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十一:夜半演卦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5280 2005.09.02 17:01

    (现在更新一次,晚上再更新一次,明天上午要收拾东西,然后中午上车,一直到星期天大概都不能更新了,所以把偶的存稿都发出来吧……精华已经没了……汗,240个……速度真快……还有,偶加精华是从上向下加的,因为网速原因,有些大概没加上,不要生气……下星期补上。)

  (还有,人总是很复杂的……比如小哈也会自私,也会喜欢敲诈别人,每个人都有很多面,不能苛求每个人都对自己全无保留。那些会全无保留的人,都是YY小说里写出来的……)

  “小哈……你……”本来以为已经无望,没想到竟然又出现了新的转机,兰心姐姐惊喜的看着我,我做个鬼脸道:“哼,说不定某个人正希望我就这样跑掉呢!怎么能让他们如愿,是不是,姐姐?”

  拉住兰心姐姐的胳膊,嚣张的在兰心姐姐侧脸上吻一下,挑衅的看着发出嘶嘶声的众人,道:“哼,有意见就来吧!我小哈才不怕!”

  见他们都噤若寒蝉,我嘿嘿直笑,反正弟弟吻姐姐也没什么啊,让那个人嫉妒去吧!

  “你啊!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油滑!”一巴掌打在我肩膀上,让我气血减半,汗……兰心姐姐果然还是那么暴力。

  “如果想要学习鸿易士的技能,就自己看吧!”我想了想,就在这里教吧,反正大概还要现场试验给他看,不但需要宽广的空间,更需要一些试验对象,这里有这么多的试验对象,怎么能不拿来用?

  我对腹鳞十七招招手,然后召唤出了 “紫毫”,“徽墨”,“澄心”,“玉砚”,这四个小东西好奇的瞅瞅四周,其中最显眼的还是紫毫,它摇摇晃晃的爬到我的衣领处,抓住了我的衣服,好奇的四处探头。

  “八卦技能绝对不仅仅是用来攻击的,非攻击时,卦相的表现,更是千变万化,虽存乎一心,却难以精确控制,确实是非常复杂的东西。最基本的用法是这样的。”虽然现在我还无法把八卦叠加,但是八种卦相就已经可以代表天地间的很多种事物了,《说卦》中列举了卦相表示的各种物体,经过无数年的演变,八卦又被赋予了更丰富的意义。

  “艮!”我郎声道,手指连点,根据使用灵力的多寡,一大三小共四个艮卦落地,本来平整的院落立刻垄起了一大三小四个石柱,成了一套临时的石桌石凳。

  “兑!”我先丢了一个兑卦在石桌上,又连续丢出了十多个小小的兑卦,排成一排,直延伸到庭院里的排水沟处。只见石桌上出现了一个一尺直径的圆形凹洞,凹洞边缘有一三指宽的凹槽延伸到桌边,绕着石桌盘旋而下,并沿着石桌下的土地蔓延,直延伸到了旁边的排水沟里。

  “坎!”以最少的灵力甩出一个小小的坎卦,坎卦落在了石桌上的凹洞里,渐渐化为了一滴小小的水珠,水珠刚刚化形,一股泉水就从凹洞冒出,渐渐溢满,沿着凹陷的凹槽汩汩流下,然后顺着地面刚刚出现的“河道”蜿蜒而行。

  “巽!”清风顺着地面吹拂,绿色的风吹过的地方,各种花木丛生,虽然因为我灵力不足,只是缩微版的植物,但是一瞬间满庭*开遍,这样的改变,没有人能不惊叹。他们呆呆的看着满地的草木,一时间无法言语。

  “震!”一声暴喝,天空中一道闪电划过,瞬间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也把他们从呆滞中唤醒过来。同一时间,雷声震震,真正能震邪辟易的,正是这隆隆的雷声,凡是做了亏心事的人,在面对这天地震怒之时,怎么能不心惊胆战?

  “离!”离卦落在石桌上,化为一团跳动的灯火,在闪电消失,众人眼前一片黑暗的时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乾!”我抬头望向天空,天空中霞光绚烂,竟然已经邻近黎明了,我的乾卦就停在了手中,没有发出,又有什么比这漫天的朝霞更美丽呢?

  “坤……”我轻轻的叹气,一股波动从脚下流过,这满园的美景再也没有一分人为的痕迹,它们已经被大地纳入了自己的胸怀,成为了自己的一部分。

  我长长的嘘了一口气,这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用法,但是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竟然能够发挥的这么好。师傅说只有娴熟的操作好八卦技能,才能学习六十四卦,所以我使用各种方法练习自己的八卦技能。

  而师傅使用八卦技能时,所表现出来的东西远远没有我所表现的丰富,这大概也是电脑和人类的区别吧……

  看着漫天彩霞,映照满园*,石桌流溪,我不禁诗兴大发,自从帮罗木做了诗文任务之后,我便会时常做些歪诗给罗木听,借此教他作诗,此时竟然又有了感觉。

  宠物和主人心意相通,我召唤出了文房四宝的本意是把技能的用法写下来给腹鳞十七,但此时却忍不住要写首歪诗了。

  心意一动,文房四宝已经跳到石桌上,取水于砚,徽墨细研,纸备笔就,我郎声吟道:

  “夜半论玄,谈笑演卦,恍惚满园*,罅溪浣笔,玉砚研墨,只待文章书就。”转身一看,紫毫正沾满了浓墨,行云流水一般在澄心堂纸上书下我刚念出来的诗句,便又念道:“天尊北极,因循北斗,地如布帛,万物藏胸,雷行天顶,群邪辟易,风抚大地,万物乃生,水无定相,却蕴至力,火似无形,大刚反柔,山虽雄奇,却蕴蛇曲,泽似安闲,其心勃勃。变化之事,存乎一心,阴消阳长,五材轮转。”

  话声落,笔乃停,纸亦满,澄心跃起,看自己身上写满字句,伸出小手轻轻揭起一层,迎风晾晒。

  紫毫晃头晃脑半天,显然还没有写过瘾,眼巴巴的看着我,好像想让我继续念下去。

  可惜的是,俺小哈就这点歪才,此时已经“哈”郎才尽,只能徒呼奈何。

  转身向兰心姐姐看去,发现她竟然呆呆的看着我,眼睛里似乎有热泪滚动……这是怎么回事?

  “兰心姐姐,你怎么了?”连忙问个清楚,如果是我惹哭了她,我还不被这些如狼似虎的家伙们给生吞了?

  “小哈,你……”兰心姐姐张了张口,却再也说不出话来,站在她身边的腹鳞十七如同入魔一般喃喃低语道:“八卦技能,八卦技能,这就是八卦?”

  “这只是我的八卦,如果你想要把八卦用在战斗上,就要想更多属于你自己的方法,我对对八卦在战斗中的用法,还停留在最简单的层次,在这方面我教不了你。”我说的并非假话,因为我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发现八卦在攻击方面有什么特长,我也只是简单的丢一些卦相,求取其固定伤害而已。

  “哗……”震天的掌声响起来,倒是把我吓了一跳,原来是士兵们拼命的鼓起掌来,好半天,兰心姐姐才压了下手掌,表示停止,然后对我道:“小哈……你把我们的演武场弄成这样子……让我们日后怎么演武比试啊!”

  我苦笑,看看变成了花园的演武场,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得意忘形了。

  但是,这种挥手之间就可操纵万物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怪不得师傅告诉我说,我鸿易士虽然战斗力不强,但是只要领悟了足够的东西,就可以移山倒海,使江河改道,使天地变色。原来,其他的职业是适应环境,而鸿易士,却是创造环境!

  不过……这么微笑的环境改变……恐怕也没有什么用吧……

  “我想……我可以试试……”腹鳞十七不怎么自信得道,兰心姐姐看看我,我鼓励的点点头,其实,我也想看看其他的鸿易士到底是怎么样的。

  腹鳞十七想了一想,抖手丢出了“离卦”,一团火焰在地上滚了两滚,燃着了一些小树,他的想法很直接,想要通过焚烧,把这些多余的树木除掉,这想法不错,但是……

  一股浓烟弥散开来,很快四周就响起了咳嗽声,我连忙把尾火了兰心姐姐拉到身边,“巽卦”发出,化为清风,把身边的烟雾吹开,大多反卷而出,卷到了腹鳞十七的面前,腹鳞十七好像受到了启发,巽卦同时发出,吹向离卦,“巽卦”属木,离卦属火,以风助火势,更可以把浓烟都吹向门外,果然是不错的想法。

  我故意使坏,使出“坎卦”,一股雨水从天而降,浇熄了离火,植物上残留了雨水,再想以离火点燃树木就不怎么容易了,腹鳞十七皱眉想了半天,转脸问我道:“小哈师傅,这样的话……要怎么做?”

  “很简单,以水生木,以木生火!”我也没有藏私,手中“震卦”发出,击在树木上。

  世界就是这么奇怪,在下雨的时候,想点火却点不起来,而闪电击到树木,却有可能引起森林大火,以“科学”的方式,要解释太多的东西,在中国古老的智慧里,只需要一句以木生火,那就够了,因为“震卦”五行也属木。

  “以木生火,那是五行啊……现在是八卦……”

  “八卦为表,表现各种事物,五行为里,代表事物内部的变化轨迹,何必分的那么清楚?”

  而后天八卦,也正是按照相生的顺序排列的。

  “好复杂……”显然腹鳞十七不怎么了解,腹鳞十七把树木烧干净,却又对石桌,河流,和残留满地的灰尘感到无奈,巽风也吹不干净这么多的灰尘啊。

  “先天八卦中,相对的卦相往往代表完全相反的意义,甚至可以产生相克的效果。”我指点他说,“先天八卦中,天地相对,雷风相对,水火相对,山泽相对,若山为突出,则泽为隐匿。”

  腹鳞十七恍然,连忙对石桌使用了兑卦,石桌就好像软化了的蜡烛一般,扭曲着慢慢瘫软到了地上……那感觉,真是怪异。

  “哈哈哈……腹鳞十七,你行不行啊!”背鳞小队的家伙们纷纷叫嚣起来,而被背鳞大队的大个子们挤在外面的几个腹鳞大队的道士在外面边跳边嚷嚷道:“十七,加油,做的好啊!”

  看这些家伙很快分成了两帮开始叫加油或者“漏油”,兰心姐姐有些无奈的摇头,却并没有去管他们,平日里这些人根本没有机会玩闹。

  而我也玩上了瘾头,在前面乱弄东西,让腹鳞十七在后面跟着灭火,十五分钟之后,看着满院子乱七八糟,腹鳞十七哭都哭不出来了。

  现在的院子里是大石柱上长小石柱,小石柱上长小树,小树下面常流水,流水下面有人住……

  除了我和尾火,兰心姐姐,其他人身上几乎全湿了,有几个更是躲避不及,被石柱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小哈师傅,我投降了,您可要优待俘虏啊……现在院子该怎么办啊!”看自己实在是没有可能比过我,都说破坏比建设容易,但是现在显然是建设占了上风。

  “大地可以包容一切的美和丑,当然是……”我一口气丢出了无数坤卦,地面上的各种痕迹渐渐平复,解释道:“不过,这个并不是绝对有效的,大地的包容力也有限度。”

  再转身,看背鳞腹鳞们一个个的躲得远远的看着我,好像我是什么恐怖人物一般,不由伸了伸舌头。

  “小哈师傅,八卦技能好复杂啊,五行技能呢?”

  复杂?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如果明说自己还不知道应该怎么使用八卦技能,岂非让人笑死?

  “五行技能我倒是领悟出来了一些比较好用的用法。”把自己所有的五行技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腹鳞十七,反正这东西基本上是靠悟性的,悟性不够,打死也不会。腹鳞十七听我解释的都是一些辅助技能,有些失望的道:“原来鸿易士真的没有什么攻击力啊……”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摇头道:“五行规则是世间万物共同的规则,既然可以救人,可以助人,那当然也可以伤人,可以杀人。我研究出来的技能偏向辅助和治疗,想要拥有强大的攻击技能,要靠你自己去领悟了。其实对鸿易士来说,救人和杀人只有一线之隔,不要太拘泥于形式。”

  “杀人就是杀人,救人就是救人,怎么会是只有一线之隔呢?”对于耿直的军人来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很难让他们认同,他们会为所有的事情打上“对”或者“错”的标签,不可以做的事情,就绝对不会去做,这就是军人必须遵守的纪律。

  不过,腹鳞十七还是若有所思,他点点头,道:“谢谢小哈师傅,我会仔细想一想的。”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我拿出了师傅的话,“你可要真的自己修行了。”

  说完,我转身看向兰心姐姐,道:“好了,完事了。”

  “小哈真好!姐姐喜欢你!”她猛的抱住我,来了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后退一步,面容一整,大声道:“全体集合!”

  呼啦啦一声,所有的人都按照秩序排列好,几十双眼睛也都一瞬间集中在了我身上。

  这是做什么?我想我这时候一定表现的很无措,我下意识的向尾火身上靠了靠,而尾火也伸手按住了我的肩膀。

  “敬礼!”兰心姐姐的右手庄严的举了起来,“刷”得一声,几十只手同时举了起来,这些人里面有粗犷汉子,有文质书生,还有威严的指挥官,还有兰心姐姐。

  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军人。

  “你……你们……我……”我无措的乱摇着自己的手,却不知道该怎么做,这是我无法承受的大礼,这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肃穆的场面,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但是我心里那最后的一丝怒气也消散了。

  仅仅是为了这一礼,我便再也无法不感动。

  我呆呆的站着,承受了我本来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妈妈说,我这人太好心,别人给我一点甜头,我就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忘掉。

  但是,有些利益是必须牺牲的,有些时候是必须感动的,有些人是必须包容的,有些事情是必须要去做的。

  我想,我没有做错,因为我竟然觉得心里飘飘然起来,膨胀的不知道是良心还是自尊心,或者是虚荣心,但是我觉得自己心里很舒坦,这就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