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三十八:重回酆都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742 2006.02.28 21:21

    虽然沙师兄告诉我说,在鸿易山里闲逛一下,说不定还有其他的收获,但我哪里有什么心情闲逛?

  我告别了师兄,带着他们离开了鸿易山,刚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鸿易山中定然有着很多线索,没想到我们到师傅的海中金阁找了好久,也没有见到师傅留下的丝毫痕迹。

  在从大驿土传送出去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

  海中金阁整个淹没在云海之中,却总是沐浴着阳光,丝毫没有云层中的阴霾。

  之前,站在隐隐发着金光的地板上,看着地板上倒映出的自己的身影,我心中却只有凉意。

  上次随师傅来这里的时候,觉得这里似乎到处都散发着明黄色,如同阳光一般的色彩,但是这次来,才发现,原来金色也可以如此的冷漠,冷冰冰的不带一丝的温暖。

  这里是师傅住的地方,但是没有了师傅,就不再是我的家……

  师傅,你到底在哪里?

  天下有九界,而师傅你又在哪一界?

  鸿易山已经被排除了,那么另外八界中,师傅到底在哪一界?

  而我又要到哪里去找另外八界?

  而我又要到哪里去学习鸿易士的六十四卦技能?

  没有六十四卦,仅仅凭借我以前所了解的东西,能行吗?

  还有箫老传授给我的纳音五行的技能,真的可以帮到我吗?

  我要如何去运用自己并不熟悉的音律呢?

  刚来鸿易山的时候,心中还充满了希望,而离开的时候,却是患得患失……

  人的情绪,就是这么的奇怪。

  “小哈,你不用担心。”尾火轻轻的按住了我的肩膀,低声说:“师傅他老人家一定没事,说不定在某个地方等着你找到他呢。”

  其实……我知道,就算我不去找师傅,师傅大概总也会自己走出来的,但是我却无法让自己安心的呆在那里,什么也不做,游戏里不能一日没有师傅,我更不能。

  主脑还说过,他推测过很多次,师傅“蜕变”可能产生的危机,无论哪一种,都必须找到师傅的位置,他才能帮助师傅度过危机。

  就算危机发生的可能性再小,我也必须找到他。

  剩下的,武举,或者其他冠冕堂皇的理由……在我心中都只是次要的。

  没有了师傅,游戏里就没有了家……没有了回师门时,可以去的地方,也没有了可以毫无顾忌得扑进他怀里撒娇的人。

  甚至连心都空落落的,没有丝毫着力的地方。

  又是深夜,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渔火,早已经没有了心情再玩什么莲花灯,我甚至没有心情和身边的孟怒说话。

  在行动之前,心中总是充满了希望的,而在真正开始行动之后,我却被一次又一次的打击。

  没有,没有,没有……

  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丝毫的线索,另外的九界到底在哪里?

  老铁和老白帮我选出来了几个特殊的人才,但我却没有心思和他们寒暄,还好有老药他们帮我招待这几个人。

  漠北铁骑门的风之骑士,拥有最强大的机动能力,可以把坐骑和自己的属性完美叠加,发挥出强大的攻击力。

  来历神秘的堪舆师流浪的乐者,据说他已经徒步走过很多地方,并有着特殊的道具可以纪录一些游戏的特殊数据,乃是致力于

  “去酆都。”我慢慢得说,虽然不觉得师傅会到酆都去,但我还是决定去酆都看一看。

  而去酆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挂掉。

  对NPC来说,挂掉是很可怕的事情,这是镌刻在他们最核心的东西,所以我打算一个人去。

  因为孟怒刚刚把自己的级别练到了四十级,可以拜副职,一旦掉级,就不可以使用副职的技能了,而且他还要参加日后的武举,一旦挂掉,对他的实力也是一种损害。

  而老药升级速度比较慢,能够到这样的级别并不容易。

  我的家人,都级别不高,还是赶快到了四十级,好快点得到第二职业才好。

  而且,酆都内并不会有什么危险。

  我不太敢肯定,是否可以把尾火召唤到酆都去,按照常识来说,是不可以的。

  每个“界”都有自己的规则,而在酆都是不可以动武的,因为那里是“亡者”的领域,由“酆都天子”所统领一切。

  而游戏里的十殿阎罗,最经常出现的,却是人们最为习惯的阎罗王,这也算是一种“形象大使”了吧。

  但是我却一直不知道,这酆都天子到底是谁,记得我挂掉之后,曾经得到过路引,上面就印着酆都天子,也许这酆都天子只是一种民间的称呼吧,但是古来流传下来的路引,却都是这么写的。

  “我一个人去吧……”阻止了纷纷要跟我一起去的人,我微微摇头,罗木紧紧得抓住我的手,大叫道:“公子,你不能去啊,不能去!若是公子要去酆都的话……就由罗木代公子去好了!”

  小海在旁边也抽抽搭搭的,好像我们真要生离死别一样,没办法,这样的想法已经镌刻在了所有NPC的心里,除了尾火和翼火这两个不怎么正常的NPC,其他人都会反对我这么做的。

  就连老白都很反对我这么做,说我们还是先找找其他地方,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如果没有其他的线索,再用这下下策不迟。

  “这是我目前唯一能找到的方法了。”我微微摇头,天知道其他的几个地方在哪里?虽然师傅在酆都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能不去吗?

  “那我陪你一起去吧!”孟怒当先站出来,我摇头把自己考虑的事情说了出来,孟怒哭笑不得,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想这么多干什么?再说我还都没有去过酆都呢,就当去观光了。”

  “不行!”我严词拒绝,“我不允许你现在挂掉,你现在必须去练级,赶快掌握你新职业的技能,我们日后说不定还需要你的力量呢!”

  孟怒虽然拜了新门派,但显然并没有把新门派的技能放在心上,就好像以前的星光,要知道这是游戏,任何的职业技能都是有用的,忽略了自己可以发挥的力量,到最后就只能自己后悔了。

  “听到没有!”看孟怒还要说什么,我有些生气了,最近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孟怒也不怎么敢惹我生气,低头应声是,又无奈道:“小哈,你可曾想过,如果你自己去的话,要怎么寻找?多个人总也是多一点力量啊!”

  “我们跟小哈一起去吧!”站出来的竟然是甲剑二人,“我们级别低,掉不了多少经验,过不了多少时间就可以练回来了。”

  其实,我也不希望他们跟我一起去,只是孟怒的表情却也绝对不同意。

  “我跟你去!”姐姐气鼓鼓得说,“你怎么能自己去?”

  姐姐啊……你就别说了啊……让你去了,我还不自责死。

  姐姐到现在还不能拜第二门派,但是这事情……

  红哥拉住姐姐说:“你别给小鹏添乱了,还是我去吧……”

  我晕倒……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情,干什么抢来抢去?

  “外面的事情也很重要,你们还是在外面多找找线索吧,毕竟师傅在酆都的可能性不大。”我摇头,然后对姐姐说道:“你还是在这里看着小琪琪吧,不然小琪琪见你不在,又要哭了。”

  姐姐没上线还没有什么,只要姐姐一上线,小琪琪定然要跟姐姐在一起的。小琪琪对她菊姨可是亲的不能再亲了。

  我对姐姐点点头,转脸对尾火道:“尾火,你跟我过来一下吧!”

  “哦……做什么?”我们走到了院落外面,绕到了房子后面,找了个没有人的角落,停了下来,尾火有些莫名其妙的问我。

  我背转身,道:“尾火,送我一程吧。”

  “不行!”尾火好像愣了一下,然后拼命摇头,“不行,我不能杀你,如果让师傅知道了,会敲烂我脑袋的,还有孟怒,不把我掰成八块啊!”

  我无奈苦笑,转身看着他,道:“怕什么,这又不是真杀人?”

  “我……我是你的宠物,哪里有宠物杀主人的?这不行!不行!”尾火低了头,拼命摇头,死活都不肯。

  “尾火啊……”我无奈的摇头,靠墙角坐下,然后对自己使用了五行技能。

  自己杀死自己……

  慢慢的死亡,原来是这种感觉啊……

  虽然不是真正的死亡,但是五行技能加在自己身上之后,体内的五行开始了紊乱,我的心却慢慢清明了起来,师傅往日的一切,渐渐浮现在我的面前。

  我是玩家,我死了还可以复活,但是师傅如果死了呢?

  如果师傅没有成功,如果师傅会消失,我会怎么样?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这些,但是我的体力却在渐渐的流失,当本身的气血降低到一半以下的时候,身体的各项数据,也会慢慢的降低,而表现在人的身上,就是一种疲惫无力的感觉……

  真像被吴情抓住脖子,没有氧气的感觉……

  平日都是在战斗中才会让自己的气血降低到一半以下,而模拟出来的无力感,很容易就被战斗的亢奋所冲散了,而真正体验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游戏中,还有这么多我们不了解的一面。

  因为在静静的体验这样的感觉,所以这感觉也就越发的强烈起来,眼前慢慢的模糊,尾火扑上来抱住我,带点哭腔的声音叫道:“小哈,小哈,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我……”

  尾火在害怕……我能感觉到他的感受,这对他们来说,是无比真实的世界,而在真实的世界里死亡……无论如何也会害怕的。

  就好像在我们的世界,突然有人宣称说,自己不会死亡,可以随便的自杀,然后从楼上跳下去一样……

  没有人相信,就算是真的不死,关心他的人,也会怕的要死。

  傻尾火……你怕什么?平日里在怪物群里冲杀,都没有见你害怕,你现在倒是害怕什么呢?

  轻轻的伸出手,摸了摸尾火巨大的脑袋……

  尾火虽然长得如此的高大,却也不过是一个孩子,需要我去照顾,需要我去关心的孩子。

  不过……我也怕……

  害怕师傅,就这么一藏起来,再也不会出现了……

  也许,这才是我拼命要找到师傅的,真正原因吧……

  其他的,都不过是借口……借口……

  “我走了……等我回来。”我微微一笑,看着尾火有些模糊的脸,轻轻的伸出手去,尾火伸手来抓我的手,但是我却已经高高得飘了起来。

  酆都,我来了。

  再次出现在那不大的小空间里,四周都是浓重的黑雾,天空隐隐透着红色,仔细算算,我这是第二次来酆都吧……平日里竟然都没有挂过,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有老药在,自己又有五行技能,想挂都不怎么容易。

  想起来上次在这里遇到了两个鬼卒,还谈得颇为投机,不知道找到他们能不能帮我什么忙呢?

  可惜站在对面的两鬼已经靠了上来,虽然鬼都长得差不多,但是这两个却和我认识的那两个绝对不同。

  “请出示您的路引,然后由我们做您的导游,带您游览酆都。”(如果不了解上次的酆都之行,看外篇酆都)两个鬼卒走过来,自我介绍道:“我是甲鬼,这是乙鬼。”

  我晕倒,这是什么名字?上次遇到的叫左鬼右鬼,这次遇到的叫甲鬼,乙鬼。

  “我上次来的时候,有两个鬼叫左鬼右鬼,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出示了我的路引,我问道。

  办事找熟人,这点常识还是知道的。

  “左鬼队长和右鬼队长?”两个小鬼愣了一下,然后摇头道:“抱歉,我们队长是不亲自接待人的……”

  “带我去找他们!”这两个家伙当队长了?我愣了一愣,不过这是好事啊,如果他们当了队长,行动起来,会更方便一点吧!

  “这……”两鬼对望几眼,显然很为难。

  “你们不用怕,只要带我到他们面前,就没你们的事情了,一切由我来说好了!”

  距离好远,就看到两鬼穿着比以前威风了许多的盔甲,站在一座大殿门口。

  “小哈少爷,您终于来了!”没想到两人一看到我,竟然立刻扑了上来,一把就抱住了我。

  虽然他们长得不怎么难看,但是看着两张多眼多角的脸在自己面前晃动,我还是有些心虚,慌忙退后一步,笑道:“你们两个怎么成为队长了?我记得我离开没有多长时间啊!”

  而且看他们的身份,大概是什么“殿前将军”之类的职位,应该深得上司的宠信。

  “说到这些,还都要感谢小哈少爷您啊,若不是您给了我们那两个‘祁先’,我们……”说话的是多话的左鬼。

  “好了,这些事情还是等过一会再说吧。陛下还在里面等着小哈少爷呢!小哈少爷,您跟我们来!”

  我看看身后,刚才带我来的两个鬼卒早就不见,只有如织的玩家在殿前指指点点,看到我进了大殿,立刻发出几声惊呼,有几个人要跟进来,却被鬼卒拦住了。

  走进“酆都鬼殿”,我就看到正堂上站着一位黑袍老者,和我想像中的不同,他并不像画上的阎罗王一般威严,自然也不像地藏一样,是个和尚,而是一个看起来如同文人的老者。

  “欢迎你的到来,小哈。”老者微微点头,道:“我是这里的管理人,别人都叫我酆都天子。”

  酆都天子?若不是知道游戏里没有GM,我会觉得眼前这人其实是一个真人,而不是NPC,因为他的谈吐和真人很像……就好像师傅一样。

  “严格来说,我们还算是同门。”老者微微点头,“你也知道这里并不是真正的酆都,而我这个管理此地的人,自然也不是真的鬼王。”

  “你是……鸿易士?”我呆呆的看着他手上的鸿易天书,晕倒……这就是生死薄吗?

  生死薄……是鸿易天书?

  “是的……我也是鸿易士……而我的任务不是收容挂掉的玩家……而是研究玩家的生活。”他沉吟着,道:“其实,我也是你的师兄,你可以叫我地师兄。”

  “地师兄……”我呆呆的道,“你说的研究玩家的生活……这……”

  “整个游戏中本来有很多的独立空间,但是更新之后,只保留了两个独立在五行之外的地方,你可知道这两个空间为何要保留?”

  我微微摇头。

  “鸿易山之所以被保留,可以说是被系统当作了仓库使用,把一些暂时不应该出现的NPC和怪物封存在鸿易山中,等到合适的时机再放出来。而酆都……”

  好像故意卖关子,地师兄微微顿了一下,看看我急切的表情,才继续道:“酆都的作用,是创建一个和外界非常类似的环境,为了……”

  “为了以后的虚拟社区打基础?”如果到这份儿上我还猜不出来,我就不是小哈了。

  是啊,怪不得把酆都弄得跟旅游景点一般。

  “这里,就是日后的虚拟社区的初级模板了。”地师兄看向了门外,“我想你一定没有在酆都逛过吧,你可知道有很多玩家自从第一次进入酆都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一直生活在这里,赚取了酆都币,买了房子,在酆都逛商场,请鬼卒做佣人管家,和其他人交朋友……”

  酆都……有那么大么?

  我从来没有注意过!

  “你所看到的酆都,只是很小的一角罢了!”师兄哈哈大笑,“这就好像游戏的内测,需要经过认证才能进入的。”

  怪不得师兄给我的感觉,是如此的怪异,原来他的重要性一点都不亚于师傅,他一定也可以调集很多的资料,甚至可以直接和外部网络连接,调集所有的资料。

  而他,也是最有可能给我以启示的人。

  “师兄……我这次来……”我开口说什么,师兄已经摇头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具体有那些空间还开着,不过根据我推测,还残留着的空间,定然是以前比较大的地方。

  “比较大的?”我怎么知道那些空间比较大?

  “鸿易山,酆都,天宫,龙宫,昆仑,月宫……”师兄说出了六个名字,然后道:“这六个地方,是最大的,也是最有可能残留下来的,虽然还有三个空间存在,但这三个可以是海外十洲,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中的任何一处,甚至还有可能是其他的小任务场所,所以如果在这六个地方找不到鸿长公,小哈你还是不要找了,等鸿长公自己出来吧!”

  六个地方……已经排除了两个,剩下的,就是天宫,龙宫,昆仑,月宫了。

  天宫要如何去?我们并没有飞到高空的力量,甚至我们连天宫在哪里都不知道,而月宫……月亮也能上去吗?骑着翼火上去吗?

  接下来比较容易寻找的地方,或许是昆仑和龙宫了,上山下水,我都不怕。

  (昆仑本来是传说中的福地,和天宫几乎有同样的地位,此昆仑并不是昆仑山,而上古时代的昆仑山,也并不是现在的昆仑山……龙宫,也是传说中的神仙府第。)

  但是……昆仑我们要怎么去?好在龙宫就在东海……而所谓东海,不就是鲁地附近的海么?

  “所以,小哈你接下来要寻找的地方是龙宫。”

  “那么,师兄,你可以教我鸿易士的六十四卦技能吗?”师兄应该是鸿易门中地位仅次于师傅的人了吧,如果他不能教我,恐怕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抱歉……我不能,只有鸿长公可以……”师兄摇头。

  我长叹一声,转身慢慢走了出去,甚至忘记了和师兄道别。

  东海……师傅,希望能在东海看到你……

  如果师傅不在东海,我就必须去昆仑了,而如果师傅也不在昆仑……我要怎么寻找天宫和月宫?

  也许……世界上真得有嫦娥吃的那种不死药吧……

  小哈奔月?我苦笑……希望不要有那么一天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