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七:拜师受阻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5573 2005.10.09 21:01

    (终于可以更新了……所谓悲剧……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呀~这本书不是悲剧,毕竟是网游。别忘记偶是以回忆的方式在写。而且暗日也不是悲剧啊~必须要拨开重重的迷雾,才能看到真正的结果的,老书现在就是迷雾中……)

  “你小子说什么?”张大刀的眼睛瞪得好像铜铃一般,差点把我给吓死,孟怒冷冷得道:“我说你那点本事,还不足以教我。”

  “小子,来来,打上一架,我张大刀到现在还没遇到过对手呢!”张大刀怒声扬刀,却突然发现四周有几个玩家正在看着自己,吓的一缩脖子,转身抓起孟怒就走,绕到了一个院子里,大概这里就是张大刀的家吧。

  “你小子用什么武器!”这院子倒是像个练功场,大大小小的石锁扔的满地都是,武器架上更是十八般武器皆有,尾火好奇的抓抓这个,拿拿那个,如果说孟怒是只信赖自己的拳头的话,那么尾火就是一个武器狂,最喜欢搜集各色的武器,虽然最喜欢的还是天火同人戟,但是他的物品箱里却装满了各种还不错的东西。

  现在他就是腰悬长剑,手执长戟,背挂砍刀,手上还有弩弓,看起来好像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一般,我真怀疑战斗的时候,他这身行头向哪里丢。

  不过他没有门派,又天生异禀,比普通玩家的天赋好的多,什么东西都很轻易上手,也不会受到门派限制。虽然没有办法使用技能,攻击力却比别人使用技能还恐怖。

  “我就用这双拳头。”孟怒冷哼一声,面容冷肃,双拳互握,发出惊人的劈啪声,张大刀叫声好,忽然转头对房间里道:“烂舌头,赶快给我滚出来!”

  有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走出来,有些畏缩的看了看我们,低声道:“师傅,你要我做什么?”

  “师傅跟人打架,你去帮师傅看着摊子,对了,拿着师傅的腰带!”张大刀丢了一个腰带给苍白的少年,少年点点头,有些畏缩的看了我们几眼,转身走出去了。

  呀……系统NPC也可以顶替吗?对了,肯定是因为那个腰带!

  张大刀对我没有好印象,不代表那少年对我不好啊!如果现在去找那少年套近乎,让他传授给我一两个高级别的战士才能使用的技能,不知道怎么样?

  不过……孟怒还要和张大刀打架,到底是找那少年去,还是在这里看孟怒他们比武呢?

  好像都很有诱惑力的样子。

  而在我犹豫的时候,孟怒已经和张大刀打在了一起。

  如果是金庸,描写打斗的场面定然磅礴大气,精彩异常,如果是古龙,描写打斗的场面定然是冰冷肃杀,惊险压抑,而如果是小哈……

  偶只看到两人滚来滚去,打来打去,似有烟尘阵阵,又好似云霞乱飘,惨叫声声,拳响刀鸣,到底是如何打,如何砍,如何躲,如何踢,如何抱着屁股跳……这个偶就不怎么明白了,谁让偶是打架白痴呢?

  我的互动度只有十一点多,看他们好像一团影子一般乱晃,实在是看的头晕。

  失败,早知道就跑出去追那少年了,好像并不像我想像中那么精彩嘛!

  偏偏尾火看的如痴如醉,手舞足蹈,好像恨不得也跑上去打上一架一般,真是的,这些只知道用暴力解决问题的家伙……

  “你们能不能慢点打啊!”我丢出去一大堆艮卦,只听到几声惊叫,张大刀和孟怒被卡在石头里,好像斗鸡一般瞪眼互望,好像谁也奈何不了谁一般。

  “小子,我赢了!”张大刀骄傲的抬高自己胡子拉碴的下巴,“怎么,服不服?”

  “什么你赢了?我还在这里站着呢!”孟怒怒道,“我什么时候输了?”

  “看看你的气血,还剩下几滴?”张大刀笑的奸诈,一点也没有自己被困在石头里的觉悟。

  “气血……怎么看?”孟怒皱眉。

  我晕倒!对了,孟怒好像一直游刃有余,打新手怪物的时候,确实很难遇到危险……

  当然,像偶这种笨蛋级别的人,才会对幼狼一筹莫展。

  孟怒终于调出了自己的气血面板,然后瞥了一眼张大刀,道:“还有1滴呢,又没有死。”

  “最低只能一滴,老子这里可是新手PK场,不能真杀人的,不然你早倒下了。”

  “你只打中了我两下……还都不是要害,”孟怒不服道:“我可打中了你五拳呢!拳拳都是脑袋!”

  果然,张大刀的眼睛如同熊猫,脑袋上长了仨角,整个一个三头蛟。

  “嘿……你那几下连我的皮血都没打掉,还说什么我不配教你?”虽然被打的鼻青脸肿,但是这些伤势对张大刀来说,只是皮肉伤,根本算不上什么伤害。

  “这……”孟怒想反驳,却猛然想起来,这不是现实,而是游戏,自然有一套自己适用的规则。气血没了,就代表自己输了,也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啊呸!”我看张大刀那嚣张的样子,不由心里生气,这家伙上次就难为我,这次又难为孟怒,我不礼貌的吐口水,“你怎么不想想自己多少级,孟怒才多少级?”

  虽然不知道张大刀是否适用级别,但是以他的实力肯定是游戏里的超级高手,就好像师傅一样,这样的人在设定里,应该是属于无敌的,比BOSS还BOSS的人。

  “而且你看,这金丝七窍大环刀,这碧玉玲珑甲,这紫金日月护腕,这踏雪无痕宝靴……我穿上这么一身衣服,都可以打过你。”我跳出来挑刺,但是突然觉得不对,然后才想起来,孟怒和张大刀争的好像是张大刀到底有没有资格做孟怒的师傅吧。

  而现在的结论是……张大刀有资格做孟怒的师傅,这不正是我想要的吗?

  “嘿嘿……”尴尬的笑了两声,我向后缩,缩,缩,缩到了尾火身后,孟怒斜了张大刀一眼,突然又变的垂头丧气起来,低头叹气道:“我承认我输了……”

  他确实输了,虽然口服心不服。

  这就好比擂台赛,总要遵守相关的规则的。生死战能够打赢,却不代表擂台赛能够打赢。

  张大刀本来正在嚣张的大笑,孟怒突然服软,让他差点因为笑的太嚣张而噎住,他的面色渐渐严肃起来,轻轻一挣,本来把他团团困在里面的石柱突然断裂,他轻松的走了出来,面上是和以前完全不同的神色。

  那样子,竟然让我想起了师傅,张大刀上下打量着孟怒,慢慢道:“不错,不错,比那尖酸刻薄的小家伙好多了。”

  尖酸刻薄,难道是在说我吗?俺没那么好啦~

  “你的事情……我早就已经知道了。”张大刀瞪我一眼,他的眼神让我不敢再嚣张,乖乖的躲到了尾火身后,张大刀轻轻一挥手,孟怒身边的石柱也已经粉碎,他走到孟怒面前,默默的看了他半晌,才叹道:“可惜啊……如果我可以做主的话,我绝对愿意收你为徒弟,但是……”

  他又看了看我,道:“还有小哈,你也不要恨我,悟剑士和鸿易士不同,悟剑士是《创造》的卫士,他们拥有太强大的,会影响平衡的力量,必须是符合特殊条件的人才能加入。”

  鸿易士难道就不好吗?如果说悟剑士是《创造》的卫士,那么鸿易士就是《创造》的创造者和维护着,从最根本上改变着这个世界的组成。

  “鸿易士也不见得多么弱吧。”我下意识的反驳,毕竟我是唯一见识到鸿易士的真正作用的人。

  既要沿用中国古典的哲学和其他理论,却又不愿正视古典理论的重要性,师傅说他们不懂得鸿易士的真正能力,事实证明,他们确实不懂得。

  悟剑士可以杀死所有对这个游戏不利的人,或者把他们紧紧的压制在非常低的等级,让他们无法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但是他们能够改变整个世界吗?

  他们可以说一句话,就让游戏世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吗?

  不可以。

  天下之大,唯鸿易士乃我愿尔,毁天改地,只因片语,口舌为鼎,五指为炉,天下万物,皆因我动。

  这种感觉,是绝对不同的。

  尽管这变化只能隐藏在背后,但是所有人都在因为我改变,不是吗?

  虽然我不能告诉他们,你们已经变了……你们已经和以前不同了。

  也许,他们也不在乎。

  就好像人民币的升值,对很多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这种改变太宏观了,宏观到了几乎和他们自己没有什么联系。

  虽然这只是游戏,但是中国古典的文化,只能用在游戏中吗?

  不同的民族,自然有不同的体系,却为什么要走相同的路呢?

  中国人本就擅长很多别人所无法理解的东西,而现在这些东西……就连中国人自己都已经无法理解了。

  比如中医,比如气功,比如五行八卦,再比如奇门遁甲。

  轻轻摇头,让自己不再去想那些事情,我把心思放在了孟怒和张大刀身上。

  不过,心里却一直在想,中国古代有那么多美妙的传说,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否都可以在游戏中重现呢?

  如果没有的话,说不定我可以拜托师傅加上去?

  总有一天,人们会被这美妙的世界所打动,会回忆起以前自己曾经走过的路,虽然曾经抛弃,但是偏离的却并不远。

  科学与五行八卦的理论并不矛盾,只是看的方向不同罢了。

  “鸿易士当然不弱……”张大刀苦笑了,“以前我确实不知,但是现在看来,鸿易士却是最接近这个世界中心的人……上次的更新,连我们体内的构造都改变了……而这一切改变,都是因为你。”

  因为一次理论的修改,就可以改变整个世界的构造,就好像人世间有很多的法则,若是其中一个基本的法则更改了,恐怕整个世界就完全不同了。

  如果平行线也会相交,如果时间从未来流向过去,如果世界上没有光明,如果……

  但是现实世界没有人能够改变,至少目前没有。

  “不可以通融一下吗?这个职业对孟怒来说……确实很重要啊。”我忍不住道,张大刀现在的气质,让我想起了师傅,再也无法以讽刺的语调对他说话,而我忍不住想起了叼剑……刚才我对他的态度,和叼剑对师傅又有什么区别?“我知道您和师傅一样,都是……”

  “这事情我们没有办法……”张大刀走到我身边,道:“你师傅有个好弟子啊……可惜……这小家伙很好,可惜我没有福分啊。”

  “我……”我看向孟怒,孟怒微微摇头,道:“算了……拜什么门派都无所谓了。”

  他虽然这么说,但也明白张大刀的特殊,因为我曾经告诉过他,能否把自己的拳法有效的在游戏中再现,全看在今天能否拜师了。他有些消沉的转身,打算随便弄个门派。

  “慢着!”张大刀却突然叫住了他,道:“既然你来了,我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回……这样吧,游戏里有一个特殊的,拥有唯一性的隐世门派,叫做悟拳门……这个门派不能使用任何武器(可以拿起,但是没有任何攻击加成,就好像道士拿了武器,攻击力也不强一样。),其他方面可以和悟剑士比肩,门派特色为可以避免任何性质的技能反震,不知道你可愿意加入这个门派?

  不可以使用武器,也就是说,孟怒加入这个门派之后,攻击力会被减弱很多,对那些皮粗肉厚的怪物,孟怒完全没有优势,但是可以避免任何性质的技能反震……难道是水木宫的克星?

  老药倒霉了,哈哈~竟然有克制他的人出现了!

  不过,孟怒本来就是注重敏捷超过了力量,如果说尾火是超级力量型的战士的话,那么孟怒就是超级敏捷型,技巧型。

  当然,孟怒的力量也不是我这普通人可以比拟的。

  “好……我愿意。”孟怒想了想,然后点头。

  说起来,这所谓的悟拳门,比悟剑士更适合孟怒,因为悟剑士最大的威力在于手中可以自由变换,可以拟态的武器。但是孟怒不喜欢使用武器,他只信任自己的双手。对孟怒来说,把武器换成“可以避免一切技能的反震”的特色,绝对划算的。

  “谢谢张伯伯!”我连忙改口感谢他,张大刀哈哈一笑,道:“你个鬼精灵,不叫我张大侠了?”

  我伸舌头。

  “等你十级了,再来我这里,我送你去见我拿老友,现在你去练级去吧。”张大刀对孟怒点点头,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跟那个精灵的小东西在一起,可要小心点,别被他欺负啊……”

  晕啊,我刚叫了你伯伯说,哼,臭老头!

  气得我转身就走,也不管孟怒了,反正他也丢不了,练级的事情也不用我帮忙,看小琪琪正和五鬼玩的不亦乐乎,我决定回到天酉村去看看所谓机关师是怎么样的职业。

  毕竟,这可是在传说中存在的东东啊,很好奇呢!

  好不容易又一个人了,我有些欢快的行进在小村落的土路上,还满享受这种孤独的感觉。好像又回到了以前自己做独行侠的时刻,在其他的游戏里,我总是一个人包揽所有的工作……我喜欢孤独。

  但是,创造里却让我体验了一场完全不同的人际之旅,更有自己的家人陪伴在身边,我还苛求什么呢?

  我推辞了最近三天的一切任务和生意,决定专心陪孟怒练级,而且我自己的级别也太低了点,需要好好练上一练了。

  慢慢的走在天酉村唯一的长街上,我好奇的左顾右盼,天酉村比之绿柳镇小了很多,人也少了许多,我从这条大街上一路走过去,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小黄,小黄!等等我!”一个小女孩在我面前跌跌撞撞的奔跑,脚边跟着一只黑色的小狗,而被她叫做小黄,在前面摇头摆尾的奔跑的,却是一只机关狗,虽然身上蒙上了黄色的皮毛,却可以看到木头的关节和发着蓝色光芒的,不知道用什么材质做的眼睛。

  在大街的另外一边,一个高大的机关人正抱着沉睡的婴儿慢慢前行,边走,还边“唱歌”一样发出悦耳的声音。

  “大槐,你好!”小女孩儿向机关人打了个招呼,然后继续追自己的小黄去了,大槐走到我身边,刻板的木脑袋转过来看着我,好像在好奇我是谁的样子。

  “你好大槐!”我伸手打招呼,大槐对我点点头,然后继续前行。

  这就是机关术吗?太有意思了!

  “大槐,你知道在什么地方学习机关术的基本技能吗?”我叫住了大槐。

  大槐停下了脚步,有些笨拙的转身,指向了街对面角落里的一扇打开着的大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