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十二:失窃的鸿易天书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7924 2006.03.19 20:50

    那是一副画得很工整的铅笔画,我画东西的时候,大多都是随性乱画,一般来说,就算一开始画得再好,最后都会涂改得乱七八糟,甚至有时候连我自己都看不出来原来画的到底是什么。

  把各种各样的图像交叠在一起……我是家学渊源的,可不是学了五行八卦才想到的。

  后来受到漫画的影响,改画钢笔画,终于把自己的画风改了改,清减不少,清晰不少,就好像给自己的破电脑加了256的显卡,又好像换了等离子高清晰电视……眼前亮起来了。

  我现在,就是眼前一亮。

  那是一处建筑物,也就是我在新手村里见到的那图书馆,正是帮我赢来了一套头盔的那副画。

  虽然有很长时间,我不明白为什么拥有了主脑这样的超级电脑,还需要征集什么创意,现在我有些理解了……大概他们要吸引一些拥有想像力的,不怎么喜欢走套路的人,进入游戏。

  后来有人说,有很多专业的设计师都参加了这次设计,我这简陋的铅笔画竟然能够入选?

  想想都觉得不可能,莫非师傅在捣鬼?晕倒,我那时候还不认识师傅哪!

  莫非师傅未卜先知?

  其实,冥冥中,似乎真的有命运在牵引着我前进的轨迹,若不是自己画了这么一个建筑,当初也就不会一时好奇进入这建筑,更不会遇到师傅,成为鸿易士。

  而最后,却是这建筑,成为了我寻找的关键。

  “这是什么,小哈?”孟怒见我对着这张纸发呆,忍不住问道。

  “这是我当初设计的建筑物。”我道,“就是奖励了我头盔的那个设计。”

  “就这么一张纸……就是两千多块钱吗?”孟怒捧着自己手中的这张纸,竟然有些紧张了起来。

  “什么两千多块钱,不过几十块而已……那东西卖得倒是很贵!”我摇头道,创智AI公司还说自己不怎么盈利,真是黑啊!

  “什么东西两千块钱……就这张画吗?莫非小哈你是画家?”孟宪的大脑袋凑过来,我晕倒。

  人都说,知识就是金钱,甚至说,知识是无价的,平时是体验不出来的,但是当电视上有什么竞猜活动,网络上有啥比赛,就可以看出来了。

  机会到处都有,但是普通的人根本想不到要把握。

  资讯,是很重要的。

  记得很久之前有一个七旬老汉,每天都把常看的竞猜节目的题目记下来,然后和小孙女一起查资料,竟然每年因为这些收入两万多元……而其他的纪念品,奖品,更是多不胜数,那样的题目并不难,只是大多人怕麻烦,没有参加罢了。

  我也是如此,并不出色的东西,用在正确的地方,就可以创造价值。

  边听我说,孟怒和孟宪两人边点头,这两个家伙倒是真像哥俩,点头的动作都一致。

  其实,我经常有很多的小灵感,如果同时写下来小灵感,向某些杂志或其他征稿的地方投稿,很容易就可以多赚上一笔钱,只是我更喜欢保持自己目前的轻松生活。

  所谓自由职业者,大概就是什么能赚钱,就干什么吧!

  我也很向往那样的生活,但是那样充满了挑战的生活,很容易过得很累,漂泊不定,没有归属感。

  “孟怒……你怎么也离开游戏了?”我突然想起来,我在游戏里睡着的时候,孟怒不也在吗?

  “我看你睡觉了,就打算下来收拾一下东西呢。”孟怒呵呵一笑,我没有再多问,扬了扬手里的纸道:“来,孟怒,跟我一起来!再进入游戏里,我发现了一条线索。”

  “这到底是什么线索?”孟怒不太了解,“为什么你找到这张纸,就说找到了线索呢?”

  孟怒还是不怎么理解。

  “我潜意识里已经想到了答案,只是自己还不知道罢了……不过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苦笑,这样的事情经常出现,很多人都是从梦中得到灵感的。

  “还记得师母曾经说过的吗?让我想想过去,这定然也是师傅留下的线索。”

  “那师傅既然留下了线索,为什么不直接把事情告诉你呢?”

  我撇撇嘴,孟怒这家伙,怎么失去了警觉心了?师傅这事情怎么能这么谈论呢?我轻轻眨了眨眼睛,孟怒恍然,然后漫不经心的问起了其他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师傅定然有自己的考虑,也许是为了考验我吧。”

  其实,师傅的想法,我能猜出个大概,师傅他如果真的灰飞烟灭了,留下寻找他的线索,至少还能让我留有一份精神寄托,可以让我不停的去寻找,我想,如果我找完这个线索,却没有发现师傅的存在的话,后续的任务一定会接踵而来,不是为了让我找到师傅,而是让我感觉到一种假象——师傅还活着,我必须一直寻找下去,直到我懈怠了,遗忘了师傅的存在。

  而同时,我们还可以通过这些线索制造另外一种假象,师傅之所以消失,是因为要考验我,而不是为了“蜕变”和“进化”!

  我不知道师傅为什么突然要“进化”,人类可以允许一台超级的电脑存在,一个虚拟的NPC存在,却无法允许一个可以在网络中自由翱翔,远远比普通人更聪明的“人”存在。

  所以,师傅故意的布下了迷阵,主脑也心领神会,在官方首页上,这件“任务”已经公布了出来,大型剧情任务——寻找王者之师鸿长公,任务地点在鲁地,孔子故里,圣人之乡。

  任务成功,王者之师将会出现,辅助游戏中的天子治理天下,任务失败,王者之师永远消失,天下大乱。

  虽然不排除有人希望天下大乱,但是总体上来说,还是人心思安的。

  而很多人,把师傅理解为游戏中的“孔子”,虽然孔子并没有成功,却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王者之师。

  而且是无数王者之师。

  也正因为任务地点在孔子的故里,所以没有多少人吵闹说不公平,只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降生在鲁地的服务器罢了。

  也正因为这件事情,最近主脑散布了很多的外围任务,并宣告说,我之所以可以得到官府的配合,是因为我接到了主干的任务。

  分支任务可以得到孝廉值,平日接的普通任务多了,也能够得到一些贡献度,而贡献度够了,就可以不经科举武举而做官。

  古代的举官方式很多,甚至还有“举孝廉”,也就是说,忠孝礼义信俱全的人可以当官呢!

  有人分析说,文举,武举,孝廉三种方式都已经出现了,接下来的游戏,大概要迎来官场时代了。

  而这次的任务,就是官场时代的序章。

  这人的说法倒和事实相差无几,除了师傅的事情之外,其他的事情和我的想法差不多。

  而又有人说,既然分支都可以得到很不错的奖励,主干任务就更不用说了。

  甚至有人猜测,会不会完成任务的人可以做皇帝?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来投靠我的原因,他们都觉得,就算做不成皇帝,能够当一个大臣也好啊。

  事实上,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现代的社会,不可能允许“帝制”的出现,就算是在游戏里……

  游戏中的官场,根本不可能太过真实,玩家会受到很多的限制。

  而主脑又公布消息说,因为这是大型的剧情任务,为了让整个游戏向好的方向发展,游戏间接的降低了任务的难度,选游戏中第一鸿易士的师傅为“王者之师”。

  这意思就是说,害怕你们完不成这个任务,让游戏陷入了混乱,所以才让游戏第一鸿易士牺牲了自己的游戏时间,来主导这个任务,你们应该感激!

  所以,什么嫉妒的想法啊,什么扯后腿的想法,统统是应该摒弃的,而我这个被赶鸭子上架的可怜人,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己的师傅安全,拼命的寻找师傅,就情有可原了。

  毕竟,很多人都已经和自己身边的NPC们有了感情了。

  甚至有人在论坛上发表帖子,对我表示同情,称赞我为了大家而牺牲自我。

  不过是把因果颠倒过来说,就起到了完全不同的效果,主脑真是天才!

  所以,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摆在台面上。

  但我心里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师傅这么做……其实,都是为了我啊!

  我不知道除了我之外,师傅还有什么必须要“进化”的理由,不成功便成仁,这样的决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的。

  但是……师傅真的可以进化吗?真的可以蜕变吗?就算蜕变了……师傅和以前,会有什么改变呢?

  我不明白,也不懂得。

  我只知道,我必须找到师傅……就算师傅真的要蜕变,也必须由我来陪着他。

  进入游戏的时候,孟怒已经在等我了,游戏中正是黎明,外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那是大江哥在修理房屋了,我探头一看,呵,逆鳞竟然真的带着剑灵在打下手呢。

  对逆鳞,我总觉得他很特殊,但是到底哪里特殊了,却又不怎么说得出来。他突然送上门来,本来很是可疑,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有一种让人很容易信任的气质,虽然他一定是一个高手,但无法让人感觉到威胁。

  这就是气质……很难把握,却比外表更容易打动人,所以不论是我还是孟怒,都没有反对他留下来。

  “小哈,要不要把其他人都叫过来?”孟怒问。

  “不用……咱们先去看看情况吧,浩浩荡荡的一大群人并不好。师母只是说,让我多想想过去,这过去,应该就是新手村的图书馆了。”

  再说,现在是现实中的深夜了,他们大概都要休息了吧!大姐夫,姐姐,红哥都已经下线,小琪琪也早就下了,甲剑二人大概也有事情要做,竟然没有在,就连松涛都下线了。

  倒是老药还在房里捣鼓自己的药品,我想了一想,还是不要叫他了。

  “小哈!我想到了!我想到了!”尾火突然大叫着冲了进来,“我想到了!”

  “想到了什么?”我一愣,莫非尾火也找到了什么线索?

  “我想到了鸿易天书的其他用法了!”尾火大叫起来,“你还记得么?还记得么?我们刚见面的时候!”

  “当然记得,那时候鸿易天书幻化成了镇星册,你是要说这个吗?”

  “不是,不是!小哈,你还记得,你是怎么进入的星殿吗?还记得吗?”

  我脑袋轰隆一响,我……我是被鸿易天书带进星殿的!是我的鸿易天书,把我吸了进去,鸿易天书!

  原来……原来鸿易天书就是打开各个空间的钥匙!

  但是,要怎么用才能打开那时空之门呢?师傅从来没有教过我!

  对了……这大概就是师傅要把自己的鸿易天书留给我的原因吧,师傅一定在自己的鸿易天书上留下了什么力量,让我可以通过鸿易天书进出某个特定的空间。

  我取出了师傅的鸿易天书,一页页的翻着,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对了……师傅给我鸿易天书,师母让我多想想过去……

  这就好像分成两片的钥匙,只有合在一起,才能产生作用……

  想想过去,在过去的某个地方,使用鸿易天书……

  然后……过去就会再重演?

  “师傅在星殿!在星殿!”尾火拼命的摇晃着我的肩膀,“星殿还存在着!还存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涉及到了星殿,今天的尾火脑袋比以往要聪明了好多,竟然立刻想到了这个问题。

  “哇呀!翼火!翼火!我们可以回星殿了!星殿还存在!星殿还存在!”尾火转身大叫着跑了出去,然后就看到尾火一把抱起了翼火转圈圈……我恶寒,这种等级的人转圈圈……

  翼火终于也弄清楚了我们到底在说什么,他拼命大叫着,和尾火拥抱在了一起,两人好像孩子一样拼命的喊叫着。

  “先去看看情况吧!”我和孟怒对望一眼,知道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最好好是先看看情况。

  不到一刻种,我们就站在了绿柳镇里,绿柳镇里人竟然满多的,看来新手也不少啊!

  而且据说游戏已经开放了第二角色,也就是说,选错了角色的人,可以重新开始了。

  同来的人,有逆鳞,罗木,尾火,翼火,小海还没有睡醒,他是普通的NPC,是需要睡眠的,不像翼火和尾火,两人本来都是神仙。

  和五鬼打过招呼,我们走在绿柳镇的街道上,恍惚间,我竟然有一种错觉,似乎我从来没有离开过绿柳镇,没有离开过师傅身边。

  传送阵就在绿柳镇唯一的广场上,而图书馆就在广场旁边,一眼就可以看到,我们出现在广场上时,有几个玩家上来叫道:“兄弟,组队练级吗?”

  有可能吗?我们都这么高的级别了,怎么可能再跑来组队练级?

  好在这个游戏里所有人都以差不多接近本来面目的样子出现,厚脸皮叫“哥哥”“姐姐”的人比较少,很少遇到大叫“哥哥,姐姐,给我点钱吧!”的乞丐。

  我们刚刚走出了传送阵的范围,有一个家伙就冲了进来,把我撞得一个趔趄,差点没有倒在地上。

  “真冒失!”我皱眉,尾火眼睛一瞪,就要抓住那人,孟怒抓住他道:“算了,咱们正事要紧!”

  尾火哼了几声,看到那人消失在了传送阵里,摇摇头,跟我们走进了图书馆里。

  进了图书馆,我就看到有一个略显消瘦的老者背对着我,站在书架前,整理着书架上的书,打扫着灰尘,那衣服,那姿态,那体型,我瞪大了眼睛,大喊一声:“师傅!”然后扑了上去。

  那人转过身来,抱住我,然后苦笑摇头,道:“小哈,你连我也认不出来了么?”

  “侯师兄……”我失望的放开他,他是太白城几家书阁中的鸿易士之一,我和他见过几次面,却没有过多的接触。

  “侯师兄,你怎么在这里?”我问着他。

  “鸿长公离开这里之后,我们这些鸿易士轮流打理这里的书籍,今日该我轮值啊!”侯师兄惊讶道,“倒是你,怎么跑回来了?”

  “我怀疑这里能找到线索,师兄,我到楼上去看看!”

  “好,师兄陪你。”师兄点点头,牵着我的手走上了楼去,其他几人都跟在后面。

  走上四楼,正对楼梯的,就是那一方书桌,当日我就是坐在这里,边看书边等小琪琪来,然后师傅坐到了我的对面,问我是否看得懂。

  师傅给我了一杯热茶,现在茶香犹在面前缭绕,师傅却已经不知所踪。

  我坐到了那方书桌前,向下面的广场看了过去,人影熙熙攘攘,比我当初来的时候要热闹了许多。

  在桌子上还摊开着一本书,似乎刚刚还有人翻阅低下头,竟然是一本朱熹注解的易经。

  好久没有静心看过书了……

  “小哈……有什么线索吗?”尾火有些急切得问。

  “线索不会在这里……”我的目光看向了书桌上面,如果不是因为我是这房子的设计者,我也不会知道,其实这上面是有阁楼的,而师傅当时带我进入这阁楼的情形,我还历历在目。

  我手中巽卦发出,天花板微微亮了一下,然后一只楼梯慢慢的延伸下来,落在了我们脚前。

  “这里竟然还别有洞天呢!”孟怒吃惊得说。

  “是啊……我早该想到的。”我苦笑,师傅说过,这里是我们的师门重地……

  我从来没有把这句话记在心里,有了鸿易山,还需要其他地方做师门重地么?

  当时画这个阁楼,只是出于一种特殊的隐匿心理,每个人都希望有一个秘密的,只属于自己的,别人无法发现的空间,而这个阁楼,就是这样的一个空间。

  “来吧……”我率先走上了楼梯,身边人影一闪,竟然是孟怒和逆鳞先我一步抢了上来。

  “不会有危险的。”我摇摇头,分开他们走了上去,孟怒会这么做,我早有准备,没想到逆鳞也会这么做,这让我心里有些感动。

  阁楼里很黑,我随手使出了离卦,离卦落到天花板上,陷入了一个特制的灯罩里,如同太阳一般散发出了耀眼的光辉。

  离卦本来就是代表了火与太阳,这也算是最为古老的日光灯了吧!

  灯亮起的刹那,整个阁楼被照的纤毫必现,上次我还无法理解这里的这些玄虚,现在再来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里才是真正的鸿易士的世界,所有的东西都需要鸿易士的技能才能驱动,就连那书架,都被一道光包围了起来。

  我没有去碰书架,因为我已经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也是师傅留给我的东西。

  技能书和普通的书是不同的,而现在在阁楼唯一的案几上,就放着一本发着光的技能书。

  “是什么?”看我拿起来,尾火伸长了脖子来看。

  “六十四卦……”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翻开了这本书。

  慢慢的翻完了手中的六十四卦,提示音响了起来:“恭喜小哈学会了六十四卦技能,目前未领悟!目前未学习!”

  晕倒,竟然还需要领悟!看来这就是没有师傅教授的坏处了,连最基本的使用方法,都要自己来领悟,但是要怎么领悟呢?

  “六十四卦可以说是最为复杂的技能,小哈要好好把握啊!”侯师兄慢慢得说,“鸿长公既然留下了这本书,定然有其中的深意,小哈一定要好好的研习!”

  我当然知道,师傅留下这本书,并不是一时兴起。

  罗盘自动飞了出来,射出了五彩的霞光,把整个阁楼照得五彩缤纷,我看到在罗盘上又多了几道刻度,正是六十四卦的刻度。

  把六十四卦以矩阵的方式排列,就可以代表地面的空间,把六十四卦以圆形首尾相衔,就可以代表时间,时间与空间,就是宇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六十四卦代表了宇宙这种说法,一点也不过分。

  “小哈,你试试鸿易天书,看看能不能打开通道!”尾火急切得道。

  “不行,现在不能打开,我们既然找到了线索,接下来就必须想办法把所有参加行动的人集合起来,再来打开这鸿易天书。”说出反对的话的,是孟怒。

  “为什么!”尾火惨号。

  “因为,说不定机会只有一次……难道你想小哈因为你的关系,而遗憾终身吗?”尾火严词斥责他。

  尾火也想到了问题的关键处,低下了头。

  “没关系,尾火。只要有了线索,总可以回到星殿的!咱们不要破坏了小哈的计划!”来安慰尾火的反而是翼火。

  我苦笑着摸向自己的腰带,我本来却没有想过,如果只有一次机会的话……

  我们一定要计划好一切,准备好一切才能行动,这并不是挂一次就可以解决的!

  突然,我心中一惊……面色瞬间变白。

  “怎么了,小哈?”孟怒问。

  “鸿易天书不见了!”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镇静,但是声音还是不由的颤抖了。

  “什么?”所有人同时惊叫。

  鸿易天书本来是专属道具,是不可能丢的,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想过鸿易天书的安全问题,我虽然听说过游戏中有拥有偷窃技能的门派,可惜偷窃技能会严重降低人气,阴德,以及贡献度,而且成功率还很低,除了某些特殊的隐世门派。

  但是,我忘记了师傅给我的鸿易天书只是普通物品,甚至连任务物品都算不上!因为这其实并不是任务!

  “怎么会?鸿易天书不是任务道具吗?”逆鳞看着我,问道。

  “这个任务会有很多的虚假道具来迷惑人们的视线,所以所有的物品都是普通物品……”我撒谎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不然,只要看看那些道具可以丢弃,哪些不可以,就可以确认真正的任务道具是那些了。”

  逆鳞点点头,没有说话。

  “现在说这些干什么!赶快找啊!”尾火有些生气他们这时候还在关心这些事情,我和孟怒对望了一眼,同时叫起来:“刚才那人!”

  “哪个人?”翼火愣了一愣。

  “刚才撞公子的人。”罗木道。

  “小子……你完了!”尾火大叫起来。

  “他会在什么地方?”翼火问。

  “我怎么知道!”尾火大叫。

  “那你怎么让他完蛋?”

  “麒麟城!”从绿柳镇,就只有一个地方可以传送。

  “刚才那人长什么样子?”我问孟怒。

  “黑色衣服,身材不太高,头发很短,年龄也不大,眼睛略小,眉毛比较粗浓……”孟怒微微一笑,慢慢得把他的面貌形容出来。

  “孟怒兄受过这方面的训练吧!”逆鳞微笑道。

  孟怒看看他,不说话。

  小子,敢偷我的东西!你完蛋了!

  你可知道,别的地方我还不敢夸口,但是麒麟城,是我的地盘。

  就算他不在麒麟城,我也可以从麒麟城的五鬼那里得知他传送到了哪里。

  只要他在鲁地,就插翅也难飞!

  (小哈的黑店在强推,各位去支持一下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