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九:终章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7608 2006.08.06 18:52

    (小哈新书《众香国与山海经》已经在起点上传了,希望各位多多支持,今天晚上尝试冲新书榜,如果各位12点以后还在的话,请把手中的票票投给小哈,另外,本书到这里,基本上就已经结束了,如果想知道后续的事情,请看小哈的《黑店》与《众香国与山海经》,因为剧情需要,《黑店》中的小哈把自己的能力带入了现实中,而《众香国与山海经》是小哈的儿子——子慕唐的故事。

  小哈《众香国与山海经》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71605)

  人总要长大的。

  可……人却也总有哭泣的权力,我不能在现实中哭,所以我找到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拼命嚎啕大哭。

  第一次,我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的软弱,连师傅都不想,所以我找到的地方,别人绝对进不去……

  我哭的地方是鲁地最为可怕的高等级迷宫泰云洞的第八层,这里属于任务地图,一般人是进不来的……而这个任务的需求,目前还没有几个人能够达到。

  可我不管……强行解开了所有的禁制,闯过了所有的大阵,所有的机关,我冲进了最后的密室,呆在某个门派的任务道具前,哭得稀里哗啦。

  但……真要哭的时候,却怎么也落不下泪来,站在任务道具前的任务BOSS好奇得看着我,气得我脑袋发昏,看什么看,没见过人偷哭啊!

  BOSS无辜得被我骂了半晌,我终于觉得舒服了一些。

  汗……干号一阵子,还真是爽啊……跑出了泰云洞,不理会在一二层冒险的玩家那惊讶的目光,我直接冲上了泰山之巅。

  金色的云霞在面前缭绕,冰冷的山风吹拂着我的头发,衣袍,还有我那有些混乱的心。

  我心里突然有一中不可遏止的想法升腾了起来。

  就这么跳下去吧……现实中不能真正的跳楼,可游戏中可以啊……

  不会疼,不会死,大不了挂掉而已……反正我的级别本来就很低。

  而我的技能根本不受级别影响。

  再说……级别和技能,对我还有什么意义吗?

  闭上了眼睛,从山顶上纵身跃下,身后藤条疯狂的延伸,组成了一对不大的翅膀,却足够我在天空中滑翔一阵子,尽量向前飞一段距离,而不至于很快就撞到山体上。、原来,跳下悬崖的感觉,这么的爽,怪不得小说中的主角总喜欢跳悬崖……

  我闭上了眼睛,身边全是云雾,什么都看不到,恍惚中,我有一种自己正穿越时空的错觉,穿越吧……穿越吧……

  一瞬,似乎万年。

  ***

  “尚书大人呢?”寒清流冲进了尚书府,手里挥舞着一叠公文,大叫道:“今天大人回来了吗?”

  “回来了,回来了。”站门口的刘达东喜不自禁的连连点头,“今天可算把大人看住了,我达东也不容易啊……”

  “那就好……”寒清流挥了挥汗,转身向里跑去。

  “大人,是吏部送来的新的吏治公文,需要您审阅……”寒清流冲进了“闻诗阁”,过了没多久,他就大吼一声,又冲了出来:“天哪……达东,你怎么看的?大人根本就不在!”

  “不在?”刘达东大叫一声,直接跳了起来,“不会吧……刚才还在啊!”

  向窗口看去,明明看到尚书大人的身影,可这样的当,他们可不是上了一次两次了。

  两人冲进了闻诗阁,发现窗口那身影,果然是缘木……

  “大人啊!这公文……公文怎么办啊!”刘达东一声惨号。

  “你看……那里悬着一条绳子啊……”刘达东毕竟是武将,眼神比书呆子寒清流好那么一点点,看到从梁上垂下来的绳子,在绳子下面悬挂着尚书大印和一张纸条。

  “这就叫悬印帐中啊……大人我对你如此信任,清流你可要粉身以报啊!”纸条上这么写着。

  “大人,我恨……恨死你了!”寒清流终于还是大逆不道得把这句话喊了出来。

  此时的我,正站在尾火的肩膀上,而琪琪则坐在我的肩膀上,三人都趴在围墙上看着我房间内发生的一切,等到寒清流的大喊声响起来,我、琪琪和尾火才悄悄得转身跑掉了。

  恩……到哪里去玩呢?好不容易偷偷跑出来。

  (其实是每天都跑出来……)

  师傅太可恶了,竟然直接把我安在了户部尚书的位置。所谓户部尚书,自然是管理游戏中所有的“家务事”,而且是不论玩家还是NPC,大小事情都要管,实在是最忙的一个职位,好在师傅还没忘记帮我安排几个副手,不过这些人中,我还是比较信任跟随我已久的寒清流,所以寒清流平日也就忙那么一点。

  而且,因为和老白有些交情,寒清流主要负责户部和吏部的联络,而刘达东目前还在“考核期”,被当成了尚书府的护卫头子,兼任和兵部的联系人,不过他也做的有声有色。

  你问我,我怎么能做户部尚书?其实……主要原因还是我有那么一个厉害师傅啊……再则,也是我钻了游戏的空子,和NPC比起来,玩家还是有着先天优势的。

  会试也是按照传统,刚刚过完年,就开始了,这其中当然有我和腹鳞十七,腹鳞十七显然也是准备了很多,不过嘛……这会元还是落到了我手里,腹鳞十七第三名。

  然后就是殿试了,没想到殿试上,出题的家伙竟然是一个比我年龄还小不少的小皇帝,轻易把他哄得哈哈大笑,偶当然从一众木讷的NPC中脱颖而出,把腹鳞十七远远甩后面,腹鳞十七只得到了一个第十三名。

  哇卡卡卡!解元会元加状元,这可是传说中的连中三元啊,我小哈的名号可是响彻了大江南北,一时无二……除了那个没有了对手的逆鳞。

  所以虽然在个人战时败给了孟怒,却又在兵法方面扳了回来,艰难的得到了解元,此后的大小战役,不论是个人战,还是兵法,都没有遇到什么对手,毕竟悟剑士的天赋实在是太强了,而和其他人相比,逆鳞可是专业出身。

  从那天开始,孟怒就没有再出现在我们面前,也许,他从那时候开始,就没有进入过游戏了。

  每当我想起他的时候,我都会恍惚的看到一个场景——我站在荒芜的操场上,身边有一队队的军人喊着号子,从我的身边跑了过去,而孟怒他也在其中,目不斜视,似乎根本没有看到我……

  而我也知道,孟怒的生活一定不会像我想像的那么平和,他身上那无数的伤疤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他只是在训练罢了,而他如此的厉害,是绝对不会遇到危险的。

  所有的人里,最让我担心的,就是他了……

  而更多的时候,我都会骄傲的想,现在的孟怒不只在保护我一个人,他在保护所有的人……

  孟怒的弟弟,也一定很为自己的哥哥骄傲吧。

  虽然同样连中三元,可官职上,还是我比逆鳞高了那么一点,我是户部尚书,而逆鳞却只是兵部侍郎,他这样的官职,也已经让所有的玩家羡慕到眼红了,毕竟兵部和户部还不一样,兵部可是真正的权力机构,而户部却好像是在过家家酒。

  逆鳞进入了官场,带走了很多的旧日部属,而“龙”也宣告“解散”,而同一时间,另外几个隐藏的力量慢慢崛起——龙怒正是其中之一,而今天,我就是要去帮龙怒解迷。

  (和楔子略微有些偏差……)

  “兵部的正职不可能交给玩家。”当时,师傅是这么对我说的,“因为这力量太可怕了,不能落在任何人的手里。”

  而逆鳞他们何尝肯把这权力交给NPC?我可以想像,接下来的抢夺,会更加的惊心动魄。

  而游戏的规则,是无法违抗的,不论是师傅还是逆鳞。

  我虽然淡出了“帮派”之间的争斗,可官场之间的“倾轧”大概很快就要开始了。

  虽然如此,也无损我和几大势力之间那奇异的友谊。

  既然已经知道彼此不能“信任”,彼此之间反而更加的信任起来……

  这样的说法很奇怪,可现实就是如此,我们可以就私事大打出手,也可以因为公事争论得面红耳赤,却没有人会对对方****手,毕竟——谁都担负不起来这个责任。

  就算是官场倾轧,可这毕竟也是游戏,游戏就绝对少不了“任务”,而任务就必须要我这个鸿易士。

  以前的我,是站在了众多玩家中间,做为平衡者,可现在的我,却必须平衡师傅和逆鳞两方的势力——这也是师傅希望我能做的。

  解迷……也算是我的爱好了,当我被各种复杂的关系烦得不行时,我也就淡漠了所有的“关系”,标明价码,竞价解迷,这次就是“龙怒”出的价位合适,才让我真正决定出手。

  而孟怒走了……家族里,就再也没有人能够管住我,这样没有人帮我把握方向的感觉,让我心中说不出的空虚。

  我终于把老爸老妈都接到了游戏里来,鼓起勇气把头盔寄给了老爸老妈,没想到两位老人听老姐说,我成了状元,说不出的欣喜,竟然没有骂我。

  我在几个风景秀丽的城市修建了几所庭院,又添购了几艘画舫,老爸老妈他们从来没有接触过游戏,更何况是这种游戏?一天到晚到处乱跑,都不知道到底在干什么。

  不过,我也不怎么担心,我可是告诉老爸老妈他们,只要把自己“东岳世家”的名字亮出来,而不去什么夸张的地方的话,一般是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

  说起来,我虽然认识的朋友不多,可认识我的人不少,而且小哈的人品还不算差,肯帮忙的人不少,再说现在的东岳世家是没有人敢惹的,第一家族的名头,早就已经被人所公认了,就算是仇人和有嫌隙的人,也不敢把爪子向偶身上招呼。

  遇到了他们两位有什么危险,说不得还要上去帮帮忙。

  而老药的药店,最近也越来越红火,不过老药最近很忙,大多时候都是雇来的NPC帮他打理一切。

  其实……虽然东岳世家的名头一时无二,可东岳世家想再一起出任务,却很难了。

  我们都有了自己的事业,都有了自己的名头,也都有了自己的发展方向。

  ***

  把老爸老妈从老虎和狐狸口里救出来,我也该下线了,因为下午还有课,看看堆到床边的刚换下来的脏衣服,我实在懒得洗,想了一想,我把所有衣服都塞进了袋子里,然后走了出去。

  绕过了寝室楼,跑到了靠近操场的方向,我左右看看,发现公告栏那边有人正在看公告,于是走上前去,敲了敲公告栏,道:“喂……吴情,别躲了。”

  公告栏后的人身体僵了僵,然后无奈的走了出来,无辜得看着我,果然是吴情。

  “有什么事情,小哈?”吴情很是机警得左右看了一看,孟怒离开之后,他们就被再次下令,不准接触到我,只能在附近默默的保护,可我被孟怒熏陶出来了,从人群里寻找出几个气质和感觉都和常人完全不同的人,还是很容易做到的,再说他们几个,我都见过面。

  “没事啊……想你了……”我笑眯眯得甩了甩手里的衣服。

  “……你换衣服的速度还真快……”吴情无奈的接过了我手里的衣服,已经被我压榨了好几次的吴情已经认命了。

  “没办法啊……被孟怒培养出来的习惯……”我耸肩,“再说现在水这么凉,我才不要自己洗……”

  吴情无奈得看着我,你觉得水凉,我们就不觉得啊……

  哈哈……我就是要压迫你嘛!毕竟不论你干什么,都有人在附近监视着你的感觉,并不是很舒服。

  我这也算是报复吧……

  回到寝室,看看时间,也该吃饭了……不过不想去打,好吧……我发短信!

  老爸刚退役了自己的旧手机给我,我也就省下了要买手机的开销,现在拿老爸的破手机一阵狂按,发短信给了某人,不一会儿,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发现孟宪正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一份从食堂里打来的饭菜。

  “谢谢孟宪!”我拉孟宪进屋,毕竟所有人里,最对我脾气的,还是孟宪。

  不过……我可不是好心拉孟宪进来,孟宪一进我们房间,就拼命摇头:“小哈……你都不知道收拾一下寝室吗?看看你这键盘……怒哥可是专门交代,键盘一定要擦干净,还有显示器……还有这垃圾堆,是不是上次我帮你倒完垃圾,你就一直没有倒过?还有这瓜子皮……不是说瓜子皮最容易塞键盘里面吗?”

  垃圾堆,哪里有那么夸张?不过是废纸篓里装了小半零食袋子而已……而且键盘是新换的,想被瓜子皮塞满,至少还有半年时间……我半年后再担心吧。

  自从有了孟宪之后,我们寝室的卫生基本上不用我们自己操心了……

  “还有,你又不叠被子……唉……”孟宪最大概是习惯了部队的生活,实在看不得我们那邋遢的样子,“唉……怒哥怎么能放心走呢?真是让人担心……让人担心……”

  我晕倒,这也太夸张了吧……

  孟宪啊,你还真有成为第二个孟怒的浅质啊……而且干什么要叠被啊,叠完不还要拆了么?多浪费啊……

  “对了,小哈,我昨天看到一个漂亮小姑娘,你把她追到手,当自己女朋友吧……有了女朋友,你就该勤快点了……”

  我恩了一声,并没有注意他在说什么,因为我正拼命把饭扒到自己的嘴巴里。

  孟宪趁我们寝室只有我一个人,把寝室收拾了一遍,然后悄悄退走,而此时的我,正在电脑前写信给孟怒。

  经过和逆鳞的激烈交涉,我终于得到了一个邮箱地址,逆鳞说我可以发一封信到这个邮箱,然后由他打印下来,转交给孟怒,我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我很想把最近的一切都写下来给孟怒,告诉他我生活的很好……

  所以,我把自己以前写的点点滴滴的东西,都整理了下来,做成了一个文档。

  虽然我曾经把自己在《创造》中的生活整理并加工了一些,在网络上发过,而且也有不少的人看。

  可那都是加工过的“小说”,而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日记”,而我现在发给孟怒的,不但纪录了他在我身边时,所发生的一切,和我心里的想法,还有他没有参与的事情的点点滴滴。

  把这些整理成附件,叫什么名字呢……

  恩,就叫《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吧……

  我们所有人,是一个巨大的家庭,所有的人……在我的眼中,都是如此的亲切,不论是正派还是反派,是朋友还是敌人。

  “怒哥:

  不知道你接到这封信的时候,在什么地方。

  是在原始森林里,还是在营地里,或者是在执行任务的路上……

  也不知道,你接到信会是什么时候,是在我发信给你的当天下午,或者第二天,甚至是在一年,两年后……

  或者,你根本没有接到这封信……

  我只希望,你能在接到这封信之后,找个没有人的空旷地方,大喊一声小哈,我想我能够听到……

  我只想知道,你活得好好的,而且会越来越好。

  我不知道你想不想我……甚至已经忘记了曾经有我这么一个人,但我知道,人的一生中,有好多人是永远不能忘记的。

  你的生活,我无法想像,也无法参与进去,一想到我无法帮到你,我就觉得自己很笨……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我生活中的阳光带给你,虽然我的生活也和以前一样,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东西存在……

  这些天发生了好多事情,其中最重要的当然是我成了状元……

  ……”

  那天晚上,我突然从睡梦中惊醒,耳边是振聋发聩的声音……

  “小哈……小哈……”

  那声音似乎从无穷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却又如此的清晰,震的我的耳膜嗡嗡响,我坐着,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想着曾经存在在我的生命中,却根本无法确认真正存在过的孟怒,想着已经无法回到的过去,想着……

  然后,我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被子里,无声的哭泣。

  为了自己已经不在存在的过去,也为了不曾存在过的所有朋友们。

  孟怒,师傅,尾火,缘木……

  ******

  真正的故事,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接下来还有大约两三篇《尾声》,讲述我想像中的半年后,五年后,还有十五年后的故事……

  如果说,除了这些我还留有什么,那还有肚子里说也说不完的无数的故事……

  关于小哈,关于孟怒,关于尾火,关于师傅,关于影希,关于逆鳞……

  如果写书可以不想开头,不想结尾,只是把生活纪录下来,如同日记,那该多好。

  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生活会一直的继续,没有了过去,没有了未来,每天都在继续,不考虑结果,不考虑原因,我们一起被自己所感动,那该多好……

  今天问我同学,如果他一直追着看的一本书,就要写完了,心里会是什么感觉,他说,会有一成半的“失落”,三成的“喜悦”,还有五成五的“唏嘘”……

  “总之那感觉很复杂吧……”我说道。

  是啊……很复杂。他这么回答。

  如果看一本书,都会有这么复杂的心情的话,那么写一本,一直写了多半年,突然书终结了,那是什么样的感受?

  我不知道别人的感觉怎么样,可我只知道自己每次写完书,都会想大哭一场,为那些书里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生活里的人物,也为了失去了一大群朋友的我自己……

  每次都告诉自己,下次写书的时候,YY点,幼稚点,节奏快点,不要把他们想像的如此真实,如此的鲜活,不要让他们生活在自己真实的世界里……因为他们终究要离开,终究要消失,他们都会无情的把我抛弃,自己消失在岁月的河流里……

  可我不知道,到底是谁真正的无情。

  是我抛弃了他们,还是他们抛弃了我。

  如果……我有无穷无尽的时间,我可以慢慢把心里所有的人都写出来,如果……我有传说中的神力,可以把想像中的人创造出来,成为现实中真正存在的人物,如果我可以和他们说话,拥抱,一起冒险,如果我真的可以……

  可我不是小哈,我是岳瑞鹏,小哈只是虚幻中存在的事物……而不是真实的生活。

  记得前年7月28日,我开了我第一本书——《暗日明晶》,而《暗日明晶》快结束的时候,我又开了这本书,时间也是7月28日……

  暗日明晶结束之后,我就发誓,再也不写太长的书了,因为书越长,我越无法自拔,我无法承受那种失去了最亲爱的朋友的感觉,可我现在却后悔了……

  每年一次的别离,总比每半年一次的别离要好吧……

  现在我已经开了新书《黑店》,我想,到今年的7月28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还要再开一本新书。

  写《暗日明晶》的结束语时,我说:“书结束了,可生活还在继续。”

  现在,我把这句话写在这里。

  书结束了,可生活还在继续。

  把这本书献给我心中所有的朋友们:小哈,孟怒,尾火,师傅,师母,影希,逆鳞,兰心姐姐,腹鳞十七,松涛如诗,翼火,老白,老铁,缘木,罗木,还有好多好多的朋友们……

  还把这本书,献给千千万万为了保护我们牺牲了很多的,孟怒的同袍,我们最可爱的人们。

  小哈

  2006年3月12日星期日晚21:42。

  如果想知道小哈等人以后发生的事情,请看小哈的新书《黑店》和《众香国与山海经》分别为异能和仙侠类。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众香国与山海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