我耳边说:“小哈,别担心,把他当成我!”

  “把他当成你?”我愣了一下,然后眼前一亮!

  是哦~我整日和尾火打架,原来我还是很有和战士战斗的经验的!

  “大家可以看出来,今天的两位考生实力差距比较大,相信很快就可以分出胜负来……”没想到那该死的裁判竟然还兼任解说员,对着下面开始滔滔不绝,“我想大家一定很希望能够看到一场精彩的比赛,但是实力相差太大的话,比赛很容易变的无趣……不知道这位战士大人面对这位比自己低上十多级的道士大人时,是什么样的感觉?请问这位战士大人,您是什么门派的?”

  “我是坤剑门的,我们门派出招速度虽然慢,但是每一招都拥有绝大的力量,可以轻易的震退最强大的怪物甚至BOSS,要知道,我们坤剑门有很多有名的高手,而我……”

  我晕倒,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胜利者啦!还滔滔不绝啦……只要有我在,就不会有人欣赏你的口才的……呜,这是辩论大会多好……效仿高手“说剑”也好啊。

  “到底开不开始啦!赶快啊!”这么多话,不知道我烦啊……

  “好,这就开始,请两位回到自己的位置……预备,三,二,一……开始!”

  一般来说,道士面对战士时,会先召唤出自己的主力宠物来顶住战士,然后准备杀伤性比较大的法术,而这样的法术,则需要比较长的准备时间,或者一些先决条件。

  而这段时间里,战士也会召唤出自己的主力宠物,顶住道士的主力宠物,然后自己冲上来,为了赢得足够的时间,这时候的道士不得不召唤二号宠物……然后战士召唤二号宠物,同时道士准备的第一个法术差不多可以使用了,会对战士造成不小但绝对不足以致命的伤害,下一瞬间道士若能够召唤出第三个宠物,而战士没有,则道士有可能胜利,而若道士已经没有宠物了,则战士会冲上前,秒杀掉道士……战士想杀道士很容易,只要对脖子砍上一剑就足够了,因为擂台战不比野战,擂台上不能到处跑的,道士无处可躲。

  但是……这样的战术,我不怕。

  因为有几种道士是不怕战士的,第一种当然是飞剑道,虽然练级很慢,但是PK真的很强。第二种是拥有封锁技能的道士……封锁技能发动很快,可以把战士锁住八秒到几分钟时间,而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发动一个大型的道术对战士造成比较强大的伤害了,甚至可以直接干掉战士,战士都还没有动上一个指头。

  虽然我不是道士,但是我自认自己的封锁技能,虽然不能用来封锁BOSS,但对付一个普通的小战士,还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在裁判喊了开始的那一瞬间,我的艮卦石笋术和巽卦藤萝术已经发出去了,这就是组合技能,艮巽“十面埋伏”,虽然还不是完整的六十四卦技能,但是师傅说,在我学习六十四卦之前,最好先把这样的普通组合练习熟悉了。

  对方显然很熟悉道士和战士PK时的战斗方式,当然,是普通的方式……他竟然在第一时间召唤宠物,而这么一瞬间,就足够我发动好多的技能了。

  很不幸的,虽然我的技能攻击力不强,但是发动速度还真不是普通的变态,因为我只要动一动手指,就可以发出所有的技能,而我动手指的速度……不过比孟怒略微慢上一筹而已。

  而且,我十三点二的互动度,虽然远远不如孟怒和尾火,但怎么也比眼前的战士要高一些吧……

  按照我和尾火战斗的程序,我应该先把他封结实了,再对他使用其他的杀伤性技能,比如“缺一补一”,但是他竟然失误,那我就先补上吧!

  五行技能瞬间发动,缺一补一的技能想要把人气血吸干,需要大约一分钟的时间,我只要把他封住一分钟就够了。

  而对此,我绝对有信心……就算尾火,只要被我封锁住,也别想在一分钟内挣脱我的封锁技能!

  整日跟一群BT的家伙呆一起,害我总是对自己缺乏信心,但是,我其实应该很厉害的。

  虽然……是在为自己催眠,我现在却绝对坚信这一点!

  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尾火一样,可以打破我的封锁技能,或者像孟怒一样,在我出手之前,就把手放在了我的脖子上!

  “十面埋伏”之后,是“坎卦冰封术”和“兑卦涌泉术”结合,就是坎兑结合技能——“冰如泉涌”,细碎的冰珠从地面的裂缝中疯狂喷出,射向了被“十面埋伏”和“缺一补一”命中的可怜战士,可怜的战士瞬间被无数的冰片击中,冻成了一根巨大的冰棍。

  人肉冰淇淋啊,肯定不好吃……

  若是往日,这时候尾火就已经破冰而出了,可惜的是……我眼前的可怜战士,只能凄惨的被冻在里面,完全无法动弹。

  一根手指也不能!

  原来,事情比我想像中要简单很多啊。

  手指下意识的开始使用艮卦一柱擎天,把可怜的战士连同封锁他的那一大砣冰块整个顶到半空中,毕竟和尾火打架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流程。

  然后,我在石柱的底部使用了兑卦,整个柱子如同被什么东西砍过一般,由根部下凹,然后倾斜,倒塌……

  “树倒了!”我真想这么叫一叫,不过这次叫的是尾火,他的大嗓门这么一喊,旁边的人纷纷闪避,然后那一大砣冰块在地面上摔的四分五裂,连同里面的战士……

  其实,在他摔碎前,就已经输掉了,因为他被摔到了擂台外面。

  可怜的战士化为白光射到台上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在比赛中死亡不受死亡惩罚,不然这家伙就只有在酆都苦闷,好久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果然……是实力很悬殊的差距……”裁判在判定我胜利之后,继续兼任解说员:“在道士大人轻松胜利之后,我想问问这位坤剑门的战士大人,作为失败者,在和这位封锁系的道士大人失利之后,您心里有什么感想?您可有什么疑惑吗?”

  我晕倒,这家伙还真能说啊,说的好像自己是未卜先知一样……

  不过,哪里有采访失败者的?圆谎也不是这样圆的啊……

  “你……你是封锁系的道士?”那战士却愣愣的看着我,“不会吧……那你一开始还装可怜?你这人太可恶了!你……你……”

  什么啊……我哪里有装可怜?我本来就很可怜好不好……

  “拜拜咯~喏,那边那个失败者,就是你下次的对手了……下次再见拉!”我指指附近台上的失败者,道,然后转身跳下台去。

  我可不想再在台上呆下去,享受众人目瞪口呆的目光,形式大逆转,也逆转的太快了吧!

  或者说……根本就和他们想像的完全不同,所以现在一个个还合不上下巴呢。

  “好了!胜利了呀!尾火你真厉害!”我跳上去,抱住尾火大喊大叫,“这主意真好啊,我只要把他当成你,一点也不怕了,所有的技能就顺顺当当的使用出来了……哇卡卡卡~”

  “那当然了,那当然了,小哈本来就很暴力啊,不过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我晕倒,你在说什么啊,好难听!我打死你!

  “你掩饰也没有用啦,我们都太了解你啦!你这个暴力的家伙,只要疯狂的使用技能,什么人也别想接近你的……”

  还说!还说!我真打死你哦!藤萝,冰封,一柱擎天,你去死吧!

  哎耶?竟然挣脱了!尾火,果然还是你比较厉害……

  “不论对手是战士还是道士,你都可以用这一招,在遇到真正的高手之前,都没有什么问题的。”孟怒对我说。

  “那么……这就是万金油战术了?我讨厌万金油……”我无奈耸肩,用万金油战术,会显得我很没有水平哎……

  “对付没有水平的敌人,当然要用没有水平的战术了……”孟怒敲一下我的脑袋,“用苦心想出来的战术对付垃圾敌人,有什么乐趣?”

  也是啊……

  “好了,你先在这里等着,下一场就快要开始了,我去解决我的战斗,恩……也应该要开始了……”孟怒一晃身就消失了。

  “啊,我们也去……等等我啊……”我还没说完,孟怒已经消失掉了。

  “我来帮你转播……”尾火把自己的天火同人戟向地面一插,然后站到了上面,手搭凉棚,摇摇晃晃的看着远方。

  “孟怒到了……恩,在和裁判说话……好,上台了,裁判挥手说开始……孟怒动了……好了,孟怒回来了……”

  “孟怒动了?动了就回来了?赢了吗?”我拼命眨眼睛。

  “是啊,赢了……”尾火跳下来,收起了天火同人戟道。

  我晕倒啊……这样就赢了?我突然觉得自己赢得好没水平啊……

  “孟怒……怎么动的?”我好好奇啊……

  “恩……我想想……好像是……七手八脚吧。”尾火道。

  晕倒……一瞬间,七手八脚,对方……一定很凄惨吧,被孟怒“动”上七手八脚……这人好可怜哦……

  “对方怎么样?”我问。

  “那家伙,大概动也动不了了吧。”回答我的是孟怒,他看看四周,“没有错过什么吧!”

  “我刚才喘的气还没有呼出去,你就回来了……”我无言,彻底无言。

  “好了,你的也该开始了,你先去吧,这里我看着。”孟怒拍一拍尾火,道:“快去快回。”

  “我也去!我也去!”这次我一定要跟去看啦!

  “那一起去吧!”尾火高兴的拽着我狂跑,我觉得自己都快飘起来了……

  然后我只觉得,自己猛然停住,然后被尾火丢下,脑袋还晕乎乎的,耳边只听到尾火大吼一声,然后我被人再次拉起来,清醒过来的时候……

  我发现自己就在我的擂台下面,根本没有离开过。

  “怎么样,我帅吧,一下就把他劈成两半了!”

  我晕倒……

  我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啊。

  看来……我还是互动度不足,严重不足……我一定要锻炼自己的反应能力!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