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五十:鸿易山任务(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4206 2005.09.18 15:14

    “天宫是存在的?那怎么可能?”我惊讶的说,师傅的影子已经隐约的在我的面前出现,我知道这是师傅为了方便和我的交流。

  “这个是我们解释不了的。”师傅沉默了一小会儿,道:“在主脑被开发出来的时候,曾经有人拿主脑计算过各种各样的奇怪问题,当时,主脑曾经计算过这个问题,结果未果。因为主脑可以自发的检索文件,搜集资料,所以通常可以自主的进行大型计算,甚至简单的研究。虽然如此,基本的思路和算法还是需要有人来指引的。怎么说呢……”

  “我知道,主脑和我一样,是个路痴,不知道分辨路的正确与否,但是他却有我所没有的毅力,可以把一条路走到底。”我想了想,又道:“主脑只会按照人类指点的方向前行,而不懂得自己寻找出路。”

  “也不是不懂得。”师傅回答的有些无奈,“只是主脑自己寻找正确的路的功能,却被人为的忽略了。虽然主脑在自我完善中,但是需要的走路还很长远。”

  “这应该是机密了吧。”我看着师傅,“干吗告诉我这些?”

  而且……让电脑自己寻找正确的路,这好像是一种禁忌的东西吧……就好像科隆人一样。

  而且主脑不是尾火……尾火只是一个很小的元素,主脑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最强大的超级电脑啊!

  人知道的多了,就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而我却是那种不想承担责任的人,这些东西告诉我,只会给我带来额外的心里负担。

  “无他,只是因为你的被信任级别升高了而已……”师傅轻轻的叹息,真正精研五行八卦等易术的人,不会对一款网络游戏感兴趣,因为他们大多都是老头子老太太了,会在第一时间进入游戏的,多是我们这些年轻人,而年轻人里,有几个会对五行八卦感兴趣的呢?

  所以,我这个对五行八卦一知半解的笨小子,竟然第一次发现了所谓的BUG,而使得电脑对我的信任度达到了相当高的级别。

  日后,就算有什么高人再进入游戏,却已经被我远远的甩下了,再难超越我。

  近年,曾经被受到了西式教育的人所唾弃的五行八卦理论又被重新提起,作为一种哲理和朴素的哲学,这种古老的学术在计算机领域得到了意料之外的成果,而成为汉字计算机语言的基础,只是想要把古老而繁芜的学说重新整理出来,却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因为长时间排斥各种各样不“科学”的东西,一时间他们竟然无法找到可以帮助他们进行研究的易道人士,或者说,找不到可靠的易道人士,更找不到可以以科学的语言来描述五行八卦的易道人士。

  “也许……我所说的也并非正确的。”我无奈的耸肩,师傅的作为显然是把这重担压在了我的身上,这让我怎么能担当的起。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理。”师傅笑了,“但是至少我们向真理前进了一步,不是吗?”

  “那……天宫……”我始终对天宫的事情耿耿于怀,如果说按照我的想法,可以计算出天宫的存在,那为什么现在没有任何人发现所谓的天宫呢?

  “世界有无数种可能,我们所处的不过是可能中的一种而已。”师傅轻轻的按住了我的肩膀,“不要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并不相同,不是吗?现实中没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道术仙法吧。游戏世界存在天宫,可不代表现实中存在。”

  “那么……原来的天宫呢?”我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如果主脑在重新建模天宫,那么原来的天宫,原来的星殿呢?

  “会自我封闭,然后被删除……不用担心,他们从来都没有接触过人类,所占用的资源非常少……甚至连形成自我都不够。”师傅安慰我,但是尾火却好像受到了很严重的打击。

  我不敢苟同,能因为婴儿没有自己的意识,就杀掉他们吗?

  但是……打掉胎儿的事情却屡见不鲜,谁又能指责他们呢?

  尾火突然仰天发出一声悲鸣,他呆呆的看着晴朗的天空,泪水汩汩而下。

  他看不到自己的家,看不到星殿,因为这是白天……

  但是,就算是晚上,他也再也无法看到自己的家了。

  “尾火……”我当然可以理解尾火的想法,他的家,就要被删除了,虽然他本来就回不去了,但是在那里毕竟还是有着无数的朋友存在的,每次仰望天空,看到那熟悉的星星,总会觉得自己并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

  而现在,尾火却成了真正的孤儿。

  “哇……”尾火伏在地上嚎啕大哭,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么大的个子还这么哭有什么丢脸。

  “唉……”师傅轻轻的叹息,他道:“算了……反正再建立一些人物核心数据也很麻烦……我就帮他们一把吧……”

  我知道,现在和我们说话的,其实已经不是师傅,而是主脑了。

  但是,我实在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是师傅,哪个是主脑,或者说主脑就是师傅,师傅就是主脑?

  师傅看到我的表情,当然知道我在想什么,他无奈的道:“主脑没有感情模块,所以现在是在借用我作为‘界面’和你交流。傻孩子,想什么呢?师傅终究是师傅。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害你的。”

  我点点头,担心的看向尾火,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因为在这样的变故面前,我的安慰会苍白而无力。

  更何况,这变故还是我形成的。

  “准备好了吗?”师傅轻轻的挥手,小琪琪和小明角出现在我身边,我连忙把他们抱在怀里,师傅闭上了眼睛,五彩的光芒由遥远的天边,由深深的地底飘散出来。

  渐渐把整个天地笼罩起来,没有日月星辰,没有山川河流,我们仿佛置身虚无,却又稳稳的站在原地。

  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词——混沌,也许这就是盘古开天辟地时出现的混沌吗?

  “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后乃有三皇。数起于一,立于三,成于五,盛于七,处于九,故天去地九万里。”我不由自主的念出了曾经看过的关于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不知凡几,有人说盘古其实是两兄妹,或者说盘古夫妻,甚至有演义说盘古是佛家派来的罗汉,这中间牵扯到了多少的宗教斗争,就不为人知了。

  师傅听我念起了那古老的传说,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今天师傅就给你来一个开天辟地,小哈,你看着了!”

  “天气蒙鸿,萌芽兹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中和,是为人也。”师傅念出的也是盘古开天辟地的句子,他一边念,我眼前的雾气一边慢慢的发生变化,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生长,在孕育。

  慢慢的,我面前的雾气散开,有一个左手执凿,右手执斧,头角狰狞,神眉怒目,獠牙巨口,遍体皆毛的巨汉慢慢站了起来。

  盘古!

  我知道,师傅这是做给我看的,数据的变化本来没有这样的表象,但是师傅却模拟出了这开天辟地的胜景,做为我解答了迷题的谢礼,天地间有青黄赤白黑五种颜色,是物质,也是光芒,更是能量,还是烟霞,盘古将身一伸,天即渐高,地便坠下,而天地更有相连者,左手执凿,右手持斧,或用斧劈,或以凿开。久而天地乃分,二气升降,清者上为天,浊者下为地。自此而混茫开矣,即有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变化,而庶类繁矣。

  天上有五色的云气,地面有五色的泥石,然后五色溢散,青色奔东方,赤色去南方,黑色去北方,而白色则射向西方,唯有黄色留下来,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

  “师傅……别再继续了。”我却不忍心看到盘古化身万物的情景,特别是在我们已经严重的毁坏了自然的现在。

  师傅轻轻的点头,烟霞消散,盘古也慢慢消失了,我久久无法从这古老的传说中回神,直到琪琪叫起来:“小舅,你看!”

  我顺着琪琪的小手看向天空,无数颗流星正自天陨落,散落四方。我眼睁睁的看着有一颗流星向自己飞过来,却又穿过了我头顶的天空,消失在了不知道多远的地方。

  “师傅,那是什么?”我疑惑的问。

  “那是天上的星辰,也是曾经天宫里的神仙……希望他们能重新开始,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

  从现在开始,天空中就会出现新的天宫,而天宫里,会有新的神仙代替他们存在。

  虽然对玩家来说,天宫是否存在没有任何的意义,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的人可以踏入天宫这个神秘的领域,甚至几年之内都不一定有人能够进入。

  但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体系,主脑不允许有任何的一丝瑕疵存在。

  听到师傅的话,尾火狂喜,他兴奋的举起自己的拳头,道:“我要去找他们!”

  “我陪你去!”我微笑,这可以当成我在游戏里的另外一个目标。

  寻找失落的星辰,想想就觉得很有意思呢!虽然不知道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甚至不知道他们是否能找到,但是他们是尾火的兄弟姐妹。

  而同一时间,我们身边也产生了异变,无数的亭台楼阁离开了自己原来的位置,慢慢悬浮在空中,甚至连天池水都脱离了地面,成为一座飞行中的火山湖。

  “师傅,不会整个世界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吧!”我吓了一跳,我们到底是在玩什么样的游戏啊,本来还只是带点道术,现在就突然变成仙侠了?

  “当然不是!只有鸿易山的禁地才是这个样子,如果外面全这样,还不乱套了!”师傅笑了,“不过根据主脑的计算,唯有这样才能符合所有的条件,所有的建筑都根据时间不停的改变自己的位置,以一甲子为周期,永远不停歇,永远不紊乱……”

  “师傅啊……我是路痴……这样很容易看的头晕的……”我无奈,你让我怎么再来鸿易山啊……更何况,这些建筑之间都没有连接的通道的。

  师傅哈哈大笑,却没有解释。

  “师傅,这算不算更新了?”我又问。

  “算是吧!不如这就当成是第二部资料片吧!小哈,你来起个名字吧。!”

  我看看尾火,慢慢道:“不如,就叫陨落的星辰吧。”

  “陨落的星辰……恩,不错啊,主脑可以开通一个大型的任务,寻找陨落的星辰,真是不错的主意啊!”师傅笑道。

  “师傅,星辰都是我的!不准让其他人找到!”我贪心大叫,尾火已经这么厉害了,更何况其他人?

  师傅却不置可否,再次抱起了小琪琪和小明角,消失在我的面前。

  “沙中金,题目不变,这次不要再抱怨师傅我出错题目了!”

  我晕啊,弄到底,却还要让我去找那什么沙中金!

  师傅,我恨你!而且……我恐高啊……

  看着高高的漂浮在空中的各种建筑物,现在已经不是路痴不路痴的问题了。

  “尾火啊……我好可怜啊!”我抱住尾火,嚎啕大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