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二十:中举后的梦境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7210 2005.12.07 19:38

    有些无奈的甩甩脑袋,从床上坐起来。

  我发现好像每次我从游戏中离开的时候,都已经是凌晨三点以后了,想想刚才的事情,还真有些难以相信。

  “结果出来了吗?”孟怒的双眼在微光下闪闪发亮,他一直在坚持晚上不进入游戏的原则,按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晚上的安全实在得不到保证,如果全部进入游戏的话,恐怕有小偷进来把房间里翻个底朝天我们都不知道。

  “恩……榜单下来了。”我点点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我记得当初我们几个人都没有批改到我自己的试卷,师傅没有说明原因,现在看来师傅好像已经把我们的试卷内定了。

  “怎么样?怎么样?”孟怒沉稳的样子不翼而飞,整个人兴奋的好像是偷到了蛋糕的老鼠一样,兴奋的蹦蹦跳。

  “恩……解元。”我回答,总觉得自己好像是沾了师傅的光……虽然在我看来,那些NPC的诗词都不怎么样,写的文章也不怎么样,但是当了解元……实在是很麻烦的事情。如果是普通的玩家,当解元的时候,恐怕会高兴的跳起来吧。但是我并不是普通的玩家,我知道这事情背后,肯定有很多烦心的事情等着我。

  也许,我该考虑一下寒清流的提议,让他做我的副手,这些事情该交给他去烦心吧。

  “解元?太好了!解元!小哈是解元啊!哈哈!我弟弟是解元!”孟怒大声的叫起来,我呆呆的看着他,简直不知道这家伙是在发哪门子的疯,这只是一个游戏吧!

  而且,如果有玩家参加的话,说不定我根本就拿不到什么名次呢。

  疯了一会儿,孟怒才静下来,好在这座楼上没有多少人住,不然恐怕早就有人开始骂了。

  而且,我啥时候说要当他弟弟了?老药就非要我叫他大哥,我才不肯叫。

  孟怒看了我一小会,然后脚一并,举手对我行礼,大声道:“解元首长,孟怒向您报道!”

  我哭笑不得,孟怒放下手,又开始哈哈大笑,这家伙到底是在讽刺我,还是真的在笑啊!

  这家伙,怎么好像他自己成了解元一样?

  “你好像不怎么高兴?发生什么事情了?”疯了半天,孟怒发现我的表情并不怎么好,忍不住问。

  “也没有什么……只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已……”我摇头,没有中举之前,我盼望着中举,但是中举之后,我却有些害怕起以后的事情,到底要如何做。面对如此真实的游戏世界,我觉得自己的经验和智力都不够,不够让自己走的不偏不倚,不够自己把握自己的方向。

  “不用担心,小哈。”孟怒大力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们有这么多人帮你呢,是不是?”

  我点点头,孟怒的支持让我心里略微安心了一点,在彷徨的时候,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人在身边,确实能让我不够坚定的心平静下来。

  “明天早上没有课……所以趁现在开始干活吧!”夜深人静的时候,似乎正合适写东西呢!刚刚从游戏里出来,好像一点也不困的样子。

  “还是先睡觉吧,经常熬夜对身体不好的。”孟怒习惯性的劝说了几句,见我只恩恩的回答,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只好叹息一声,又站回了自己的角落里。

  其实他比我辛苦多了,他过着的,是近乎苦行般的生活,我真的很怀疑,如果让我付出这么多,换来一身本领的话,我愿意吗?

  大概答案是不愿意吧……

  “不要跑!”我拉住他,然后指了指沙发,道:“来,你坐在这里看着。”

  孟怒瞪大眼睛看着我,实在是很怀疑为什么我会允许他看我写东西,却依然坐了下来。

  我写书的时候,和大部分作者一样,讨厌身边有人看着,那样会让自己觉得特别别扭。

  但是现在我虽然要写东西,但却并非写书啊。

  “要做什么?”孟怒好奇的看着显示器,因为我并没有打开WORD,而是打开了一个从网络上下载的简历制作工具。

  “当然是要帮你制作简历了!”我回答,虽然直接使用已经准备好的简历模板,会显得很俗气,但是我从来没有写过简历,还是要参考一下简历的内容和规则的。

  “简历?”孟怒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我有些怀疑孟怒是否从来没有做过简历,建筑工大概是不用做简历的吧。

  其实,我也没有做过,我们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好在网络上有很多相关的参考资料。

  “对啊,要求职自然要做简历……不过现在不流行太烦琐的简历,不然我还真想帮你写一本十万字的传记哪!”我半开玩笑的说,不过写传记应该是小菜吧……我现在好像就在写自己的传记。

  但是,我写的传记恐怕没有人能看得下去吧,我要用五万字来表现孟怒的勇敢,用五万字来表现孟怒的勤劳,再用五万字……这个,写超了,这似乎已经成了习惯,写着写着就会满出来。

  “做简历啊……要怎么做?”孟怒憨憨的虚心求教。

  “就好像填表一样,你填过表格吧。”我道。

  “当然填过……我去找笔……”孟怒还真是憨直的可爱啊……竟然真打算填表了。

  “哈哈,孟怒,你笨死了,是要在这里填表啊!”我点了点屏幕,液晶的屏幕泛起了点点波纹(其实偶用不起液晶,还是用的纯平……但是,请允许我YY吧,尽管在那个时代,别人都用全息投影了……)。

  “哈,是吗?那要怎么填写?”孟怒呆呆的看着我下载的模板里的一个个的小格子。

  这个软件附带了几个做好的模板,但是我并不满意这些自带的模板,在我的想像里,孟怒就好像站在高山上,最高的青松下,面带悲壮的最后战士,而这样的气势,只有水墨画才能表现出来的。

  花里胡哨的东西,只能让人觉得没有品位,根本不符合孟怒的性格啊。

  孟怒又好像迎风的寒松,不论枝叶怎么摇晃,人生怎么际遇,根部总是牢牢的扎在岩石里,不偏不倚,不动不摇。

  只是,我却又在苦恼,到底在扉页上来一副寒松,还是来个战士?这样的图片我找了好多了,不管了,到时候看孟怒的主意了,还是先把其他的弄完吧。

  孟怒在旁边说,我按照他说的填入,身份证,退役证书,家庭成员,工作经历……

  孟怒很执著的,不肯说假话,坚持让我把他曾经做过建筑工的事情也填上,其实这样也好,证明他很能吃苦,保安需要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品质吧。

  其实,会去当保安的,大多也没有什么好的工作经历,而且保安的要求是很低的,有些时候都只是用来装门面的。

  我想,孟怒大概会是最好的保安,能够请到孟怒的公司,实在是有福了。

  “孟怒,保安并不是全部的工作,你知道吗?”我边写边说,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我没有什么经验,但在这方面充当的却是指导者的角色,这让我颇为无奈,有时候都只能苦笑。

  孟怒太淳朴了,他告诉我,他长大的地方是一个很小的小城镇,连高中都没有。而他从懂事开始,就一直跟着父亲练拳,根本没有时间关心其他的事情。初中毕业之后,他就辍学了。因为上学比较晚,他初中毕业之后,就直接当了兵,直到一年前离开部队,回到了家里。

  他在部队里学了很多东西,但是那些东西大多是普通人根本用不到的,一旦离开了军队,他好像什么都不会的样子。

  这么简单的经历,让我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一直都觉得我自己已经活的够简单了,但是我也经历过很多的事情,见过很多东西,到过很多地方,当然,还看过很多的书。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不同的,至少他的生活,我都没有经历过,这也是一种独特的经历吧。

  其实,他至少已经会很多的东西了,会一些英语,会开车,会篮球,足球等各项运动……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把这些东西统统使用起来,发挥效力。

  英语是基础,可以接触到很多的东西,尽管汉语正在逐渐变的重要,但是作为最大的外语门类,英语还是很有必要学习的,驾驶是一把钥匙,可以帮你多创造一次机会。至少在找不到工作的时候,你可以去做司机……

  篮球和足球可以说是一种交往的工具,小说中的侠士会互相切磋武艺,但是现代人互相切磋的是球技。

  但是这些还是不够的,他还必须会其他的东西……

  我细数自己会的东西,却发现自己会的东西是那么少,根本不可能教给他什么。

  我会画点画儿,但是从来没有系统的学过;我会写东西,但是孟怒有必要学这个吗?而且这个不是一年半年可以成功的,需要爱好和努力,还有一些小小的天赋。当然,如果孟怒真的要写书的话,恐怕真的会很火,写格斗或者军事类的书籍,一定会吸引众多的眼光。

  这就好像写影评的黯然跑去写大亨,学中文的问心MM跑去写架空,而八卦万分的小哈偶,来写五行八卦一样,专业是很重要的。

  我现在比孟怒强的,大概只有这些吧……对了,我还懂那么一点电脑。

  我决定以后有空的时候就教他电脑,尽管我也懂的不多,但是电脑非常重要。

  只是,那时候的我,却还不知道,孟怒有太多我所不了解的品质,就好像孟怒无法理解为什么我只要坐在那里,就会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以从我的指头下流出来,化为一篇篇文字,我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孟怒可以如此规律的生活,为什么可以独自站在这个世界上,依然坚强的活着,从来不肯妥协。为什么他的笑容里总有让人觉得鼓舞的东西,为什么他退役了,却依然如同军人一样。

  我们是不同的人……而我却用自己的生活方式考虑他的未来。

  也许,我才是真正妨碍他前进的绊脚石,就好像孟怒的存在让我堕入了更深的,名为懒惰的深渊。

  人总是这样互相改变的,无法度量是谁改变的谁更多一点。

  晃了晃有些混乱的脑袋,我们已经填完了所有的选项,使用预览,保存为WORD格式,然后开始修改。

  虽然很少有时间学这些东西,但是曾经想做漫画家的我,对平面设计还是有那么一点心得的,若不是国内的漫画市场很不景气,而漫画的成本又太高的话,恐怕各位就看不到小哈偶的小说了。

  我所设想的步骤是先使用模板做好先期工作,以提高效率,然后用WORD来修饰一下,修改一些不尽如意的地方,接着保存为图片格式,再用PHOTOSHOP来修饰一下,反正这些东西总要打印出来的,是图片还是文档并不重要。

  只是这时候,困意却涌现了出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孟怒道:“小哈,赶快睡觉吧……”

  有些无奈的捧住自己的脑袋,这该死的脑袋竟然隐隐的开始疼了,从小学一直到大学,几乎每个学生都会有那么一点职业病的,而我的职业病就是一旦低头时间长了,就会偏头痛。这应该是鼻炎的后遗症,但是却并不经常发作。所以我经常把偏头痛当成自己的警钟,一旦头开死痛起来,就说明我最近用脑过渡了,需要休息一下了。

  只是,上了大学之后,这偏头痛就很少再出现了,毕竟和高中比起来,大学的生活实在是太轻松了点。

  看看窗外,已经有了些鱼肚白,我抓起头盔,准备到游戏里休息,孟怒却抓住了我的手,道:“好好睡一觉吧,整天那样,对身体不好的……”

  我不知道高效率的睡眠是否对身体不好,但是人类要睡上七八个小时,自然是有其道理的,我重重的点点头,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模模糊糊中,发现自己好像没有睡着,于是抓起了丢在一边的头盔,顺便套到了头上,慢慢陷入了游戏。

  进入游戏之后,却发现自己站在类似曾经去过的星殿一样的地方,金碧辉煌的大殿,往来的金甲武士,我茫然的前行,然后推开了一个房间,走了进去,寒清流正站在里面,在他的身后,是庞大如同泰山的一堆公文。

  “小哈大人,这是您今天要批改的公文……”寒清流的笑容是如此的森然,他一手抓着毛笔,一手抓着大刀,“您现在要选择左手还是右手?”

  “是在做梦……”我立刻醒悟了自己的处境,是不是梦,还是很容易区分的。我们已经到了没有梦的年龄,每次做梦都又短又无聊,每次醒来,都万分怀念小时候的那些美梦,不但长,还充满了趣味性,甚至做完梦就好像看完大片一样,又爽又刺激。

  但是,这梦显然颠覆了以往的传统,寒清流狰狞的挥舞着大刀,向我砍来,吓得我落荒而逃,虽然是梦,我也不肯让自己被砍上那么一两下的。

  好不容易跑出了那可以装下如同泰山一般巨大的文件堆的怪异房间,我才发现眼前竟然是大明湖……

  而我的一只脚,已经踏在湖水上方……

  妈呀……我不会游泳!

  如果是以往做梦,我这时候会飞起来,或者突然学会了游泳,但是习惯的力量是伟大的,我下意识的使用了艮卦,虽然这不是游戏,却可以按照我自己想像的制造出效果来,一条石桥浮现在我的脚下,我踏着石桥拼命的跑,脑海里却浮现出了一个莫名的形容词——翩若惊鸿。

  惊鸿带一个惊字……为什么会有个惊字呢?

  然后我就明白了……在做梦的时候,千万不要想不好的事情,太久没有做梦,我连自己的做梦三大规则都忘记了。

  第一,千万不要想醒来,不然就没得玩了。

  第二,千万不要想不好的事情,不然事情肯定会向不好的方向发展。

  第三,如果讨厌谁,就在梦里狠狠的扁他们吧,但是在扁的时候,千万别想多方有多么强大。

  这就是我的做梦三大规则,而我现在显然违反了其中的一条。

  脚下的石桥突然震动起来,然后水面分开,不知道是不是习惯了通过大脑完善模糊的感官信号(游戏就是这样进行的),现在的景象比往昔的梦境清晰了很多,水珠在我的面前悬浮,我甚至可以感受到那冰凉的触感。

  巨大的土色巨龙昂起了自己的脖子,刚才我认为是石桥的东西,竟然是他那巨大的背鳍,巨龙口吐人言:“小哈大人,您还没有批改公文,要到哪里去?”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不要再做这怪梦啦!我要醒!醒!醒!

  这样的东西,还不如不玩啊!

  只是我却没有醒来……

  在自己的梦里被吓到的人,肯定是笨蛋啦!而且我又没有见过什么恶心怪异的东西,顶多只看过吃小孩的图片啦,把肚子扒开的视频啦,车臣拿匕首割掉俄罗斯大兵脑袋的录象啦……

  算了,杀手锏来了!

  “你不是龙,你是……是影希!”一手指着龙,我心里想,这条笨蛋龙,肯定没有看过黑客帝国啦。

  影希?为什么我会念出来则个名字?眼看着龙头化为影希的面容,我却呆掉了,这是否说明着什么呢?

  “小哈……你干吗叫人家来?”影希的声音格外的嗲,像极了同学学女人声,好恶心……坏了,这是否说明……天哪……

  我竟然对影希……竟然……竟然是她吗?

  我是第一次……被自己的梦吓到了……

  这个高傲的,孤僻的,没良心的,莫名其妙的女生……

  为什么又会那么哀伤的呆在修文院的门口,就算游湖,也都不高兴?

  这个狠心的,虐待动物和幼儿的没心女生,为什么她会拼命的抵触这个虚拟的世界?

  她做梦的时候,会不会也对自己的梦境深恶痛绝?

  我曾经以为,她和我会很像,但是我最近才发现,她和我一点也不象……我一直是没心没肺的,而她却一直在苦恼,在忧虑。

  是什么让她变的这么特殊?

  是什么呢?我盯着那巨大的面孔,莫名的陷入了沉思。

  我知道这不是恋爱,但是我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有了她的影子。

  完全对立的想法,却有着非常相近的根源。

  因为对世界的热爱,而衍生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思路。

  她固执,我也固执,她不肯妥协,我也不肯。

  最激烈的碰撞,大概就是思想的碰撞吧。我们都了解对方,却无法苟同对方的想法。

  明知道不可能说服对方,却一再的想证明,自己才是正确的。

  这是否……也是一种默契呢?

  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小哈……”声音突然变回了影希原本的声音,冷冰冰的,却满是忧思:“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我在听。

  但是我却只能看到她的脸慢慢的淡去,慢慢模糊,扭曲,如同痛苦的挣扎。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是相信梦的人,因为我相信人与人之间,肯定是有什么非五感的特殊类接触,就好像我经常会和走廊里路过的不认识的同学同时开口唱同一只歌。这绝对不仅仅是一种巧合。

  而世界上有一种梦,就是所谓的预知梦,预知飞机失事,预知亲人去世的事情屡见不鲜,而我自己甚至曾经预知到一次冲值卡的半个密码……很可惜不是全部,第二天一醒来就把记下的密码写在纸上试验了半天,可惜终究没有成功。

  买来冲值卡之后,我才后悔的呼天抢地,做梦的时候为什么不梦清楚一点。

  预知也许只是巧合,但是巧合绝对不会只发生一次。

  在纯精神接触的世界,也许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这种强烈的“执念”。

  呵呵,刚才急着去上课,没来得及发广告,现在补上,难得封推,帮一下兄弟,各位多多支持~~~呵呵~

  《星空倒影》,弦歌雅意呕血正统奇幻力作。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26585

  《箭定天下》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38581

  《青春艳曲》作者星羽

  本书又名《青春恋曲》,为青春三部曲加文集,总字数超120万。

  ……最难忘,那青春的牧歌与恋曲……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43453

  《小新娘》作者苦叶

  不一样的激情故事,不一样的真情感受!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37275

  《枷锁》

  http://www.cmfu.com/showbook.asp?bl_id=3663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