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六:最变态新人(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4205 2005.09.29 21:35

    (因为明天要加入VIP,也就是十月一日加入……所以要暂缓更新,存下稿件了……偶一章存稿都没有说……等着公共版的朋友们,偶只能说抱歉了……等偶写够VIP规定的字数,会先解禁一章给大家的。刚刚为自己交了4000多的学费……现在身上的钱就只够喝免费的西北风了,偶比孟怒还穷……谁来收留我啊……55555555555,不得不进入VIP了。)

  天酉村除了那些共同的怪物,比如狼,兔子,等等动物之外,其他有特色的怪物都是人形怪物,当然,这些怪物都是机关人,而不是有生命的怪物。

  而级别最低的,就是“稻草人”。

  稻草人严格来说并不是一种怪物,而是一种“农具”,仅仅是站在田地里帮忙赶跑来捣乱的小鸟的一种道具。稻草人大多是静止的,在鸟儿都越来越狡猾的现在,实在无法胜任守护农田的工作,但是天酉村的高手匠人却给稻草人装上了机关,上了发条之后,它们就可以自己绕着农田乱跑了。

  而天酉村也拥有一样独特的职业——机关师。

  中国古代,就有各种各样的机关道具出现,从类似永动机,永远饮水的“饮水鸟”,到木牛流马,再到可以飞行三天三夜而不落的木鸟,古代有各种各样的传说流传下来,美妙而神奇,让人叹为观止的同时也在怀疑,古代难道真的有这么神奇的技术吗?

  现实无法给人以解答,但是游戏里却可以把这一切都给于一个可能的解释——道术。

  机关术可以让死物动起来,而道术却可以让死物拥有灵智,万物都有五行组成,灵魂当然也是。

  尽管灵魂不是人类可以创造出来的,但是创造出有自己思维的东西却也不难,机关术把这个叫做“灵智”,比如人类就可以创造出电脑,可以弄出人工智能。

  而且,“灵魂”是否是存在的?是怎么样存在的?却也都是一种谜团。

  现在,人类根本无法证明自己是怎么样一个特异的存在,能证明人类和电脑不同的,也只有一个是金属,一个是血肉吧……

  而这些机关师创造出错的机关人,就变成了游荡在满村落的怪物,虽然平日不主动攻击人,但是也给人类带来了很多的麻烦。

  而在天酉村降生的人,都会担负一个任务,那就是帮助天酉村消灭这些会影响到人类正常生活的失败的机关人。

  0级的孟怒没有在稻草人的身上浪费时间,当我们乘坐着大船经过稻草人的刷新地的时候,孟怒想都没有想,就直接让我们把这些小怪物PASS掉了。

  稻草人之后,就是木头人了,木头人是五级到八级的怪物,怪物的样式千奇百怪,多数有一些残缺,毕竟是制作失败的机关人,而且行动也很慢,孟怒显然不想对这些木头人出手,但是再不出手的话,恐怕就要面对十级的金人了。

  “不准再挑三拣四的,赶快给我练到五级!”我一脚踢在孟怒的屁股上,天酉村的人比较少,因为很多人都对机关师不感兴趣,因为机关师属于半辅助,半生活类玩家,战斗力不怎么强,只能依靠自己做出来的机关来战斗,但是游戏发达的宠物系统又让机关人的重要性大大降低。

  所以这里的怪物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清理过了,孟怒落脚的地方有很多机关人在胡乱的游荡,孟怒看看我们,再看看身后的机关人,洒然做个耸肩的姿势,冲了出去。

  面对防御力超强的木头人,没有尖锐武器的孟怒很不占优势,难道他要用自己的拳头去打木头人的木头吗?

  孟怒试探性的打出了一拳,“嘭”得一声被震了回来,木头人属于硬皮类怪物,如果攻击者的攻击方式不得法,有一定几率可以把物理攻击反震。

  对付木头人,最好的武器就是斧头,一般情况下,在天酉村降生的新手会先用匕首挑几个稻草人,收集一些钱币去买一把斧头,然后再回来砍这些木头人。

  “孟怒,你要不要斧头?”斧头我也准备了的,不过孟怒连匕首都不要,我就没有给他斧头。

  孟怒转身笑道:“用不着那些东西,小哈,你看好了!”

  好!我睁大眼睛,这可是孟怒第一次演练孟家拳给我看哦!

  孟怒的手指轻轻的伸展了一下,变换了几个手势,手指周围幻化出了一圈幻影,好像瞬间在手指上笼罩了一层光雾,然后他轻轻的喝了一声,一拳向正对他的机关人打去。

  一拳,至少我只看到了一拳,但是机关人的身上却多了至少五个窟窿,有大有小,我拼命睁大眼睛,却根本连孟怒怎么打的都看不到。

  孟怒的互动度到底是多少?我忍不住想起了这个问题。

  而且,他用的是自己的手啊,就算给我把升级五次的斧头,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砍动这硬的让人头痛的木头人。

  只有一双手,竟然可以发挥出这样的攻击力!天哪,难道孟怒的手升级了九次?

  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宣扬出去,全《创造》第一个升九武器出现。

  身上多了几个窟窿,体内的机关自然也被破坏了,木头人轰隆一声倒在了地上,抽风一般的蠕动着自己的木胳膊木腿,孟怒疑惑的看着木头人,好像在想他身上的要害到底在什么地方,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呢!

  不过,杀死机关人的方法,就是破坏他身上的“灵智”和身体的联系,而灵智,一般都会在大脑的位置吧……毕竟惯性是可怕的。

  孟怒大概也想到了这点,轻轻的一脚踩下去,咔嚓一声踹断了木头人的脖子。

  一道白色的光芒从机关人身上溢散出来,然后消失不见了,宣告木头人的“灵智”消失。

  而一旦孟怒开始攻击机关人,其他的机关人立刻一哄而上。

  “小心,孟怒!”我想给孟怒丢一个五行技能,至少让他不会浪费时间去吃药,再说他的身上也没有药可以用,没想到孟怒竟然还有时间对我摆手,然后轻轻一晃身子,跃进了木头人中去。

  孟怒的身影一晃,再晃,然后就被无数的木头人淹没在其中,我们只能听到“嘭嘭”的声音传出来,然后听到孟怒畅快的大吼声,知道孟怒没有什么事情,于是在船头上坐下来,道:“我们等孟怒一会吧……”

  谁知道我刚坐下不到五分钟,孟怒一脚踢飞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木头人的脑袋,冲了出来。

  “怎么了,孟怒?”我还以为孟怒遇到了危险,连忙站起来,就算我无法主动攻击这些怪物,却可以对孟怒使用辅助技能的。

  “我……好像五级了。”孟怒皱眉道,“恩……是不是快了点?但是那个面板上面写的好像是五吧!”

  我晕倒在船上。

  上天未免太不公平了,怪不得这个游戏里有那么多级别超级高的人,级别最高的人已经是我的级别的两倍了。

  原来……原来差距就是表现在这种地方的。

  身体条件不好的,还是选道士等需要智力的吧……如果你身体条件不好,而且智力也不好的话……就甘心当一个平庸的玩家吧,高级别和快速升级都是不属于你的。

  就好像可怜的小哈我一样……

  “来!咱们去绿柳镇!”大江哥操纵着画舫转了向,行进了村子里,我带着琪琪,尾火和孟怒直奔村子中的五鬼阵,同一地区的新手村是可以互相传送的,而且传送花费很便宜,我之所以要带孟怒去绿柳镇,是因为所有的“悟剑士”的导师中,我只认识绿柳镇的张大刀一个。

  如果让孟怒随便拜个门派就算了,我绝对不会同意的,因为那些门派的技能都是固定的,在使用自己的技能时,根本不会有什么技能的加成,虽然孟怒大概不会在意,因为他本身就已经够厉害了,但是身为“地主”的我,怎么能让孟怒的起点变低呢?

  五鬼见到小琪琪,高兴的差点跳起来,我把小琪琪留给一天也没有半个生意的五鬼,带着尾火和孟怒走去张大刀卖艺的地方。

  “张大侠!还在卖艺啊!”我的语气怎么听都有那么一点讽刺的意味,我好记得当初这个可恶的家伙对我可一直没有好气呢。

  张大刀瞥我一眼,依然在原地耍着他的大刀,虽然舞得虎虎生风,但是和刚才孟怒的表演比起来,可就差了太多了。

  “张大侠这么长时间了,都还留在新手村耍大刀啊!我师傅还托我带个口信,说很怀念张大刀呢!师傅现在在太白城玩,

  游湖的时候,老是长吁短叹,平日里很惦记张大刀您呢!”

  谁让你不收我为徒,如果当初你也把我收了,我敢不像孝敬师傅一样孝敬你?你还用在这里整天卖艺糊口?

  哼,不识货,看,都这么老的老头子了,还要在这里耍刀,可怜啊可怜!

  我的讽刺张大刀当然听得出来,他把刀一收,瓮声瓮气得道:“你到底要来做什么?莫非是你师傅让你来炫耀的?我知道我张大刀没有收到好弟子……”

  他的徒弟,转职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个人回到新手村来看他了,而且他并没有跟着自己的徒弟离开……

  既然徒弟不理会你,你还自己跟上去拿脸贴冷屁股吗?

  当然,我并不是说兰心姐姐不好,但是她的身份和我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

  “我今天就是给你送好弟子来的嘛!”我当然不是随便讽刺他的,毕竟我是来求人的哦!

  “看,就是他,绝对的武学奇才,而且绝对孝敬师长哦?如果您收了他为徒弟,您也是我的师长了,到时候您老和师傅一起游湖,一起喝酒,岂不快哉?”推销东西,我还是满有天分的,张大刀眼睛一挑,道:“哼,是不是武学奇才,可不是你这外行说了算的……”

  不过,他的目光很快就移不开了,因为孟怒的身上散发的那种特质,是任何人都无法忽略的。

  如果说在现实中的孟怒尽力的把自己深深的藏了起来,那么在游戏中的孟怒却已经揭开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封印”,把如同利刃一般耀眼的一面全都拿了出来。

  这里是游戏,一个不被世俗的法律约束的世界,如果说现实是普通人的世界,那么这里就是孟怒的“江湖”!

  “怎么样……不错吧!”我拍拍孟怒的胸膛,好像拍的是我自己一般,“这绝对是千年难见的武学奇才,做个悟剑士绝对没啥问题……”

  “我不要他做我师傅。”孟怒突然张口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我呆住了,眼看张大刀已经动心了,虽然师傅说悟剑士不是普通人可以转职的,因为悟剑士的力量实在太强,普通人转职会影响游戏的平衡,而且不容易控制,(目前我所知道的所有的悟剑士都是军人)但是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师傅还是答应想想办法。

  而现在,就在成功前的那一刻,孟怒却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为什么?”不只是我,就连孟怒和张大刀都愣住了。

  孟怒嘴角轻轻一撇:“就他那点能耐,有什么能够教我?”

  张大刀的面色变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