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二十八:意外的失利(中)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2398 2005.08.19 23:14

    中元

  初秋当望夜,平楚带斜曛。

  暑气能昏月,砧声不隔云。

  华灯浮白水,老衲诵冥文。

  漫说中元节,儒书惜未闻。

  城北是麒麟城最为偏僻的地方,坐落在城北的刘府也就显现出了一股破落之气,比之城中首户的陆府实在是有天壤之别,虽然庄园占地面积非常大,但是围墙外杂草丛生,门上红漆剥落,院墙也多处斑驳,虽然有爬山虎掩映,但是秋日已至,爬山虎枝叶稀落,却越发显得整个院落破败起来。

  在院门外站着一个懒洋洋的家丁,正在东张西望,我和老药都是道士打扮,此时前来,到时引得家丁眼睛一亮,跑上前来,拦住我们去路道:“道长,道长请留步!”

  我和老药已经商量好了对策,此时故作讶然道:“你为什么拦住我们的去路?”

  家丁看我们不是麒麟城的居民,连忙道:“两位道爷请息怒,实在是小人的主人府上有急事,不知道两位老爷可会降妖驱鬼?”

  “降妖驱鬼?”我们充分表现出了玩家的贪婪,“有什么奖励?”

  家丁连连道:“只要能驱除附身在我家少爷身上的邪鬼,我家老爷一定重重有赏!”

  早就在未来之前就已经打听清楚,刘员外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见到穿道袍的人就拼命向自己家里拉,不管对方到底有没有道行。

  附身的邪鬼?天,如果是闹事的凶鬼,我们倒是不怕,开打就是,但是附身在别人体内的邪鬼,要如何驱除呢?

  刚才竟然忘记了问到底那鬼是什么样子的。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我们两人对望一眼,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

  “驱除附身邪鬼……”我想翻找自己的鸿易天书,应该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找寻到相关资料,但是刚刚开始,就听到家丁大声喊道:“老爷,我又请来了两位道爷!”

  这刘员外的名声并不好,为人小气刻薄,这次麒麟城受灾,唯有他名下的产业幸免于难,本来拟定要让他捐出部分赈灾款项,谁知道他一直龟缩在自己家里不出来,不知道是否有人故意使坏,把他寻找道士的信件丢给了我。

  见面之时,才发现这刘员外竟然是个身形干瘦的老头子,嘴上几根鼠须,头顶员外帽,身穿锦袍,打扮的颇为光鲜,仔细一看却都是旧了的。

  果然是个死要面子的人,尽管如此,我也不得不来帮他们抓鬼啊!

  不得已,匆匆瞥了一眼手上的鸿易天书,只看到:“驱鬼道以符咒……贴……附身鬼怪即刻离开……”等字样,我暗暗叫苦,最近做任务太顺利了,竟然犯了这种低级的错误,我哪里懂得什么驱鬼符咒啊!

  鸿易士虽然是全能的“道士”,但是我现在可远远达不到“全能”的级别啊!天哪,我要到哪里去学习画符咒去?

  不得已只好开始顾左右而言他,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接的任务,道:“我听说刘员外府上风水有问题,所以特意来看一看,不知道刘员外可曾帮人看过?”

  “这……都到这时候了,还管什么风水啊,这位道长,请快点帮小儿看看吧!道长如果也无法救治小儿,小儿就真要死了啊!”

  “啊……这……”我吓了一跳,就要死了,有这么严重吗?NPC的死亡等同与现实世界的真正死亡,所有数据都会被删除,再也无法恢复了。如果真的因为我的关系,而让那位刘少爷死亡的话,我罪过可大了。

  “快去看看!”老药毕竟是个医生,最听不得有人快要死了,立刻忘记了我们的立场,我就算想找点时间查阅一下相关的资料,也没有可能了。

  一急起来,老药就什么也不顾了,拉住我就向堂里冲,刘员外急的拉也拉不住,只好在前面引路,我们转过几个月洞门,走进了一间小小的院落,越向里走,就越是败落,看来刘府真的是已经山穷水尽了,如果这刘少爷再死了,恐怕刘家真的要绝后了。

  “哇……哇……哇……”还没进入房门,就听到一阵婴孩啼哭的声音,我和老药面面相觑,道:“这刘少爷到底多大?”

  看到我们疑惑,刘员外急的跺脚:“我那儿子已经十九岁了,正当娶妻,本来已经说好了媳妇,偏偏被鬼附身,整日的如同婴儿一般啼哭不止,你让我怎么举办婚礼啊!”听刘员外的口气,似乎儿子被附身没有什么,不能结婚留下后代,就是大罪过了。

  看老药还想进去,我连忙拉住他道:“老药,不要再管这件事情了,你帮不了忙的!我回去请师傅来!”

  “说不定我们离开了,他就死了呢?”老药急的大吼,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药这个样子。

  是啊,如果我们离开了,他就死了呢?

  但是我们在这里,能帮上什么忙吗?

  还没想出什么所以然来,老药就已经一把推开了房门,走进房子里去,房子里一片狼藉,几个健壮的仆人正按住一个和我差不多大年纪的清瘦少年,而少年两眼翻白,面色蜡黄,口吐白沫,偏偏嘴里一直发出诡异的儿啼声。

  “镇静剂!”老药大喊,“快,让他安静下来!”

  镇静剂你个头啊!我差点一拂尘把他的脑袋打下来。难道你忘记这是在游戏里了吗?而且附近也根本没有护士啊!

  喊完之后,老药也觉得不对,他连忙问道:“喂,你们到底有没有安神宁心的药物?快让他服下一些啊!”

  “根本没有用啊,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啊!”刘员外绝对想不到自己找来的道士不会驱鬼却会看病,因为老药本来就是个医生而并非道士啊!

  “你干什么!干什么!不要再向里面走了!快点出去!”外面突然传来的骚动声,“快拦住她啊,有人乱闯啊!哎呀,打人了!打死人了!”

  我吓了一跳,这种时候还有人乱闯,莫非是鬼?

  “六万经验在哪里?”那人的声音传来,“我是来抓鬼的,你们快点让开!”

  六万经验?天,难道是来跟我抢任务的?

  我转脸向外看去,就发现一张如同冰雪般寒冷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面容如同冰雪,面色如同冰雪,肤色也如同冰雪,就连微红的红唇和黑漆漆的眼睛,都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好一个冰冷似雪的美丽少女!

  第一眼,我竟然被她那冰冷却充满了莫名吸引力的面容所吸引了,再也无法转开目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