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十二:自由的凭证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5451 2005.09.02 22:39

    (小哈回来了,正在写写写写写……)

  “没吓到你吧!”见我还呆呆的站着,兰心姐姐有些担心的看着我,我摇头道:“没有什么,不过心里突然想起来一些事情而已……”

  “那就好,不如你去休息一下吧,里面有房间,对了,我还没有带你去参观一下。”兰心姐姐要带我去参观,我摇头道:“不了,我还有事情去做,你们还是赶快完成自己的任务去吧!”

  “那……姐姐送你回去!”兰心姐姐已经开始自称姐姐了,我拒绝了,她那么的忙,怎么能再在这样的事情上面浪费时间?

  “那好吧……姐姐现在没有什么能够感谢你的……”我们离开麒麟城的时候,红线婆婆送了我们各一套衣服,这些衣服是现在的玩家做不出来的,所以兰心姐姐看看我身上的装备,大概知道自己的东西拿不出手,便没有提起。

  “不用了,兰心姐姐。”我微笑着摇头,“下次我带坛好酒来看你,一起喝一点……反正是游戏里。”

  “好!”兰心姐姐豪气的大笑,又开始拍我肩膀,我赶快对自己丢一个五行强化,腹鳞十七轻声嘀咕道:“五色的技能……恩,应该是五行强化……我来试试……”

  就在此时,兰心姐姐身上有纸鹤飞了出来,兰心姐姐面色变了一变,然后笑道:“我们买了些点心水果,你先吃一点,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先走吧!”我连忙道别,但是他们已经热情的从房间里取出很多水果和点心给向我怀里塞了,我吓的落荒而逃,兰心姐姐在后面远远的喊道:“别跑啊,我送你回去,唉,背鳞十五,腹鳞十七,你们送送他!”

  听到两个人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背鳞十五道:“对不起,小哈。”

  “对不起什么?”我微笑摇头,“你们也帮我很多啊,如果不是你们,说不定我现在还在新手村里呆着呢。”

  “不说这些了。”背鳞十五扶住了我的肩膀,让我面对他,然后退后三步,再次郑重的行礼,道:“我代表我们全体小队的成员,向你道歉,并感谢你的理解,我们是军人,必须服从命令。”

  “我明白。”我正色道,“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用再说什么了。”

  “但是……”背鳞十五犹豫了一会,才道:“我们小队的人都很希望你能加入我们帮派,你不再考虑一下吗?我保证,不论你能否做长老,我们小队的人都会绝对服从你的命令。”

  “我不是军人……不太懂得怎么跟军人相处,而且……你们好像也不是普通的军人。”我摇头,我这辈子在现实见过的军人加起来都没有一百个,有过交往的就更少了,勉强算来,只有孟怒这个退伍军人,大学军训时的教官和几个网络上一起写书的军人朋友,“我肯定不合适的……我想兰心姐姐也能够理解我的立场。”

  背鳞十五还想说什么,腹鳞十七连忙拦住他,道:“其实小哈师傅做不做我们的长老都没关系,只要我们一直保持着友谊,有事情应该可以请小哈帮忙的,是吧小哈师傅。”

  “是啊。”我微笑,这个腹鳞十七果然是文职,还处处不忘记宣传军民鱼水情呢,而且也满会说话。

  “好了,你们不用送了。”我看两人已经跟我一起走了很远了,连忙道,“刚才兰心姐姐和人通讯,说不定你们立刻就有行动呢,赶快回去吧!”

  “是,我们这就回去了。”两人也知道肯定会有命令下达,对我点点头,转身跑回去了。

  “小哈,他们为什么对你敬礼?”尾火突然道,他的问题问的很怪,而我也总觉得,他想问的其实不是这个问题,因为所有的事情他都已经看到了,他们对我敬礼是为了表示对我的感谢……还有什么……尊重?

  “他们对我敬礼,是因为他们尊重我。”我想我找到了正确的答案,因为尾火眼睛显然一亮,但是他立刻又疑惑起来:“他们为什么会尊重你?”

  我这才恍然大悟,尾火和普通的NPC有很多不同,他好像从来没有尊重过什么人,在他说到自己的“帝君”的时候,也仅仅是畏惧而已。

  也许,那些本来应该高高在上的神仙们,分配到的资源其实比在地面的人类还少,他们并不接触人类世界,每天只需要重复着机械而刻板的动作就足够了。所以智能比人类还要差。

  “因为我的作为,让他们得到了利益……”可以这样解释吗?我不知道,但是能被人尊重的人,总是会给别人带来利益的人,不论是心理上,还是物质上,而且是心理上居多。

  “你让他们得到了什么样的利益呢?”尾火的问题好像一个怪圈,在问话的尾火好像陷入了卡机状态的电脑般,可惜的是,这些东西我是无法回答的,我只能摇头说:“我不知道怎么说……”

  “那么,他们尊重我吗?”尾火又问。

  “他们应该会尊重你的。”我想了想,回答说,尊重并不完全是尊敬,这个词可以用在很多地方。

  “为什么?我又没有给他们带来利益。”

  我再次无语,这个要解释起来,似乎太麻烦了,我摇头,表示自己没办法说。

  “那么……小哈你尊重我吗?”看我有些犹豫,尾火有些急切的问,“我可以为你带来利益的,我可以保护你,我可以帮你杀怪物,可以帮你打架。”

  “尾火……你……”我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尾火怎么会这样呢?

  好像尾火一直不会想这些事情,虽然他从天空下来之后,智能明显比在星殿的时候高多了,今天,他是怎么了?

  “我当然尊重你,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尊重。”我回答道,然后突然想起了一个可能,尾火想要别人尊重他,承认他!

  大概是和“凡间”相比,天上的生活太淡然,太出尘,他从来没有经历过人间这复杂的人际关系。

  他就好像一本未写完的书,急切的需要有人把剩余的东西填上,做一本完整的书。

  而“主脑”偏偏没有给他完整的资料,使得他的人生都是不完整的。

  和现在的生活相比,他以前在天宫的生活,几乎等于空白,没有留下一丝的痕迹。

  “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尊重……每个人都需要别人的尊重……”尾火有些神经质的重复着这句话,半晌,他道:“小哈……你说的人,是你们这样的人,还是我们这样的人?”

  我被噎住了,所有的人都需要尊重,但是NPC呢?我在面对NPC的时候,心里真的是充满了尊重的想法的吗?

  我可以肯定的回答自己,没有!虽然我会尊重很多NPC,但是心里还是觉得,他们和人类不一样。

  他们确实是不一样的,这点无法否认,就连师傅——他肯定是游戏里占用资源最多的人之一,他都和人不一样。

  尊重每一个NPC是不现实的,就好像尊重每一个人也不现实一样,这么一想,我心里又有些释然了。

  但是,尾火他不一样,他是我的战斗伙伴,他是人,我不应该把他当作是一个宠物,尽管我说要给他自由,但是我心里还是当他是我的,属于我的。

  “小哈,我是不是问了很多傻问题?”尾火看我沉默,有些担忧的问,他好像从刚才的怪圈里面转回来了,也许是主脑发现了他的“程序”或者“逻辑”错误?

  “不,一点都不傻!”我摇头,肯定的答复他,“马斯洛有一个需求层次论,这虽然是众多理论中的一种,但是很系统形象的概括了人类的需求,对尊重的需求是每个人都会有的需求,你一点都没错!”

  “真的?”尾火高兴得笑了,“我没有错吗?那么我……我……”

  他好像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我想了想,道:“生存和生理,安全需要,感情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是马斯洛需求层次论里的五个层次,由低到高排列,根据不同的阶层,会对人有不同的影响。”

  “人要先能生存,才能考虑其他,而能够生存了,就开始考虑自身的安全了,而自身的安全可以保证的情况下,就会需要感情,当人感情上得到满足之后,就会需要别人的尊重……虽然这并非是绝对的,只能涵盖一个方面,但是很有道理。”

  “要能生存,然后安全,然后渴望感情,然后需要别人的尊重?”尾火已经没有了死亡的威胁,除非这个游戏关闭,不然他死亡也可以复活,更不用为自己的衣食所担心,最基本的生存和安全已经不用担心,“小哈……人的感情需要是什么?”

  “友情,亲情,爱情,人们需要别人陪伴着自己,和自己交流,支持自己。”我回答说。

  “感情……”尾火的眉头皱了起来,我突然想起来大概师傅和我的感情,罗木和幽云小姐的感情,大概都只是程序在作祟吧,那真的是感情吗?

  不过,既然他们从来没有对我表现出虚假的情义,甚至处处关心我,我又怎么能说,这不是真正的感情?

  “感情是慢慢培养的,尾火,你喜欢小琪琪吗?”

  “喜欢!我还喜欢菊小姐,红姑爷也不错!恩,罗木那家伙也很好啊!”尾火回答的很兴奋,“恩,这就是感情,我明白,只是这是友情,还是亲情,或者是爱情呢?”

  “感情是分不清楚的,所以不要相信想去分清这是什么感情,跟着你的冲动走,这就对了。”人类之所以有感情,因为人类感性而不是绝对理性的电脑,人们会根据感情的深浅和不同,而对同一件事情做出不同的反应,如果今天不是兰心姐姐而换成另外一个人,甚至是背鳞十五,我绝对会大发雷霆,而因为兰心姐姐的原因,我就会在事先考虑一下,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做,而我又该怎么做。

  加上感情的因素,我就做出了和本来完全不同的决定,这就是感情对人类的影响啊。

  很奇怪,人们总会在事后无感情的分析事情,而却会在事情发生的时候由感情支配,这又是为什么呢?是不是人类的感情其实也只是由程序支配的呢?

  “尾火,那我呢?”我突然想起来尾火没有提我,连忙问,尾火昂起头,不屑状。

  这个……明白了,尾火和我的感情,可以忽略……忽略。

  “知道就好!”尾火继续不屑的抬头,过了半晌,却又道:“小哈……那我要如何才能让别人尊重我呢?”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个人想要别人尊重自己,就必须做出成就来,而这又是第五层次的需求,自我实现了。

  也许需求层次论并不能涵盖全部(其实偶给简化了,HOHO~),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所需要的也不同吧。

  我慢慢的把我的想法解释给尾火听,甚至告诉他,我以前觉得他是属于我的,其实心里并不怎么尊重他。他静静的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算是对师傅,我也不曾和他这样谈心过,面对尾火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兄长,或者一个父亲,需要引导他,帮助他。

  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父姓”,就好像女性天生有母性一般,男人也有保护弱者的冲动。

  在心理上,尾火无疑是弱者。

  “小哈”尾火突然道,“我想让你给我自由,想让你尊重我,可以吗?啊,以后我还会跟着你,但是……”

  这……有什么不同吗?但我隐隐有些明白尾火的想法了,我问道:“那么,我们之间要保持什么样的关系呢?”

  “我不知道……”尾火摇头,他比我懂得得更少,对人际关系更是一窍不通,我想了想,道:“我记得我看过一部电影,叫做《变人》(又叫机器人管家,超级管家,还有很多其他译法。)电影……恩,就是类似演戏一样的东西。”

  我可以不解释什么叫马斯洛,大概尾火会理解为姓马名斯洛的人,这并无大的谬误,不过电影这东西在游戏里是没有的,尾火不像师傅,可以调集外部的资料。

  看到尾火正睁大眼睛看着我,我继续道:“在那部电影里,有一个和你一样的人,他想变成……”

  我突然顿住了,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告诉一个NPC,让他要追求他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告诉他如何变成一个人。

  如果一个人终生都在追求他不可能得到的东西,那么他将终生生活在痛苦之中,就算有追寻的快乐,却没有平安的生活。

  何况,这也只是一个故事,没有真正发生过。

  “算了,这只是一个故事而已……”我不会傻到把故事当真,而尾火和故事中的罗伯特不同,罗伯特有身体,尾火连身体都没有……机器人和高职能NPC又是不同的东西,中间并不能画等号。

  尾火有些疑惑,也有些黯然,我不知道他是否看穿了我的心思,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

  尾火只是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天色刚刚亮起来,却正是人们最疲乏的时候,不论是玩家还是NPC,都显得无精打采的,所以街道上很安静,我们听着彼此的脚步声,慢慢前行。

  “尾火……”我停住了脚步,抬头看着尾火,“我想,我们可以试一试。”

  我不想奴役什么人,我也想让自己依赖这种奴役别人的感觉。

  “我不知道如何还你自由,但是我想我们之间可以立一个协议。”我取出了一卷纸,然后在上面写上“小哈”,又递给了尾火,让尾火在上面写上了“尾火”两字。

  尾火毫不犹豫的照做,然后我把那张纸从中间撕开,一个上面写着“小尾”,一个上面写着“哈火”,然后我把哈火两字递给了尾火,道:“这就是凭证,我手里有你的一部分,而你手里,也有我的一部分。”

  这就能代表我们是平等的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心里真的很想让尾火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是形式上。

  “谢谢小哈!”尾火的眼睛里有泪光闪烁,然后他退后一步,单膝跪倒在地上。

  “我想现在我和罗木一样了,我是你的扈从,而不是你的宠物。”我可以透过头盔感受到尾火的笑容,“你不再是我的主人,但你是我的少爷。从今天开始,我就叫你小哈少爷。”

  我不想再说什么,再说就显得过于虚伪了……我重重的点头,道:“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一个自由的人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