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目标二十一:一触即发(中)

网游家庭之解迷专家 哈贝达斯 6484 2005.12.08 17:05

    “扑通”一声低沉的响声,孟怒从空中重重的落到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就算那些藤条帮他档住了大部分的箭矢,但全身缩成一团从空中落下来,也绝对不是什么美妙的经历。

  “嘿!”尾火趁箭矢停止发射的间隙,抢上前一步天火同人戟把孟怒身上的藤条劈开,刚才我下意识的使用了藤萝术,没想到真的成功了,古时就有腾甲兵,腾甲用来阻挡普通的箭矢,效果确实很好。

  当藤萝被划开后,孟怒一个鱼跃跳了起来,跳到我的身边,尾火哈哈笑道:“孟怒,你小子怎么好像哪咤一样?从球里生出来!”

  孟怒气得哭笑不得,却没有时间理会他,恶狠狠的拔出自己屁股上的箭矢,大声叫道:“准备反击!”

  仅仅一道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内容的命令,我身边的那些军人就都表现出了绝对不凡的素质。也许这就是军人的默契吧,如果是我指挥,肯定要大叫一通怎么怎么样做,但是孟怒只需要一个口令,几个士兵就已经在地上一个打滚,翻身在我的面前单膝跪倒,面向外面。这样不但可以减少受力的面积,更可以瞬间跳起来,加速到最大。尾火哈哈一笑,再次高举起自己的巨大盾牌,就要挡到所有人面前,他巨大的身躯加上巨大的盾牌,成为了最好的掩体,虽然不能挡住所有人,但绝对可以帮他们创造一次喘息的机会,而有这么一个机会,就已经足够了。

  除非被秒杀,在我的五行技能下,一次喘息的机会,就可以让他们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以自己最快的速度丢出去了无数的五行技能,五鬼的光芒化为了漫天的流星,把所有人置于我的保护下。

  虽然我是没有什么战斗力的鸿易士,虽然我面对的不是智商低的可怜的低级怪物,而是真正的玩家,但是我的技能却绝对不仅仅是用来辅助的。

  “退还是战?”我边丢技能边问。我没有办法做出决定,因为所有人都比我更有战斗经验,现在只出现了半边的埋伏,另外半边却是空着的,这让我们依然有机会退走……

  不对!为什么后面反而是空着的?

  “战!”孟怒回答的很肯定,“不可能退的,退路肯定更加的危险。”

  “那就战吧!”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来指挥!”

  对方给我们的时间,也只有两句话的间隙,然后漫天的箭雨再次落下,远程攻击时,箭矢的攻击范围比法术要远,而且相对来说伤害力也更大一些,可惜的是我们这边大多都是战士,每个人的物理防御都很强。

  “举盾!”孟怒身体一缩,缩到了尾火巨大的盾牌后面,其他的战士却都已经举起了半人高的小盾牌,因为他们都半跪在地上,却恰好可以挡住所有的箭矢。

  对战士来说,就算平日用不到,也必须配备一面盾牌。虽然盾牌会影响他们的灵活性,但是一旦需要顶怪,盾牌可以大大的提升他们的生存能力。

  更何况这些战士们在现实中也是真正的战士,非常注重个人的生存能力,而不像某些玩家,只注重攻击力。

  “不能让他们接近。”在叮叮当当的箭雨落在盾牌上的声音里,孟怒突然道,尾火咬牙道:“如果他们靠近的话,恐怕就要用法术攻击了!”

  法术攻击可不是盾牌可以防御的,虽然有我的技能辅助,而不怕受到大的伤害,但是受到的攻击太过密集的话,恐怕以我一个人的灵力都来不及加血。

  如果需要喝药顶的话,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小哈,你们那里怎么了?”老药的声音突然传过来,“刚才我看到一大群人向你们那边冲过去了!”

  “我们被人围攻了,你那里怎么样?”

  “围攻?难道有埋伏?啊!”

  “老药!”我惊叫,显然老药也被人发现了,这次真的是危险了。

  “小哈……等我过去!”老药倒是很自信,看来围攻他的人大概也不怎么多,形势并不危险。

  但是……等到他把对方全反弹死了,恐怕要三天以后了吧……

  玩家不比怪物,玩家是可以吃药的。

  “不可能胜的……”乙的声音突然传来,“保护小哈离开吧!”

  一会如果真的要杀恶麒麟,鸿易士的力量绝对是最重要的,毕竟只有鸿易士才能最好的抵御和治疗恶麒麟造成的伤害。就算老药,在面对这样的伤害时,都会力不从心。

  所以,这会儿撤退保存实力,绝对是最好的想法。

  “谁说不可能胜。”我再次深深的吸气,努力平复自己有些慌乱的心情。

  这大概是影希的陷阱,至少影希知道这陷阱的存在,所以我绝对不能逃跑。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逞能,还是不服输?

  但是,很快我就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了……我的心里,还是有着嚣张的,渴望表现的血液的。

  近乎疯狂的感觉在我的心里沸腾,我不甘心被别人拽进陷阱,而什么都不能做。

  而且我绝对不是需要别人保护的人,我也很强!

  我也很……恐怖!

  “艮卦——鬼打墙!”第三次箭雨之前,我连续丢出去了十多个艮卦,面前伸出了一道十米长的围墙,然后节节升高,长到了足有十米高。一般情况下我并不会建这么高的石墙,因为石墙太高了,就一点也不坚固了。

  但是,这高高的围墙却完全挡住了对方的箭矢。

  第三波箭雨就成了高墙外的暴风雨,虽然猛烈,却根本无法伤害我们分毫。

  “来了!”耳边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显然对方发现箭矢已经没有效用了,正准备逼上来,再一个艮卦打出去,从本来的石墙的墙根处再次升起了一堵石墙,把原来的石墙整个顶歪了,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我们脚下的大地一阵震动,扬起了漫天的灰尘,笼罩了几十米方圆,虽然玩家感觉不到呛人,但是却可以阻挡他们的视线。

  而孟怒身子一晃,突然消失在了漫天的灰尘中。

  几声惨叫响起来,显然孟怒已经冲入了对方之中,对孟怒来说,和什么怪物打,都没有和人打更加的轻松裕如,孟怒天生就是PK王。

  而对方显然也不是白痴,就在围墙倒下的瞬间,无数的箭矢再次洒落,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法术,铺天盖地的攻击向我们倾泻下来,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名词——火力压制。

  绝对悬殊的火力对比,我们是那可怜的,被压制的一方。

  “顶盾!”乙重新接替了孟怒的指挥权,大声发号施令,箭雨刚歇,尾火就已经张弓搭箭,十数只箭矢向外射去,又响起了几声惨叫声。

  尾火完全不担心自己的箭矢有可能射中孟怒,孟怒若是被这样乱七八糟的箭矢射中,可是大笑话了,如果换了我,说不定会被箭矢插的满屁股。

  灰尘扬的快,也消散的快,对方刚刚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弄乱了阵脚,再加上视线被阻碍,一时间反映不过来,等到灰尘消失了,孟怒可就危险了。

  “艮卦——八卦阵!”看时机已至,我大声喊道,这不是为了显摆,而是为了告诉孟怒我要用的技能。

  我们不可能硬拼,就算强悍如尾火,也不可能独自面对如此多的敌人,经过我的粗略估计,对方至少有四十个人,这还是在损失了几个人之后。如果对方一拥而上,踩都能把我们踩死了。

  所谓八卦阵,只是模仿八卦的形状摆出墙壁,三层高五米的石墙,彼此间隔三米左右,为的是形成障碍并分割敌人。果然,在我叫出八卦阵的同时,一道身影顺着石墙的长势弹到半空中,在空中几个漂亮的翻滚,化解了冲力,落在我的面前,低低得道:“三个!”

  要知道这不是现实而是游戏,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厚厚的防具,更有反击的能力。

  所以能在这一瞬间解决三个人,实在是强悍到了极点,乙等几个人看孟怒的表情立刻不同了。

  五米的高度,几乎没有人能够跳过去,孟怒经过技能加成后的最高极限是六米多一点,这已经是我在游戏里见过的跳的最高的人了。所以对方想要冲过来,就只有破坏石壁了。

  东南方巽位发出一声巨响,显然是有人在以蛮力破墙了,虽然这些墙根本挡不住他们,但是我要的却只是先知先觉他们的动作而已。

  “巽卦——藤萝术!”随便的丢出去了几个巽卦,立刻听到了巽位传来怒吼声,显然有人被纠缠住了。

  如果有更多可以远程攻击的道士就好了……如果这时候对那个方位进行密集的法术攻击,恐怕这些家伙会很狼狈吧。

  可惜我们这边只有两个道士,还有一个是辅助类的。

  “东南方七十度,射!”不管能不能发挥出箭术的威力,所有能够拿起弓箭的人都拿起了一把弓箭,对东南方开始抛射。

  如果是正面的战斗,我们绝对不可能支撑超过三分钟,更别说还击了,但是现在却完全不同。

  鸿易士最擅长的,就是制造环境,而有利的环境却可以扭转战局。

  他们呈七十度上抛,抛射下来的箭矢依然拥有很强的杀伤力,而且一般的战士都不喜欢戴头盔,所以从天空落下的箭矢反而可以更加有效的杀伤敌人。

  现在不能让敌人近身,所以所有的战士都已经成了专职的弓箭手,只要对方一发动攻击,我们就顶盾,而对方一旦要破墙,立刻就有无数的箭矢倾泻而下。而敌人一旦退却,我就立刻重新修补好石墙。

  我们身边到处都是他们射来的箭矢,所以根本不害怕箭矢不够用。

  中间还有几个大型的法术轰炸过来,好在我的五行技能可以顶住,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一时间双方竟然僵持了下来。

  不过,对方的指挥者也不是笨蛋,很快就掌握了我们反击的节奏,恍惚间就听到正南方一阵巨响,还没有来得及反击,又一声巨响响起来,对方竟然不顾伤亡,强硬的连番突破了两道石墙,一时间几个士兵都愣住了,好在尾火反应的快,随手抓起地上的箭矢,向空中洒去,漫天的箭矢洒落,虽然不是用弓发射出的,但是从高空落下,却也有一定的杀伤力,不但迷惑了敌人,还切实的造成了不错的伤害。更重要的是敌人暂时停止了一瞬间,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已经足够让我把已经损坏的墙补起来了。

  虽然说破坏比创造更容易,但是技能的特性不同,我创造一个石墙却也简单的如同吃小菜。

  翼火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但反应却也不慢,抓起一把箭矢,搭在弓上,石墙中再次下落了一场箭雨。围墙中响起了几声惨叫声,显然有几个人被我堵在了围墙中。

  在对方看来,这大概是一种胜利,因为再突破一层围墙,他们就冲进来了,但是在我们看来,如果他们敢再破墙冲入,才是真正的傻瓜呢。

  如果没有围墙,我们是十一个人对他们四十多个,但是现在我用围墙把他们隔开,为的就是各个击破,如果他们冲进来,恐怕就是他们几个人面对我们十二个。

  距离差就是时间差,我打出的围墙,最终的目的,不是为了把他们挡在外面,也不是为了制造距离,而是为了制造时间差。

  当人们面对围墙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认为“此路不通”,就算打穿了围墙,却也会受到诸多自己心理上的限制,这些没有受过训练的玩家在心里素质上,根本无法和我身边的最精锐的战士相比,这也是我相信自己能对付他们的原因之一。

  严格来说,我们之所以还能够站在这里,最大的功臣不是尾火兄弟,也不是孟怒,更不是我,而是六个士兵。他们的所有行动都好像一体一样,正是他们默契的配合让我们能够支持到现在,如果不是他们及时的火力支援,恐怕我们早就压制不住对方的攻势了。

  而对方的指挥就有些小问题,就算所有人都服从指挥,玩家们的服从性和反应能力还是远远不如士兵的。

  “你们压制住对方,千万不要再让人进来!”最能了解我的意图的是孟怒,“我去解决蹿进来的老鼠!”

  “等一下!”我低声喝止了孟怒,光华一闪,已经召唤出了紫毫和澄心,紫毫挥洒笔墨,在澄心上画出了现在的地形图,三个八边形一个套一个,围绕在外,而画完之后,紫毫却没有停止,而是继续在八边形中画上纵墙,然后八边形变成了蛛网一般,被分割成了一个个的小格子。

  就在紫毫画的同时,我的技能也已经发出,在八边形中隔出了四十八个空间,每个空间差不多都是三米见方。

  “内外,左中右!”我伸指在图画上点了一下,孟怒点点头,在尾火的肩膀一借力,半空中一个翻滚,消失在了石墙中。

  我们所有人中,也只有孟怒适合做这些,因为他是跳的最高的,唯有他可以在不破坏石墙的情况下往来自如。

  所谓内外左中右,是指三道围墙恰好把围墙之间的空间分割成内外两层,每个八边形的一面都有六个格子,内外各三,分成左中右三个部分,这样是为了确认对方的位置。

  约定好了确定位置的方法,我就在每个格子里释放一个巽卦藤萝术,立刻就听到几声惊叫传来,虽然藤萝术只能纠缠住对方一小会儿,但是我的目标不是纠缠住他们,而是让他们发出声音。

  被困在狭小的空间里,除非是社么也不干,不然无论干什么都有声音传出来的,这些人已经是瓮中之鳖,再也别想跑了。

  尾火通过纸鹤指点着孟怒对方的位置,几道白色的光芒先后冲宵而去,几息的功夫之后,孟怒也已经灵巧的翻过围墙,出现在我们面前。

  他手臂上受了伤,大概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敌人,所以选择的硬拼的方法,不过在我的五行技能之下,他的伤口在快速的愈合着。

  “这些混蛋!冲!干他娘的!”外面的人显然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怒吼一声,再次展开了攻势。

  这次我们拼命的用弓箭压制也没有效果,看来对方是真的生气了。

  不要欺负小哈俺,俺怕怕,俺胆子小!

  我右手拍拍胸膛,左手却没有闲着,无数的艮卦打出,在他们身后形成了围墙,既然这些石墙已经保护不了我们,那么就用这些围墙把你们围困起来吧!

  而且……拆墙可不是好习惯啊,会砸死人的!

  人总会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害怕被人包围,如果敌人用什么东西把他们围起来,他们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想法——被围在里面绝对不是好事,一定要突围!所以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人下意识的转身向围墙外冲去。

  而另外一部分人则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鸿易士的技能的表现形式太过特殊了,本身没有什么攻击力,所有的功能不过是创造辅助的环境而已。

  古语有云: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无论如何,能够创造地利,也是不错的技能了吧。

  “千万别拆墙!”我大喊,但是他们不听,我话音刚落,就听到叮叮当当的拆墙声,如果没有我们的火力压制,这些墙其实并不牢固,大型的兵器砍上几下就破开一个大洞,只是这些墙可不是普通的墙,而是高十米的墙啊!

  “墙——倒——了——”我大喊起来,随着我的喊声,一阵巨响传来,震得我捂住了耳朵。

  不是告诉你们了吗?不要拆墙!你们非不听!

  这下好了吧!

  “小哈,你是恶魔……”乙看我的目光赤裸裸的表达着这种赞赏,偶很不好意思,偶哪里有那么变态……偶明明就是天真可爱纯真善良,代表了爱和正义的小哈嘛!

  然后偶看到几道白光射向了天空,如果小琪琪在的话,恐怕会拍手大叫:“焰火!焰火!”其实我也想拍手欢笑的,只是这样太没面子了,还是忍住了……

  呀哦,太好了!偶终于杀人了!谁敢说偶PK不行,偶拿墙砸死他!

  毕竟这是游戏,墙倒掉不可能和现实中一样产生那么大的伤害,这些死亡的玩家大概是刚刚被箭矢射中的倒霉家伙吧。

  只是,当这些家伙看到再次树立在他们面前的又是十米高的墙的时候,表情一定很好看吧。

  这应该就是最简单的陷阱吧……

  偶决定把这个技能从艮卦鬼打墙里面分离出来,叫做艮卦——危墙,城建部门最讨厌的危险建筑哦!

  其实这墙根本困不住他们,但是我却可以制造一种危险的趋势,让他们不敢去打破墙。人总会趋吉避凶的,谁都不愿意挂掉,谁都不愿意损失自己的经验,这就是玩家。

  哇呀,我竟然越来越好心,越来越天真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不管怎么样,在和对方的战斗中,我们终于第一次占了上风。

  终于可以略微休息一下了……

  心中一动,我召唤出了自己的机关人,这次干脆直接把乙的脸安在他面上,让乙瞪大眼睛看了半晌。

  “小哈……你要做什么?”看到我和机关人一起做的东西,尾火的眼睛里渐渐亮起了光芒,口水都要流下来……

  “好漂亮……”

  漂亮吗?我不觉得,我只知道,真正见识到这东西的家伙,恐怕哭都哭不出来吧!

  既然鸿易士那么的强大,那是否说明,机关师也一样强大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