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二十六:老药的中医任务(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2494 2005.08.16 21:59

    你问我这是什么攻击?

  在战术上,这叫攻心战,在魔法里,这叫心灵魔法,在心理学上,老药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创伤……

  听着他凄厉的惨号,我连忙回答了系统问的下一个问题,好让他快点摆脱这种恐怖的精神折磨!

  你问我老药为什么会受到严重的精神创伤?

  无奈啊,我和老药都是大男人,所以系统给我们的任务模型也是一个大男人,偏偏又是栩栩如生的那种,当经过了脐下,向某个地方进发的时候,就会看到某种巨伟如山的东东耸立在前。而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呆在某个大男人的某个最隐秘的部位,对于完全正常的老药来说,实在是又恶心,又恐怖的经历。

  还好,俺有先见之明,先闭上了眼睛,来个眼不见为净。再加上被书友抨击出来的强大精神承受能力,还是勉强可以忍受的。

  老药的叫声凄厉而尖亢,通过他迂回盘旋的叫声,我就可以知道我们正在翻山越岭,于是把眼睛闭的紧紧的,不敢睁开。

  毕竟意识到事情的真相是一回事,而真正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以后连续几个月,老药都谈任务色变,师门的任务一概不做了。

  如果想打击他,偶就会对他大喊:“任脉,任脉!”比什么都好用。

  老药的叫声终于平息了下来,我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发现我们已经越过了某座高山,这……这任务也太恶心了吧!或者换个MM的模型也好啊!

  “小哈,前面有扇门……”老药有气无力的说。

  有扇门?我晕,这个……我们应该是在会**,那扇门……不会是……肛……**?

  我小心翼翼的问出这个问题,老药哭笑不得:“真的是门啦!”

  呼,终于过去了,穿过朴素的石门,我们发现自己进入了一间巨大的石室里,看来这又是第二关考验了。

  石室八角,中央有一座巨大的炼丹炉,正对我们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彩色人体经脉脏器图,在图的旁边写着寥寥几行字迹:“阴阳互根,故孤阳不生,孤阴不长,阳胜则阴病,阴胜则阳病,阳常有余而阴常不足,阳动而散,故化气,阴静而凝,故成形。然重阳必阴,重阴必阳……”

  我呆呆的看着这阴阳论,我一直以为阴和阳是绝对平衡的,但是这上面却说“阳常有余而阴常不足”,其他的字句我还很难理解,唯有这句我比较有感触。把这寥寥的几句多念了几遍,记在了心里,想回去再仔细研究,我把目光转向他处。

  石室内有一半的墙壁放满了书籍,一一看去,《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黄帝八十一难经》都在其中,再近些年代的,又有《本草纲目》《伤寒论》和《金匮要略》,如果不是我对医术没有太大的兴趣,说不定早就扑上去了。而另外几边则放着装着瓶罐的药架,水木宫的药房,应该有不少的好东西吧……

  就在我到处张望东西时,身后的大门轰然落下,把我们堵在其中。

  “老药,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系统要把我们关在这里?或则,让我们解开新的迷题,离开这里?不过不论是我还是老药都没有惊慌,毕竟这是任务,是游戏,而不是现实,在略微的诧异之后,我们都升起了浓厚的好奇之心。

  “我怎么知道!”老药也苦笑不已,“找找出口!”

  我下意识的在地面寻找,上次做五行鬼的任务时,是在被忽略的地面找到的解决办法,现在……咦?炼丹炉上刻着八卦图形,不知道是否和八卦有关系?

  可惜这不是我们鸿易士的任务,而是水木宫的中医任务,虽然中医中五行八卦的理论占了很大的一部分,但是这任务毕竟是以医术为主,我这个五行八卦的“专家”,没有什么作用。

  “小哈,你看!”翻找了半天,一无所获的老药把目光重新集中在了最显眼的物品上面——正对我们的一副巨大的人体经脉内脏图,“看到有什么奇怪了的吗?”看了半天那完全手绘的中国式解剖图,我却没有发现有丝毫奇怪的地方,老药打我脑袋一下,道:“这都不知道,没看到解剖图里面没有肾脏啊!”

  对啊,好像真的没有肾呢!身体无肾……这个,无肾是什么意思?

  “我从医学的方面来想,你从五行八卦的方面来想。”老药和我分工,开始苦思,嘴里念叨着奇怪的病名,我一拍手掌,道:“你去拿笔把他补全了不就好了?”

  我最近的任务大多需要有纸笔,就随手买了放在身上了,此时随手递了过去。

  老药接过了毛笔,别扭的抓住,走到那彩墨画前,愣了一愣,道:“这个……小哈,用黑色的可以吗?会不会让我把肾脏的解剖图都画出来啊!”

  “你就画吧你!”看老药有些犹豫,我给他打气道,“就算按照五行推论,肾脏主水,也是黑色的!”

  不过,下次还真得买点朱砂之类的放在身上。

  老药小心的把肾脏描在上面,虽然不习惯毛笔,画得倒还形象,他小心翼翼的把肾脏的血管等和外界连接的“笔画”连接起来,就听到扑通一声轻响,肾脏竟然猛的收缩一下,老药吓的几乎跳起来,踉跄退后几步。整个经脉图俨然活了过来,七色的华光在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中穿行,气海穴中光华氤氲,心脏也有力的抖动起来。

  我想我的面色一定很不好看,怪不得都说小胆的人千万不要学医,这壁画给人的感觉实在太怪异了,那感觉就好像揭开了人的皮肤,然后把他挂在墙上……

  随着这心脏有力的跳动声,一阵咔嚓声响起来,八面墙壁上现出了八个门户,黑洞洞的不知道通往何处……最奇怪的是,就连我们来的地方都现出了一个和以前完全不同的门户。

  “八个门?”老药哭笑不得,“这又是哪一套?提示在哪里?”

  “八门,八卦……”我耸肩,这个迷题倒是简单,补肾即补水,找坎位就好了。

  “那坎位在哪里啊!”

  我耸肩,用下巴指了指中央的丹炉,“上面不正是刻着吗?”

  走过很长的一段通道,我们终于看到了一间新的石室,石室很小,在石室的正中间有一张石几,上面放着一个小小的匣子,打开一看,一枚精致的铃铛正安静的躺在里面。

  “得到了……”老药喜笑颜开,“好容易啊!”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初级任务而已,我无奈的耸肩,道:“任脉……”

  老药面色惨变,五秒钟后一声凄惨的叫声穿透了任务空间,回荡在麒麟原上:“我讨厌任脉!”

  可怜的老药……

  还好偶没看到,谁让俺有先见之明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