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孟怒的另一面(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4344 2005.09.25 10:17

    (忍无可忍,小哈一直都很温和,就算在书评区里骂我都无所谓,但是现在有人怀疑我身为男人的魄力了。以后书评区出现的我看了会很郁闷的书评,我保留删除的权力。以后不再解释什么,爱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就以什么样的心态看吧,真是不了解你们啊……什么都要以下半shen思考吗?我今年十九岁,不了解什么叫BL,也不知道什么叫爱情,我的书里不会出现BL,也不会出现太完美的爱情,删贴勿怪,谢谢合作。)

  (“通知:近日有一名犯罪嫌疑人在我校落网,该犯罪嫌疑人曾多次在我校实施抢劫,诈骗,请在***4年5月到前日曾经被抢劫或者诈骗的同学到校保卫处报名……该嫌疑犯冒充某刘姓领导的儿子(校长姓刘),蓝色头发,一脚微瘸,于**日**日**日多次诈骗抢劫……”

  小哈的学校校广播如是说。

  而小哈夏天带小琪琪跑出去吃炒冰的时候,发现一大堆警察小跑着从我们身边经过,去追小偷了……然后又垂头丧气的小跑着回来……)

  最近孟怒对我们所住的地方进行了一番安全评估,因为整个小区内并不只有我们这座旧房子,还有其他一些半新不旧的楼房,所以门口还有保安在工作,而我们楼房门口的摄像头还在工作,应该不会有什么人会大白天跑到这里来入室行窃。

  但是晚上却就不一定了。

  虽然孟怒是最称职的保镖,但是孟怒毕竟只有一个人,而我晚上也是有课的。

  尽管我胆小如鼠,却也不会胆小到自己走夜路都要害怕的地步,但是孟怒显然不这么想。

  在孟怒眼里,我大概只有三岁半吧,而且是超级幼稚的那种,上天知道,我可是已经能养活自己的人了。

  就好像尾火形容我的,吃东西都能撑死的那种,而孟怒对我的轻信也无可奈何。

  明明本身没有什么自保能力,偏偏还敢随便在大街上拣人回来。

  又不是阿猫阿狗,是活生生的人啊,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不就是人吗?

  最近老是有传言,说什么什么人被抢劫了,什么什么人被强*了,虽然我身上没钱,也不怕强*,甚至还幻想着有MM跑出来大叫拦路,劫色呢……

  所以,孟怒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终于决定把我送到教室去……

  我很无奈啊,都这么大了,还被人当小孩子看待,似乎走两步都要被人拐骗走一样……

  以前孟怒晚上从来不离开家里,因为他怕有小偷进来偷我的东西。

  但是在我的生命安全和我的财产安全之间,孟怒还是理智的选择了前者。

  当然,理智只是孟怒自己的说法,我可不认为孟怒的做法有什么理智的地方,抢劫我最多抢走几十块钱,如果有人把我的电脑偷走了,我拿什么活?

  可惜的是,孟怒和我一样很固执,坚决不肯改变自己的看法,在和孟怒大吵一架之后,我气鼓鼓的走在了去教室的路上,孟怒则笑眯眯的背着我的书包跟在后面。

  现在的孟怒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装,我总不可能总让孟怒穿着我的迷彩服吧。而这身运动装是孟怒在我的大力规劝下,自己跑去买的,虽然不是名牌,但是穿上却很合身,很精神,更显得孟怒器宇轩昂。

  这也让我很郁闷……如果孟怒是白马王子,那么我只能做黑猪王子了。

  气死……怎么又不自觉的把孟怒形容得这么真实?真后悔当初不把孟怒丑化丑化再丑化,现在都没有人喜欢我了。

  我一定要快点把孟怒赶跑,或者用毒苹果毒死,不然岂非小MM的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身上?

  不过……昧良心做事,会被天打雷劈的……好怕怕~

  然后,我就发现了非常有趣的事情……呀哦~一群警察对我狂冲过来~一边冲一边大叫:“站住!”

  不对,好像不是在对我冲来,他们一边跑一边大叫:“小偷,强盗!”什么的。

  “小心!”孟怒猛得一扯我的肩膀,同一时间,我的胸口被人猛得推了一把,我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还好孟怒扶住了我。

  然后,有一个黑色的影子风一般的从我身边飞奔过去。好快的速度,可以跑百米了吧!

  “好题材啊,好题材!”我知道此时自己的眼睛一定在拼命发光,追小偷咱是别想了,等咱跑到小偷现在的位置,小偷都跑去月球了。但是这可是免费送上门的好题材啊,警察抓小偷,难得一见呢!都是看到警察和小偷一起喝酒吃饭说。

  “你呆呆的站着做什么呢!”孟怒对我大吼,“你没看到他手里拿着刀子吗?”

  有吗?黑漆漆的哪里看的清楚?我无辜的摇头,孟怒气得要死,他怒道:“这该死的东西,小哈你别乱跑!”

  他转身狂奔,如果刚才那人好像风一般,那么孟怒就好像电光一般,我只看到黑色的影子一闪,再闪,就出现在了已经没啥力气再追的警察身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轻功八步赶蝉?好题材啊好题材!

  “站住!”孟怒的声音比所有警察合起来还大一倍,他猛得把手中的东西丢了出去,砸在了小偷的背上……

  啊哦……那好像是我的书包吧。真是人不可冒相,我那用了快五年的书包,竟然可以做抓贼的工具啊!厉害!

  我拼命睁大眼睛,想看看孟怒接下来做了些什么,但是无论我怎么看,都只看到孟怒的身子好像晃了几晃,然后小偷就躺在地上,好像豆虫一般蠕动了几下,发出凄惨的号叫声,几个警察扑上去按住了他,要把他提起来。

  我赶快跑过去,这事情不可不看啊!好题材,好题材!

  孟怒拣起了我的书包,再次背在了背上,走到我身边,警察三下两下给小偷拷上手铐,却发现无论怎么拉,小偷都站不起来了。

  一个警察走过来,敬礼道:“谢谢您的帮助,我代表***全体干警感谢您,但是您刚才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他……”

  “没什么……只是卸脱了他的几个关节而已。”孟怒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几个警察却差点连下巴都掉地上,眼镜更是碎了一地。

  “咱们走吧,不然要上课了。”孟怒微笑,转身拉着我要走,那警察却讪笑道:“这个……卸脱了的关节,能不能帮忙弄上?这个……”

  他大概也从来没有见过孟怒这样的人,关节是说卸就可以卸掉的吗?

  孟怒想了想,道:“好吧……不过很容易就能接上的,你们警察局里没有懂得的吗?”

  孟怒随便摆弄了几下,犯人发出几声惨号,然后手脚恢复了活动能力。

  我真是很怀疑,只有一只手可以用的孟怒,是怎么接上他的关节的?

  “走吧,走吧!”看警察还要说什么,孟怒连忙拉着我转身就跑。

  “不是告诉你不要乱跑了吗?”孟怒好像很生气。

  “我过来看看,这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吧!”

  “哼,你难道不怕那强盗记下来你的样子,跑来报复你吗?”孟怒在我脑袋上敲一下,不过这次下手轻多了,我张口结舌,我还真没想到这个呢。

  如果他以后要报复我,我该怎么办?

  不过……他应该没有注意到我吧,我安慰自己。

  孟怒叹息一声,摇摇头,我伸伸舌头,看来自己真的是太不小心了。

  怪不得孟怒会担心我。

  虽然我懂得很多孟怒不懂得的东西,但似乎孟怒对这个世界比我看得更清楚,而我,却是对一切都保有美好的目光的大学生一个。

  轻轻的揉揉胸口,刚才那人推的还真大劲,现在竟然有些隐隐的疼了起来,不过孟怒把他的关节卸脱了,算不算已经报仇了?

  “卸脱关节会很痛吗?”我问孟怒,孟怒想了想,道:“如果手法比较好,再配合相关穴位的话,可以让关节有大约五分钟的麻木时间,基本上感觉不到疼痛,不过……我刚才用的可是最强硬的手段,我现在只有一只手可以用,不可能用太好的手法的。”

  呀,这么说一定很痛了?报仇了!高兴!

  怪不得那家伙叫得那么凄惨。

  不过……想想又后怕起来,如果我早上不肯吃饭转身就跑,然后孟怒对我的腿咔嚓咔嚓两下……我就只能拖着断腿乖乖的吃完早饭再去上课了。

  好危险的未来!我不要!

  不行……我回去要翻翻资料,要找毒苹果的制造方法……

  “对了,你如果对人体这么了解的话,那应该也会自己接骨头啊!”我想起当初孟怒可怜兮兮的样子。

  “我的骨头已经严重错位了……而且只有一只手可以用,怎么可能自己治疗好?”孟怒苦笑了……“如果不是你救我……恐怕我的这只手臂都已经毁了。”

  他看看自己的手臂,现在他已经拆了石膏,换成了轻便的钢架,可以把衣服套上,所以外面很难看出来他的左手其实不能用。

  “小哈……”他默然半晌,然后道:“对不起……谢谢你。”

  “什么?又对不起,又谢谢我的,我不懂得啊!”我愕然看着他,孟怒笑了,轻轻伸展了一下背脊,似乎一瞬间高大了起来。

  一直以来,孟怒在我面前……都好像很委屈的样子,但是现在的孟怒,却好像突然豪气起来一般。

  “我父亲一生都在为完善孟家拳而努力,他去世的时候,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孟家拳是我最宝贵的东西。”孟怒微微摇头:“我竟然会想拿孟家拳来报答你……我这想法真是该死。”

  也许……我学了孟家拳,孟怒就会觉得不欠我什么了,因为孟怒给了我自己最珍爱的东西,那样他在我身边的时候才会心安理得,而不是勉强自己做这个或者那个。

  但是我拒绝了……我应该去学吗?

  “孟怒……我……”我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开口,孟怒却笑着摇头:“我说了,我这想法真是该死,我不忍心我弟弟学拳,竟然又因为自己的私心想要教给你,学拳很苦的,特别是孟家拳……那真的不适合你。”

  他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谢谢你,小哈。真的谢谢你。因为你不但救了我,还救了孟家拳。”

  我看着孟怒,孟怒和我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他虽然和现代的社会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但是他却拥有自己独特的道路,也许充满艰辛,但是绝对与众不同,他将来的成就,也绝对会让所有人瞩目。

  他不过是没有找到那条路而已。

  而我自己,却只是一个自以为很成熟,但是实际上幼稚的,十八岁的大学生……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有些怯懦,有些懒惰,有些逃避。

  我们是不同的人,注定要走不同的道路。

  一次偶遇,让我们彼此接触,几个月之后,我们就会如同偶然在空中交汇的两片落叶,分别飘向不同的方向。

  我虽然平时会叽叽呱呱的说个不停,但是却从来不会说鼓励人的话……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机会以长辈的身份鼓励什么人过。只有被人鼓励的份儿,就连小琪琪他们,还都没有到必须要鼓励的年龄。

  我只能狠狠的点点头,道:“加油,孟怒!”

  孟怒也点点头,把手里的书包交给我:“加油,小哈!”

  教室已经到了。

  孟怒离开的背影很高大,也很坚决,这才是孟怒……我心目中的孟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