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786 2006.04.27 15:20

    (第五十章的章节不小心丢失掉了,我估计是回学校的时候丢在了自己家的电脑上,五一回家我会好好找一找,所以现在只好先把这一章发上来,实在抱歉……

  另外,有一个朋友开新书,各位帮忙顶。

  强力推荐最新西方魔幻作品《魔法终结者》,作者:辽西小戟,书号60876。看惯了魔幻小说里强大的法师以后,再来看一看,是谁终结了法师的嚣张!! )

  任务结束了,但是我们心里并不怎么轻松。

  一个队伍一共十人左右,竟然有两个奸细,还有两个根本就是明摆着的监视者,这让我心里一直很低落。

  不过,除了当时在场的人之外,我对谁都没有说这件事情,这样的事情,一想起来,就让我觉得窝囊,很丢人……

  所以问心几人,就对我的情绪感到莫名其妙。

  不是已经都结束了吗?师傅也回来了,你怎么还这么不开心啊!

  并不是我不想开心啊,但是这事情确实很让人寒心。

  虽然我一开始就隐约的觉察到了,但是我们却没有办法阻止,如果我们识破了他们两个,就会有更多的人潜入进来。

  我一直不了解,为什么有了甲剑二人之后,他们还要派人打入我们内部……真以为我是泥人?连泥人都有泥性儿呢。

  但是,孟怒却不准我对吴情他们发脾气。

  真是的,如果不能对吴情他们发脾气,那我要找谁发啊!

  所以,我不得不一直泡在游戏里,一遍遍的清怪,清完怪后再找王级的怪物杀,这让老药惊呼:“天哪,连懒散的小哈都变成练级狂了,还有什么不能发生的?”

  虽然疯狂上升的级别说明了一部分事实……但实际上,我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在练级,而是想着如何保证自己在面对跟自己很靠近的战士时,不会太狼狈,甚至是如何可以反击战士。

  武举到了,为了准备武举,我们的小队伍也就散了,所有人分开准备。

  其实,真正要遣散的并不多,不过是问心等二三人而已。

  武举的规则已经公布了一部分,因而游戏中认识的所有人都在苦练PK,师傅说,传统武举的方式只是海选,真正的高手选拔,还是PVP的战斗,当然,不只是个人战斗能力,还有战术,兵法,甚至文化,我也不是为了武举,我有自己的想法。

  师傅说,既然主脑没有能力挑选出合适的人选,就由人类自己挑选出来吧,因为能站到最后的,定然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PVP分成很多大类别,任何一个类别的前三名,都可以保留名额,也就是说,当初我猜想的“道举”并没有成为事实,但武举中,却的确拥有“道举”类的小考项。

  小类别林林总总,每个都可以取前三名的话,我怀疑仅仅山东地区都可以选出来近千人,而全国的人数加起来,则有数万……

  何止是军官,这些人简直可以组成一支军队了。

  而如此大的机会,让很多人争破了头,在没有开始武举之前,就有很多人开始给自己想像中的对手下绊子了。

  但是……机会真的很大吗?

  当然不是,作为人口众多,而发展迅速的大省山东,游戏里的人口也几乎是最多的,报名参加武举的,至少有几千万人,当时能有多少人参加不得而知,但是至少有几百万人来争夺山东地区的这区区一千个名额,接近万分之一的几率,绝对不能说大。

  而且,这只是保留数字,脑袋活络的,已经开始花重金移民了,把自己的游戏账号从这里挪移到那里,需要的通关文谍之类的东西,加起来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西部比如青海,西藏等地,竞争的对手就好了很多。

  因为大会选择了在现实时间的晚上八点举行,到凌晨六点左右,就可以完全结束,戴上头盔,可以休息,可以玩游戏,还可以参加活动,这样的事情,相信没有多少人会拒绝。相信这天晚上,网吧会爆满,现在网吧已经开始预定位置,而且一晚上的价格已经提到了五十元,再晚两天,恐怕不只是五十了。

  (如果是偶们学校,偶们就不能玩,因为晚上11点就断电了……)

  (对于同时在线人数,我在这里做一下解释。有些人写小说,说同时在线几亿几亿……虽然有可能,但是实在太勉强了……如果过亿,就代表着每个人每天都在游戏中呆两小时,而实际上有至少一半的人不能玩游戏,也就是说,有六亿人每天在游戏中呆四个小时……这显然不可能。

  当然,我所说的这个游戏只在中国境内运营也是不可能过亿的原因之一,这么好的游戏,才不舍得让外国人玩……我可以接受的数字是几千万。而这个数字,目前也没有什么游戏达到过,魔兽世界前段时间统计的数字是500万,应该是包括全世界所有国家的。而中国目前第一,同时创下了N个纪录的游戏是梦幻西游,仅仅在中国运营的这款游戏,竟然达到了惊人的一百多万,虽然原因很多,但是如果这两个游戏都可以达到这个数字,没有理由我所虚拟的这个游戏不能达到。

  而根据我自己的经验,在游戏有活动时,同时在线人数会激增很多倍,比如梦幻西游就是在圣诞节活动+两周年庆典活动+周末+英雄大会四重因素的作用下,在周日下午两点左右达到了最高峰,当时据说是一百零四万左右。)

  网吧只是一斑,如果说巨星的演唱会可以引发一场热潮,奥林匹克可以引发一股热潮,那么,创造没有理由不引发一股狂潮,如果说奥林匹克可以吸引接近十分之一的人在电视前面看转播或者直播,那么更加贴近生活,却又更具有魔幻色彩,更具有文化气息,更具有观赏性的武举,不可能吸引不到同样数量的观众,而其他媒体,更是纷纷把目光对准了创造。

  整个世界……好像一瞬间就变了。

  我从来没有想到,不知不觉间,这个游戏已经如此的深入人心。

  在各方压力下,创智AI公司到底没有顶住,为了让各大媒体有录象可播,有照片可登,他们虽然没有放出来内部使用的操作系统,却放出了一款模拟软件。

  这款软件可以把游戏中某个人接受到的听觉和视觉信号模拟成图像和声音,市场售价五百九十九万人民币,发售第一天,被抢购一空。

  从这一天开始,游戏里就多了无数进来拍电影的人。

  只要有一个好的导演,不需要摄影,不需要道举,能打,能飞,能死……能找群众演员,某某某说,这是国产电影的福音,这一天,国产电影才真正的超越了国际水平……某某某说,这是摄影师的恶梦,这一天,摄影师统统失业了……

  等到这款软件普及了,任何人都可以拍摄商业片了,那么就是导演们的恶梦了……阿门,终于不用看到什么龙什么虎,什么剑下什么山,什么极之类的垃圾电影了,所以我衷心希望这款软件被破解掉。

  当然,同时失业的,还有无数的明星们……在可以修改脸型的游戏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替代他们。

  然而,对狂热的,或者退几步讲,比较忠诚的,会把一部分精力放在游戏中的玩家来说,世界是另外的样子。

  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在为武举而练习PK,走在大街上,千万当心会被人强制PK,而且……看起来级别不高,还不怎么会打架,穿着非常少的防具,还不能拿盾牌一类的装备的道士们,都千万注意了,因为你们会被老实巴交的,从来没有PK过的,刚刚脱贫的可爱的半中年战士们小心翼翼的PK掉,美其名曰:循序渐进,先找几个弱点的练练手。

  因此,小哈的忠告是,上街之前,千万不要在自己脸上贴上我是道士四个字,就算穿上盔甲无法起到任何防御效果,也要在外面套上一件观赏性的来伪装战士——如果你力气足够的话。

  不幸的,如果你因此遇到了信心大赠,专挑看起来比较菜的战士的道士,那就算你倒霉。

  一般来说,同级别1PVS.1P时,,练级暴强的五行道、八卦道对上一般的战士,都是有死无生,而符咒道比较复杂,可能拥有很多流派,如果遇到专修封锁类法术的符咒道,那么战士也只有尝试一下被人用小浮尘或者小桃木剑一点点敲血敲到挂掉的被虐滋味,但若是遇到辅助系和恢复系的符咒道,看准机会,一剑砍掉脑袋,就可以下场休息了。

  如果看到背上背着好多把毫光万丈的长剑的道士……战士们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飞剑道基本上是战士的克星,超高的攻击速度,超多的辅助法术,不错的自我恢复能力,超远的攻击距离,任何一样都是战士无法应付的。

  恐怖的PVP风潮,让城卫队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骚扰到NPC头上,或者不是明显的欺凌,而且受害者也没有求救的话,他们就权当没有发生了,所以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一切都在今朝了。

  心情暴不爽的我,就在自己背上贴上了我是道士四个字,想做避雷针吸铁石,疯狂一下。

  我疯狂练级,其实并不是为了升级,而是防止自己被人杀太多次,掉到了四十以下,不能带缘木。

  而且,我心里还幻想着,在某个地方看到叼剑,然后把他痛扁一顿,本来一生气了,心中就有两个可以YY的出气对象,一个是叼剑,一个是儒雅风liu,现在儒雅风liu怎么也是我便宜哥哥……错,是残安大哥的重要下属,我不能找他麻烦,但叼剑不过是个小喽罗,残安大哥不可能因为他和我翻脸吧。

  可惜的是,我写上了这四个字,竟然没有一个人跑来和我较量,莫非觉得写上这四个字的都是高手,故意引人来PK?

  但我根本不是高手啊!而且,以前鸿易士一直都是好欺负的代名词吧。

  我一点也想不通,直到我听到了一段对话。

  “看……鸿易士啊,据说是游戏中最不能得罪的一个职业了。”

  “那样的衣服就是鸿易士吗?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啊!”

  “衣服当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游戏中拿扇子的门派不多,会在右手拿本书的门派就更少了,而且看到书上写的什么了吗?鸿易天书!那就是鸿易士的独门标志啊!”

  “啊,我怎么没有看到?我这一路上,看到的人有一半都抱着本书呢,而且一个比一个好看,现在街上正卖书呢,不知道吗?快脱销了。”

  我当然知道……因为那是我想的赚钱主意啊……我已经把隔壁的书阁搬空了,每本书换个书皮就卖出去,书阁里的老师侄哭都哭不出来了。

  他又不喜欢钱……当然,很奇怪,世界上竟然有不喜欢钱的人。

  “你没看,他头顶上的名字吗?小哈。这两个字,就是在官方网站上发表出来的任务详纪录的署名,也就是说,他就是游戏中的第一鸿易士啊!”

  我晕倒,第一鸿易士现在已经不是我了,而是师傅啊!

  “叫小哈的多了,一路上我遇到了八个了,男女老少都有……”

  昵称是可以改的,谁都可以改,这也是我依然大摇大摆的上街的原因。

  “更更重要的是……”

  “你能不能一次说完啊!”

  “快完了……更更重要的是,我曾经见过他,就在他们招募队员的时候,可惜我没有挤上啊……”

  “真是小哈?”

  “当然,我以我的名誉发誓!”

  “我的偶像啊……我要……”

  恶,抱有美好幻想的小哈看到一头暴龙狂冲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遇到了什么王级的怪物……下意识的就是一个五行技能丢过去……

  转身,召唤逃命专家尾火,咱别的不能说,但逃命保命的能力,绝对第一……

  在身上写上“我是道士”不奇怪,奇怪的是孟怒,孟怒在自己的背上写上了一行大字:“练习PK中,五米警戒范围,生人勿近,近则全死。”

  这也是善意的警告吧,但是孟怒站的地方,绝对恶意。

  他抱着肩膀站在了“龙”在游戏中的驻地正门口外三米远的地方,而他的“警戒范围”,恰好把营地挡住了一多半。剩下的地方,只够让人侧身走过。

  这比全挡住更恶毒,如果想过,好啊,我又没有堵住,这不是公共的大道嘛,你走那半边也可以啊!

  但是以这些军人的性格,怎么可能做那个缩头乌龟?他们一个个的冲上来,却全都被打倒在地,甚至直接被孟怒变成白光。

  地上摆了一地的药瓶,孟怒似乎把自己所有的钱都换了金疮药,只要气血足够,他可以一直这么拼命的打下去。

  我看到孟怒的时候,孟怒就这么捏着拳头,顶在龙骨甲的下巴上。

  龙骨甲有些惶恐,似乎不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往日温和从来不给他们脸色看的“大哥”,突然就变了面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往日如此冷静,如此温和的孟怒,突然就变成了如此张扬,如此不计后果的人。

  我从来没见孟怒冲动过,在我的心目中,孟怒是一个比我冷静得多的人。

  而现在,他却多视如兄弟的龙骨甲怒目而视,而旁边则是全身扭曲的龙骨剑,他显然已经失去了活动的能力。

  任务结束之后,他们两个就被召回了营地,从那以后,我面前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龙”的人,或者应该说,再也没有出现过看起来好像是龙的人。

  当然,像松涛这样隐匿如此之深的人,肯定更多了……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他们应该是龙耳……深藏在龙浓密的毛发里,龙角之后的龙耳。

  “你想干什么!”龙之逆鳞的声音从营地里传了出来,一个人,打垮了他几乎所有的下属,这无论如何都让人无法接受,而他的身边还站着几个人,看打扮,显然都是悟剑士,而兰心姐姐却不在其中。

  孟怒转身看向龙之逆鳞,苦涩得笑了笑,我从来没见孟怒这么笑过,有自责,有愤怒,有哀伤,还有更多的看不清楚的东西,他慢慢道:“我只是想来为小哈讨一个说法……这两天我一直在等你们的道歉,但是你们却没有任何的表示……我以前一直劝小哈容忍你们做的事情,但是我现在才知道……我错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我想的那样,更让我寒心的是,这些人竟然还是要保家卫国的军人。”

  “我……”龙之逆鳞张口要说什么,我走了出来。

  “孟怒,别说了!”我叫住孟怒,道:“算了,回去吧!回去!”

  “小哈!”孟怒不想走,还想对逆鳞说什么,我拉住了他的手,拼命向后拖。

  “小哈,不能就这么算了……我……”

  “算了吧,我已经不计较了,反正再也没有下次了,我不再是什么第一鸿易士,更不会和什么龙什么龙的人交往,走吧……”我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因为我已经无法再说服自己和他们虚与委蛇,我做不到,而且,一直被这么监视着,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我不是军人,我无法做到牺牲一切,更何况还是为一些在我看来错误的事情。

  孟怒一直觉得,个人为军队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应该考虑自己的利益,但是……我不得不考虑。

  “小哈!你等一等!”逆鳞大叫,“你听我说!”

  “我给了你两天时间,你并没有来跟我说什么。”我冷笑着站住了,我唤出了纸鹤,兰心姐姐果然在线。

  “对不起,兰心姐姐,以后不能叫你姐姐了!”我把兰心姐姐的名字加入了黑名单,然后是腹鳞十七,小乙,龙骨甲,龙骨剑,再接着是松涛和逆鳞。

  “再见吧……”我对他们灿烂的一笑,“不过是一群从来没有相处过的陌生人而已,再见吧……再见吧……真不知道下次见到你们的人,会是什么样的身份。”

  再见吧……说的轻巧,我真的可以不再见他们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却有着巨大的哀伤感,这感觉是从我说出来再见吧那一瞬间,才有的。

  我在留恋他们……留恋和兰心姐姐第一次的初见,留恋和小乙他们共同对付恶麒麟的情景,还留恋着和腹鳞十七同一个考场乡试,留恋着……留恋着所有的人,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话,所有的情景。

  我是一个恋旧的人,不论是痛苦,还是快乐,我都不舍得抛弃。

  并不是我想要这么做,只是你们已经把我逼上了绝路。

  我转身,泪却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在说出来那句话之前,我心里对他们,还只是拥有着恨,现在,却复杂了很多。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感情会这么丰富,我不怕疼,不怕累,不怕苦,却无法抵受自己心中最微妙的变化。

  再见吧……

  泪水流过面颊,我毫不避嫌的回身,泪水在空中画出了一道亮线,滴落尘埃,也划开了我们之间的鸿沟。

  我流着泪,面上却是大大的笑脸:“以后我不会再做什么第一鸿易士,更不会再为什么人解迷,希望不要再见吧,我还有我自己的生活,你们夺走我的东西,该还给我了……”

  没有第一,还有第二,第三,问题就这么简单,虽然很自私,但是山东地区的第二鸿易士,正是腹鳞十七。

  更何况,游戏发展到现在,已经不是解开迷题,升级帮派就可以完全控制得了的了。

  虽然任务是游戏永恒不变的主体,但现在却被淡化了,同时被淡化的,是我这个游戏第一鸿易士。

  师傅的任务,把鸿易士的身份推向了顶点,但同时也为我的鸿易士生涯画上了惊叹号,我再也没有机会超越现在的一切。

  因为……鸿易士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接下来……

  是官场的时代。

  “放心啦,孟怒!我没事!”

  跟我一起来的尾火握着拳头,嘿嘿冷笑道:“看我在武举上把他们全都淘汰掉!哼!”

  这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接下来,等着我的……

  是无尽的官场时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