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八:机关之道(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5493 2005.10.14 20:26

    其实我想要学习机关术并非心血来潮,或者仅仅是因为喜欢木工,而是有更深的考虑。

  游戏里的中国式“迷宫”和任务重地,总和机关脱离不了关系。

  如果可以多了解一些机关术,我可以更好的“解迷”,虽然最近别人委托的任务都不是太难(这个……接下来就要写委托的任务了,相信有些人已经等急了),却不代表以后的任务也很容易,我曾经问过兰心姐姐,帮派任务到底有多少步骤,其中关系到了什么职业,兰心姐姐回答我说,想建立帮派,不但要寻找特定物品,要打死特定的怪物,要拿到特定的凭证,这些东西都伴随着一个个的小任务,很多都涉及到一些不怎么常见的职业,所以建立帮派的时候单纯职业很吃亏。而且最后还要闯关,在这闯关的任务里,军师谋士类的职业很重要,五行八卦和机关消息也非常重要。因为准备不充足,他们损失了好多的人手才勉强通过。倒是镇守最后关口的BOSS没有费多大力气就被灭了,因为他们可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啊。

  至少三个悟剑士,还有一群战斗经验超级丰富的战士,杀BOSS想必很容易。

  而兰心姐姐告诉我的东西,让我发现自己想以解迷为生,还实在太难,如果机关术是如此的重要的话,那么仅仅依靠鸿易天书,我能够胜任这样的解迷任务吗?恐怕是不能吧……

  因此,我不得不想办法来学习这些东西,或者找一个对机关术有造诣的机关师加盟,可惜我交往的人里面,实在没有多少人懂得机关术,只能自己学了。

  更何况我对这东西还很感兴趣,何乐而不为呢?唯一遗憾的是,我无法转职声机关师,恐怕无法学习到太高深的内容。

  木匠大叔看着剖开的木妇人脑袋,呆了一小会儿,然后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匣子,里面有一大堆各色颜色的珠子,花里胡哨的。

  “这是什么?”我好奇的问,偶可是好奇宝宝,对什么都好奇的,小时候最喜欢的书就是十万个为什么。

  “这些是灵智的核心。”木匠大叔好像知道我对这些东西格外感兴趣,所以解释的特别详细:“我们机关师虽然可以制作各种各样的机关人,但却无法制作五行俱全的机关人,这些机关人大多都只能zhan有五材中的一材,或者两三材,(五行中的五,指代五材,既金木水火土,而所谓行,是指五材流转,运行,我以前大概解释过吧。)比如这木妇人就是木属性的,因为她的身体是用木材制作而成。”

  是这样吗?我有些疑惑,所谓五行代表的并非仅仅是五种材质,而是代表了五种表象,五种趋势,五种表象中,每个又都包括了好多种特性,所以比之古时西方的所谓“四大元素”等等理论可靠的多。

  《尚书•周书•洪范》中说:“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

  比如木曰曲直,所谓“曲直”,是说树木的主干挺直向上生长,树枝曲折向外舒展,生长繁茂,随风招摇,故说木有升发、生长、条达、舒畅等特性。凡具有此类特性的事物和现象,都可归属于木。

  而并不只是用木头做的东西才是木属性。

  我把自己的理解解释给木匠大叔听,木匠大叔苦笑道:“我父亲就是这样教我的……难道这样解释错了吗?”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了……”我苦恼道,因为我并不知道机关术是如何发挥作用的,而以材质来区分五行,大部分情况下是没有错的。

  不过我还是决定回去问问师傅,说不定师傅可以帮我解释一下机关术的作用原理呢。

  虽然游戏里的“原理”都是虚构出来的规则,但是只有懂得规则,才能更好的利用规则。

  “无论如何,我要先把这木妇人做好了。”木匠大叔拿起了一枚圆圆的,如同种子一般的东西,解释道:“这是村东千年青木枝头东方的果实,聚集了东方木的灵性,本身就拥有了一定的灵性,更可以容纳外来的信息,所以可以用来做木偶的灵智。”

  “这个……随便摘下来就可以用吗?”我有些疑惑了。

  “当然不是,机关师有一些辅助的技能,可以用来改变灵智的各种特点,需要施展技能之后才能使用呢。比如木头犬的灵智,就要被赋予犬类的习性,木人就要有人类的习性。”

  “我可以学怎么做那些东西吗?”我睁大了眼睛,木匠大叔微微叹息道:“你不是机关师,无法学习到机关师的秘诀……这倒是抱歉了。不过等你到了四十级,可以选择辅助职业的时候,就可以来学习一些普通的技能了。”

  “是吗……”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失望,要到四十级呢,还有好多级别要升呢,我要练级,拼命练级!

  而且辅助职业只能用来辅助,虽然每40级就可以多转一样职业,但总要有一个重点,如果全部都练习的话,恐怕只能全部平庸吧。

  我无奈的摇头,就算转职了第二职业,恐怕也无法学习到第二职业的高级技能。木匠大叔知道我在叹息什么,笑道:“我听说世界上有一些失落在各地的技能书,只要符合条件就可以学习,到时候你就找一些这样的技能书,就可以学习到高级的技能了啊!”

  技能书……又是技能书,我哭啊,我的攻击力问题还没有解决呢,难道又要找机关术的技能书吗?

  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技能书啊,而且偏偏是高级的技能书。

  木匠大叔喃喃的念了几句什么,刺破了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种子上,放入了木妇人的脑袋,我想这就是所谓的赋予灵性了,不过大叔是木匠,他会帮女生梳头吗?

  看着木妇人活动了一下手脚,站了起来,却对那精致的镜架等东西不感兴趣,反而跑到放在梳妆台上的凿子旁边,使劲要把凿子拿起来……

  我晕……这个木妇人难道是木匠?

  木匠大叔尴尬的笑了笑,道:“不好意思……给忘记了……这个……找谁的血呢?”

  “大叔,你可以用大婶的血吧。”我建议道,木匠大叔却又被噎住,半晌才道:“你婶子回娘家去了……”

  难道闹矛盾了?莫名其妙的想笑,但是又忍住了,这个木匠大叔长的太像年轻的爸爸了……怎么想怎么古怪。

  很怀疑……大婶会不会像妈妈?

  不过,应该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吧。

  木匠大叔红着脸,粗鲁的捉住了想反抗的木妇人,把木妇人脑袋里的种子拿出来,叹息道:“可惜了,还是换个吧。”

  说着就要丢掉,我连忙道:“把这个种子给我吧!”木匠大叔看了看我,道:“这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给你好了。”

  我连忙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心里有了一些莫名的想法。

  忽而看到小柽又走到了我身边,好奇道:“大叔,小柽的灵智是用你的血做的吗?他自己可以做东西吗?”

  大叔答是,又说小柽的技艺很不错,只是手艺不够细致,毕竟机关人不同于人类。

  我看着小柽,幻想着这个大脑袋里面到底是什么……说不定里面只有一颗小小的种子?

  看我的眼光如此古怪,好像要把他脑袋打开看看的样子,小柽吓的抱着脑袋转身就跑,我哈哈大笑,机关人就是机关人,还真有意思。

  “唉……要会帮人化妆,找谁的血好呢?”木匠大叔又苦恼起来,官家小姐不同于村妇,化妆的时候,肯定有诸多讲究,若随便找个妇人滴血创灵,肯定无法胜任帮官家小姐化妆的任务,但是村子里可都是不施粉黛的黄脸婆啊,哪个又真的会化装了呢?

  “不如这样吧,大叔。”我看大叔如此的苦恼,便帮大叔出主意,“送梳妆台去白家的时候,您跟着一起去。让白小姐找个合意的丫鬟滴一滴血在上面,您再把木妇人装起来,这样定然可以满足白小姐的愿望。”

  大叔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说这个主意好。

  “不过大叔您要知道。”我想到了大叔等人的最终目的,皱眉道:“就算能请来士兵帮你们清剿怪物,也只能解一时之困,过不了多长时间,机关人就又刷出来了。”

  “我何尝不知道……”大叔无奈的苦笑,“只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村子里都是普通农人,只能勉强对付一些稻草人,机关人又整日的成群结队,唉……为什么这些机关人会自己出现呢?”

  那是因为机关人要刷出来给玩家练级啊,想来有这样的苦恼的NPC不在少数,玩家和NPC之间的矛盾正在渐渐对立起来,游戏似乎有些失衡了……

  如果这些人没有自己的意识,只是普通的NPC的话,倒没有什么,但是这些人都是“人”啊。

  要如何才能把握NPC和玩家的平衡呢?我想师傅一定早就在考虑这个问题了。

  我只能帮一个小小的村落解决眼前的问题,再多了,我也没有办法了。

  “其实……归根结底是因为这个村落里新手玩家太少了,而造成人少的原因,是因为机关师这个职业不吃香,很多人不知道机关术的用处,以为机关师没有什么用处。想要让村里的人多起来,就必须想办法振兴机关师啊。”

  至少现在建立帮派的时候,必须要有机关师,其他的用处,我却不怎么了解。

  “振兴机关师……”大叔眼睛一亮,道:“对啊……振兴机关师!只要想做机关师的人多起来,我们村子的人自然也就多起来了,那时候怪物就有人消灭,我们村子也能安静了……但是……”

  木匠大叔似乎在机关木工之外的事情上不怎么开窍,大概是因为接触到的人实在太少了,所以系统分配给他的资源也很少,积累的经验也太少。哪里像太白城武器店的老板,整日人来人往,讨价还价,都快成精了。

  所以我说一句是,木匠大叔就连连点头,而我否决一句,他又连连摇头,这让我有些哭笑不得,到底是谁在伤脑筋啊。

  “但是如何振兴机关师呢?而且就算想到了办法,也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成功的事情。”我接口道。

  “是啊……小哥儿你有什么办法么?”

  “叫我小哈就好。”我和大叔说了这么长时间话了,大叔却还叫我小哥儿,看着他酷肖父亲的面容,我心里怎么想怎么别扭,大叔点头道:“好,就叫你小哈。”

  “不如这样吧,大叔你找几个闲人,每日到其他新手村里宣扬,说如果能杀死多少怪物,就给于多少奖励,要知道新人比较缺少钱财和装备,很小的代价就可以请来不少的新人来你们村里了,练级任务两不悟,应该会有很多热来。当然,具体的奖励还要木匠大叔您来制定了。如果您再趁机宣传一下机关师的好处,说不定这些新人就成了机关师了呢!”

  “小哈你等等,我去找村长商量一下!”听了我的话,木匠大叔连梳妆台也不管了,转身跑了出去,比兔子跑的还快,我耸肩,这个大叔好性急哦!

  不多时,大叔带了一个老头儿回来了,这看起来老头儿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穿着土布的衣服,神情谦恭,面孔皱巴巴的,全是皱纹,见到我,先是当先一揖,道:“这位少爷请了,木头他没没什么见识,不知道少爷是贵人,刚才如果有不敬之处,还请这位少爷原谅,小老儿刚才已经听木头说了,您的想法绝对可行,不知道要如何感谢您呢?”

  看木匠大叔在旁边畏畏缩缩的看着我,我不由叹气道:“我哪里是什么贵人了?木匠大叔待我很好,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村长还是很小心的看着我,言语之中不敢有丝毫的不敬,无奈,我三两句把他打发走了,走到木匠大叔面前,道:“大叔,你……”看着他的表情,却怎么也说不下去了。

  大叔叹息道:“大叔是粗人,公子您……”

  “我不过是个普通人,哪里是什么公子了?”我无奈,不知道那小老头从哪里看出来我是什么身份高贵的人了?

  大叔却再也不敢跟我说笑,神情恭谨,我无奈的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木匠大叔才肯像刚才那样对我了。

  不过这样我也方便开口,跟木匠大叔请教了很多关于木工和机关术的消息,木匠大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了一会儿,兴头上来,对我自然多了。

  “这上漆时,最重要的是木料表面要平滑,不然漆无法涂抹均匀,颜色自然也不会好看,更容易脱落,所以经常要用砂纸打磨一遍,才能上漆。”大叔边做示范,边给我讲解,现在那小小的梳妆台已经刷上了红漆,显得异常华贵,再加上大叔巧夺天工的雕刻功夫,让我看的直流口水,半晌我才道:“大叔……您也帮我做个东西吧,大叔手艺真好!”

  不知道是因为喜欢我,还是被我恭维的太开心了,大叔呵呵笑道:“好啊,不知道你要做什么?只要大叔会做的,都帮你做!”

  “恩……”我却为难了,要做什么好呢?对了……送姐姐一个梳妆台,姐姐最喜欢逛街买衣服了!说不定接下来会喜欢上古代的胭脂水粉。

  不过……姐姐喜欢梳妆台吗?不如送琪琪一个小机关人,做成布娃娃的样子,琪琪一定很喜欢……

  但是那样可怜的小明角就要失宠了……

  或者……

  我想了半天,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要做个什么好,木匠大叔呵呵笑道:“不如这样吧,日后你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来找我,算大叔送你的东西,怎么样?”

  “我不要大叔送我……这样吧,我给大叔钱,大叔帮我做东西,怎么样?”说不定这样还是一个生财之道呢,大部分人的消费方式是盲目的,大部分时间并不是购买有用的东西,特别是女生。

  我脑海里立刻幻想出来了好多的东西,哈哈,就作为游湖的纪念品出售吧!

  对了,跟大叔谈谈这些事情,让大叔帮我找一些不错的木匠来帮忙,我要卖工艺品!

  ]哇卡卡卡,我喜欢钱!

  “对了大叔,您会做船吗?”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画舫,如果我有很多的小船,可以出租给玩家,让他们自己跑去游湖,那可又是一个即刻可行的生财之道啊!

  而且直接做的话,应该比买现成的船要便宜的多吧!

  “船,会啊!不过如果做大船的话,我一个人可不行。”木匠大叔道,“但是舢板什么的,绝对没有问题。”

  “不是普通的船。”用来游湖的船,自然要有各种各样的样式,“这样吧大叔,我回头给您送些图纸来,您看看能不能做出来!”

  既然决定了事情,我一分钟也不想耽搁,告别了大叔,回去找师傅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