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十五:任务开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7641 2006.04.02 22:39

    “我叫风之骑士,你们可以叫我小风。”风之骑士站出来,有些挑衅的看着尾火和翼火兄弟两人,虽然他年龄看起来似乎还没有我大,身材也并不强壮,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面对尾火两人的时候,却没有一点的畏惧。

  “我的职业是骑士……不是西方的那种骑士啊,不要误会!”风之骑士环视四周,道:“我的第一门派和第二门派都是漠北铁骑马场,不过四十级之前是主修战刀,四十级之后,辅修弓弩。我可以把坐骑的攻击力和自己的攻击力完美的结合起来,形成强大的物理攻击力……”他挑衅的看看尾火,“这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然后他又转向了翼火,“我拥有十几头坐骑,其中就有一头灵雕,乃是游戏中目前出现的体型最大的飞行类生物,同时我在飞行中可以连续发射弩箭,可以从空中对地面进行火力压制。”

  挑衅完之后,他竟然还不罢休,转身看着老药,道:“若骑在防御型的坐骑上面,我可以把自己的生命力和坐骑的生命力叠加,而我拥有的气血值最多的宠物,有接近五千。”

  “所以,我才是全能的!”他冷冷的看看四周,“我绝对要进去。”

  “小弟弟,我们两个每个人都可以秒杀你。”逆鳞微笑道,“牛皮不是吹出来的……”

  风之骑士大怒,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来,恨恨得看着逆鳞,逆鳞如同没事人一般抱着肩膀,似乎刚才的话并不是他说的一般。

  尾火虽然被风之骑士说的一文不值,却也不生气,道:“你所有的力量都要在坐骑上才能发挥出来,而且一般需要冲锋来提升速度和攻击力吧。但是……”他微微顿了顿,“我们去的地方并不适合骑士类职业,因为那里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面,就算有地面的地方,也没有可以直线冲锋的地方,所以你的物理攻击能力别想要发挥出来了。”

  “灵雕虽然很大,但是防御力和攻击力并不强,我们要去的地方,所有的怪物都可以飞行,所以想稳固的停留在空中,宠物本身必须拥有强大的力量……”翼火冷冷一笑,他和尾火是必须要去星殿的,而我也绝对不会放下他们。

  “你们两个怎么知道那里的情况?”风之骑士冷笑,“难道你们去过吗?”

  “我们当然知道!”没有人比他们两人更了解那里的情况了,因为他们一直在星殿生活。

  “我和尾火一起做过一个关于星殿的任务,所以才认识了尾火,我的目光在罗木身上微微一停留,然后微微一笑,目光又转到了翼火的身上,“翼火也做过这个任务。”

  “什么任务?”风之骑士好奇的问。

  我耸肩,道:“特殊任务,现在早就不存在了,因为星殿已经封闭了。”

  “哦……”风之骑士有些狐疑的看着我们,不再说话了。

  “我叫问心剑,职业是飞剑道,门派是昆仑门,没有加第二门派,我的作用就是帮大家加灵力,只要我还有气血,大家就不会缺少灵力。”问心说的很自信,“因为我们的门派是整个游戏中唯一一个可以帮别人恢复灵力的门派。”

  “我也可以……”老药笑眯眯得道,“只是除非万不得已,我绝对不会使用这一招的,因为我一旦使用了这招式根本就停不下来……所以问心MM,你的生命安全就交给我了,而我的灵力可就交给你了!”

  老药的加灵力技能可是自杀性技能啊,自己的两点气血恢复对象的一点灵力,当初对付恶麒麟的时候,就是依靠老药的这个技能,才能坚持这么长时间。

  看老药说的有趣,我忍不住好笑。

  “没问题!”问心响亮的回答。

  “我是影希。”接着站出来的,竟然是影希,从刚才她加入开始,我们队伍里的所有男生的目光都一直下意识的向她身上转,因为她实在是太漂亮了。刚才小风说自己有多厉害多厉害的时候,眼睛却还一直瞥着她那边。

  “我是隐世门派,勉强属于符咒道,没有固定技能,但是只要我能画出来相应的符咒,就可以使用,我比较擅长的是……恩,封锁。”影希很聪明,她也属于那种全能型的隐世门派,本身的技能威力,和自己掌握的知识多寡有直接的关系,而符咒这样的东西,师傅一直不让我接触,说符咒是电脑无法理解的一种力量,在游戏中也只能模拟。

  但是竟然有影希这样的职业存在,却让我万分的好奇。

  我见她使用过很多种类型的技能,只是我们中显然缺少一个以封锁为主的队员,她恰好填补了这个空子。

  没有人以为她狂妄,而她也确认了自己的位置。

  我不得不佩服孟怒,这样的事情还是他比较有经验,只是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队伍的雏形已经形成了,而在队形没有被打乱之前,每个人都明确了自己的位置,也知道遇到了什么问题时,需要找谁处理。

  孟怒却没有什么感觉一般,温和得笑着,目光在所有人身上转来转去。

  以孟怒自己的话来说,他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孟怒懂得很多我根本没有接触过的东西,让我万分的佩服。

  目光在逆鳞的身上停留一下,他看孟怒的目光,显然也充满了赞赏,这家伙……呵呵,真是有趣啊。

  “我……”看别人都说得差不多了,小海张口想说什么,罗木却拉住了他,道:“我们两个排最后。”

  “为什么……我也想要去啊!”小海刚想抗议,却被站在楼梯口的大江哥敲了一下,道:“小海,你不准去!”

  我知道大江哥是担心小海的安全,不过小海也确实不适合去,他的级别太低了,而且他只适合在水中作战。

  “小海,你和罗木排后面吧。”我指了指罗木,罗木也不适合去,他虽然已经很厉害了,也可以跟我们一起练级了,但是和其他人一比,还有不少的差距。

  “我叫松涛,诗剑门,可以使用大规模的攻击法术,以及近身攻击的剑术,也算是隐世门派吧,我适合对付大范围的敌人,成群的怪物,并担任吸引注意力的角色。”松涛看看左右,示意自己说完了,可以下一个了。

  “小哈,我们必须要保护你。”甲剑二人站出来,却被逆鳞一手一个敲得抱头大叫。

  “有我和孟怒在,你们两个乖乖的站到后面去。”

  好笑的是,这两个家伙竟然颇为畏惧逆鳞,乖乖的站到了后面,小海两人身边。

  看看逆鳞,再看看甲剑二人,我心中暗笑,孟怒看着我,微微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

  随心有些不自信得走出来道:“我叫随心……是个盗墓者,也是隐世门派的人,我可以偷窃东西……恩……”看众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鄙视了,他连忙叫道:“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我只偷一些古墓,所以我对机关术有些造诣,虽然我不会制造机关,但是我可以……可以发现机关……破坏机关。”

  “还有小部分情况吧!”尾火对他偷走了鸿易天书一直耿耿于怀,忍不住讽刺道。

  “好了,尾火,过去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大家现在都是伙伴了。”我拍拍尾火的粗胳膊,道,尾火哼了一声,转向一边。

  “好吧……我开始组队了,大家都按我组队的顺序站好吧。”我转过头,目光在孟怒几人身上闪过,先走到了尾火和翼火两人身边,把两人组进队伍里。

  两人分别给了我一个熊抱,差点让我挂回到酆都。

  无论如何,这两个人都要进入星殿。

  “孟怒,逆鳞……老药,影希,问心,松涛,恩……小风,还有随心……”基本上,我心中内定的参与者,就这几个,还有一位特殊的职业者——堪舆师流浪,但是流浪本身没有攻击力,而且天宫的环境其实并不适合这样的职业,所以这次他也没有来。

  他们按照我说的顺序走了过来,一一加入了队伍。

  “若是小琪琪能来就好了……”我打开自己的鸿易天书时,这样想着。

  如果小琪琪能来,我们面对怪物的时候,就有一大群的宠物军团可以用了……可惜的是,现在的星殿对我们来说,完全是一个未知的世界,我并没有通过星殿来培养小琪琪冒险精神的打算。

  打开鸿易天书,当那团金色的光芒亮起来时,我就已经向金色的光团里冲了进去,刚冲进去,就觉得脚下一空,快速的向下落去。

  因为已经作好了心里准备,我下意识的丢出了巽卦藤萝术,这藤萝术已经被我多次当作垫子使用了,但是这次却显然失去了效用。

  扑通一声响,我感觉身上一凉,晕倒……下面竟然是水!

  刚想大叫,就已经有水向我的口里灌了过来。

  扑通!扑通!耳边接连几声响,我狼狈的胡乱伸展着手臂,晕倒啊……怎么有水?我……我不会游泳啊!

  手中一软,好像有人抓住了我的手掌,然后自己的身体终于把握了平衡,立在了水中,此时我刚才丢下的巽卦终于起了作用,一株巨大的藤条从水下伸张开来,把我们顶出了水面。

  “天哪,我们是去星殿,不是去龙宫!”老药夸张得叫道,“怎么这么多的水?小哈,你的驾驶技术退步了哦!开门竟然开在这里!”

  晕倒,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不过老药这么一叫,我终于反映过来,转脸看去,发现刚才救我的人竟然……竟然是影希!

  她怎么会游泳?她不是残疾人吗?

  也许,正是因为她是残疾人,在现实中永远也无法学会游泳,才会在游戏中学会游泳吧。

  不过,她不是反感游戏中的一切吗?为什么会这样?

  摇摇头,把这个想法丢到一边,我对她道谢,影希难以觉察得笑了一笑,放开了我的手,转过了脸去,看向其他方向。

  “我的天……我们真应该让小海来的!”这是松涛的声音,我极目远望,发现我们竟然在一座巨大的湖泊中央,远方隐约偶什么东西的阴影,却被湖泊上蒸腾的雾气弄的根本看不清楚。

  “有没有人员损失?”孟怒的声音。

  “没有……大概没有吧……好像没有……”人们七嘴八舌的回答道,孟怒无奈的叹气,我也忍不住好笑,这简直就是乌合之众嘛,仅仅是一次小小的意外,众人竟然忘记了警戒之心。

  “啊,水里还有鱼哪!”问心大叫着指着水中,水里当然有鱼了,只是我向问心指的方向看去,却一只鱼也没有看到。

  “小海进来了吗?”我大声问,过了几秒钟,孟怒回答道:“好像没有吧。”

  虽然没有造成什么伤亡,但是所有的人都很狼狈,星殿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孟怒四处看一看,确认道:“小海了罗木都没有能够进来,倒是这两个小家伙进来了。”

  我看向他的手边,他所说的小家伙——甲剑二人正局促的站着,看着我。

  “看来只有罗木和小海没有进来……”我点点头道,“大家小心点,上次我们任务的时候,可没有见到这么大的湖泊。我可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方位呢!”

  “小哈……你见过的……”尾火的声音格外的低沉,“这就是你第一次来星殿,遇到我的地方……”

  第一次来的地方?南天门?怎么可能?

  我还记得当时第一次来到星殿时的感觉……那时候我还没有去过鸿易山,也没有见过什么大城市,对我来说,被师傅说成是“黄金屋”的星殿,绝对是最顶极的震撼。

  但是……被尾火这么一提醒,我却认了出来,这里……真的是当初我见到的南天门。

  当初精雕细刻的白玉栏杆早已经倾倒在水中,隐约从水伸出了半只异兽的脑袋,另半只却不知所踪,半只莲茎伸在水面,而莲花却已经不知去向,往日为这白栏青莲平添许多仙气的氤氲雾气却如同凝固在了水面上,一团团的,失去了生气。

  “那是龙鱼吐出的氤氲雾气,现在……”尾火满面的难以置信,“那里……那里是往日的白玉回廊,我一喝醉酒惹了祸,就会被罚到那里站岗……还有那些龙鱼,往日我总是会偷偷来这里偷鱼吃……现在……”

  现在再也不用偷了。

  我看向南方,往日高耸的南天门门楼已经消失不见,在原址下依稀看到了一处飞檐突出水面,有两个半字迹露出了水面,上面正是南天两字,第三字却隐没在水中。

  “少爷……”尾火看着我,终于完全崩溃,也许往日他还存有什么幻想,但是今天,眼前的一切,已经证明了,星殿完了……

  “昔曾登星殿,金瓦映乾离,

  凭栏观白玉,俯首望锦鳞,

  仙娥堂前笑,何方凡人临?

  今日回故地,栏杆半入水,

  雾寒仙池凝,残茎空守莲。

  依稀二三字,似乎南天门。”

  我低低的吟哦,我能感受到尾火心中的悲痛,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把尾火的大脑袋抱在怀里,翼火也凑了上来……我晕倒,你怎么能拿我的衣服擦鼻涕?

  “他们怎么了?”松涛有些不理解,这两个家伙看到星殿就哭,是为了什么?

  “星殿算是他们的师门吧,后来因为系统更新而取缔了星殿,建设了新的星殿,不过尾火……一直没有加入新的门派。”我拍拍尾火的脑袋,解释道:“因为星殿里有一个对尾火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就好像……好像我和师傅一样。”

  这样的解释所有人都可以理解,我可以为了师傅上穷碧落下黄泉,尾火当然也可以为了师傅终身不拜其他的门派。

  “星君……对了,星君!星君当日没有离开!”翼火突然大叫起来。

  “星君?那是谁?”这次连孟怒都不怎么明白了,“小哈,你们在打什么哑谜?”

  尾火和翼火两人却根本不理会别人,拼命的大吼着。

  “星君没有离开?怎么回事?”尾火大叫,“不是所有人……所有人都被放下去了吗?”

  “是星君把我们赶下去的……星君说,星君说要和星殿共存亡。”翼火道,“我本来……本来以为星君总会下来的,但是……但是星君可能真的还在这里!”

  还在这里?我微微眯起了眼睛,极目四望,感谢游戏给了我一双没有近视的眼睛,虽然周围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到。

  “小哈……去找星君吧!找星君!”两人分别抓住我的一只肩膀,拼命的摇晃。

  “好……”我考虑了片刻,然后点头答应。

  我并不是随便答应他的请求,我只是在想,如果真的有人留在这里的话,是不是……会有师傅的线索呢?

  “小哈……我们不是来找师傅吗?星君……星君是谁?”

  “星君就是中天紫薇大帝。”我看向同样疑惑得看着我的其他人,拉住了又叫又跳的两人,让他们老实的站在那里,对其他人道:“也就是他们两个以前的师傅……更是这片星殿曾经的统治者,如果能够找到星君,对我们寻找师傅会有帮助……而且……就算没有帮助,我也不能袖手旁观。不过,我要听听你们的意见。”

  “我没有意见。”孟怒道,“小哈你来决定吧。”

  “我和孟怒一样。”老药等人纷纷表决,而甲剑两人则是向我身边一站,直接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我们本来就是来帮忙的,一切由你决定。”松涛笑道,风之骑士点点头道:“随便到哪里……”

  “只有这么一点理由吗?”逆鳞托着下巴看着我。

  “其实……我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毕竟师傅把自己……被封闭起来,不会留下太明显的线索,而且在这残破的星殿里,就算留下什么线索,也很难发现,不如先去找星君吧,我想他会给我们一点提示的,如果师傅真的来到了这里,星君不可能感觉不到。”

  从某种程度上说,星君本身就是星殿的精神,每个地方都有那么一个拥有掌控周围所有的环境变换的NPC,比如酆都的地师兄,鸿易山的沙长老,还有师傅。

  “影希,你呢?”除了站在角落里不打算发表意见的随心,就只有影希没有说话了。

  “走吧。”影希丢出去一张符咒,符咒在空中熊熊燃烧,然后落到了水面上,水面开始结冰,慢慢的向远方延伸,正通往一处突出水面的半跨平台处。

  “小心!”我刚迈出脚步,尾火却冲到了我的面前,一戟斩在了我的脚前,脚下的冰面开裂,然后断成了两截,不对,他不是要斩冰面,而是斩断了一只红色的东西,我低头想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东西却被尾火一脚踩扁,踢到了湖水里。

  “你干什么?”我吓了一跳,尾火却挡在我面前,摆出了防御的姿势。

  怎么了?所有人都不怎么理解,唯有翼火也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快速的召唤出了火蛇,大叫道:“快,都上去!”

  “到底怎么了?”我还想问,却被翼火一把丢到了火蛇脑袋上,然后冰面下有十几道红色的光影冲了出来,射向了尾火。

  怪物!虽然早就做好了星殿会有怪物的准备,但是我们在水里呆了半天,又都落到了水里,刚才怎么没有怪物攻击我们?

  所以此时大家可以说已经完全没有了警戒之心,而同一时间,天空中好像下起了光雨,无数的怪物从池水里跃起,向众人身上扑来。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大家被突如其来的密集攻击打懵了,

  这些怪物大约有手臂粗细,在人的身上弹射一下,立刻就再次弹回水中,同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如同子弹一般,分外的犀利。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看清楚那怪物的样子。而且仅仅一刹那的时间,血少,行动也不怎么敏捷的问心就已经只剩下一半血了,其他人也好不了哪里去。

  “小心!老药,给问心加血!”我大叫,因为早早的被尾火丢到了火蛇的脑袋上,现在反而只有我一人没有受到攻击了。

  仔细看去,这些怪物并不只是红色,还有白色,青色,银色,金色,黑色等等颜色,只是红色的鱼在这纯白的雾气中最为显眼,容易看到罢了。

  我心中一动,丢出去艮卦,我们脚下的藤萝再次攀升,把我们顶了起来,怪物们弹射起来,却只能落在下盘,防守起来轻松了许多。

  大家都趁机爬到了火蛇上,心有余悸的看着下边,半晌,影希问道:“刚才怎么回事?”

  “还说,差点没有被你害死!”尾火没好气得道,“你怎么随便使用技能?”

  “我……我怎么了?”影希有些委屈,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的神色,帮腔道:“好了尾火,不要这样了,又没有什么伤亡,不过……刚才那东西到底是什么?”

  “这东西……”孟怒递过来一个东西,我伸手要抓,却被尾火挡住了。

  “你不能碰这东西,这东西很难抓的。”

  “到底是什么?”大家都好奇的凑了上去,然后纷纷惊呼。

  那竟然是一种鱼,身体如同鲤鱼,拥有胡须和漂亮的红色鳞片,尾部却分外的漂亮,如同金鱼的复尾,却又没有那么大,此时这条鱼的腮部正一张一歙,拼命的要呼吸,却呼吸不到什么东西。

  “是龙鱼?但是长得不太一样啊!”风之骑士叫道,“我在我外祖父那里见过龙鱼的!”

  龙鱼我知道,那应该是一种生活在温暖的海水中的热带鱼类,属于古鱼,拥有非常长的历史,在很多地方都有出产,但是唯有亚洲的龙鱼才是真正的“贵族”,却已经濒临绝种,因为龙鱼长得酷似传说中的龙,在东南亚,香港,台湾华人界被当成是“神物”来供奉,拥有龙鱼,可以说是很多富豪的梦想,而龙鱼也因此创下了百万每条的身价。

  “这东西确实叫龙鱼……”尾火叹息一声道,“一直生活在星殿的星池里,供人观赏,活到百岁之后,就可以化为小龙,虽然这几率很小,却是整个天界的龙最大的来源。哎……不过星殿已经这样了,他们又怎么能安然的活下去。”

  “为什么它会突然攻击我们?”我疑惑道,本来不是好好的吗?

  “龙鱼性喜温暖,水面突然结冰,自然激起了这些尚未化龙的小鱼的凶性……”尾火瞪一眼影希,显然还是在埋怨她,我连忙劝慰。

  不过,这么一来,影希反而不再摆脸色给别人看,我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