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二十五:神兽归去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528 2005.12.23 20:53

    (考完几科了,趁机来更新一章……哭啊,还有4科要考,分别是下星期二,星期四,下下星期二,下下星期四……晕倒哦~~~~都好分散~)

  直到此时,恶麒麟终于大爆,满地的装备如同飞溅的水花,在我的面前洒落,一时间如同下了一场装备雨,猩红色的各种装备发出不同的声音,绚烂如花,动听如泉。

  因为我和老药距离比较近,凡是撞击到我们身上的装备,都自动的被我们的腰带吸入。

  众战士恶狠狠的一哄而上,集中到了一处,把恶麒麟团团围住,这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不知道引来了多少人觊觎,恶麒麟刚死,外围就探出来不少的脑袋,显然是打算来个黑吃黑了。

  而正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狂冲而来,显然是想先抓上几件装备,只要把装备抓在手里,就算再被砍死,也不吃亏了。

  可惜的是兰心姐姐等人并非吃素的,剩下的人虽然已经不到一半,但个个都是精悍战士,一半人护住恶麒麟的尸体,一半人开始狂拣装备,随便抓一下,就是满手装备的感觉,相信自从这个游戏开始以后,就只有我们体验过……

  “还不拣?拣到就是你的了!”兰心姐姐哈哈大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自己却不动手,对他们来说,所有的收益,都是要按需分配的。

  我不答,却看向山坡上,然后转身狂奔。

  装备不会长脚,只是有些人却有可能永远消失。

  “老铁!木匠大叔!老铁!”我跑到山坡上,大声喊叫,遇到有重伤未死的人或NPC,就赶快丢上五行技能,先吊住命再说,终于,我看到老铁摇摇晃晃的跑过来,虽然灰头土脸,却满面笑容,哈哈大笑道:“小哈,从我当上麒麟城的卫士那日开始,就一直梦想着有一天手刃恶麒麟,今日终于达成了愿望,想想就觉得高兴啊!”

  是吗?我看着满地的狼藉,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死亡的NPC,是不会被刷新掉的,而这满地的尸首,就是这次战斗的受害者。

  虽然明知道,如果不除掉恶麒麟,会有更多的牺牲者,但是我却依然会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只是……我实在不希望恶麒麟再出现了……”老铁的笑容慢慢平复下来,“麒麟城已经受够了磨难……已经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为什么世界上会有这样的恶兽出现呢?”

  “那是因为玩家的存在啊……”我轻轻的低语,恶麒麟是玩家最喜欢的超级BOSS,但是对NPC来说,这却是侵犯他们家园,让他们世代难以安生的罪魁祸首。

  “为什么……”

  因为利益啊,一切都是围绕利益转动的,绝对无私的人,又要到哪里去找呢?

  “老铁,一会事情结束以后,独自来找我,我有事情要告诉你!”我抛下有些想不通的老铁,转身向山坡更高处奔去,终于找到了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木匠大叔,木匠大叔的左手几乎全毁,早就化成焦炭了,此时正痛苦的呻吟着。

  看到我过来,木匠大叔挣扎着想站起来,我连忙按住他,对他道:“放心吧,木匠大叔,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现在躺好了。”

  取出气血药物塞进木匠大叔口里,五行补木对着木匠大叔使出来,如同枯木逢春,大叔的手掌慢慢恢复,身上的伤口也慢慢的恢复起来,这已经是第二次使用这样的“断肢再生”技能,所以我还算轻车熟路,等到手掌完全恢复,我重新在木匠大叔身上使用了五行阴阳链技能,木匠大叔体内被严重破坏的平衡慢慢恢复,不一会儿就生龙活虎的跳了起来。

  “呼……吓死我了!”我上下打量一下木匠大叔,虽然已经衣不蔽体,但总算四肢俱全,好像没有留下什么不良后果。

  大叔感激的对我行礼,我坦然受了,转身看向远处,老白正带着浩浩荡荡的城卫队赶过来,真是的,这家伙刚才躲得倒快,莫非害怕自己的衣服被烧烂了出丑?

  有城卫队的加入,很快那些居心不良的玩家就被赶走了,要知道无辜攻击城卫队和其他官员,可是要被终身通缉的。

  孟怒也抱着小琪琪出现,刚才他躲藏得倒很好,小琪琪见到小蓝,大惊道:“小蓝,你怎么变了样子!”

  小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再看看正以或畏惧,或崇拜的目光看着他的玩家与NPC们,昂首长长的嘶吼一声,扑到小琪琪的怀里,大脑袋在小琪琪的怀里又顶又揉,万分亲昵。

  我心中却一沉,难道小蓝竟然真的变成了瑞兽麒麟?

  小蓝忽然脑袋一顶,把小琪琪送到自己的背上,脚下祥云翻滚中,已经升到了空中,向远方飞去,一刻之后,两小才飞了回来,此时小琪琪已经泪流满面,我实在不知道两小是如何交流的,但是小琪琪显然也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小蓝,要离开了。

  瑞兽麒麟不可能会为人类所收服,就算小蓝只是一头小麒麟。

  但是麒麟的力量是有目共睹的,几乎可以赶得上没有失去力量前的翼火蛇了。

  传说中有这么一种说法,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镇守四方,乃是四方守护神,而中央土的守护神,却是“中央黄麟”。虽然小蓝并非那独一无二的“黄麟”,但是麒麟的地位可见一斑。

  这样的神兽,是不可能在凡尘停留的,因为我知道在天地之外,还有“天宫”的存在,那里一定栖息着无数的珍禽异兽吧。

  小蓝向我屈膝跪倒,深深顿首,然后跪着转身,向四方行礼,灵异之处,远超凡兽,这神兽的称号果然不是平白来的。

  只是其中诀别之意,让我心神俱颤。

  行礼之后,小蓝看向小琪琪,刚才另外两头小似麟被恶麒麟杀死,此时已经超过了半时,应该可以重新召唤出来了,小琪琪召唤出了两头小兽,三**颈泪别,今日一别,相间无期,兽犹如此,人何以堪……

  小蓝转身,腾身而起,连吼三声,其音哀婉,小琪琪呜呜痛哭,另外两兽也齐声嘶吼,在声音缠mian中,小蓝在我们头顶盘旋数圈,终于渐渐消失无踪……

  “五里一反顾,六里一徘徊。十里断肠声,闻者皆伤怀。我兄须远去,前途未可知,慢慢长远行,何日可复回。”

  我轻轻的念着,望着,这真实而又虚幻的离别。

  小琪琪终于嚎啕大哭,和两头小兽哭在一起。

  我要打电话告诉大姐,这几天不要让小琪琪再来了,今日她被恶麒麟吓了一场,又要和小蓝分开,还是好好休息两日才好。

  不过我的两个小外甥女每次要分开各自回家,总要哭的惊天动地,说不定这种事情两日就忘记了……小孩子总是很容易开心的。

  清点战利品,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一次杀死恶麒麟,或者系统也知道,日后大概再也没有了恶麒麟,所以暴出来的东西格外的多,杂七杂八的小东西不算,仅仅是恶麒麟套装就暴出来两套多。这恶麒麟套装我们是不要的,我自然知道兰心姐姐大概会把这套装给“他”,多出来的套装没有办法凑齐整套,也并不是多好的装备……

  虽然我们东岳世家穷的叮当响,身上的装备远远比不上恶麒麟套装的任何一个部件……

  但是最大的功臣——小琪琪却是不可不奖励的,所有的物品任由小琪琪随便选,只是这些装备都是暗红色泽,近乎血液的颜色,小琪琪实在是不怎么喜欢,随便选了几个色泽鲜艳一点的小饰品,挂满了全身。

  我也选了几件小装备,都是加灵力的首饰类装备,其他的东西大多不适合我们,毕竟我们东岳世家几乎没有一个正常点的职业……

  然后又为姐姐等人选了几样,我们就把目光对准了真正的目标——恶麒麟。

  这恶麒麟本身的价值,绝对不比恶麒麟套装差,老白请来的高手匠人把恶麒麟慢慢分割开来,一点点的搬运出去,兰心姐姐表态说,既然我们放弃了恶麒麟套装,而且把绝大部分的装备给了他们,如果老白没有意见的话,这恶麒麟的尸首就任由我们处置了……

  于是,晚上我们进行了一次麒麟肉大宴,把价值不高,而且不好搬运的一些肉给吃进了肚子里去,这麒麟肉确实美味,虽然兰心姐姐和老白等人连连大叫暴殄天物,但是我们东岳世家却是吃的酣畅淋漓……

  都说天上龙肉,地上驴肉,这驴肉是吃腻了的,龙肉是吃不到的,但是能吃一次麒麟肉,也算是世界之大奇了吧,不知道珍惜动物保护协会的人会不会来找我们罚款……

  最后,兰心姐姐等人看的实在是眼馋,上前哄抢一顿,这不可一世的恶麒麟,就在半个时辰内瘪了下去,变成了空囊一个……

  人的什么最大?胃袋最大……

  当然,这麒麟肉是无法用火烤熟的,好在解决的办法非常简单,用水煮肉,很快就有喷香的肉可供食用了。

  慢慢割开了恶麒麟的背部鳞甲,尾火抽出了天火同人戟的下半部分,两戟相合,铮然一响,发出万丈红光,尾火哈哈大笑,经过恶麒麟之血的洗礼,这天火同人戟竟然升级了。

  月亮初升,看着彼此狼狈的样子,我们哈哈大笑。

  晚上,老铁来找我,趁着夜色,我带着尾火,翼火和孟怒乘着火蛇飞出,来到当初见到似麟王的峡谷,果然又有一头似麟王正在山谷中,无数的似麟环绕附近,一如往日。

  随着一声喊杀声震撼山谷,恶麒麟事件终于终结。

  我下线以后,在网络上公布了似麟王会出现的地方,这隐蔽的小山谷从此再也没有宁静之日。

  没有似麟王,就没有恶麒麟……而且现在的似麟王,已经不是我认识的似麟王,更不是小蓝他们的母亲。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只小小的幼兽会恨我,但是我知道此后麒麟城再也没有恶麒麟。

  这就足够了……属于麒麟城的,只有宁静与祥和,因为这是我游戏中的故乡……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这平和与宁静。

  回到太白城略做休息时,我问师傅,是不是所有的动物都会孕育出这种终极的BOSS,师傅微笑着摇头,道:“不可说,不可说!”

  师傅,我不信佛!

  接下来,游戏中会有的大事,就是武举了,而我和孟怒,在现实中也迎来了一件大事——再过一日孟怒要去应聘了。

  “咳咳!”我清了清嗓子,手中的教鞭在空中挽了个花儿,目光扫过眼前正襟危坐的众人,满意的点点头。

  我的面前,足有百人,坐在一排排的石墩上,横平竖直,好像电视上军人开会的模样,连个乱动的都没有。

  坐在最前排的是兰心姐姐,罗木,尾火等人,孟怒也在旁边,精神抖擞,身体纹丝不动,很是精神,把周围几人的气势都压了下去。

  只有老药颇为难受,抓耳挠腮的,不时四处张望几下。在他身边,小海也挺胸突肚的,颇为威风的样子。

  严格说起来,尾火和翼火两人在天宫也是做卫兵的,也属于军人一类,罗木是城卫队,自然也是军人,孟怒虽然退役了,军人作风却一点也没有改变,所以这些人里,大概只有我,小海,老药三人不是军人吧……

  虽然很满意这些军人的态度和眼下的情况,但是我还是要……

  “上课!”我双手虚按着不存在的讲桌,过足了老师瘾,要知道偶暑假可也帮楼上小弟当过几天家教的。

  “起立!”兰心姐姐大声命令,所有人轰然起立,除了老药狼狈的站起来。

  “同学们好……”我满意得点点头,却听到战士们同声道:“花脸举人好!”

  我晕倒!怎么能这样叫我?看到腹鳞十七在旁边笑得如此奸诈,我气得几乎要把教鞭丢过去。

  好在我有涵养,只甩了他一个“克一补一”,然后把他挤到石头中……

  我敲敲临时用艮卦做出来的石墙“黑板”,大声道:“今天,我就开始武举补习第一讲,现在我来讲讲武举的历史……”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我看到背鳞十五正举手,做出捋须的样子,看向他。

  “请问花脸举人……我们要参加科举,跟科举的历史有什么关系?”背鳞十五站的笔直,一本正经道。

  “你……气死我了!孺子不可教也!罚站!”丢出去一堆艮卦,于是背鳞十五也步了腹鳞十七的后尘。

  “你们要知道,我乃是兰心姐姐重金礼聘来的客座教授,专门教授你们科举的等等需要注意的禁忌和其他要点,而这样的讲座我只开三期,所以你们一定要珍惜这次的机会!”我苦口婆心的在台上讲着,老药却在下面挖鼻孔。

  “我怎么记得……是我们刚打算开会讨论如何应付武举,你却突然跑来非要给我们开讲座?”兰心姐姐也揭我老底,“而且,我不记有重金礼聘你啊……”

  “……”我无语,事情似乎好像真的是如此。

  “无论如何,我是科举专家……”我道,兰心姐姐低声道:“你好像是职业的诈骗专家,业余的解迷专家……什么时候又客串了科举专家了?”

  我晕倒……怎么能这么说我?

  “看到没?这就是乡试解元的凭证!”我嚣张的举起了自己手里的解元印,兰心姐姐无奈道:“你那是文举,和武举不一样吧……”

  虽然我和兰心姐姐几人在大开玩笑,其他的战士却依然面容肃穆,实际上一直以来和我开玩笑的几人,都是和我相熟的几个,乙等几人虽然和我们熟悉,但却因为地位不够,不敢开玩笑,只是注视着我。

  “闲话不提,现在我就来给你们讲解一下武举的历史……”我轻轻敲打一下黑板,众人立刻静了下来,讲座要正式开始了。

  “众所周知,这游戏是凭空‘架’出的一个朝代,所有现实中的历史与典故,皆可在游戏中找到来源,我们可以把这游戏中的社会看成一个集中国封建社会之大成的社会,而时代却在清朝中叶,晚清之前。”

  “而又因为有法术,五行八卦等学术在其内穿插,所以这朝代也和历史上各朝有些不同,而这些不同,就会直接导致武举的不同。”

  “其实,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人知道此次武举要如何举行,包括白大人等官员在内,都只知道这次武举会有重大变革。当然,事实是游戏运行之前,是不存在武举的,这其实是第一次武举,而游戏中庞大的官员机构,还没有完全运行起来,这文武两举就好像是一次程序调试,而这其中有两大职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我看向兰心姐姐和龙之左角,点点头道:“相信大家都想到了,这两大职业就是鸿易士和悟剑士。”

  “只是,文举因为没有多少玩家参加,所以没有起到预期的作用,所以这次武举,会最大性的把所有官员都调集起来,让官员系统完全运转起来!”这次文举,大概只有我和腹鳞十七两人是玩家,其他省市应该也没有多少人。

  “有什么问题吗?”我扫视了一下在座的所有人,并不是我要来这里嚣张,其实这是师傅给我的一个新的任务。

  做为最接近主脑的人,师傅必须做主脑的代言人,来告诉可以信任的玩家一些别人无法知道的内幕,而非常可惜的是,这个人就是我……

  而作为游戏中的第一鸿易士,我必须承担起引领游戏步入正轨的责任,帮游戏挑选第一批优秀的官员……

  什么时候,才有人取代我这第一鸿易士的地位啊……我为什么要发现那东西,为什么要这么出风头,悔不当初啊!

  面对这样的事情,我只有大哭一场了,最可怜的是,哭完了还要干活,忙得连再哭一场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在武举中,游戏中的各项战斗数据反而是次要的,这次最主要的目标,不是挑选出本身战力惊人的猛将,而是找出真正通晓战术军事的人才。猛将满地都是,这真正拥有才华的人才却是不多。

  文举结束以后,我又有武举要忙,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我还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为什么鸿易士就这么的忙啊!

  而且我对军事并不感兴趣啊!

  而若说在游戏里,我最为信任的,也是最合适的人,显然是非这些士兵们莫数了。

  所以我只好找兰心姐姐等人帮忙,把他们拉进我的计划中去了。

  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出现在这里,苦口婆心的帮他们讲解武举的各种要点,这些东西师傅透露的并不清楚,大多却是我自己总结而来的。师傅说了,天机不可泄露,当然,我听到这句话后,暴打师傅一顿的“天机”,也是不可泄露的。

  真是的,既要让人干活,又要让别人自己胡乱猜测,这是什么理论什么想法嘛!

  而且,我还被师傅硬逼去学习自己最讨厌的兵法什么《六韬》,什么《孙子兵法》,什么《孙膑兵法》,什么《诸葛亮将苑》,看的我脑袋都要大了,因为游戏中的战斗方式和现实中的完全不同,倒是类似古代的战斗,这倒是省了我很多心思,不然现代的那无数战术著作,还不把我看哭了啊……

  古代的兵法大多和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有所挂钩,所以看起来倒是也不怎么气闷……

  摇摇头,把自己胡乱飘飞的思绪拉回来,手轻轻一挥,澄心已经在石壁上挂满了白纸,紫毫骄傲的晃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一行流利的行书就出现在石壁上,正是“唐——武则天”几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