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九:老白的任务(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607 2005.10.20 20:18

    (小哈这本书的群号:16325080)

  “这是什么?”老白拿出一块略长的块状玉佩,在我面前晃了晃。

  “不知道……”我摇头,谁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像很值钱的样子,难道是什么古怪门派的令牌吗?

  “那这个呢?”老白又掏出一枚铜钱,在我面前晃了晃。

  “是钱……”我连连点头,“这个我认得。”

  “果然……除了钱什么都不认得了,你肯定是钻到钱眼里了。”老白嘀咕道:“不然能连这种方法都想的出来吗?”

  我怒……我什么时候钻钱眼里去了?钱眼那么小,我可能钻进去吗?

  再说了,我除了钱,还认识很多东西的,比如眼前的你,我不就认识吗?

  “那么……”老白同时把铜钱和玉佩举起来:“两个你要哪个?”

  “都要!”我伸手去抢,笑话,一枚铜钱也是钱啊!

  “不行,只能选一样。”老白哈哈大笑,道:“就知道你会这样!”

  “我也就知道你会这样!”老白今日很高兴,在这些学子面前放浪形骸,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形象问题,所以我也跟他玩闹起来,“当然是……”

  我目光盯向钱,但是手上却猛然抢下了老白的玉佩,无论怎么说,俺也是一个半战斗人员,比之老白这纯粹的文人,恐怕要好的多了吧!

  所以我一伸手,这玉佩还不是手到擒来?

  老白怒骂,道:“你不是见钱眼开吗?怎么不抢钱?偏偏会抢这东西?”

  “笨啊!这东西一看就很值钱,总比一文钱好吧!我还没傻到连值钱不值钱都分不出来的地步!”

  老白微微摇头,叹息。

  接在手中,才发现这玉佩样的东西,竟然是一个印章,虽然样式为佩印,却并非无字佩印,而是在底部却刻了字,有“太白学子秀才哈氏”字样,我仔细把玩着这印章样的东西,知道这肯定就是老白答应给我的“秀才资格”的凭证了。

  整个印章色泽洁白,微微透明,似乎有些红色的细丝在里面盘绕,这石头看起来就不简单,虽然我对玉石等东西没有研究,但是审美观可是一点也不错,把玩了半晌,惊叹不已。

  更让我吃惊的是,这物品却还是装备,可以略微增加防御力,增加部分物理攻击技能的攻击力,较大幅度提升法术类技能攻击力,可以略微影响各种隐藏属性(智商,情商,意商),还有一个附加功能:可携带一书童或侍卫,可以为玩家,也可以为NPC,若书童为NPC,除不可以召回之外,其他属性类比宠物。

  也就是说……可以携带NPC战斗,升级?

  好东西啊!我一直在疑惑,到底NPC们如何增长经验,毕竟他们和我们不同,不可能什么也不干的跑去练级,平日里除了苦练之外,肯定还有其他的做法。

  师傅好像看到了我的疑惑,微笑解释道:“队长有队长令,统领有统领令,将军有将军令,以令组队,平日演练战阵,或者清剿强盗,杀死怪物,都可以得到经验,只是NPC的经验另有算法而已。”

  那么,我这个就是“秀才令”了?有趣!不过堂堂秀才,才只能带一个书童,郁闷哪!

  要过来老白的“勤政令”看了看,发现他的勤政令属性和我的秀才令不同,没有增加攻击和防御的技能,而是有一个:“玩家和怪物攻击无效,可携带侍卫/童仆数量十六。”

  怪不得我对老白拳打脚踢的,却没有什么效果产生,而且老白老是喜欢独自乱逛,我本来还担心他若遇到了什么疯狂的,乱杀NPC的玩家,岂非危险,没想到这东西竟然有着玩家和怪物攻击无效的属性。

  看来当官的,也是受到保护的,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有疯狂的玩家专门杀当官的,岂非立刻乱了套?

  今日就要赶赴泉城,参加乡试,姐姐说这是大事,要把全家人都拉来,说要看我中解元。不但最近挺忙的大姐夫和红哥都上来了,连老药,师傅都被拉来凑热闹了。

  当然,我们这么一伙人不可能会坐传送阵去,而是坐我们的画舫去,这也是老白说我钻钱眼里的原因,昨日从老白家里出来,我就在老白家门口挂了一张牌子,上书:“画舫载人,泉城赶考,顺济而下,涤神荡志,明湖泛舟,宁心静气,东岳世家,鲁内第一,鸿儒伴行,解疑答辩,船上论诗,岂非乐哉?”

  然后留下了两个雇佣来的NPC,帮忙引路,介绍情况。反正他们接待的人也都是NPC,比雇佣玩家或者自己驻守要合适多了。

  赶赴泉城之前,这些学子都要来拜会老白,所以这广告打的正是地方,虽然老白的几个卫兵老是吹胡子瞪眼,但是碍于老白和我的交情,却没有丝毫办法。

  就连老铁来了,却也只是哈哈大笑几声,扬长而去。

  所以今日老白才忍不住讥讽我几句,以宣泄心头的郁闷。

  我当然不以为意,哈哈大笑几声,和老白告别,登船欲行。

  船上熙熙攘攘,有十数名学子在内,虽然说是学子,年龄大的,却已经能做我爷爷了。真不知道这些考了一辈子的秀才,三年一落的滋味,到底怎么样……

  想偶小哈也落榜一次,往事不堪回首啊……

  这些年龄老大的老人里,据说还有老白的启蒙恩师,学生都已经做了一府勤政,师傅却还在苦苦的等待乡试及第呢。

  乡试及第,就是所谓的中举,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范进中举”,俺小哈干脆也来个小哈中举吧!

  不过,如果真能中举,日后别人见偶,就要叫偶老爷了……平白被人叫老了……偶才18岁,应该是“束发”到“弱冠”之间的年纪。如果真的整日被人叫老爷……汗……想想就觉得寒。(男子20加冠,但是身体还没长成,所以叫弱冠,但是后来弱冠用来泛指20左右,18岁勉强可以说是弱冠了。)

  “渔老,开船吧!”船尾摇船的,除了大江哥和大河哥之外,还有四个机关人,这是我从木匠大叔那里定做的“船夫”机关人,正是由江河湖海四兄弟的血做成的灵智,所以此时被命名为似海的机关人正在左顾右盼的偷懒,让大江哥笑骂不已。

  虽然渔家四兄弟摇船也不慢,但是游湖足矣,现在要赶路,速度就不怎么够用了,而且我总觉得摇船的活儿太费力气,还是交给不知道疲倦的机关人去做吧。

  “好咧,开船啦!”听到我的吩咐,渔老应了一声,以渔家特有的号子喊了一声,平日里甚少挂起的风帆张开来,起了锚,就要开船,却看到岸上小海呼哧呼哧的喘着气跑了过来,身边竟然是老铁。

  “停……停一下……”小海见船已经启动了,也不管秋日水凉,扑通一声跳进了济水之中,游到船边,我伸手把他拉上来,最近这小家伙不知道有什么秘密,渔老说他做事情老是心不在焉的,我觉得他好像是上次被吓坏了,让渔老好好开导开导他,还央求师傅开了几贴压惊的药给他喝。

  今日见他跟老铁一起出现,心里却有了一个想法,老铁见我站在船头,对我哈哈一笑,摆手道:“小哈,一定要中举啊!我可是等着喝你的庆功酒呢!”

  “没问题!回来就让你叫我老爷,哈哈哈哈!”

  老铁虽然很有实权,掌握着太白城城卫军的调动,但是毕竟是勤政府下的部门,就好像是警察局长,和真正的军队还有一些区别,所以等我中举之后,尽管身份并不比他高,但是依照现在重文轻武的惯例,他也要恭恭敬敬的叫我一声老爷的。

  我这一声调侃,让老铁愤愤不已,怒声道:“去你的吧,那还是不要高中好了……哈哈哈哈……”

  我也哈哈大笑,在我和老铁的大笑声中,风帆鼓起,顺着难得的西风,更顺着济水的流向,向下游的泉城行去。

  “小海,你过来。”看小海在渔老严厉的目光下颇有些不知所措,被大嫂带下去换了衣服之后,站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我连忙叫他到右侧船舷。

  小海感激的看了我一眼,我拉他在船舷上坐下,赤了脚,在水里拍来打去。

  秋日虽然水凉,但毕竟是游戏,姐姐也没有跑过来叮嘱我注意身体什么的,孟怒和尾火正在船尾和大江哥等人聊天,似乎想要尝试一下摇船的滋味的样子。

  小琪琪和小明角两个家伙总是不缺少乐趣,现在身边有一大堆动物,正和动物们玩的不亦乐乎。

  而红哥和姐姐正在船舷的另外一侧享受两人世界,学子们都聚集在船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我依稀看到师傅好像也在其中。

  我在广告语上写的“鸿儒伴行,解疑答辩”可并非虚言,师傅可以说是天下第一鸿儒,而且从老白对他的态度上来看,师傅绝对不像我想的那么声明不显,这不,那几个老秀才正对师傅打躬作揖,似乎知道师傅的名头的样子。

  “渔老说你这几日老是莫名其妙的不见,是不是偷偷跑岸上玩去了?”我的第一句话就让小海面色剧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上次的原因,小海对我非常惧怕,虽然依然和以前一样对我没大没小,但是一旦我把脸板起来,他就立刻吓的面色发白,紧张莫名,让我莫名的有了一种做兄长的感觉。

  老天知道,我从小到大,不论是自家,还是同族,不论如何排名都是老小,从来没有人叫过我哥哥呢……

  也因为如此,我格外珍惜这做哥哥的感觉,自然要摆出做兄长的架势。

  “我……”见我目光不善,小海扭捏不已,半晌才道:“我……我去找铁大人了……”

  “你想练习武功,是不是?”我怎么不知道小海的想法,小海毕竟是一个孩子,而且又是NPC,远远没有现实中那么复杂,很轻易就可以弄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你是缠着老铁,想让老铁教你武艺,是不是?”

  “是……铁大人说的对……我果然瞒不过小哈哥哥……不过铁大人不肯教我,说如果我真的想要学艺的话,除了找你,找别人都不行的。”

  “你可是觉得我连那个人都打不过,所以不信老铁的话?”我见小海有些犹豫,忍不住道。

  “不是!绝对不是!小哈哥哥最厉害了!不过……”小海低头,道:“铁大人说,就算我学了艺,也是打不过他们的……小哈哥哥,这是为什么?”

  “因为……你们根本不是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啊。”我无奈的叹息,轻轻的摸了摸小海的脑袋,这个小家伙正是因为我而有了烦恼,我应该补偿他啊。

  也许,上天在这个时候给我秀才凭证,就是为了他吧。

  如果是没有发生当初那件事情,我一定会把这个秀才凭证留给罗木,因为这不只是一个印章,也不只是把别人收为侍卫,而是给了这些只有一次生命的NPC,拥有无数次生命的权力。

  而且系统没有规定侍卫或者书童一定要跟在主人身边,这并不会影响罗木的生活。

  我可不想硬生生的拆散人家一对恩爱的恋人。

  但是,现在小海比罗木更需要这个机会,我想了想道:“我确实有办法帮你,不过……”

  我没有多说,把手里的印章的属性显示给他看,小海虽然是渔家子弟,但是平日里也会学习读书识字,所以这些字还是可以认出来的,他看到印章上面的字,惊喜道:“小哈哥哥,你可愿意让我当你的书童和侍卫吗?”

  我微微点头道:“说实话,我不想让你跟着我,你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既然你已经走到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不是吗?”

  “谢谢小哈哥哥!”小海高兴的蹦蹦跳,我也忍不住微笑了。

  但是,心里却有一个想法升了起来。

  这个游戏似乎到处都在创造人和NPC共处的机会,虽然人和NPC直接组队会大大的减少可以得到的经验,以杜绝故意牺牲NPC以换取好处的事情,却在自觉不自觉的创造各种条件,让玩家和NPC发生更亲密的关系……

  好奇怪呢……我总觉得有些古怪,但是到底古怪在哪里,却让人想不透。

  结束了乡试之后,我就带小海找地方去拜师,按小海的性格,肯定更喜欢战士类的职业,可惜不能让他做机关师,不然我们东岳世家的职业构成就更加的全面了。

  小海蹦蹦跳跳的跑到船尾掌船去了,我却来到了师傅身边,看看这次自己的对手们。

  仅仅是太白城一城,就有这么多秀才要参加乡试,确实让我想到了高考时无数人挤那一只狭窄的独木桥的情形,而且我船上的,还远远不是全部。

  “鸿长公,学生有一事请教,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那么圣人到底是赞成史鱼还是赞成蘧伯玉呢?”

  “鸿长公,学生有点不明白……子曰……”

  “鸿长公……”

  看那些秀才一个个的如同见了腥的猫一般,向师傅身上靠(用的不恰当,哈哈……),我挤进去,小声道:“师傅……您还是回船舱休息一下吧……”

  “不必,这些学生都很好学呢,可比你小哈好学多了,从那日到现在,我可从来没有见过你问过为师什么问题呢……”

  我汗颜,其实不是我不想“复习”,而是科举要考的东西不外乎诗词歌赋,时事论文,这些东西我虽然不是很在行,但是却也不是临时抱佛脚能行的。我可不认为游戏里会让我们拼命的分析什么圣人之言,什么中庸之道,毕竟现代社会不提倡这些,而且中庸之道虽然是中国文化的精髓,也有自己消极的一面,比如什么都不敢发表自己的言论,都要套上“子曰”,“圣人之言”等等大帽子,拼命从圣人的话里找出和自己论点相同的一面,以此抬高身价,真是受不了。有些酸儒就连放屁的声音,都要向孔子靠拢,真是不知道他们考上了又能如何。

  古往今来,就算是八股文最盛行的时候,依然有无数真正的名士,他们不过把八股文当成敲门砖,打开了这扇大门,立刻抛弃到一边,就连制定八股文规则的人,都不会认为这样会选拔出真正的人才。

  而且,虽然游戏里还有好久,但是现实中可是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要开始考试了……我下意识的认为这么短的时间,就连复习都不够用,还是开心的放松一下吧!

  “姐姐,尾火,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呆在船上,不如咱们下去练级吧!”我哈哈一笑,转移了话题,大叫尾火,师傅好笑的瞪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

  “好啊!”尾火当然立刻相应,今天可是难得的全家大团员了,而且济水下游没有什么特殊的景观,旁边除了庄稼就是树,倒是没有什么看头,倒是岸上不是闪现的怪物群让我们眼馋不已。

  画舫慢慢放慢了速度,东岳世家全部的玩家全部跳上了岸,开始练级了。

  古时的济水河道,就是现在的黄河河道,历史上有几次黄河改道,河道逐渐南侵,终于让济水没落。

  要知道古时的济水可是“四渎,五岳”之一,古时的帝王祭祀天下,就要祭祀济水,而真正孕育了山东古文化的,不是黄河……而是济水,因为以前的黄河几乎就不经过山东……但是现在黄河和济水几乎已经合而为一了。

  而济水岸边的怪物也都是些水生的妖怪。

  有人面豺身的化蛇,有秉承东方木气而生的青牛,岸边还有钩蛇,岸边还有爬上来的旋龟,这些东西都是古代记载中的怪物,我看的直流口水,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好吃……当然,人面的化蛇不知道是不是和人有什么关系,是不敢吃的,但是其他的怪物嘛……怎么看都很好吃的样子。

  “小哈……你怎么流口水?”有老药这个专职的医生在,偶这个半吊子的医生就不用动手了,一阵五行克一丢了出去,看那些怪物都被我吸引了过来,我招出火虎,跳到火虎的背上,大叫道:“快跑!”

  我在前面绕着圈子,边跑变向后丢五行技能,既然老药抢了我的治疗生意,我为什么不能抢他的引怪生意?

  “哈哈!”看到孟怒面对一只旋龟,对着那厚重的龟甲无处下手的样子,尾火笑的不知道多嚣张了,他哈哈大笑道:“你去对付那些没有龟甲的东西去吧……这些东西交给我好了!”

  “应该是交给我们吧!”姐姐带着小琪琪和小明角在旁边嘻嘻笑,“所有的乌龟都交给我们了,你们去帮小哈处理那些尾巴吧!”

  火虎虽然胆小,但是胆小也是有好处的,那就是在被敌人追的时候,会跑的非常快!

  现在那些化蛇,青牛,等等怪物,没有一个能追上我,只能在后面拼命的跑。

  我心里默默的数着时间,三分钟一过,全部被我丢了五行技能的怪物都哗啦啦一声倒在了地上,哈哈,河边的地形开阔,没有什么障碍,可以让坐骑狂奔,化蛇和青牛行动又慢,正适合我的五行技能练级啊!

  不过我一个人引不了太多怪物,大姐夫便也召唤出坐骑,边跑边射,解决怪物的速度也不比我慢,反而是战士类的孟怒和红哥跑了半天没有追上跟在我们身后的怪物,反而累的气喘吁吁的,大骂我们两个干吗跑那么快。

  那边姐姐和小琪琪也开始了虐待怪物的大计……我转脸看去,差点没有笑疯了……这也是练级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