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十七:星宿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600 2005.11.30 21:48

    (跑去参加淡淡的访谈了……所以更新晚了,抱歉。)

  “出来吧。”孟怒对身后叫了一嗓子,翼火蛇巨大的脑袋慢慢浮现出来,然后整个化为金甲战士的模样,有些紧张的看着我们,道:“我现在不能出去……他说一定要使用这个。”

  看来翼火蛇可以用两种状态出现,一种是身上没有金甲,而身边有火蛇的状态,蛇是分身,火翼是力量的象征;另一种就是三位一体,成为力量强大的金甲战士,就好像目前的形状。

  现在的翼火蛇,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我毫不怀疑他可以轻易的屠尽所有的玩家。

  这样的力量,是目前的玩家所无法对抗的。

  翼火蛇从自己的怀里取出了一个卷轴样的东西,尾火接过来了那卷轴,展开看了一看,却皱起了眉头。

  “这个……是什么?”

  我接过了尾火手中的卷轴,展开,却发现上面画着翼火蛇身穿金甲的图像,题目上写的也是“翼火蛇”三字。

  为什么会有一个画像?这画像竟然是让翼火蛇离开这封闭的空间的道具吗?

  “这个要怎么用?”我抬头问翼火蛇,他的身高是如此的惊人,我站在他身边,还没到他的胸口,但是翼火蛇的神情却好像我才是那身高远超两米的巨人一般,战战兢兢的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没有告诉我,我还以为你会知道。”翼火蛇小心翼翼得道。

  我怎么会知道?我应该知道吗?

  有些时候,想东西需要从很多方面来想,如果他们的陨落和我有关系,那么他们的重现,是否也会和我紧紧的挂在一起呢?

  系统不会允许随意一个人来解救他们,如果可以收服如此强大的力量,恐怕立刻就会所向无敌了吧。翼火蛇的力量甚至远远超过恶麒麟。

  那么,系统一定会让那些“他”信得过的人来解救这些被囚困的“星辰”们,再由“这个人”来安排这些星辰们的前途。

  这个人既然是系统信得过的人,那么就是鸿易士?

  我下意识的抓出了鸿易天书,因为我想起了当初是如何收服尾火的,如果解放翼火蛇的方法也和当初收服尾火一样的话,说不定我很的可以办到。

  说不定真的有可能哦!如果我可以把尾火收进鸿易天书里,带到人界,那么我应该也可以把翼火蛇收到鸿易天书里,带到外面去,而这卷轴的样子,和鸿易天书里尾火的画像看起来很像。

  右手的鸿易天书自动翻开,一道金色的光芒射向了我左手里的卷轴,然后这卷轴就化为了我书里的一页,亮起了美丽的豪光。

  “啊!”翼火蛇痛苦的嘶吼一声,身上的金甲瞬间燃烧起来,化为强烈的火焰,这火焰比刚才巨蛇喷射出来的火焰更加的灼热,我们慌忙退开几步,然后那恐怖的火焰化为了一对火色的双翼,向我的手里射来,钻进了鸿易天书里去了。

  火焰离体,一个庞大的阴影从翼火蛇的身上分离出来,化为了翼火和火蛇两部分,疲惫的趴在地上。

  “怎么了?小哈?”尾火慌忙跑上去扶起失去了力量的翼火,我看看疲惫的翼火和趴在地上足有水桶粗细的巨大火蛇,摇头道:“我不知道……刚才好像是那卷轴产生作用了。”

  “翼火的力量也被剥夺了吗?”尾火紧张的问,对星宿来说,失去力量是很残酷的事情,当初尾火也是大发了一通脾气才接受了这个现实的。

  我低头看向手中的鸿易天书,鸿易天书里翼火蛇的画像,又和尾火的不同。

  尾火和火虎是分别占了一页,而翼火蛇的三个部分却在同一页,只是分成了三个格子,分别是翼火,火蛇和火翼的画像,现在唯有最下方火翼的画像是亮色,其他两个画像却如同写意的水墨画像。

  画像里的火翼好像也在不停的扇动,似乎有强大的热力发散出来。

  这么说……我收进来的只有代表翼火蛇的力量?

  “好像是吧……他的力量被我剥夺了……”我无奈的苦笑,我本来就欠这些家伙一次,现在竟然又要充当剥夺这些星宿们力量的刽子手。这让我情何以堪?

  主脑可以容许没有力量的翼火和火蛇存在,却无法容忍充满了力量的翼火蛇存在,生存和力量,我相信所有人都会选择前者。

  只是为什么要让我做这个刽子手?我有些无奈的合上了手中的鸿易天书,我想从今天开始,这些星宿们最讨厌的东西恐怕不再是镇星册,而是鸿易天书了吧。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他们做梦都要杀死的大魔头呢?

  我一定要师傅给我一个解释,就算这事情谁也怪不着,但是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代,主脑也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师傅皱眉走来走去,而翼火蛇则怒气冲冲的盯着他,若不是尾火拉住他,恐怕他已经冲上来砍人了吧。

  现在的翼火蛇已经失去了力量,尾火才能制住他,他的力气比尾火还远远不如,毕竟他并不像尾火那般强壮。

  “你要知道,其实你本该在那一刻就消失的。”师傅的话语很冷酷,我终于看到了师傅剥离了感情,完全理智的一面,他冷冷的把事情说给翼火蛇听,“星殿本来就是不应该存在的,若不是小哈为你们求情,恐怕你们当时就已经全部消失了。”

  “师傅,你说过要给他们新的生活的。”当时的事情,尾火可是刻骨铭心,他记得当时师傅说过的所有的话,所以他立刻站出来,“但是您却把他放进了那封闭的任务空间里,让他做了一个可怜的任务BOSS,这就是您说的新的生活吗?”

  “你以为把他放到外面就好了吗?他的力量太强大了,不可能让他随意在人间出没的!”师傅疾言厉色,“如果当时就把他放到外面来,现在天地间恐怕就没有几个活人了!”

  “我了解翼,他不会乱伤无辜的。”尾火觉得师傅说的其实也有道理,但是却还是无法打开自己的心结。

  “你了解翼,但是你不了解人类啊……就算他不主动攻击人类,总会有人去主动攻击他的。”师傅终于又有了一些情绪,他似乎有些无奈的摇头,道:“所有的火部星宿都是脾气暴躁之徒,我问你,若是有人攻击翼火蛇,他会做出怎么样的反应?”

  尾火不说话了,那恐怕是比恶麒麟屠城恐怖无数倍的后果吧,恶麒麟不过是个伪麒麟而已,而翼火蛇却是天上的星宿,是神仙啊。

  “如果你不想在人类的世界生存,我可以让你到鸿易山去。”师傅想了想,终于作出了让步,“在鸿易山,你可以拿回你自己的力量。”

  鸿易山的空间足够广大了,但是再广大的牢笼,最终也是牢笼,选择力量还是自由?

  这又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啊。

  “这就是您说的新生吗?”尾火分外的失望,不论从感情上,还是从其他方面,他都无法接受这个建议,对他们星宿来说,力量和自由都是缺一不可的。

  “鸿易山并不比星殿小,你们以前除了星殿,还去过其他的地方吗?”师傅冷酷的点破了他们一直看不透的迷梦,“以前的星殿,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囚笼,除了星殿,你们又能到哪里去?现在无限广阔的空间就在你们面前,而你们竟然又想回到囚笼里去!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在鸿易山里划出一部分,重新构建星殿,让你们回到以前生活的环境,我甚至可以把力量还给你,尾火,我问你,你愿意吗?力量还是广阔的世界,你选哪个?”

  “我愿意……回去吗?”尾火小声的自言自语,这样的选择要怎么算出?要怎么计算感情的多寡?占用资源的多少?还是被调用的次数?这样的选择,要怎么样才能得出结论呢?

  我的心却突然揪了起来,如果尾火选择力量,选择回到星殿,那么他就要离开了吗?

  如果尾火是人类,或许我会很有信心的说,尾火是一定会和我们站在一起的,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感受到星殿所没有的快乐。

  只是,尾火是NPC。是我不了解的一种存在,他不是人。

  这是难以承认也难以否定的事实,我和尾火,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不一样的。

  其实,真正有心结的是尾火,而不是翼火蛇,翼火蛇一直没有接触过人类,他根本不知道该坚持些什么,该思考些什么,他就好像洁白的纸,任由别人在他的身上写上各种各样的痕迹,而不知道是否该接受,是否该拒绝。

  但是尾火不同,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智慧,他已经懂得了如何去分辨自己需要些什么,他已经了解了这个社会,他已经可以独立了。

  尾火看看师傅,再看看我,终于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不会回去,力量对我来说可有可无,而且我现在依然拥有力量。而这样的力量,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但是……”尾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依然希望翼拥有自己选择的权力,而不是由别人来为他做出选择。”

  “翼的力量掌握在小哈手里,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小哈吗?”师傅笑了,他一定早就推测过很多种可能,因为尾火和翼都是NPC,而不是人类,所以并没有人类那么复杂,那么难测。也许,他早在星辰陨落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了吧。

  “我想,小哈会帮你们找到答案的。”师傅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却苦笑,我发现自己怎么有越来越“伟大”的趋势?师傅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我不过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普通人,很普通的普通人而已。

  我没有卓越的天赋,更没超高的智商,为什么这些事情都会压在我的身上?我越来越无法把这个世界当成游戏了。

  不论是尾火,还是小海,或者是眼前的翼火蛇,都需要我真心的去付出。这样沉重的压力,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难道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就算你们信得过我,我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星宿都找回来吧。”我无奈的问师傅。而且陨落的星辰有千千万,二十八星宿不过是其中极小,极小的一部分而已。我只是因为尾火的关系,才特别的在意二十八星宿。

  “人间的不平事又何其多,我们怎么又能管的过来?你我不是圣人,管不到的,就随他去吧……我只能说,只有遇到鸿易士的星宿神仙是幸运的,而能够遇到小哈你的星宿神仙,又格外的幸运啊……”

  遇到鸿易士的星宿神仙是幸运的?恐怕未必吧。我又想起了儒雅风liu,连师兄不知道怎么样了,有儒雅风liu这样一个徒弟,恐怕日子不好过。

  而且,说不定不遇到我,他们能够生活的更幸福一些。

  “都说做神仙比做人好,现在看来却是做人比做神仙好啊。”孟怒道,“没想到神仙竟然也要靠人类的帮助才能生存下去。”

  我看了看孟怒,无奈的摇头,孟怒微笑道:“小哈,我现在才发现,你和现实中一点都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尾火撇嘴,“这家伙是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天生懒得要命……明白了,你是说他在游戏里比较勤快吧,反正他其实是在睡大觉,勤快点也累不着。”

  看来尾火是真的打开心结了,竟然有心情跟我开玩笑了。

  “师傅,现在翼火蛇怎么办?他要怎么生活?”我却不觉得现在有什么可以高兴的事情,我收了翼火蛇的力量,但他却又和尾火不一样,他不是我的“宠物”,他现在的身份更接近于怪物。难道我要这样带着他在街上走吗?

  “如何安排他,就交给你了。”师傅道,我怒,师傅这家伙是越来越不在乎我的感受了。

  “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师傅见我面色不好,连忙赔笑道:“我知道你的难处,但是师傅这样做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说!”我生气,生气!别以为你是师傅我就不敢打你!师傅嘿嘿笑道,“你不是还缺少几个随从吗?就让他当你的随从好了!”

  “师傅啊,我的那两个名额是要给罗木和小海留着的!”而且如果我身边都是一些NPC的话,我怎么和其他玩家接触?我进入游戏到现在,除了老药之外,根本就没有认识几个玩家呢!当然,后面这些话是不能现在说出来的,因为尾火就在我身边。

  游戏最重要的是交往和互动,而我现在却被泡在了NPC的海洋里,想浮都浮不出来。

  “师傅也知道你辛苦。”师傅无奈的摇头,“但是尾火也一定很希望翼火蛇也能跟在你身边吧,是不是尾火?”

  尾火大点其头,气死了,尾火你这个叛徒!

  “而且,等你名列三甲,可以携带的随从的数量就增加到了四个,完全可以让他跟在你身边,这样还可以保证他的安全,不好吗?”

  “师傅,我真的已经没有心力再让什么人跟在我身边了……”我无奈的摇头,“师傅不会以为我和你一样,拥有无穷无尽的精力吧。”

  其实,让翼火蛇跟在我的身边,可以大大的提升我的战力,对我这种没有什么攻击力的人来说,确实是好事情,而且NPC不像玩家,他们不会背叛你。

  只是,让NPC在我的身边,却是一种格外沉重的压力,因为他们的脆弱,因为他们的弱势,没有人会喜欢这种随时提心吊胆的感觉。而且我身边已经有尾火了,我不需要额外的战力。

  而且,我的精力确实已经严重的透支了,我身上有太多的压力,无法宣泄,无法抛弃,因为我是一个鸿易士,因为我是师傅的徒弟,因为我是小哈。

  与其让翼火蛇跟在我身边,受到冷落,不如事先说清楚,这样对翼火蛇,对我都好。

  “对不起。”师傅说,“是师傅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人类的情绪……师傅还是不太了解,而且师傅确实有些过分了。”

  师傅的手掌轻轻的按在我的肩膀上:“还记得你刚进入游戏的时候,师傅还说,只要你好好的玩,能够每天快快乐乐的,师傅就很高兴了,不希望你背负起太多的东西。那些话还在耳边,师傅却……唉……这些天来,师傅确实是委屈你了,只是师傅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师傅实在是找不到可以信任的人了。”

  “对不起,小哈,对不起。”师傅低语,我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帮师傅背负起这些东西,本来就是我做徒弟的应该做的,而且这些东西确实能够促使我快点成熟起来,只是我却已经没有了余力,我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少年,在某些人的眼里,我大概还只是一个孩子。

  “师傅终究和小哈不一样,所以如果师傅有什么做错的地方,就告诉师傅,不要老是闷在心里。”师傅有些伤感,“师傅终究只是电脑,而不是人类……唉……”

  我不知道如何说才好,是安慰师傅,还是说些其他的东西。其实师傅让我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错误,师傅希望我能成长,所以会交给我很多的任务,让我做很多的事情。如果我以游戏的心情去做的话,恐怕还可以从中间得到不少的乐趣,只是我无法把这个世界只当成游戏,因为人类终究不是理性的,而是感性的动物。

  “师傅,翼火蛇还是交给我吧。”我看向翼火蛇,既然已经让他和尾火见了面,我又怎么能让翼火蛇再离开呢?这对翼火蛇,对尾火,甚至对我,都并不公平。

  “我会想办法帮翼火蛇找到他的生活……就当这是一个任务吧。”我轻轻的叹息,这个游戏给我的,并不只是快乐和成就感,我依然有责任,很重很重。

  翼火蛇和尾火不同,他总会有自己的生活的,就好像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就好像罗木,小海一样……

  “除了和你的关系并非宠物与主人的关系外,翼火蛇的所有属性可以比照尾火。”师傅道,然后顿了顿道:“为了让他们有独自生存的力量,他可以去拜入某些门派。”

  “小哈,你要怎么做?”从师傅那里走出来,孟怒低声问我,很显然,我答应让翼火蛇跟在我身边,其实是很勉强的。

  “翼火蛇……恩,其实就连尾火,都总有一天会离开我的。”我轻轻的道,早在决定让尾火拥有自由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总有一天会找到自己想过的生活,而我的角色就好像是“父亲”,养大他们,帮他们找到自己生存的价值,然后看着他们慢慢的飞远。

  “我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拥有独立的力量。”在游戏里,我总会不停的思考,和现实中大大咧咧的我一点也不一样,“虽然……这事情很难。”

  “小哈,游戏里的你,和现实中的真的很不一样呢!”

  “我现实里就那么不堪吗?”我忍不住失笑,这家伙已经是第二次说这句话了呢。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啊!”孟怒没有回答我,而是感叹了一句。

  是啊,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孟怒也总有一天要离开。身边的朋友,总会分离。

  而游戏……也总会关闭的。

  也许,我真的陷入太深了?

  “接下来你要做什么?”孟怒问。

  “我心里很不爽,趁现在榜单没有下来,武举也没有开始,去杀BOSS吧!”

  以我们的组合,想杀BOSS并不难,因为只要有我和老药在,我们几乎就已经立在了不败之地,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如果给我时间,恐怕我都能够把BOSS磨死。

  而且……我们东岳世家所有人的装备,都只能以简陋来形容。是该改头换面的时候了,虽然我根本不在乎装备,那些装备对我的帮助也有限。

  但装备是玩家评判一个人有无实力的最直观的标准,为了东岳世家,我们也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