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十二:乡试的后续任务(下)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853 2005.11.14 22:13

    有些头痛的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我却还是充分低估了这任务的艰难性,师傅笑道:“累了就歇息一下吧,这些东西是有够烦人的。”

  是啊,我从来没有想到,看别人的文章,也是一种痛苦的事情。

  这些东西已经经过一次筛选了,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房间外面,就有无数的文人正在对这些东西作出第一次的筛选,刘阅此时正汗津津的站在门口,亲手帮我们递送着这些资料,他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不是,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的“大人”的架子,说实话,这时候就连师傅都要帮我们打下手,更何况这家伙呢?

  并不是说师傅就一定无法批改卷子,但是他所调集资源所需要的成本,会远远大与让我们来帮忙所消耗的成本,毕竟奖励我们几级不需要消耗任何的成本,更没有什么特殊的需求,而且我们的等级都不是特别高,远远达不到会影响游戏平衡的地步。

  “好无聊……”我大拍桌子,这些人里面,竟然是我最先受不了要发怒的,不过我的桌子上堆起来的文件几乎要比他们几个加起来还要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当初审书练出来了,记得当初网络上有一句话——开头决定一切(貌似是我说的?),一本书看到了开头,就基本上可以理解以后的风格,可以了解笔力的深浅,再重点的挑一些片断看上一下,基本就知道这本书总体如何。

  而现在我所看的更加简单,因为这些试卷每个只有几千字而已,有些东西,几乎几秒钟就可以判断出来到底有没有价值了。

  尽管如此,我数都数不清楚到底已经审了多少的试卷,这种近乎没有尽头的感觉,却几乎让我发疯,我几乎怀疑师傅把全中国的所有试卷都搜刮来了。

  我并不是那种可以安静的坐在原地的人,这么长时间几乎要让我疯掉了。

  这个房间里摆着五张桌子,其中一个当然是空着的,就成了我们的杂物桌,上面堆放着很多的卷宗,我坐在正对房门的地方,面前是文房四宝和朱砂,在外面是摆了整整一圈的卷宗,紫毫正欢快的写着批语,他已经很久没有写得这么高兴过了,我这该庆幸自己抓到了一个爱学习的好孩子。

  而紫毫的存在,也正是我会拥有这么快的处理速度的原因之一,我把自己的批语事先编好,分成“甲乙丙丁”等等十个等级,我专心审阅这些试卷,审核完后,抱出一个等级,交代一下要特别添加的批语,然后由紫毫来写,而师傅就在旁边帮我整理已经批改完的资料。

  也就是说,我在写万金油。

  “师傅,这样并不合适吧!”我长长了嘘了一口气,道:“为什么不多派几个人来帮我们打下手?只要帮我们写批语也行啊!”

  “这事情,就算是NPC,也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师傅苦笑了,他看我如此辛苦,也开始拼命帮我写批语了。

  “不干了!”我丢下了自己手里的东西,又一次大吼起来,师傅无奈摇头。

  我已经叫了好几次了,如果我早知道这个任务这么辛苦的话,我早就不干了,而且若是换了师傅之外的其他人来让我接这个任务,我立刻把他打成猪头!

  我恶狠狠的看向站在门口的刘阅,这家伙正对我讨好的笑,不行,我看到他就觉得生气,我要打人!

  对着他拳打脚踢一阵,刘阅苦着脸讨饶道:“我的好少爷,您就不要再发脾气了,赶快帮忙好不好……”

  气死了,这家伙和老白一样,是玩家攻击无效的,我白花了力气,却根本打不疼他,只在他的衣服上留下了几个黑手印。

  我有些无奈的转头去看我的三个同伴,坐在东墙边的是陶然南山,表面看起来,他的养气功夫很好……但如果我也用那种龟速来审核的话,我相信我可以比他悠闲的多。不知道他是人老了看书变慢了,还是天生就比较慢性子,反正他桌子上的只有薄薄几张,连师兄在旁边无聊的打着哈欠,似乎根本无事可做一般。

  我忍,谁让他是老人呢?

  紧紧挨着他的是腹鳞十七,大概平日处理公文处理习惯了,他的情绪很稳定,虽然速度不是很快,但是速度却很均匀,他一手抓着毛笔,在试卷上钩钩点点,似乎颇有心得的样子,看我急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笑道:“小哈师傅处理的最多,肯定很累了,不如你出去转一转去吧!”

  我微微摇头,这种时候我怎么能跑出去玩呢?

  腹鳞十七也有一杆从太白城收来的毛笔,只是按他自己的话说,那毛笔不但写字难看,还经常错字连篇,还不如他自己写的好。我也见过腹鳞十七的字,虽然说不上太好,但也是横平竖直,显然是练过一阵子的。

  “嘿,我在部队写通报练的!”腹鳞十七哈哈一笑,如是说道。

  见我还是很急躁,腹鳞十七也不再管我了,微微摇头,低头继续批改考卷。

  天羽从堆的老高的卷宗后面探出头来,似乎笑了一笑,然后又低了下去,我本来打算和她说说话儿来解闷,但是发现她的桌子上还有好多没有处理完的东西,于是无奈的耸肩,继续在外面踱步。

  “来,边走路边看吧!”师傅果然是资本家,这都不放过我,把一个卷宗递了过来。

  我哭,怎么有这样的师傅?我无奈的接过来,低声念起了上面的诗句:

  “大陆无声才有响,

  长空有影未成痕,

  东郊涕泪无他事,

  北野风尘有近臣。”

  “好诗好诗,好烂的诗,说的什么?”随手一丢,师傅无奈的接住,直接把这家伙丢进了废纸堆里。

  (你问我为什么这诗这么差?其实这就是我说的那个“作诗机”做出来的诗……)

  “看这个!”师傅又递给我一张,我继续念道:

  “我有不凡千古在,

  君无大孝一惊魂,

  青郊大陆无功业,

  紫陌长空致苦辛。”

  晕倒,又一首似是而非的诗,继续丢!诗写成这样,我也不用去看其他的东西了。

  “月落龙潜香半日,

  云飞鸟倦雨多时,

  猿声暮雨滩声出,

  灞柳春风日色微。”

  继续丢……不对!

  连忙抓住了被我丢出去了一半的纸张,这个……好像是写景的,而且好像还满不错的样子……虽然看不出来和东风有什么关系,但是确实很不错啊!

  恩,看看名字,叫做“宋羽”,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见过。

  “宋羽啊,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在画舫上念诗的那个,小哈你还说他一定能中榜的。”师傅笑眯眯的解答我的疑惑。

  再看下面的对联,这对联就有些凄惨了,但是文章却有点意思,我想了想,决定给个乙级的评语,也就是说在我看来,这家伙已经通过了。

  这家伙果然好运气,随便杜撰一个写景的东西,都满合适的。

  而更好运气的是,他遇到了我,我这个一定程度上可以左右他的未来的人。

  仔细想想,这些NPC还真是弱势群体,就连我这样的人,都可以因为一己之似,而改变他们的未来。

  不知道为什么,批改完了宋羽的文章,我心里却不怎么烦躁了。

  “师傅,咱们船上的那些人的试卷都在哪里?我在桌子前面坐下来,师傅虽然不能来帮我,却可以记住所有的试卷的位置,不论如何翻动,都可以记的一清二楚……或者说,他根本就可以知道几乎所有的事情。

  师傅把那些人的试卷一一翻找出来,我拿回去,慢慢看着。

  说起来,作诗反而比写文章更容易看出一个人是否已经拥有了某些智慧,因为主脑赋予了NPC们语言能力,只要略微强化语言的能力,几乎就可以胜任一般的文章了。

  小学生就可以用文章清晰的表达自己的感情,而诗歌则需要更多的东西……

  诗体和普通的语言有很大的差异,更重要的是,诗体需要一种“美感”,而美感是主脑都无法完全把握的。

  如何当官是可以学习的,如何治理国家也是可以学习的,但是在这之前,必须有一种独特的突破,无法用语言描述,却又玄而又玄。

  师傅好像说过,主脑正在尝试把自己生物电脑化,现在的主脑还只是一个超级的光脑,生物却已经可以在理论上研制成功了。

  我不知道光脑的硬件怎么和生物电脑的硬件结合在一起,但是我想这一定是很辛苦的事情,而这变化,就和NPC的突破一样。

  这种突破就好像在把单纯的人工智能,变成真正的生物……虽然还远远比不上真正的人,就连师傅都比不上真正的人。

  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引起了这种变化,而且产生这种变化的人,只是一小部分,我想这是好事。

  但是师傅说,NPC是被主脑赋予了自我意识的,而不是真正的拥有自我意识,所以不论怎么变化,都不是真正的“人”,但是如果一开始不被赋予自我意识,就无法成为如此独立的NPC,这又是一种悖论。

  摇摇头,我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本来不该管这么多的事情,但是师傅他……

  我看向师傅,师傅对我安抚的笑笑,道:“如果实在气闷,就出去玩会儿吧!”

  如果只有我自己,我肯定已经跑出去了,但是这里还有其他同伴啊,而且天羽似乎比我还小。她都能坐住,我就这么跑出去,岂非实在太过分?

  低头继续看这些诗词,没想到这些诗词质量都还挺高!

  我略微一沉思,招紫毫过来,把我所想写的批语全部写上面。

  “三十六峰诗酒思,

  东风吹起细漪涟,

  今朝池口风波静,

  更漏丁东在画船。”

  三十六峰虽然夸张,但是泉城周围的山却绝对不只这些。虽然都是一些小山,算不上峰。诗里的画面很美,先是白天,或者是黄昏,对酒当歌,然后静思,此时东风细微,比酒更加的醉人,然后,到了晚上了,更漏丁东,画船泊月,怎一个美丽了得。可惜的是第三句犯了一些时间错误,如果把今朝改成今宵,就更加好了。不知道这诗句里的画船,是不是我们的画舫呢?

  伸手把今朝改成了今宵,我微微点点头,放在了一边,师傅拿起了诗句仔细的端详。

  (这是集句诗,所以好一些,也是作诗机作出来的。让人吃惊的是下一首,因为那是作诗机自己作的。)

  “道骨江从作上宾,

  仙风竹覆宿江村,

  何人破竹孤舟去,

  有客穿杨两地春。”

  写的应该是一个仙风道骨的仙人,拜访江边的小村子的事情,虽然有些字句用的匪夷所思,却别有一种生涩中的美丽,因为这好像是一个很美丽的故事……再发挥一下想像力,一名名叫东风的仙人,独自泛舟沿江逆流而上,在他经过的地方,树绿竹嫩,人间还春,更美丽的是,似乎连仙人自己都抵挡不住绿色的诱惑,慢慢的走进了树林,悄然的拜访了这小小的江边村落,玩赏一番之后,才破竹而去,在他经过的地方,两岸的杨柳,却都变绿了……

  虽然这首诗比上首差一些,但是我却无法下笔更改,因为这首诗整体有一种独特的风格,虽然不严谨,但只要更改一个字,原来的那种因为生涩而格外美丽的感觉,就会荡然无存。

  这样吧!我轻轻提笔,为这首题名为“无题”的诗句,写上了题目——东风涩。

  “这个人……是谁?”我拿起了那张纸,总感觉这人身上有一种莫名的闪光点,却又必须拼命发掘才能发掘出来。

  “郑康,一直很低调,所以你大概不记得他!”师傅回答说。

  “师傅,咱们船上的人,好像都满有才华的呢,为什么会如此?巧合还是……”

  “呵,太白城的院试是由老白主持的,大概是他预先挑选过吧!”师傅想了想,回答道。

  老白给我的印象,一直都很精干,大概是因为游戏一开始,他就必须不停的赈灾的缘故吧,他比其他的NPC要聪明上许多。

  “这么说……其实有才能的人,已经失去了这次的机会了?”想到在来泉城考试之前,还需要先进行一次内部考核,不知道有多少有才能的人被刷下来了。

  “大概吧……我们只能大致上判断是否有才能,就像这样的,有些晦涩的诗句,就很难判断了……老白确实不简单啊!”师傅夸奖了老白一句,我笑道:“师傅,不如你想办法让老白升官吧,这家伙很厉害!”

  师傅瞪我一眼,道:“师傅又不是皇帝,说升官就能升官吗?没那么简单的。”

  我无奈耸肩,师傅不是皇帝,但是师傅比皇帝还厉害啊!皇帝能和主脑那么接近吗?

  不过,说不定主脑就是皇帝呢,谁知道这家伙如何定位自己。

  “东道若逢相识问,

  皇风犹在步虚寒,

  风摇柳眼开烟小,

  更觉风liu不可攀。”

  “箭往风斜愁里梦,

  风生地阔病中春,

  斜风赵舞琴三弄,

  远水江风酒一樽。”

  接下来两首,却也颇为公整(因为是集句诗),但是我却又觉得疲乏起来,这会儿状态实在是差,情绪波动的厉害。

  于是,我又开始了“万金油”战斗,以前写东西的时候,最讨厌别人复制万金油贴在书评区,但是现在却又不得不这样对别人了……

  “好了,你休息一会儿吧。”师傅拍拍我的肩膀,“出去转一转,反正你处理的已经很多了。”

  我想了想,终于发现如果我再憋在这个小房间里,恐怕真的要疯掉了吧!

  “拿着这个吧!”师傅随便丢了一个牌子给我,我抓过来一看,却是可以对攻击无效的牌子,和老白那个有些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牌子不可以用来携带侍卫。

  “这是给你们的护身符,任务结束之后会自动消失,这段时间任何人都不能对你们造成身体上的伤害。”师傅拍拍我的肩膀,“不过你也不要故意惹事情!”

  我是那种人吗?

  信步走出了修文院,天上的太阳正烈,虽然已经是深秋了,但太阳却越发的毒辣了,虽然玩家受到环境的影响比较小,却也晃的我眼睛疼。

  我倒是有些后悔就这么出来了呢,去做什么?练级吗?

  晃晃脑袋,却发现有个小小的影子消失在街角,我快追两步,却没有追上,不由大怒道:“小海,你给我滚回来!”

  小海的脑袋从角落里探出来,有些委屈的站在我面前。

  “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其他人呢?渔老知道你出来吗?”

  小海摇了摇头,又低下头去。

  “算了……你拿着这个!”我被杀一次无所谓,反正我级别也低,但是小海竟然这样到处乱跑,如果遇到什么危险……

  而且他被警告过不只一次两次了,竟然还乱跑,我不认为自己能管住他。

  我把师傅刚刚给我的“免死牌”放在小海手里,至少可以保证他这几天的安全。

  “小哈哥哥,现在就让我跟着你吧!”小海使劲摇晃着我的肩膀,“我不想老是呆在船上,我想学武功……”

  “你识字吗?”我无奈的摸了摸小海的脑袋,看向我身后的修文院,如果我刚才出来的时候没有看错的话,小海看着修文院的目光,似乎也满是渴求。

  “我……只认识几个字……小哈哥哥,你可以教我吗?”

  这个小家伙不但希望习武,还想学习识字,如果是在现实中,我是应该高兴的,但是这是游戏,在师傅紧缺人手的现在,有才能的人,就要承担起来应有的义务。

  “我可以教你识字,我也可以帮你找个门派去拜师,但是你懂得了这些东西以后,就不能再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我无奈的摸了摸小海的脑袋,游戏里不同于现实,游戏里的一年,在外界也不过是一个月多一点而已,我玩上几个月的游戏,小海却可以从年轻人长成大人……

  等他成年了,就不能再这样宠着他了。

  第一次,我开始恨起了游戏里过分快速的节奏,也许主脑是应该放缓一下节奏了,一切都太快了……

  我们不可能一直在游戏中过,现实与游戏强烈的反差,让我们注定都只能是一个“玩家”。

  岁月匆匆,我们只是过客。

  我这才真正的明白了这句话。

  很快……我就不能再叫他小家伙了……我无奈的苦笑着,心里希望千万不要有那一天的到来。

  没有了再出去逛街的心情,但是我也不想回到那压抑的小房间里,做拿几乎永远也完不成的工作,跟小海在一起,总有很多莫名的压力压在我的肩膀上,因为我是哥哥……

  其实,我心里也有些享受这种感觉,在游戏里的我,并不因为现实中的普通而变的平凡,在这里我可以和很多大人物谈笑风生,可以承担起一个家族的责任,可以担负起为NPC谋福利的大任,虽然累了点,但却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我不想当什么第一大帮的帮主,我也不羡慕PK台上威风凛凛的PK王者,我甚至不在乎是否有什么顶级的装备,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多到了别人都无法想像。

  我左右着这个世界……尽管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

  而且,他们都是真心的依赖我的,而不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

  那一瞬间,我甚至有些意气风发,这不是游戏,这是另外一个世界。

  我也属于其中。

  转过头,我就看到影希站在修文院的门口,静静的看着我,眼中似乎有一些和以前不同的东西。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惊讶的看着她,她的眼里是哀伤,“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依然明**人,面上的寒霜依然拒人与千里之外,但是我总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什么地方被触动了。

  不是特殊的感情,却有点像对小海的关心之情……

  她就好像是以前的我……

  也许,她的年龄并不大……我第一次这么想着,说不定比我还要小上几岁……

  【黯然销魂新作】赌神之战,大亨之争,操纵豪赌人生,尽在《赌神传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