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二十三:似麟王的恩怨(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359 2005.12.17 20:50

    “因为这首诗是我为尾火写的,所以自然能够轻易的让尾火和这首诗产生共鸣!”我笑了,“这事情想想其实很简单,亏我还被困扰了这么长的时间。”

  “简单……”腹鳞十七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难道我要为每个人都作上一首诗吗?这不太可能吧!易士的技能还没有什么,但是让我作诗……还是杀了我吧!”

  腹鳞十七虽然是文职,但是让他作诗大概也太难为他了吧。

  “哈哈,这事情其实也并不难解决!”我装模作样的捋了捋自己胸前不存在的长须,作出了高人模样,“今日我便指点你一二!”

  “还请小哈师傅赐教!”腹鳞十七陪我做起了戏,其他几人都呆呆的看向腹鳞十七,憋笑不已。

  我瞪他们几眼,再次做出高人模样,道:“其法有三,一者,请高人为他们做诗词,定然要符合各人性格喜好;二者,请他们把自己喜爱的诗句一一写出,由你牢记;三者,请他们和你一起共同做一首诗词,定然要融入所有心神,对敌之时,只念此诗,效果定然大增。”

  “这一二两个,我可以理解。”腹鳞十七想了想,道,“不过第三个,要如何才能把握分寸?人一多,喜好就不同,喜欢的诗词也更不同。”

  “亏你还是当官的呢!”我打了一下腹鳞十七的肚子,“你们平时是怎么进行思想工作的?”

  集体归属感是一种很奇怪的感情,有时候歌颂自己的集体,反而更容易激发起自己等人的热情和火气,更何况中国的军队一向有这方面的优良传统……

  这东西就不是我所能管的了,管他是唱军歌,还是喊口号。

  我帮腹鳞十七分析完后,自己却也大致的理清了鸿士的技能。

  鸿士技能可以分为“定点”和“定面”以及“全局”三种。定点的技能,就是现在我对尾火使用的技能;而定面技能,就是我刚才对腹鳞十七说的第三种方法,念一些只有自己这方的人才明白的诗句,以区分需要激励的人群。可惜的是我到现在还没有想好到底要念什么样的诗句,正打算等办完事情后,作一首东岳世家专用的激励用诗词;而全局的技能,就是挑选那些千古流传的著名诗词,只要能听到我的诗词,而又可以理解其中意境的人,都可以得到辅助状态。

  我把这个技能总称为“言出必行”,只是我暂时没有想好分别给这三类技能起什么名字,不过这事情并不着急,眼下还是先处理恶麒麟的事情。

  尾火的行迹越来越疯狂,恶麒麟的攻击同为火性,对他的伤害实在是不怎么大,物理攻击又喷不到他身上,偏偏只要一喷火,老药这家伙就立刻探出脑袋来,任由火焰烧到自己,三次里倒至少有一次,反而是恶麒麟自己发出惨叫声。

  虽然这样根本无法威胁到恶麒麟的生命安全,却也让恶麒麟心生惧意,如此变态的打法,大概也是游戏开始以来,第一次出现。

  恶麒麟再拍出一抓,把尾火嚣张的砍过来的天火同人戟拍到一边,张口作势,却又猛然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好狡猾的畜生!遇到了强大的敌人竟然就要这么逃跑了!

  “拦住它!”如果让它逃跑了,恐怕麒麟城和附近村镇的人们就要遭殃了!“绝对不能放跑它!”

  其他人顾不得再在旁边看热闹,几个距离最近的战士立刻不顾生死的扑了上去,手中的武器拼命的向恶麒麟的身上招呼,但是现在他们的攻击却几乎无法伤到恶麒麟分毫,更别说留住它了。

  巨大的脚掌拍下,立刻又有人牺牲了,兰心姐姐皱了下眉头,却无法下令让他们后退。

  如果这次真的让恶麒麟跑了,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兰心姐姐催动胯下的“从从”,快速奔到了恶麒麟面前,手中的长弓又化为了一条长鞭,兰心姐姐却是把这长鞭当成了锁链来用,甩手丢出,长鞭就缠住了恶麒麟的左前足,跑动之间,右前足也被缠到一起,恶麒麟嘶吼一声,滚倒在地,却又压死了一个来不及躲闪的战士。

  四十五个战士到现在已经减员八名,想要拦住恶麒麟,还不知道要死掉几个,更重要的是,现在战斗根本就没有真正开始。

  我心中苦思,要如何才能挡住恶麒麟呢?藤萝术自然是不可能的,木能生火,藤萝术还没长出来,恐怕就已经被燃着了。

  但是时间已经不容许我慢慢思考,手指却已经自动的动起来,兑卦发出,在恶麒麟的面前围出了一条深深的沟渠,而随着我的灵力不断消耗,手指不停点动,沟渠也在慢慢加深,慢慢变宽,而腹鳞十七已经猜到了我要做什么,手指点动处,一个个坎卦丢下,落在兑卦形成的沟渠中,兑卦五行属金,坎卦五行属水,本来金就可生水,再加上坎卦的引导,须臾间一道大河就已经出现在了恶麒麟面前,挡住了它的去路,而这河流却并没有合围,我当然明白围三阙一的道理,若是避急了恶麒麟,恶麒麟定然会乱闯出去。困兽之斗,才是真正可怕的。

  当然,那未合围之处,正是我们布置陷阱的方向,如果恶麒麟能够向那个方向逃跑,事情就好办多了,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也该准备完所有的陷阱了。

  谁知道恶麒麟却比我想像中的还要狡猾,恶麒麟挣脱了兰心姐姐的长鞭,绕过未合围的地方,竟然又转过头来,向原来奔行的方向奔行,没有了长鞭的纠缠,我们根本无法在恶麒麟冲出去之间,再次使用兑卦加坎卦围住它,苦笑一声,难道今日我们真的要让它逃掉了?恐怕今日让它逃掉,恐怕几日以后,麒麟城就要从地图上消失了。

  “吼,哪里跑!”尾火的怒吼声响起,他猛然抓住了恶麒麟的尾巴,返身背起,拼命的向后拖拉,我的天哪,难道他要来一个“尾火倒背恶麒麟”?

  只是这么一来,却提醒了其他人,我的目光看向被丢在了远处的长鞭,五鬼搬运法使出,远处的长鞭瞬间出现在我的手里,这长鞭与其说是鞭子,还不如说是绳子,长可数十丈,我把长鞭丢给兰心姐姐,大叫道:“快,缠住它的脖子!”

  就算其他人想要拽住恶麒麟的尾巴,也没有尾火对火焰的抗性,恐怕根本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但是有了这悟剑化为的长鞭,就不同了。

  兰心姐姐在长鞭上打个绳结,甩手丢出,不偏不倚的套到了恶麒麟的脖子上,其他的战士纷纷涌上,抓住了长鞭,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拔河比赛,就此开始。

  说不定能把这可恶的恶麒麟勒死呢!我恶意的想,可惜火蛇的力量不足以把恶麒麟吊到空中,不然就算恶麒麟有天大的力量,也非得给吊死不可!

  找到了遏止恶麒麟的办法,我们一方一时间占了上风,一个个势不可挡,竟然把恶麒麟拉得连连倒退。

  可惜恶麒麟反应过来之后,先是转身一松,战士们踉跄之间,恶麒麟已经拼命的甩起了脖子,啪嗒数声连响,战士们竟然被甩了起来,然后接连摔了出去,只剩下紧紧拽着恶麒麟尾巴的尾火还在坚守岗位,被恶麒麟拖得满地跑。

  眼看恶麒麟就要远遁,我们却没有任何办法可想,心里是如此的沮丧,一时间,就连腹鳞十七都摇头叹息,显然没有了其他的办法。

  “吼——”一声稚嫩的长啸响起,声音中却充满了愤恨和怨毒,我们看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却看到了三头小似麟一字排开,拼命的对恶麒麟嘶吼着,而小琪琪和小明角,就分别坐在两头小似麟身上,呆呆得看着这边!

  你跑吧……千万别冲回去!一时间,什么麒麟城,什么发展大计,全都不放在我的眼里了,我的眼里只有小琪琪越来越惊恐的面色和恶麒麟狂冲的身影!

  天哪……怎么会这样!刚才我竟然忘记了小琪琪的存在!

  “呀——啊!”尾火也发现了不对,他疯狂的爬到了恶麒麟的背上,手中的天火同人戟疯狂的在恶麒麟背上劈砍戳刺,这个笨蛋以为自己可以这样让恶麒麟停下来吗?我苦笑着,就算这是游戏,但是我也绝对不允许小琪琪受到任何的伤害!

  不待我吩咐,火蛇就已经掉转身形,向小琪琪所处的方向冲去,小琪琪尖声惊叫,身边有无数的光芒疯狂的闪出,小琪琪的恐怖宠物军团,终于出现了。

  近百只的宠物一起出现,换了其他的任何BOSS,恐怕都要吃亏,可惜恶麒麟的力量已经提升到了及至,而小琪琪选择宠物的标准只是看起来好看,这些宠物中竟然没有一个能够阻挡恶麒麟一息时间。

  “吼!”那三头可恶的小似麟竟然还不跑,呆呆的站在原地对恶麒麟怒吼,该死的!看我回去不把你们的皮给剥了!把你们作成似麟肉干当宵夜!

  “尾火!”我下意识的使用了我和尾火之间的传送技能,下一秒钟,我已经出现在恶麒麟的背上。

  灼热的火焰把我的视线完全扭曲,透过热气看到的,是光怪陆离,近乎诡异的世界,就算是刚才频频被火焰喷中,我也不曾有这种感觉,我好像处身在十八层地狱中一般,茫然而找不到方向。

  无数的艮卦,坎卦,兑卦从我的手里倾泻,却没有丝毫的办法阻挡恶麒麟前进的方向,这该死的小似麟,我当初为什么要救你们!

  “小明角!快带小琪琪跑!”我拼命的对着小明角大吼,但是小明角好像也吓呆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该死!我该把你丢给影希那个残酷的臭婆娘的!让你受苦一辈子!

  当小琪琪面对危险的时候,我的心里却是如此的恶毒,也许他们和我的感情,还是远远比不上小琪琪的。

  这大概就是作为长辈的感觉吧,就算自己死,也不愿意自己喜爱的晚辈受到任何伤害,而这时候,其他人,或者其他的一切,甚至自己以前一直很珍惜的东西,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一个坏人,但是我现在却宁愿所有人都扑上去挂掉,也不愿意让小琪琪面对这样的情景。

  “尾火!”我大吼,尾火会意,疯狂的大吼一声,天火同人戟终于真正的伤害到了恶麒麟,刺进了恶麒麟的背部,然后他抓住我的肩膀,以天火同人戟为中心,急速转了三四圈,把我整个甩了出去。

  我的肩膀似乎整个脱臼了,再也动不了分毫,但是我却根本没有想这些东西,更没有想到我落地之后会不会被摔伤,硬生生的摔在小琪琪面前不到三米处,跳起来抓住小琪琪就跑。

  其他的,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恶麒麟受伤,却依然不改方向,疯狂的向三头小似麟冲过去,似乎不杀死三头小似麟,根本不甘心一般,尾火拼命的抓住自己手中的天火同人戟,不让自己掉下去,倒有些像骑在疯马上的骑士。

  虽然只有一只手能用,但我却依然跑的飞快,我估计自己的速度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百米纪录了,边跑边在身后丢下无数的艮卦,无论怎么样,高墙总可以给人一些安全感的。

  “琪琪,你怎么样?你别吓我啊!”看小琪琪呆呆的看着我,我几乎要吓哭了,这小妮子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怎么说也只是个小不点啊!如果把她吓坏了,我妈妈恐怕要把我的皮给扒了!

  小琪琪看看我,再看看身后,突然咯咯笑了起来,边笑边拍手大叫好玩……

  我晕,她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还害我这么紧张!更重要的是,还害我在小琪琪面前摔跤,真是丢死人了。

  “小哈,你的手!”身边突然响起了孟怒的声音,一直插不上手的孟怒看到我的右手一直耷拉着,连忙抓住我的右手,轻轻一掰一推,右手立刻活动自如了。

  “没事……这小丫头……唉!”除了叹息,我还能说什么?

  “把小琪琪交给我吧,我来保证她的安全。”尾火轻轻的拍了拍手,接过小琪琪,我又有些担心起三头小似麟和小明角来,突然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虚伪,太过分……

  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么多人,却始终没有占得上风,现在只有祈祷呆会儿的陷阱不要让我们太过失望啊。

  小琪琪有孟怒照顾,我心里立刻安心了许多,没想到火蛇最终要是赶上了,飘飞之间,在恶麒麟的巨口之下,把三头小似麟救了出来,他们都不是傻瓜,如果这三头小似麟可以如此吸引恶麒麟的注意力,那么这三头小似麟当然也可以拿来做引诱恶麒麟落入陷阱的诱饵,失去了目标的恶麒麟终于有时间对付背上的尾火了,尾火拼命抓住天火同人戟,但是到底还是掉了下来,看着落在了恶麒麟背上的天火同人戟,尾火哭笑不得,自己最强的武器也被恶麒麟给抢走了,接下来要怎么杀死它?

  师傅曾经对我说过,人本身没有力量,人要借用天地的力量,才可以创造奇迹。

  这所谓天地的力量,不只是五行八卦,不只是天威地怒,更不只是玄奥难测的法术,更重要的是科学与智慧。

  而借用天地之力的最普通,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使用工具。

  当怒吼着的恶麒麟追着三头小似麟冲进了布置好的陷阱时,我听到所有人都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只是,我却无法高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小似麟和恶麒麟的眼神让我觉得心里毛毛的,不是滋味。

  他们本是兄弟,同一头似麟王生下来的四兄弟,而作为大哥的恶麒麟,却是做下了食母逆举的邪恶巨兽。

  也许,在人类看来,食母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但是在自然界里,这事情是如此的常见,为了下一代的生活,他们宁可牺牲自己的一切,生命,肉体……

  如果没有其他三头刚出生的小似麟,如果不是为了三头小似麟可以安然生活下去,似麟王会不会和恶麒麟抗争?她会不会安然的牺牲自己,而成全自己的儿子?

  我不知道,只是我这时却想起了还在家中的母亲,往事如同烟云一般飘过眼前,却是如此的清晰,历历在目。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我能掌握的了,落入了陷阱的恶麒麟,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逃出生天的可能,因为老白调集来了最好的工匠,若不是调集大型的攻城器械需要军部文书的话,他大概会把火炮都带来。

  而腹鳞十七这个鸿易士,在战斗方面比我更有天赋,他,兰心姐姐,龙之左角各指挥一队人马,周围策应,而老铁却指挥着那些机关师们,随时准备出击。

  在火蛇后面的恶麒麟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大概就要走到尽头,三头小似麟拼命挣扎着,要冲出去,就连琪琪都无法安抚他们。

  终于,他们的目光向我看来。

  多么有灵性的目光,让我想起了曾经的似麟王,但是我不能允许他们出去送死,如果他们反而被恶麒麟杀死,大概再也无法走出这阴影。

  师傅曾经问过我:“小哈,世界上是否有因就有果?”

  我对师傅说:“我不信佛教,但是我相信每个结果都必然有原因的。”

  “那是不是每个原因,都可以有结果呢?”师傅问我,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想他们这些人,既然已经都产生了,是否可以有一个“结果”存在。

  这个结果,并不是普通句子里的因果关系,而是一种近乎轮回与报应的“结果”。

  “这个游戏里的因果,应该是由主脑把握的吧。”那时候我说,但是师傅却苦笑了,“那主脑的因果,又由谁把握?”

  是啊,由谁把握?世界总有自己的规律,我不相信世界上有着神,但是我想,如果真要说的话,这些规则就是神,强大而不可违背,因为这些都是宇宙中最基本的法则。

  “一定要成为神,才有可能超越这些东西吧。”师傅回答的语气很古怪。

  “主脑在这个世界里就是神,但是他不也无法把握自己吗?”我笑了,神是什么?谁又知道?对蚂蚁来说,人就是神,可以对它们予取予求,对游戏内的NPC和玩家来说,主脑大概也近似与神的存在,无论主脑做什么决定,他们都要无条件的接受,因为他们想继续在这个世界里玩下去或者生活下去。

  这些东西,前人都已经说过无数次了,也想过无数次了,以此为题材的小说,也不知道有多少了,但是真正能说出个所以然的,又有几个呢?

  “有些小说里会写,如果电脑控制了世界,人类会怎么样怎么样……师傅,你不会想控制全世界吧!”我开玩笑。

  师傅笑了:“这样的玩笑可不能乱说,再说了,主脑还远远没有这力量。”

  “师傅,我求你件事情可好?”我扯住师傅的衣角,“如果师傅你要控制世界的话,一定要让我过最好的生活,每天吃了睡,睡了吃,恩……然后强迫所有人看我的小说,不看就打板子……”

  “好,到时候师傅把你养成小肥猪,然后杀了吃掉!”

  我怕怕!

  回忆如同流水,慢慢的卷了回来,我抬头看向天空,如果杀死恶麒麟是大势所趋,那么小似麟和恶麒麟之间的仇怨这个“因”,又要种出怎么样的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