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十八:疯狂诗词NPC(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5515 2005.12.04 20:40

    本来的群满了,所以各位如果加群的话,就加16616702这个群吧。

  “做好准备!”我和老药对望一眼,然后低声叮嘱道。冥思苦想了好久,我终于找出了一首比较有杀伤力的诗词,这些曾经苦苦的背过的东西,在高考之后立刻被遗忘了大半,现在再用,就要再拼命的回忆起来了。

  但是这首诗格外的“凶险”,比之“侠客行”都丝毫不差,虽然相信自己等人绝对不会失败,但是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默默的吸了一口气,我念了起来:

  “紫燕黄金瞳,啾啾摇绿鬃。

  平明相驰逐,结客洛门东。

  少年学剑术,凌轹白猿公。

  珠袍曳锦带,匕首插吴鸿。

  由来万夫勇,挟此生雄风。

  托交从剧孟,买醉入新丰。

  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

  羞道易水寒,徒令日贯虹。

  燕丹事不立,虚没秦帝宫。

  武阳死灰人,安可与成功。”

  轻轻的念完了这首《结客少年场行》我们都忍不住紧张了起来,这首诗所描绘的人物,乃是强大而豪迈的少年游侠,绝对不是刚才的几个人物可以比拟的,而且这首诗相对来说比较生僻,李白作品又多,应该没有多少人念过这首诗,NPC能够出现的机会比较大。

  “好一个笑尽一杯酒,杀人都市中!”典型的古人口吻,但是说话的人,却是我比较熟悉的人——兰心姐姐。

  “你怎么会来?”我瞪大了眼睛,兰心姐姐会来找我,实在是很少见,有什么消息,短信联系不就够了吗?

  “当然是有重要的事情来请哈大举人。”兰心姐姐调侃我一句,在她身后跟着的是腹鳞十七和曾经跟踪过我的那个年轻的悟剑士。

  看到他们,孟怒下意识的站到了我的面前,把我挡在了他的身后,我不知道高手之间会不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但是我分明发现兰心姐姐和那年轻的悟剑士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孟怒身上。

  气氛瞬间僵硬了起来,孟怒的拳头慢慢握紧,然后张开,轻轻的垂下了手指。

  兰心姐姐的目光也变冷了,就连我都能感觉到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兰心姐姐的目光瞬间变的那么凌厉?

  我觉得自己的指尖有些发麻,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体内一波波的冲击着,全身都在颤栗。

  “孟怒!”我一咬牙,猛得拉住了孟怒的胳膊,孟怒身体一颤,猛的挥拳,向我的脑袋打过来,然后又瞬间停在了原处。

  电光石火一般的动作,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结束,我只是凭借他的最后位置,猜测出了他的动作,因为我的速度比孟怒慢了不只一倍,互动度也只是他的三分之二。

  “对不起,小哈!我不是故意的!”看自己差点就打到我,孟怒连忙道歉,吓的脸色都白了。

  “我只是……只是条件反射而已……”孟怒不好意思的低头,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消失了。

  我连连摇头,说自己没事,但是刚才孟怒的拳头却差点吓得我一屁股倒在地上。

  天哪,这不是武侠片啊,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虽然这是游戏,但是那种感觉,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呼……”兰心姐姐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面上的神色颇为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腹鳞十七显然比较会做事,连忙走上前,道:“我们都习惯了,见到高手就想较量一下,吓着你了吧!”

  而就在此时,尾火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小心,出现了!”

  出现了?对了,我刚刚念了一首诗,难道……

  几乎来不及反应,一道白色的光影就晃花了我的眼睛,没有丝毫的犹豫,几乎是本能的,一个艮卦打了出去,一堵石墙出现在我的面前,挡住了这一击,我听到叮得一声轻响,然后厚重的石壁突然被刺穿,漫天的石粉弥漫开来,差点迷住了我的眼睛!

  好快的速度!我终于有时间感叹上一下,而这时候,我身边的孟怒已经不见了,就连兰心姐姐和他身边的悟剑士也已经消失不见。

  “小哈!”老药吓了一跳,拼命大叫起来,我手中巽卦打出,清风吹过,把弥散的石粉吹开,狼狈的后退了几步,才有时间回应他:“我没事,你自己小心!”

  先对自己丢了一个五行强化,透过被摧毁了一半的石墙,我看到一团光影正滚来滚去,我几乎看不清楚到底是谁,简直就和当初孟怒与张大刀的战斗一样。

  老药跑到我身边,发现我没事,才放下心来,而我却突然想起了不妥——琪琪!

  “琪琪在哪里?”我吓的叫起来,老药笑道:“没关系,尾火和翼火在看着她。”

  老药刚说完,就听到尾火和翼火的叱呵声,这两个家伙竟然也冲了上去,那么……

  “琪琪!”我大叫,却没有人回答,我只觉得脑袋轰然一响,似乎有什么东西炸裂了一般。

  “小哈!”老药叫我,但我却根本没有时间理他了,如果小琪琪遇到什么危险,恐怕我哭都哭不出来了。

  尽管这是游戏,但是任何危险都会对小琪琪造成心理上的伤害,这也是我在游戏里一直小心翼翼不敢招惹太多的敌人的原因。

  我本来以为只要我们小心的保护琪琪,她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但是现在看来,我显然错了。

  “巽!”我怒吼,无数的藤萝从我的手中穿刺出来,把面前的石墙化为满地的碎粉,这本来是我制造出来的石墙,现在却又成了我的出气筒,轰烂了阻挡自己视线的石壁,我愤然四顾,却没有发现小琪琪的影子,尾火和翼火也已经加入到了战团当中,翼火这个混蛋占了我本来留给小海的名额,竟然不给我办实事,两个家伙就只知道在那里胡闹,让我气的差点喷火。

  好在我终于还是看到了小琪琪的身影,她正爬在小蓝的背上,懒洋洋的看着这边,这小妮子,这么小就懒得整天躺着了,日后那还得了?在小蓝面前,小明角正瞪大眼睛盯着前方,俨然是小保镖的模样。

  我倒是有些了解尾火为什么会把小琪琪放在一边了,他们这么多人缠上去,对方能够逃出来才是怪事,而且小琪琪远远的躲在外围,就算对方能够突破包围网,想抓到小琪琪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略微放下心来,我漫步向前,开始观战。

  和尾火不同,翼火更偏重于法术攻击,他的行动比之尾火等人略微缓了那么一点,所以最先吃亏。我听到翼火一声冷哼,然后狼狈的后退了几步,离开了战团,显然他已经受伤了。

  顺手丢了个五行技能上去,帮翼火治疗损失的血,而翼火却快步走到我身边,护住了我。

  然后老药和腹鳞十七也走了过来,和我并肩站在一起,看着场中。

  场中现在还有五人,虽然是四人夹击一个,但是尾火的攻击范围太大,频频妨碍其他人进攻,而孟怒的攻击又是贴身的攻击,有几次差点成了对方的盾牌,我凝神观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互动度有所提高,还是终于适应了这样的速度,终于看到对方的样子。原来这NPC是一个白衣的少年侠士,手中的长剑反射着耀眼的银光,不时有七彩的光芒飞散出来,显然那宝剑也并非凡品。

  这些NPC只能存在一阵子,如果超过时间无法杀死对方,就会像刚才的匠人一样化为碎片消失,但是这四个人战在一起,反而显得碍手碍脚的。

  这些人里,以孟怒的级别最低,不过是四十出头,虽然他练级的效率很高,但是在线时间却是最短的一个,能有这样的等级已经很不错了。但是此时孟怒反而是最为游刃有余的人,他好像一条鳗鱼,在狭小的空隙里来回穿梭,尽管险象环生,却没有一次攻击能够碰到他的衣角。

  渐渐的,尾火也撤出了战团,他发现自己的攻击对自己的同伴产生的压力更大一些,但是尾火可谓是战斗狂人加天才,并没有因此而离开,反而是取出了一双带有尖刺的拳套,他好像也准备玩肉搏了。

  轻轻的摩擦了一下双掌,那双拳套竟然燃起了熊熊的火焰,这双拳套竟然是附加了属性的。

  真不知道这家伙自己练级的时候,到底打到了多少好东西,我甚至怀疑我们根本不用杀BOSS,只要把他的所有装备全剥削来,就可以把我们全部武装一遍了。

  看到尾火又打算加入战团,我顺手丢了一个五行补火上去,然后尾火晃动着燃烧的拳头,再次冲进了战团里,他发光的拳头就好像舞厅里的彩灯,疯狂的乱转,我本来还能勉强看清楚战团里发生的事情,现在却被那晃眼的火焰弄的头昏脑胀,只听到尾火闷哼一声,然后铮然一响,一道白色的影子突然倒飞了出来,正是那可怜的白衣侠士。

  尾火戴着拳套的手里正倒抓着一把雪亮的长剑,原来这家伙打的是夺别人兵器的主意。

  “嘿嘿,这长剑不错,我吞了!”尾火贪心的在自己腰间一抹,长剑就消失不见了,现在我没有时间管他,只能瞪他一眼,不过这长剑我们确实用不到,我,孟怒,老药和腹鳞十七都不能用长剑,兰心姐姐和另外一个悟剑士又根本用不到其他的武器。

  倒在地上的白衣侠士并没有丧失斗志,反而翻身爬起来,手中却又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对了,原诗里面确实有这一句:“珠袍曳锦带,匕首插吴鸿。”

  “喝!”孟怒大吼一声,好像贴着地面滑行一般,瞬间欺近白衣侠士身边,白衣侠士在地上滚了一下,手中的匕首挥舞的如同暴风骤雨一般,如果说他刚才出剑的速度快如疾风,现在就是快如闪电!

  但是白衣侠士大概没有注意到,就在他飞出来的时候,我已经飞快的在他身上使用了五行克一的技能。而同一时间,老药的治疗术也已经帮孟怒几人补满了损失的血,腹鳞十七笑眯眯的顺手丢了几个五行强化技能,现在那白衣侠士已经插翅难飞了。

  现在,就连兰心姐姐和另外一个悟剑士都无法再跟上白衣侠士的速度,而他们的眉头也皱的越来越紧,目光盯着和白衣侠士斗的旗鼓相当的孟怒,虽然孟怒手中没有武器,但是他的速度竟然能够完全压制对方的速度。没有了其他人在旁边碍手碍脚,孟怒的实力百分百爆发,把白衣侠士逼迫的节节后退。白衣侠士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漫天的银光倏然消失,孟怒双手垂在胸前,摆出了怪异的防守姿势,白衣侠士的右手却软软的垂了下来,显然已经被孟怒卸脱了关节。

  白衣侠士大吼一声,猛然合身向孟怒撞去,同时咔嚓一声轻响传来,他竟然用左手接上了右手的关节,然后匕首再次暴出了一团银色的光芒,向孟怒的胸口刺去!

  孟怒冷笑,他的身影似乎闪了一闪,然后光芒再次消失了,孟怒手里把玩着匕首,对方的双手全都垂了下来,面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古怪。

  “真强……”我听到身边的腹鳞十七喃喃得说,“比龙首还强……好厉害……”

  不过,就算没有了手臂,至少还有脚和身体可用,白衣侠士猛然跃起,合身向孟怒撞过去,孟怒不是尾火,当然不会硬抗,侧身退开,反正这家伙也玩不出来什么花样了。

  白衣侠士一下扑空,整个人在地上滚了几圈,我听到身边的腹鳞十七松了一口气,这家伙大概不会再有什么力量继续打下去了吧。

  没想到,我们都错了,白衣侠士突然高高的跃起,却没有向我们扑来,反而向外跃出,他这个姿势跃出,又没有手臂保持平衡,最后只能扑倒在地上,这家伙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疯了吗?

  但就才此时,他的身下突然出现了一条虚影,一匹神骏异常的紫色骏马出现在他的身下,昂首怒嘶一声,甩开四蹄,疯狂的向诗影洞的方向奔行。

  我竟然忘记了这一茬了,在诗句里面,本来就有关于宝马的描述!

  天哪,等到我们召唤出坐骑来,恐怕他已经跑回到诗影洞里去了!

  “老孟!”尾火大吼一声,抓住了孟怒的胳膊,猛然把他甩了出去,孟怒如同空中飞人一般,飞出了十多米的距离,在空中转体,如同苍鹰扑食一般扑向了马背上的白衣侠士。

  白衣侠士双臂不能行动,被轻易的扑下马来,孟怒围着白衣侠士疾转几圈,然后突然收住了脚步,白衣侠士如同一块烂泥一般软化下来,瘫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一丝侠士的影子,下一秒钟,白衣侠士化为了一团白色的光芒,射进了诗影洞里,神骏的宝马也消失了,地面上只留下了一把匕首和一件白色的长袍,正是刚才白衣侠士身上穿的那一件。

  虽然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想像出来,孟怒对那白衣侠士做了什么事情,他肯定是在刚才一瞬间卸脱了白衣侠士所有可以卸脱的关节。

  “呼……”孟怒轻轻的嘘了一口气,然后转脸向我看来,目光中全是欣喜,他本来以为在手臂完全康复之前,不能随便的使用拳法,没想到在游戏里竟然还可以如此畅快淋漓的使用全力和人打架!

  “好!”劈里啪啦的掌声响起来,正是兰心姐姐带头,我们纷纷响应,兰心姐姐由衷的赞叹道:“你太厉害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帮派?”

  “兰心姐姐,你又挖我们东岳世家的墙角!”我装作不满得道。

  “姐姐真是越来越好奇了呢!”兰心姐姐道,“你身边的这些人,怎么都那么古怪?”

  她的目光从孟怒身上移开,转到老药身上,然后又挪到了尾火和翼火两人身上,忍不住叹息道:“如果他们能够加入我们帮派,恐怕我们的实力要大大的提升啊!”

  “兰心姐姐你说的太夸张了吧,别人不知道你们的实力有多强大,我还不知道?”

  兰心姐姐无奈道:“我们这边都是些武夫,再厉害也没有用啊……说实话,我最希望能加入我们帮派的还是你啊!”

  “啊,是吗?你们不是有腹鳞十七了吗?而且我和腹鳞十七打架,肯定赢不了他!”

  “打架又不是鸿易士的本行,再厉害又有什么用?”

  兰心姐姐无奈的摇头,转移了话题。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我们的悟剑士,龙之左角。”兰心姐姐指了指身边的那个悟剑士,我挑了下眉毛,笑道:“你好啊,又见面了,间谍先生。”

  龙之左角无奈的苦笑,对我微含讥讽的话语不置可否,我对他做个鬼脸,他继续苦笑。

  “我告诉你不要惹小哈了吧!”兰心姐姐半开玩笑得说,我瞪眼睛,“我哪里有那么恐怖!”

  “好了,不开玩笑了,这次来找你们,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关于恶麒麟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