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四十八:冲突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752 2006.04.17 20:59

    师傅的所在地距离镇星阁并不远,离开星殿,我们向北方飞行,大约一刻钟,就在一座倒塌的宫殿前落了下来。

  没有了尾火等人在,心中毕竟不怎么踏实,好在还有火蛇,他也算是识途老马了。

  孟怒的目光一直落在逆鳞身上,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心里有些模糊的想法闪过,这样的想法已经越来越强烈了。

  然后,孟怒转过脸来,打量着这倒塌的宫殿,面上满是惊异,我也打量着这宫殿,按照星君师兄的说法,从这里开始,就是不受师兄控制的地方,而是被师傅所封锁起来,设下了陷阱和关卡的地方了。

  眼前的宫殿好像被人用拳头整个掀掉了房顶,残留在原地的是大约一米多高的殿墙,而整个房顶却落在了一百多米外,碎了满地,这样的情景让我觉得很奇怪,好像有什么巨大的力量把整个宫殿掀起,或者空间瞬间发生了错位,。

  在大殿的中央,有一个被翻开了的地下室门,从上面看只能看到三米多远,再向里却是奇异的黑色。

  我向里丢了一个离卦,熊熊的烈火向下落去,在大约三米深的地方停了下来,下面是白色的石制地板,正是这片星殿最常见的那种白色,顺着跳动的火光,依稀看到有几个洞穴通往各方。

  这……也是迷宫吗?

  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不,应该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面会有危险。

  师傅……就在下面吗?我的心里有些颤抖……或者说,有些害怕。

  我能不能走过师傅留下的迷宫,我能不能找到师傅?

  而师傅……又给我留下了什么样的难题?

  我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肩膀,已经走到了这里,我心里却有些动摇了。

  为什么……这些东西都要落在我身上,为什么不是换一个人来承担。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每个人都有自己必须要走的路,就好像我,必须要去寻找师傅。

  “就是这里了,下去吧。”我道,身边却是人影一闪,两个人不分先后的跳了进去。

  那两个人是逆鳞和随心。

  下面火光一闪,逆鳞手里抓着一柄光芒四射的长剑,照亮了整个洞穴,看了一会儿,然后大声喊道:“下面有六个洞穴,不过我不知道要走哪个,都很深,而且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在我目力所及的地方并没有陷阱,你们放心下来吧,不过最好做好准备,我不知道鸿易士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制造陷阱的方法。”

  我想了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下去吧。”

  “所有人准备,警惕起来!”孟怒叫了一声,我心里一振,再次精神了起来。

  已经到这里了,还想什么?

  下去了!

  一跃而下,落在了白玉石板上,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露天的顶棚竟然无法射进来阳光。

  在逆鳞手中的长剑的照耀下,整个洞穴反射着微微发金的光芒,影希随后落在我身后,手中符咒一燃,金光咒已经使出,本来用来辟邪的法术竟然变成了照明法术,我想了想,招出了自己的罗盘,从罗盘上射出了一道道的光斑,照耀着整个洞穴。

  六条通道,不知道通往何方,在罗盘放射性的光芒照射下,也只能看到这些洞穴的的几米深,再远的地方,没有任何光亮反射回来,好像这洞穴没有任何障碍,没有任何弯曲,直直得通往整个世界的尽头,又好像有什么隐藏在洞穴里,把光芒整个吞噬了。

  “六个洞穴……要走哪边?”老药转过身来问我。

  “我不知道……这里没有师傅留下的任何标记……”我摇了摇头,道:“不过……我决定走这边……”

  我指向了左手方向的洞穴,在墙上刻下了小小的三角符号。

  “为什么?”老药问。

  “因为……这边正是此刻海中金的方位。”我点了点左手边的石壁,“我只是在碰运气而已。”

  “原来小哈也靠不住。”老药小声嘀咕,我晕倒……拜托啊,我又不是神仙,我怎么知道师傅会藏在哪里?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有迹可寻,如果要让我快速找到师傅,师傅定然会按照五行八卦的方法,设下超级困难的陷阱,因为有罗盘在手,所有的迷宫陷阱,对我来说,都会减少大部分的威力,而若真的要阻止我快速找到他,师傅反而会布置一些无序的,没有任何道理的迷宫。

  无序的东西,永远比有序的东西更难理解,而人们也正是致力于把无序变成有序。

  “而且……在这里我并不是万能的。”我道,“因为这里是现在仅存的不在完整的五行规则之下的空间,我的五行技能并不能推测出真正的方位。”

  这大概也是师傅选择这里的原因。

  大概师傅也很矛盾吧,不知道应该让我很快找到,还是永远找不到,所以他只能把这选择交给命运……交给自己无法控制的随机的东西。

  对鸿易士来说,最为困难的迷宫不是复杂的原理构造的凶险大阵,而是完全天然,没有丝毫外力可以干扰,没有任何规律可循的天然迷宫。

  “走吧……六个方向,也许……我们会……”也许我们会被什么力量分开呢,我有着强烈的预感。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做好失散的准备吧,我的标志就是这个了。”我丢出去了一个离卦,在石壁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哈”字,“哈”上的“人”字一捺拉的很长,指向了洞**。

  孟怒紧紧的跟在我身后,随手一拳头打出,在墙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拳印,拳头的方向却是指向洞穴里的。

  影希等人紧随其后,我召唤出了缘木,走在最前面,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机关在内。

  “大家跟紧点!”孟怒低声对后面说,但在这狭窄的洞穴里,他的声音却被洞壁放大了很多,隆隆得传了出去,而同时,有一声咆哮声,从洞穴深处隆隆得传出来,我心中一紧,孟怒却站到了我的面前,停下了脚步,紧张得盯着洞**。

  “什么东西?”逆鳞断后,此时他在后面叫道。

  孟怒仔细倾听几下,苦笑道:“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声音有点古怪。”

  “洞穴中若有通风口,当有风灌进洞穴的时候,会发出很大的声音,再经过洞穴的折射与反射,变成什么样的声音都有可能。”老药在后面道,“我以前曾经去参加过探险队,进入过比较大的未开发的溶洞,在那里就经常传来这样的声音。”

  “而且,如果有类似温泉,或者河流一样的东西存在的话,声音就更古怪了。”我笑道,这样的事情在书上看到不少,而且我也进入过一个不大的山洞探险过,里面任何一点声音都可能变的希奇古怪的,颇为好笑。

  “也许是我神经过敏了。”孟怒笑道,他天生小心谨慎,虽然笑着说话,却并没有放松警惕,随心抢了几步走到前面来,道:“我是敏捷类的职业,我在前面吧,而且若有什么机关或者危险,我的反应速度比较快。”

  队形改变了一下,我被他们挤到了后面,因为严格来说,我是除了两个女生之外,剩下的所有人里,几乎最脆弱的一个,鸿易士的气血值并不多,而且不能装备太强的防御装备。

  我给所有的人使用了五行阴阳链的技能,心中却依然不踏实,因为这里是星殿,任何一个怪物,都有可能拥有超越恶麒麟的力量,而我的五行技能,在恶麒麟发疯的时候就已经无能为力了。

  老药的治疗技能再坐突破,他的针灸术可以使用类似“激发潜力”一般的技能,无论如何都可以帮人保存一点气血值,等待救援,可以说在吊命方面,比我的五行技能更加强悍了,但是这潜力激发却并非随便能用的技能,时效很短,消耗却很大。

  当吼声再次传来的时候,挥手让我们停下脚步,孟怒闭上了眼睛,静静得聆听片刻,道:“左前方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应该有洞穴。”

  听声辩位?天,孟怒真夸张!

  这样也可以吗?

  我们的光一直照到很远,绝对超过二十米,却没有看到有任何分支,但是当我们走到孟怒说的位置时,孟怒对左边伸出了手,他的手好像没入了虚空里。

  “看来,我们的眼睛并不足以信任啊。”逆鳞苦笑道。

  “现实中都不足以信任,更何况游戏里。”我笑道,“你看到的,永远都只是假象罢了。有些人,他明明站在你身边,心里却想着别的事情。”

  “走哪边?”老药问我,并没有在意我说的话。

  “等下。”我丢出了艮卦,把我们来路严密得封住,然后静默了片刻,让大家都安静下来,又丢出去一个离卦。

  离卦在空中慢慢的漂浮,向右方的洞穴方向飘去。

  “走左边。”我道。

  离属火,土曰炎上,也就是说,火一直在追求低气压……而洞**部比较阴冷,气压应该比较高,所以火焰(其实是被火焰加热了的空气)应该会向气压比较低的地方流动,也就是比较靠近外部的地方……如果不把我们的来路封住,恐怕这火焰会飘往我们来的方向。

  而我要做的,是向更接近洞穴中心的地方行动。

  但是这样也并不准确,因为我不知道游戏里能不能模拟出如此细致的细节,毕竟这里是需要湮灭的,不完善的空间。而且海拔对气压的影响,比水平空间要大更多。

  “走吧!”我们所有人都在岔道上留下了自己的标志,然后慢慢走进了左边的洞穴。

  进入洞穴再转身的时候,自己背后又是一片石壁,完全没有了刚才来的路。

  这里所有的洞穴竟然都是被幻像掩盖着的,如果不留下标记的话,恐怕转上两三次就要迷路了。

  说不定,刚才我们就错过几个洞穴,说不定,门口的洞穴……不是六个,而是八个,十个。

  对了……八门,八门……难道……刚才真的有八个洞穴吗?

  我真想狠狠得给自己一巴掌,我竟然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我一开始就该想到的!

  我们刚才进时,门所处的方位是在东南巽位,看看罗盘,竟然是景门。

  景门之上,却是天英高悬,诸事不宜。

  景门,主一切幻象,怪不得会幻象丛生,好在景门临六七两宫才主凶,也就是说,当景门落在兑乾两宫时,才会大凶,现在充其量不过是小凶而已。

  推演一下时辰,一个时辰之后,巽位变成伤门,虽然大凶,却非必死。只是再之后六个时辰却皆是平门与吉门,直到八个时辰之后,才是死门,仔细算来……似乎只有走景门才是正宗。

  现在死门在离位,然后按照时辰依次落在兑,坎,乾,震,坤,坤,震位,接着就是我们容身的巽位,若是我们当时从艮位和坎位进入,虽然可以把死门邻宫的时间拉长到十二个时辰和十四个时辰,但是期间却是凶险异常,真不知道要怎么走才好。

  真是鱼于熊掌不可得兼啊。

  能够看破凶吉,竟然也无法取舍,怪不得人们都说天机不可泄露。

  就算真的能看清楚凶吉,却也无法判断,到底哪个是对我们最好的,而无法趋避,又何来天机,更别提泄露了。

  (其实……偶都是按照偶写书的时辰来推演的方位,严格来说,和书中当时的时间是无法搭配的,想要当风水先生算命先生骗钱的好孩子不要学啊,很容易被揭穿的,危险,危险……)

  景门虽然一开始颇为凶险,却给我们留下了八个时辰的时间,来处理一切,而且一路平稳。

  我真不知道……这是冥命中的天意指点着我,还是我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难道师傅真的是按照五行八卦的规律布置的这迷宫吗?

  但是……现在的罗盘,除了指示着我们身处景门之外,却没有其他任何可以依靠的信息。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啊,五行相生相克,八卦轮转不息,天干地支,三奇六仪皆相辅相依,不可能只单独分裂出来一部分,除非……这理论根本就是有错误的。

  悖论,这根本就是悖论啊!

  我苦笑了,我确实钻牛角尖了。

  在这里,不论是五行八卦理论,还是常识,或者运气,我都必须动员起来。

  这个空间,不可能独立与五行八卦之外,却又不是按照正确的,完整的五行八卦理论运行的。

  这就好像我突然从1+1=2的世界落入了1+1=3的世界,而出题人却让我算2+2等于几;刚刚学会了低声部的唱法,却让我以高声部来唱歌一样。

  最基本的参数,完全被改变了,让我如何去解答问题?

  至少……我还有一个电脑和师傅都无法控制的因素,那就是运气还有命运。

  我并不相信运气和命运,但是我现在,却只能把一切归结在这些东西上面了。

  我苦笑着,悄悄在袖子里掐起了手指。

  梅花易数啊梅花易数,今天就靠你了……

  虽然我用梅花易数来算,和丢个木棍看倒下的方向,没有丝毫的差别,只是看起来……要高雅那么一点点。

  游戏第一鸿易士,号称解迷专家,自命天才的我小哈……要靠运气来走路吗?

  算了……我到底还是放弃了用梅花易数来决定方向的想法,因为我们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儿戏,必须要认真的对待。

  “我已经不知道该向什么地方走了……”当我们再遇到了一个岔道时,我转过身来,“按照我的推算……我们应该有八个时辰的时间来完成一切,但是我却无法推算出应该行走的方位,大家来表决吧。”

  “为什么有八个时辰?”逆鳞有些不理解。

  “我们所处的方位,八个时辰后,将会转为死门。到时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必须在八个时辰之内完成一切。”

  “错……还有七个时辰了……”我轻轻的点了一下罗盘,而罗盘上表示的时间,正在慢慢的转动……转动……,终于走过了一条刻度。

  “伤门来了……”我苦笑道,“小心点吧。”

  而变化,就在这一刻突然出现,我们眼前的岔道,如同被什么东西削去了一般,瞬间消失,变成了一堵石壁,没有任何生息,没有任何的征兆。

  “怎么回事?”孟怒扑上去摸那石壁,却惊叫一声,瞬间消失了。

  然后,整个世界四分五裂。

  空间就好像被切开了,又胡乱拼凑起来的蛋糕,我的身边,我的身后,都变成了一堵堵的石壁,而影希,老药,逆鳞,随心等人一个个的消失。

  如果说空间是蛋糕……那么我们就是蛋糕上撒的葡萄干,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分到了各处。

  我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个迷宫最复杂的地方,在哪里了。

  整个迷宫就像是巨大的奶酪,而我们所行走的洞穴,就是奶酪里的空隙,把奶酪切割成一块块的,胡乱拼凑起来,总有好运气的孔洞会互相连接起来,形成通路,但却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这通路通往什么地方,也许是死路一条,也许你眼前最短的路,就是你的目的地。

  星殿,是一个动荡不安的空间,有很多的规律,已经不适合它了。

  而把星殿变成这样的人,就是我,也许我是在自食其果了。

  我……我讨厌迷宫啊!

  我为什么非要走迷宫不可!

  该死的,等我出去,一定要把这该死的迷宫整个给炸了!

  我要把整个星殿都给砸个稀巴烂!

  我拼命怒吼着,踢打着脚下的石头,乱跳乱蹦。

  “小……小哈……”有些怯生生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晕倒,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小小的洞穴,而龙骨剑就狼狈的从这小洞里爬了过来,呆呆的看着我。

  这个……不好意思,发疯被看到了。

  要不要杀人灭口?

  还是……不要了。

  我打不过龙骨剑。

  “怎么回事?”龙骨剑看着我,“要向哪里走?”

  “这里好像没有什么通路吧。”我扶着石壁走了一遍,好像除了龙骨剑钻出来的小洞之外,这里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通往外界,我放出了一团离火,离火在空中慢慢漂浮,然后在龙骨剑钻进来的地方打着转。

  “那边是什么地方?”我问龙骨剑。

  “是一个很小的洞穴……好像没有通路。”

  果然没有通路,我们勉强从那通道中钻到了对面的洞穴中,离火找出来的通路,最大的也不过只有石头大,我不会缩骨功。

  “你会缩骨功吗?”我问龙骨剑。

  龙骨剑一呆,然后露出了一个表情。

  你一定是在搞笑。

  看来他也不会了……我们竟然被封住了,晕倒啊,要封也把我和影希封一起啊,怎么让龙骨剑这个长骨头和我一起?

  从来没有想过龙骨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我狠狠的拍了几下他宽厚的背,然后使用巽卦,弄出了一只巨大的藤条。

  “要做什么?”龙骨剑瞪大了眼睛。

  “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在这里等,等一个时辰后迷宫再次发生变动。”我顿了顿,道:“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当矿工,自己挖地道。你选择哪个?”

  龙骨剑道:“我听你的。”

  我苦笑不得,使用了巽卦,藤条从那拳头大的裂缝里延伸出去,然后慢慢长大,慢慢长大,一片片的碎石迸裂下来。虽然明知道拳头大的空隙后面,定然有其他的空间,但我却根本没有办法把石壁破坏掉。

  “我来!”龙骨剑用手里的悟剑在石壁上挖出了二十多个拳头大的小孔,组成了一个规则的正方体,然后让我使巽卦产生的藤萝同时从这些洞里生长起来。

  这让我想起了用雷管炸石头,在要炸下来的石头上打孔,然后装入雷管一类的zha药,同时引爆,就可以把整快石头平整的从山上剥离下来,非常方便。

  但是,巽卦能够起到这么强烈的作用吗?

  我很怀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