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孟怒的另一面(上)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4613 2005.09.24 22:39

    (很久没敢写孟怒了,今天让可怜的孟怒出来放放风,并透露一点关于孟怒的信息。)

  “我回来了!”我大吼一声,刚想开门,门就已经自己开了,孟怒微笑着站在门口,家中光洁的如同被大水冲过一般……

  不过,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孟怒的生活习惯非常良好,简直就像是模范教科书,我一直怀疑当兵回来的人都会有这么良好的生活习惯吗?为什么我家楼下当兵回来的小金却好像痞子一样?

  而我的生活习惯也一样良好,不到凌晨三点不睡,不到早上八点不起,困了要睡一天,不困一天不睡,上课爱打瞌睡,下课精神奕奕,写书就吃零食,没事就玩游戏……这真是最典型的堕落的大学生写手的生活啊……也是标准的如同教科书一般。

  我总是感觉,大概上帝觉得我实在是太堕落了,才会派孟怒来,让我体验另外一种生活吧。

  无奈,我和孟怒都属于绝对固执的人,我们谁都无法影响对方的生活习惯,我总会在凌晨三点上chuang,然后在早上急急忙忙的爬起来向教室狂奔,连我们的体育老师都说,我的百米成绩见长,终于没有突破二十秒大关,这实在是体育界的盛事。

  而孟怒却一直精确的如同闹钟一般,我写东西的时候,他就站在角落里“站桩”,从晚上十点一直到凌晨三点,中间会“醒来”几次帮我准备宵夜或者茶水,或者帮我找不知道丢在哪里的零食,而我三点种准时进入游戏“休眠”的时候,他大概也会去睡觉……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孟怒在我醒着的时候躺着睡觉。

  然后早上,我被师傅叫醒的同时,总是会看到孟怒站在我的床前。

  我简直怀疑孟怒和师傅一样是电脑了,他的精确确实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我进入客厅,小心翼翼的走,免得被擦的太光洁的地板把我滑倒,却看到沙发上丢着几张传单,很显然孟怒刚才就在研究这个。

  我拿起来一看,上面写着:“庆客隆**社区店大酬宾,鸭排,原价***,现价***,牛肉,原价***,现价***……一次消费超过25元,赠送鸡蛋六个……”

  我晕倒……再晕倒,抬头看孟怒,发现他的面孔已经红到了耳朵根上,劈手夺过了我手中的传单,狼狈的逃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心里隐隐有些难受,这些事情,真的应该孟怒去做吗?

  他应该去做英雄,而不是我的保姆,但天生懒散的我,却根本什么都不会做,更不可能去做这些东西。

  如果说一开始还觉得孟怒应该对我有感恩心里,所以心安理得的话,现在我却有些心虚了。

  孟怒为我做的事情,早就已经超过了当初我为他付出的东西,如果我们是雇佣的关系,我应该支付他保姆加保镖的工资共计5000元++才对。

  我想去对他说些什么,但却开不了口。

  也许,这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但就算是十八岁的我,却也已经习惯了把一切都同金钱挂起了钩。

  孟怒的房门突然打开了,孟怒拎着一个袋子走出来,我睁大眼睛,不得了,是核桃啊!

  我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好像变成两颗核桃了,我最爱吃的“写书食品”啊!

  所有的想法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如果我这时候去做智商测试,恐怕会无限接近与零吧。

  “从哪里买来的?”我兴奋的冲上去,掏出一颗核桃放进嘴里,轻轻一咬,咔嚓一声,核桃就乖乖的裂开成了两半。

  我咔嚓,咔嚓几下之后,核桃就乖乖的变成核桃仁,躺在我的手心。

  “你看,我可是吃核桃大王啊!”我有些炫耀的说。

  我姐姐总说,我长了一口老鼠牙,什么东西都能咬动,可是明明我的牙齿都空了,一吃糖就会痛。

  孟怒微笑,拿出一只核桃,在我眼前亮了一下,然后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放在面前,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孟怒,他要做什么?

  “咔嚓!”轻微的碎裂声响起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孟怒竟然用两根手指把核桃捏烂了!

  轻易的好像吃小菜一般,孟怒把去了壳,却依然完整无比的核桃仁放在我的手掌里面,道:“我拿核桃练手劲儿,你吃。”

  可是……我喜欢吃核桃,就是喜欢磕开核桃的那种感觉啊……

  妈妈说,我不应该属虎,而是应该属鼠的,喜欢磕东西。

  然后孟怒开始了让我惊的半天说不出话的表演,他把核桃放在掌心,握起手掌,面容一肃,然后一阵咔嚓声响起来,孟怒摊开手掌,不好意思道:“用的力气太大了……都碎了……”

  我无语。

  孟怒分别用拇指和中指,拇指和无名指,拇指和小拇指捏烂一只核桃之后,我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差点就要把孟怒当成传说中的大侠了。

  “孟怒……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不相信孟怒会是普通人,就算他当过兵,也不可能拥有这么好的底子,孟怒笑道:“我小时候学过武术!”

  “哼,不信,我小时候也学过呢!”我家那里到处都是私人的武术学校,但是我没有去过,倒是小时候的玩伴却大多都去学武术,而不是上学。当然,我这个所谓的学过,是指跟玩伴学过。

  “我说的是真的……我父亲是一名武师,我家有一套家传的孟家拳法,还算厉害,你要不要学?”

  “学拳?很厉害吗?”我惊喜的眨眨眼睛,“好玩吗?”

  “好玩说不上,但是很厉害就是了。”孟怒笑着摇头,“你想学的话,我就教给你。”

  “那还是不要了……学拳一定很苦的,我可受不了……”我知道自己有多么懒,学拳据说要夏练三伏,冬练三九的,我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我家的拳法有些不同,真的很厉害。”见我不想学,孟怒竟然有些失望,他继续引诱我道:“如果你学会了,你以后跟人打架,五六个人都打不过你。”

  “可以打过五六个人吗?”我睁大眼睛,“好厉害哦……”

  我知道自己的条件怎么样,如果我都能打过五六个人的话,恐怕野猪都会飞了,看来这孟家拳还真不是普通的厉害啊!

  “是啊!学不学?”孟怒点头,他看我似乎有些意动,紧张得问。

  我怎么觉得孟怒好像很紧张我学不学似得?

  我摇头道:“我还是不学了,哪里有时间学拳啊,不过你既然这么厉害,日后我写到打斗的场面,你可要帮我当顾问哦!”

  天知道我从小不打架,每次要打的时候,都要绞尽脑汁啊。

  孟怒失望的神色都摆在了脸上,我不由好奇道:“你怎么这么紧张我?难道我是千年难见,万年一现的练拳奇才?”

  孟怒被我逗笑了,然后他正色道:“我孟家拳虽然说是拳,威力却全都由手指体现出来,你的手指很灵活……很适合学习孟家拳呢。”

  我晕,我手指灵活应该是打字打出来的吧……如果一个人整天要敲击键盘,敲击上一年的话,想不灵活都是不可能的。

  孟怒伸手指向窗台,窗台上有我上课时无聊,用一张作业纸折出来的千纸鹤,虽然只有一张作业纸,却折出来十多个纸鹤,最大的比巴掌略小,最小的却只比黄豆略大一些,串成一串,立在窗台上。

  也许……我的手确实比平常人灵活一些?谁知道呢?我天生就喜欢做一些手指类的游戏,大概真的有天赋吧……

  不过,我并不想练拳,更何况,我想要练成所谓的孟家拳,恐怕要和孟怒一样,能空手夹核桃吧……

  “算了……”我微微摇头,我真的不想练什么拳,我笑:“我跟人打架做什么?一般情况下,用不到打架的吧!”

  孟怒呆住,半晌才咬牙道:“我们孟家有一套独特的站功和静功,绝对不是骗人的那种气功,如果习惯了,只要三个小时,就可以恢复所有的疲劳……”

  “孟怒,你不会是想要收我为徒弟吧!”我以带色的目光打量他,“莫非你家N代单传,而你又练了葵花宝典,不能有后代,所以找我当你的传人?”

  “去!我还有一个弟弟哪!”孟怒敲了一下我的脑袋,剧痛!

  我抱着脑袋,泪水都快流下来了,孟怒连忙拼命道歉,天哪,这不是在游戏里啊,孟怒竟然比兰心姐姐还暴力!

  如果现实中可以显示气血值的话,我想我现在肯定只剩下一点气血,差点就被孟怒秒杀了。

  “对不起,小哈,我不是故意的,痛不痛?”他大概也知道自己手重,连忙帮我揉了起来,说来也神奇,他的双手好像拥有奇怪的热力,很快脑袋就不痛了。以前帮我按摩肩膀的时候就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这就是你们孟家的气功?”我虽然相信世界上有气功这东西,但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神奇。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按摩的是你的穴位,所以效果就比较明显一点。”孟怒笑笑,但并没有否认我的推测。

  我有些犹豫了,到底要不要学呢?这是很神奇的东西呢,绝对不是小说里写的那些什么神功,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如果让我自己想,就连单手击断红砖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偏偏中国的军队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一抓一大把,硬气功更是军队里面的训练项目。

  不过,我对另外一点却更加的在意:“哇,那么说来,孟怒你对人身上的穴道了如指掌了?”

  孟怒无奈,然后话题就渐渐被我扯远了去。

  我觉得自己实在经受不了这种诱惑,如果孟怒对我说到最后,我肯定忍不住要学的,而我也了解自己,肯定无法坚持到底的,只能半途而废,还不如不学。所以我还是诱惑着孟怒改变了话题。

  孟怒眼神有些落寞,我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孟怒大概真的很想教我……

  “孟怒……”过了半晌,我突然问,“你是不是觉得欠我什么……所以要教给我拳法?”

  孟怒默然,半晌之后摇头,我深深吸一口气,道:“其实……我还觉得我欠你呢!”

  孟怒愕然看着我,我苦笑摇头:“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如果我像你一样会这么多东西,我绝对不会去当建筑工……我会开武术学校授徒,会给人当保镖,最差,我也可以做个保安……孟怒你……”

  “我们孟家有很多的严令,不准我们胡乱使用,更不能胡乱传授……”孟怒微微摇头,“有很多事情,你不懂得……”

  “你肯定还会很多其他拳法吧!”就连我那儿时的玩伴都会很多不同的拳法的,更别说孟怒了。

  孟怒微微摇头,显然开馆授徒这一点就可以忽略了。

  “那么,当保镖……”

  “也不行……”孟怒摇头。

  我简直怀疑孟怒的祖先是不是把世界上所有可以赚钱的事情全给否决了,不过一般请保镖的人都是富人,武师天生仇视富人的,这大概是一种习惯性的心理作祟吧。

  “那当保安总行了吧!”我无奈耸肩,当保安并不是保护某个人,而是保护一个集体的利益,这应该不会跟什么家法冲突吧。

  孟怒微微点头,但是又苦笑了:“我在部队受过处分,会有人要我吗?”

  受到处分会很严重吗?我不知道,但是孟怒说很严重,大概会很严重吧。

  似乎真的只有做建筑工了……孟怒老实巴交的,不会说话,也不会耍心眼,其他东西他怎么做得来?

  我真是有些郁闷了,不过孟怒怎么会受到处分,难道处分他的人瞎眼了?孟怒可是淳朴的如同太阳底下的白布啊。

  哎……我无奈的想,等孟怒的伤好了以后,要怎么安排他呢?

  “小哈,谢谢你!”孟怒突然道,他的笑容竟然出乎我预料的明朗,好像刚刚决定了什么事情。

  我不欠你的,你也不欠我的……我们是好兄弟。

  我似乎听到孟怒在这么对我说。

  也许,任何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尽管我并没有付出什么,相反是孟怒对我付出了更多的东西。

  从那天开始,孟怒再也没有对我提起过所谓孟家拳的事情,所以我一直不知道孟怒到底厉害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但是,不到一个星期,我就看到了孟怒的另外一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