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十四:不哭的伤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477 2005.11.19 21:39

    全部批改完,已经是游戏中三天以后的事情了,也就是现实中的凌晨两三点钟……

  因为我批改的数量是最多的,所以给我的奖励,不是五级,而是八级。

  无奈的叹息一声,总觉得这几级的经验奖励,实在是不划算,这三天时间,就算只用来练级,大概也不会比这个差了,因为我自己的技能的特殊性,还有身边一直有尾火这个强人跟着,如果让他带我的话,肯定速度很快。

  毕竟三十多级并不是多难升。

  当然,同时奖励给我的,还有一些信任度,但是我根本不在乎信任度,只要有师傅在,我就不需要这所谓的信任度来了解这个游戏,因为师傅是信任我的,几乎没有丝毫理由。

  我唯一得到的,让我满意的报酬,就是师傅大大的笑脸,师傅单独面对我的时候,虽然不能说严肃,但却从来不和我有过分亲密的动作,会让我感觉到他内心的某些想法的过分举动,但是现在不同,师傅把我搂到怀里,拼命的揉了半天我的脑袋,基本上快把我揉傻了,我才得以脱身。

  这样一来,我已经四十级了,这个等级,在所有战斗类玩家里,也算是中等水平了。

  在需要帮人做帮派任务之前,我就要准备提升自己的某些力量,打破自己的瓶颈了。

  现在灵力已经成为制约我自己技能威力和持续战斗能力的一大障碍,因为灵力很难直接恢复的,只能加快恢复的速度。

  而我现在唯一拿的出手的战斗类技能,艮卦鬼打墙+五行克一的组合,使用一次五行克一至少需要五点灵力,同时对付二十个怪物,就至少一百点,艮卦鬼打墙简直就是灵力杀手,我现在灵力只有七百左右,应付一次怪物,至少消耗一多半。

  如果仅仅是要练级的话,我还不怎么在意,现在我面临的东西比我当初进入游戏的时候,要多的多了。当初只是想要当一个普通的玩家,就好像以前玩游戏一样,保持着不高也不低的级别,不加入什么大型的帮派,只和自己的朋友组队,谈得来才会常联系,但是现在我却不得不面对很多人,做很多不乐意去做的事情。

  第一鸿易士,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儒雅风liu的表现,我还记在心里,虽然他的离开让我觉得莫名其妙,有必要心胸那么狭窄吗?

  后来想想,虽然鸿易士升级比较难,但是他却已经五十多级了,肯定不是全部依靠自己的力量升级的,也就是说,他来这里,说不定只是为了看看其他的鸿易士到底如何,并且为自己身后的组织收集一些资料,而更重要的是,他并不把这几个级别放在眼力,大概他有更好的,或者差不多的办法快速升级。

  如果仅仅是级别奖励,他完全可以不放在心里,当然,他大概也不怎么理解所谓信任度,他单单以为,只要级别高了,就是最强的鸿易士。

  鸿易士升级的速度是很慢的,这也是除了他之外,其他几个鸿易士都来这里做任务的原因,级别最高的腹鳞十七(说不定也是全国级别最高的鸿易士,因为他的背景在那里放着呢,全部都是现实中最精英的人物,而且拥有最严密的组织和纪律。),做完这个任务以后,就快要六十级了,我怀疑他之所以来,是因为他不喜欢被别人带着升级。

  “我要下线准备休息了,我们明天还有行动。”八个人站在院落里,顶着漫天的星斗,不知不觉游戏里又是晚上了。腹鳞十七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有时间到我们那里去作客,龙心很想你。”

  我点点头,然后他又和天羽和陶然南山道别。

  “我也要下线了……”天羽脸色很红,我点点头道:“再见,不过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有什么事情就请说吧!”天羽抬头看着我,很真诚。

  “也没有什么……”我想,我那点龌龊的小想法,还是不宜这么说出来的,毕竟计划是一回事,真正做起来又是一回事,我决定还是回去找老白的女儿帮忙吧,毕竟NPC比较好说话,我也可以和老白进行男人之间的交流,让俺跟女生说这些,俺会不好意思啦……

  “以后再说吧,不过你一个女孩子,还是鸿易士,凡事要小心一些。”我道。

  “为什么?”天羽抱着鸿易天书,从天书后面看着我。

  “鸿易士很特别,攻击力不强,基本上没有太强的自保能力,而且鸿易士的身份特殊。”我看了一眼陶然南山和天羽,“基本上,想建立帮派,就最好要有一个鸿易士坐镇,而能够被人看上的鸿易士却也不多。”

  很明显,我们五个人,都绝对是那种会被人看上的鸿易士。我拥有自保的能力,不担心这个,陶然南山是老人了,经历丰富,应该早就考虑过这些问题,就算遇到问题也能自己解决,但是天羽就有些危险了。

  听到我的话,陶然南山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事情和他想像中略微不同,说不定他也已经被人邀请过了,但却没有答应。

  我玩过很多游戏,知道有些玩家有多么疯狂,为了游戏,他们是不会在意花多少钱,费多少事情的,他们这些人大多不是职业玩家,因为他们宁愿贴钱,也要玩的爽,也就是游戏界所流传的:“级别高不强,装备好不强,人民币战士才算强。”

  遇到这些人民币战士的邀请,很难不答应的,不然他们会不停的找茬,不停的纠缠。

  “你有什么特别好的,可以保护你的朋友吗?”我问天羽,天羽摇头,“我一说自己是鸿易士,别人都不要我,说什么鸿易士攻击力不强……”

  没想到,鸿易士也有了那么一点名气了,虽然名声很差。

  “那么……你现在多少级?”我问天羽,天羽想了想,回答道:“刚刚奖励了我五级,我现在有三十二级了。”

  比我级别还低……我是心有旁骛,所以级别低,这小妮子大概是因为根本找不到人带她练级吧。

  “这样吧,如果你以后上线,想要练级的话,就密我们吧!”我点点头,反正以后应该有机会见面的。

  “真的吗?”没想到她竟然难得的热情,跳起来看着我,连拿鸿易天书掩盖自己的面孔都忘记了。

  “当然是真的……”难道她以为我是诱拐小女孩的人贩子吗?

  送走了莫名激动的小女孩,陶然南山微笑着叫声小哈师叔再见,跟连师兄一起离开了,我转头看看师傅,然后……下线!

  其实我应该在游戏里继续入睡的,只是我还没有去看今天的书到底如何,最近几天很忙,写书也就没有以前那么用心,不知道会不会被书友骂呢。

  刚睁开眼睛,就看到孟怒黑黢黢的身影站在我的床前,我略微一动,就看到孟怒睁开了眼睛,微微反射着窗外光线的眼睛似乎是在看我,呼了一声,道:“做完任务了?”

  好像只要我睁开眼睛,总能看到孟怒站在床前,虽然他说自己站桩比睡觉的休息效果更好,但我却总觉得过意不去。

  “恩……我下来看一看书怎么样了……今天又必须利用头盔来休息了……”看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是凌晨三点有余,窗外好像都隐隐有些亮了。

  孟怒打开壁灯,然后帮我打开显示器,关闭电脑的客户端,犹豫了一下,问我道:“小哈,你说过游戏里可以赚钱的,要怎么才能赚到?”

  孟怒一直对钱有一种特殊的执著,但是今天他问我的语气,却有些不对。

  “怎么了?你需要钱吗?我记得你还有一个弟弟,是不是要帮他寄生活费了?”我突然想起来,孟怒当初提到他弟弟的那种表情。

  孟怒不说话,我有些不悦了,大声道:“我问你呢!”

  “是……”孟怒低头,我哭笑不得,“我还以为多大的事情呢,我不是把银行卡和密码都告诉你了么?而且你手里应该有钱吧,赶快汇给他才是啊!”

  “不……不只是生活费,还有学费……我弟弟已经拖欠了两年的学费了,学校说……”孟怒站在我面前,好像一个委屈的孩子,“我前几个月给他寄过去的钱,就只够他吃饭的,现在……”

  我无语,说实话,现在两千多块钱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毕竟我还属于穷人一族,在孟怒身上花出去了一些,还刚刚交完学费,就算下个月的稿费到了,大概也不够,因为我必须留出来下个月生活的钱。

  但是,我身上没有,不代表我不能求助啊!

  现在的大学生,身上总有一些闲钱的,随便借借,借来几百一千的,应该不是什么难事,虽然我们的同学里并没有那些小说里那种富豪子弟。

  而且,我还可以向妈妈求援,向姐姐求援啊!

  “两千多少?”我跳起来,心里有些生气,如果给我要一万两万的,我承认我没这个本事,但是一两千块钱,我还能帮上忙。这家伙这个样子,是什么意思?

  孟怒嗫嚅道:“两千四百多吧……交完学费还剩下三百多……够他两个月的生活费,再加上买一件衣服了……”

  “你啊!”我怒敲孟怒的脑袋,孟怒不敢躲,乖乖的被我敲了个响头,爽啊,孟怒这大高手被我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前几天被他敲了好几下,我都还不了手。特别是早上起来的时候,孟怒老是以敲我脑袋来让我保持清醒,最近都觉得自己变笨了呢!

  见我生气了,孟怒嗫嚅了几下,不敢再说,我无奈道:“怒哥啊,你怎么能为这么点事情愁眉苦脸的?真是气死人了你!明天就给他汇钱好了!先给他汇过去,我找姐姐和妈妈求援吧!”

  孟怒惊喜的看着我,似乎有些不相信,我无奈道:“笑什么笑,反正是借给你的,你若是敢不还,看我不把你打成猪头!”

  “小哈,你打不过我哪!”孟怒憨笑。

  “我打不过你?”我打,我打!我打打打!

  看着孟怒抱头鼠窜,我忍不住想大笑,但是想到孟怒和他的弟弟,心里却又一阵不是滋味。

  我家并不富裕,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一个人连借钱应急(还不是大数目)的地方都没有的话,要怎么生活?

  谁没有落难的时候?如果落难了连个能帮忙的人都没有,要怎么生活?

  举目无亲,茫然四顾,只有陌生人的世界,要怎么走?

  我有姐姐,有哥哥,有幸福而完美的家庭,所以我从来不知道,绝路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而孟怒还是哥哥,还必须照顾自己的弟弟,还必须挺起脊梁,帮弟弟承担起来所有的重压。

  孟怒也是人啊,他也有悲哀,有绝望,有无奈,谁来帮帮他?

  而且,这不是故事,也不是小说,而是活生生的现实,就在我面前,我身边,我看的一清二楚,我每天都能感受到。

  孟怒他本来应该是一个英雄,但是他却被一文钱难倒,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世界上要有钱这个东西?既然有了,那么为什么中国那么多的富人享受别人无法想像的奢华生活,而那些有追求却没有机会的穷人,却被一直踩在最下层?而中国的福利在哪里?九年义务教育在哪里?为什么中国还有那么多上不起学的学生?难道几个老师的工资就那么难开吗?为什么品学兼优的学生得不到照顾,难道学校缺少那两千块钱吗?为什么贪官污吏还那么多?为什么?

  那么多为什么,我却无法给自己答案,我也不知道如何去寻找答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孩子,生在温室中,从来不曾经历风雨……我没有丰富的阅历,甚至没有什么独立的能力,我几乎是生活不能自理的,但是我同样有心,同样会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不足……

  “你怎么了,小哈?”孟怒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我竟然流泪了。

  我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哭过了,或者说,多久没有因为现实中的东西哭过了,爷爷去世是一次,然后呢?

  十二岁那年,左手骨折的时候,我都没有流泪,因为我只感觉到疼痛,但是却不悲伤,更谈不上委屈。

  就连高考落榜,我都没有哭过,虽然心里堵的实在难受,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哭出声来,甚至没有办法流泪……

  自己一个人高考的时候,又委屈又悲伤,到底没有哭出来,因为想想实在没有意思。

  哦,不……我写书的时候,会哭。特别是当写到风言和威伯那可悲而可叹的命运时,我会忍不住流泪,但是我知道那不是在哭,那只是在酝酿一种感情,只是酝酿而已。

  现在,我的眼泪却无法抑制的奔涌而出,我无法控制,无法停歇,我不软弱,我甚至比很多人还来得坚强,只是我心里却有那么多的悲哀,为那些想哭,却没有办法哭的人。

  “没什么,我只是困了而已。”我摇头,孟怒举着大手,却不知道该不该帮我擦泪,我摇头,再摇头,走到洗手间洗了洗脸,就又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了。

  想想真没有意思,孟怒都没有哭,我这样做又算什么?虚伪吗?怜悯吗?

  孟怒伸着手,想碰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突然没有了再去上网的意思,在床前坐下来,而孟怒也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这是方便孟怒进入游戏而专门搬过来的,毕竟不能让孟怒站桩进入游戏吧……尽管孟怒不介意尝试一下。

  孟怒知道,我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跟他说了。

  “再过一段时间,大概这个周末,你就可以把固定的钢架拆除了。”我道,虽然在他的体内,应该还有一根钢钉固定着骨头,但是基本上已经不影响他的行动了。

  “是。”孟怒知道我在说什么,他点点头道:“到时候,我就可以自己赚钱了。”

  “但是,我不希望你再去做什么建筑工了。”我看着孟怒,孟怒有些愕然的看着我,难道这家伙真的考虑再去做建筑工?

  “其实……做一些体力活对我有好处。”孟怒低头道,“而且……我除了这些……还能做什么?”

  “你能做太多的东西了!”我忍不住要大叫了,如果我有他这么一身功夫,我什么不能做?保镖,只要找对门路,肯定抢着要;教授武术,我家那里有很多的武馆性质的武术学校的,不过却需要不菲的启动资金;最差,也可以做个保安吧,为什么这家伙脑袋里面就只有建筑工?难道仅仅因为那所谓的处分?

  如果连普通人都可以做保安,为什么一个有过小过错的军人不可以?

  而且,我绝对不相信孟怒会犯什么过错,恐怕是他太老实了,被人欺负吧。

  “我前两天跟一个朋友联系,他们说下个星期他们公司会招收保安,我问过了,需要带简历去面试,不过退伍军人优先,所以你的机会满大的。你有退伍军人的证件什么的吧!”我记得当初孟怒身上带了一个不大的小小腰包,换衣服的时候都不肯拿下来,进入手术室前,我曾经见过一眼,当时没有注意,现在想起来,那一定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吧。

  轻轻点头,孟怒道:“可是我曾经受过处分……我……”

  “我那个朋友说了,一般来说没什么大事的……只要你干的好,有能力,别人管你受到过什么处分干什么。现在这社会,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其实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但是那朋友说,如果事情不大,他就帮忙说说好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做保安需要政审什么的,还有一些事情要额外解决。

  我不是太懂这些事情,毕竟我是没有什么政治敏感性的人,平日里也很少关心这些东西,所以大多的事情,我都要找师傅商量,但是若问了师傅,说不定师傅会为我忧心。

  我和那个朋友其实并没有见过面,虽然在同一个城市,距离也不是很远,他曾经多次想要来看我,都让我拒绝了。

  我们同样是写书的朋友,交情也挺不错,但是拜托他帮我这样的忙,还是让我心里为难了很久,才鼓起了勇气。打电话给他,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给我提供了一些消息,我本来打算如果不行,就去找爷爷在大庆的那位王姓战友,但是这样一来,恐怕爸爸妈妈他们就知道我的事情了,而且爷爷也已经去世了,几乎没有了什么联系,反而还不如找我那朋友,毕竟是我的朋友。

  当然,这些东西,我并不打算跟孟怒说,我只是侥幸而已,并没有因此而花费多少心血。

  孟怒听到我已经帮他联系了工作,睁大了眼睛。

  “只是保安的工资并不高,目前我也只能帮你找到这样的工作了。”我有些谦然,其实,我的能量也就这么一点而已,我甚至在担心,我毕业了要怎么找工作。毕竟我什么都不会,就算当保安,都绝对不会有人要我,不,当建筑工都没有人要。

  如果现实中,我也可以和游戏里一样就好了……只是我实在没有信心,也没有勇气去尝试很多东西。

  我骨子里还是那个胆小的,普通的男孩,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好了……明天我来帮你准备简历,明天咱们再去帮你买一套面试的衣服。”在我的印象里,面试总要西装革履的。

  只是,孟怒却坚决不同意,无法可想的我,到时候却是向同学借了一套比较正式的衣服去的,谁让孟怒只有运动服和迷彩服呢。

  一套可以穿得出去的西装,的确不是我能担负的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