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二十九:不同的同龄人(上)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761 2006.01.06 14:59

    昨天就该更新的,但是死活打不开起点的作家专区……好不容易打开了。

  在写新书《黑店》,写了一点,过两天发上来让大家看看,不知道要不要在年前开新书。

  天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作为玩家,已经习惯了不去注意游戏中的天气,虽然游戏中的环境会影响到技能的威力,但是毕竟没有现实中的影响那么明显。

  秋雨打在身上,小海打了个寒战,然后轻喝一声,身上笼罩起了一团淡淡的光芒,这正是他们微波门独门防御技能,可以弹开绝大部分的水系攻击,更不要说这些小雨了。

  而我则向尾火和翼火两人中间靠了靠,他们身上不由自主的散发出了淡淡的火焰,雨水还没有落下来,就已经被蒸发掉了。

  脑袋上一黑,却发现罗木正举着一把伞站在我身后,我对他笑笑,坦然的接受了他的好意,却又使用了巽卦,无数的藤条疯狂的生长起来,在我们头顶结成了一个挡雨的棚子。

  那边孟怒却也已经慢慢的拉开了架势。

  我和孟怒相处这么久,却从来没有见过孟怒真正的用过成套路的拳法……甚至没有见过孟怒摆出来过什么类似套路的POSE,在我的印象里,孟怒似乎从来没有认真的对过敌,他的招式更类似与散打,只是寻找要害,而并非为了演练套路。

  就算我不懂得拳法,但是我也知道,孟怒的拳法,最危险也最多变的地方,其实是他的手指。

  他的名字叫怒拳,实在是在误导人啊!

  他应该叫怒指才对。

  如果按照常识来分类,他的拳法属于擒拿类的。

  “核桃!”见自己的伞没有了用武之地,罗木返身进了房间里,然后抓了一大堆核桃出来,放在我的手里。

  看打架怎么能不吃零食呢?

  “咔嚓!”我轻轻的咬碎了核桃,而天空中同一时间,却有一道银色的闪电无声的划过……

  已经秋天了啊……什么时候已经没有雷声了?

  眼前暗了一下,而星光的身影似乎一晃,然后又站在了原地,没有一丝声音发出来。

  “好!”孟怒轻轻的吐出一句,终于移动了脚步。

  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闪电晃眼,我根本没有看到发生了什么。

  而尾火却皱起了眉头,目光落在了星光的下半shen。

  腿?莫非这家伙也不是使拳的,而是玩腿的?

  真是的,有一个误导别人的家伙,我还以为孟怒说他是拳师,就一定是使拳的呢!

  手指对腿……孟怒有些吃亏呢!

  不过,大概拳法不是这样来类比的吧!不然以尾火的大胳膊大腿,谁能打过他?

  不管……继续看!

  雨渐渐落下,慢慢淋湿了两人的头发和衣服,孟怒突然笑道:“或许,这样子我太沾便宜了!”

  他身上的麟鳞盔甲收回,露出了进入游戏时穿的那身劲装,然后把其他的装备全卸了下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星光却有些疑惑了,然后瞬间眼睛里冒出了火,“你要光着身子跟我打?看不起我么?”

  “这是游戏。”孟怒突然道,“而我们之间不是生死相争,而是公平切磋。”

  孟怒第一次动手,就吃了一次不熟悉游戏规则的亏,被张大刀砍到只剩下一滴血。

  “穿着装备叫PK,而不穿装备,完全公平,才是真正的拳师之间的切磋吧。”孟怒见对方还有些不理解,解释道。

  “怎么可能?”星光却被孟怒的说法弄得愣住了。在游戏里,很难有完全公平的决斗吧。

  气血多少,级别高低,装备好坏,甚至在游戏中选择的职业,都会影响到战斗之间的公平。

  “是胜是负,你我心中自然有论断,公平与否,心中自然有论断,不必再多此一举了。”

  “是,是我太浮于表面了。”孟怒谦和得笑了一笑,却又道:“但是能够公平一些,自然更好一些。”

  “小哈……帮我们施加五行强化技能好吗?”孟怒看向我,我知道孟怒心中的想法。

  五行强化虽然可以恢复气血,却不能快速治疗那些不可逆转的伤势,比如关节脱落,骨头断裂,或者致命的伤口。

  在五行技能的作用下,两人不会受到气血的限制,却无法无视真正的伤害,在游戏中,就算打到不重要的地方,也会根据游戏的规则而强制性的扣掉不少的气血的,并不是完全按照现实中的方式来的。但是要害就是要害,命中了要害,就算是在游戏里,也可以产生一击必杀的效果。

  我点点头,随手丢了一个五行强化上去,五行阴阳链的技能太强大了,并不适合用在这里。

  “来吧!”孟怒微微一笑,慢慢伸展开双臂,左手抬到鼻尖,右手侧垂到和腰平齐,却距离腰部足有半尺远的地方。

  看到孟怒如此的坚决,星光也无奈的脱下了自己的装备,他的级别比孟怒高,但是孟怒的师门可以让他发挥出百分百的力量,双方都差不多,没有谁更吃亏一点。

  看着孟怒的起手式,星光的眼神更加凝重了,他也微微的下沉重心,双手拢在胸前,倒是有些像拳击的动作。

  我也从来没有见过孟怒这样的起手式,虽然我从来没有见过除了孟怒之外的任何会拳法的人在我面前和人决斗。

  但是,至少俺还是选修过太极拳的,怎么也是太极拳的高手啊……

  以我太极拳高手的目光看去,确实看不出孟怒的深浅,于是我便换成了“看客”的目光,不再试图弄清楚其中的奥秘。

  下意识的捏着手里的核桃,刚才消散的沉重气势重新聚集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加的更加的凝重。

  然后,孟怒低下头去,左手就变成了护住自己的额头。

  “喝!”抢先发动攻击的是星光,一声断喝,如同天空响起了一声炸雷,震得我的耳膜都嗡嗡响,而在这声断喝声中,星光却已经冲向了孟怒。

  “什么人!”尾火却一声断喝,手中的天火同人戟化为了一道闪电,射到了门外,然后他整个人也冲了过去。

  我被尾火这一声断喝吓了一跳,再注意场中,却发现孟怒和星空已经战在了一起。

  星光果然是擅长腿法,他的速度超快,如同影子般在孟怒的身边乱晃,我几乎看不清楚他的影子。

  真不知道他们的互动度是多少,我有些郁闷的摇头,因为是小范围内一对一的切磋,我根本跟不上他们拳脚的速度,一眼看去,似乎刚才孟怒刚刚抓住了星光的手臂,下一秒钟,却又已经在格档星光的腿了。

  无奈,我还是去门口看一下吧,随手抛着手里的核桃,我走到门口,却发现尾火正和几个玩家对峙。

  严格来说,尾火完全是多此一举,因为玩家的院落是受到保护的,如果没有得到主人的邀请,是无法进入的,所以这些家伙也只能在门口折腾。

  “你们是谁?”尾火看到孟怒和人动手,大概自己也手痒了,他轻轻的按了按自己的拳头,劈里啪啦的关节声响起,让在门外的几个玩家露出了怯意。

  “小哈!”我听到影希的声音,转过脸去,却发现影希正站在这些玩家身后,我轻轻点头,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我来跟他说!”说话的却不是影希,而是一个站在他身后的青年,他似乎不放心影希向前,伸手拦住了他,我微微的眯起了眼睛,这个人不是影希的哥哥残安,我上次也没有看到过他。

  “我听说星光大哥要和什么人决斗,所以……”她还没有说完,身边的猎麟却开口了。

  “你就是小哈?”他神态有些倨傲,昂着头看着我,“没想你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什么叫我这样的人?我对他竖起了中指,丝毫不在意影希在旁边看着,道:“你就是那个什么猎麟帮的帮主吧!你的麒麟呢?”

  跟我斗嘴,我还怕你啊!更何况,我得罪的你已经够多了,也不怕得罪这一次。

  “你!”猎麟愤怒的瞪着我,然后怒笑道:“今天我们不是为了和你吵架来的,没错,这次我们是失败了,但是你们总不能把所有的恶麒麟全都吃掉吧!我们总有机会,看谁笑到最后好了!”

  “你们没有机会了!”我摆摆手,因为恶麒麟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你未免欺人太甚!”大概我的话被他误认为是在瞧不起他,他的眼神一变,举起了手中的长剑,尾火冷笑一声,把手中的天火同人戟一横,挑衅的看着他。

  我知道他们是为什么来的,只是我却并不想理会猎麟,对于能够想起来如此阴险的办法掌握麒麟城的家伙,我是丝毫的好感也没有。

  但是……我实在是很讨厌这家伙,若让这家伙就这么走了,我岂非要被气死?

  “我知道你为什么而来,进来避一下雨吧!他就在里面!”我想星光大概是血麒麟帮派比较重要的人物,虽然这只是游戏,就算真的挂了,也只是失去一些经验而已,但是如果他们放任不管的话,恐怕会让星光感到心寒。

  所以他们才如此紧张得想来这里要人,甚至连影希都亲自来了。

  这个游戏已经越来越接近现实了,特别是游戏中的人际关系,有些事情,作为帮主和上位者的人,不得不仔细的想着,并不比现实中简单,甚至因为游戏中少了许多顾虑,反而比现实中更复杂,更残酷。

  这些东西我不懂得,但却可以想到。

  当然,我这句邀请只是对影希说的,猎麟想进来我都不会允许他进入的。

  她的头发已经湿淋淋的贴在了脸上,虽然是游戏中,却也让我心里微微有些不忍,我和影希之间至少还保持着类似朋友的关系,所以这些许的怜悯是很正常的。

  “我先进去看看,你们不要乱来。”影希轻声叮嘱猎麟,猎麟虽然不太情愿,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让影希自己小心。真是的,还害怕我把影希吃了不成?

  影希虽然是轻声叮嘱,声音显然刚好让我听到,显然是在表现自己等人的诚意,尾火友好的对影希笑一笑,侧身让开了通路,让影希走进了院落里去。

  “猎麟兄,其实兄弟还是很佩服你的想法的。至少这样的想法还不是普通的无脑恶棍想得出来,猎麟兄果然不普通。”我对猎麟拱手,道:“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所以兄弟日后定然要和猎麟兄‘不相为谋’,所以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望猎麟兄见谅!”

  猎麟不知道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有些疑惑的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戒备。

  我露出无害的笑容,道:“所以如果我有什么得罪的地方,猎麟兄一定要多多包涵才是。”

  “就是,就是,你和人家三岁小孩子一般见识做什么?”尾火在旁边帮腔道……只是你是在帮我,还是在帮猎麟啊,怎么说的那么难听?

  “真羞……比小哈哥哥大这么多,还这么笨!”小海从我的身后探出头来,对猎麟做着鬼脸。

  真是的,你这家伙跟尾火学坏了,你怎么能这么说?好像我自己也比较笨一般。

  猎麟的面上一阵青一阵白,若不是我们站在门内,猎麟恐怕早就已经一剑砍过来了。

  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站在自己家的大门口欺负人了!哇卡卡卡~~~我真是恶劣。

  “小海小孩子,不懂事,猎麟大哥不要见怪,恩……其实我心里对猎麟大哥没有丝毫的成见,只是……对猎麟大哥的做法实在不敢苟同罢了,古人说;‘此恨不关风与月’,我今天也要说,此事不关人与品,我并不是觉得猎麟大哥的人品有问题,我可是最为崇拜猎麟大哥这样的人的!因为这些卑鄙的想法,我是绝对做不出来的,至少在卑鄙一方面,猎麟大哥比我强多了!” 从猎麟兄升级到了猎麟大哥,我的笑容越发真情亲切起来。

  “最卑鄙的就是你吧……我要堤防着点,免得哪天被你卖了……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尾火在那边嘀咕,只是你嘀咕的声音未免也太大了吧……

  再说,如果我说的没有唱的好听,怎么当写手?

  猎麟怒吼一声,举剑向我砍来,尾火伸出了手中的天火同人戟,轻易的挡住了猎鳞的攻击,其他几个玩家见头儿终于出手,也纷纷出手,门外立刻乱了起来。

  我拉着小海退后几步,坏笑道:“你们怎么这样?我都请你们的人作客了,你们还这么对付我们。”

  我轻轻瞥了一眼在我身后的影希,影希的目光正好和我对上,她怒瞪我一眼,对猎麟道:“猎麟大哥先回去吧,不要在这里等了。”

  猎鳞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想说什么,影希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先回去告诉哥哥……”

  “我们在这里等好了!”猎麟却不打算离开,影希无奈得摇头。

  我耸肩,对小海道:“小海,带你影希姐姐进去避雨,别在这里淋着,我和猎麟大哥还有些话要说。”

  “小哈,你别太过分了!”影希终于有些怒意了,她当然知道她一离开,我所说的,肯定是更加过分的言辞,不然我要留这里和猎麟话家常么?

  我嘿嘿冷笑道:“到底是谁过分?我可曾主动招惹你们?难道说你们砍了我们,打了我们,我们还要对你们笑脸相迎吗?”

  影希一时语塞,我继续冷笑道:“做了事情,自然要付出代价,平心而论,就算我今天对你们笑脸相迎,你们会和我们东岳世家和平相处吗?”

  就算是面对曾经帮助过我的影希,我也不会有丝毫的退缩。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原则之一,我这人其实是非常固执的。

  任何试图伤害我和我身边的人的人,任何试图抢走我所珍惜的东西的人,我都会把他们当成敌人,而不会有丝毫的妥协,除非他们放弃自己的想法,而且已经付出了让我满意的代价。

  妈妈经常说,我这样的脾气太让人受不了,而且一点也不顾场面,经常让人下不了台,但是我为什么要让他们下得了台?

  再说,就算我让他们下了台,他们就会放弃自己的想法吗?

  “不要说,你们今天来,是要和我们东岳世家言和的!”我冷笑,影希看我一眼,道:“我们正是来言和的。”

  怪不得,我觉得他们就算是为了笼络人心,也未免太过小题大做了些……

  啊,不对!这也太不像他们的风格了吧!在我印象中,从恶麒麟事件开始,他们的作为一直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我们东岳世家到底有什么价值能让他们如此做呢?

  “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却愣住了……这些家伙莫非是在搞笑?

  “当然不是开玩笑,我们是很有诚意的!”影希道。

  难道,你们这样就算是有诚意了?我发现影希等人的行事都特别偏激,影希如此,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为什么这个家伙也如此?

  我冷笑了,你们说如何就如何吗?你们说屠城就屠城,你们说伏击就伏击,你们说言和就言和?

  “我知道我们以前做的事情大概让你很反感,但是我们可以补偿你们。”影希道,我继续冷笑,有些事情,是不能够补偿的。

  我要的价格,我需要你们付出的代价,你们付不起。

  本来,我对影希还满感兴趣的,现在面对影希时,却有些烦闷的感觉堵在胸口,影希这个人一直是如此的多变,让我摸不透,抓不到,想不通,当我刚见她的时候,我以为我理解她,当我第二次见她的时候,我认为我能打动她,当我第三次见她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有些喜欢她,但是当我第四次见她的时候,我却觉得自己看不懂她,有些厌恶她……

  这是什么样的感情?

  也许,当初我人为我了解她的时候,就已经错的离谱了……

  女人,是永远也无法让人理解的。

  但是……为什么我连自己的感情都无法理解呢?

  影希的身上,似乎总有一些阴郁的东西紧紧的压着,让喜欢自由自在的我是如此的难以忍受。

  影希……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为什么我心里堵得慌?

  “言和,好啊!”我哈哈大笑,顿了顿,又道:“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这人别的什么都好,就是喜欢赌气……猎麟大哥派人狙杀我们的事情,我还是记得一清二楚的!”

  如果说当时影希和她的哥哥等人一起去对付恶麒麟,那么当初对付我们的事情,定然是猎麟在主持,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亲自出现罢了。

  “我们本来是很有诚意的!”猎麟也并非好脾气的主儿,此时他冷笑道:“但是你却并不想和我们言和……”

  我有得选择吗?你们根本没有表现出什么诚意吧!

  也许……是我的处理方式错了?如果是其他人,比我更成熟的人在这里,听到他们的话,大概会先问一下条件,考虑一下再做决定吧……

  但是,我在感情上却无法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也许……并不是他们没有诚意,而是他们的方法略微有些偏差,而我则压根儿没有给他们丝毫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既然我已经做了,拿就继续做下去吧……我并不怕他们。

  “事情已经过去了,如果你们要言和,恐怕很难,不过我们日后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回去吧,我们不会难为星光的。”老药也走了出来,他对我点点头,我知道他大概也很不想和血麒麟的人言和,毕竟以前的积怨太深了,但是一直这么下去,也不好。他们想杀我们,但却被我们杀的全军覆没,他们想杀恶麒麟,但却被我们抢到,他们屠城,却也受到了惩罚,两不相欠,谁也别理会谁,这大概是最好的方法吧。

  “你就是小哈?”我还想说什么,却有一个声音从所有玩家后面传过来,声音带着些冰冷的意味,似乎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我抬起头,看到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站在对面,我敢打赌,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是他的眼神却是如此的奇怪。

  “喝呀!”孟怒的暴喝声突然响起来,我吓了一跳,转身向院子里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