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乞愿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007 2019.11.25 21:10

  “难道就因为你是老阁主的外孙,就应该理所当然的霸占阁主的位置吗?试问在场的各位,谁能服你?”

  还是一片沉默,在场的众人,大多都是持观望的态度和听长老的指示。

  “那你想如何?”他冷冷回应,他倒想看看他意欲何为。

  “不敢,只是替在场的众位能士不值。他们这么多年来为阁中出力,那是有目共睹的。所以我觉得阁主之位应该让有能者来坐”他口口声声说不敢,可字里行间透出的并不然。

  他大义凛然的样子,着实让人佩服;其他人虽然没有说什么,但他已经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自然不用他们自己出口。

  “二狗,你不要过份了,这个是老阁主的意思,难道你在质疑老阁主的安排?”左向使没想到他会这么大胆,竟连老阁主的意思都敢质疑。

  “左向使,我不过是在陈述一件事实而已,难道我说错了吗?”他好不客气的说道

  阁主离去,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屋内,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有什么?谁又知道,那人的令牌是怎么来的?

  左向使不敢说他是错的,但阁主的命令他们就要违抗吗?

  “那依你这么说,该如何?”允熠说道。从出来他就没奢望过事情会太容易解决。

  该如何?这哪是二狗可以说了算的?

  他似无意间的回头。但是不等三长老说什么,已经有人先他一步了。

  “容我多嘴一句,老阁主逝去时,只有左向使你们两个在身侧,所以老阁主把阁主之位传给你这事是不是真我们暂不做议论;而为了让大家服从,我们不如来比试,阁主之位让有能者居上。你们觉得呢?”说话的是四长老。

  他这话引得众人纷纷赞同的点头。

  这也正是允熠所想的,刚才二狗说的那些,他都有考虑过;换个角度在他们的位置,为了整个千层阁着想,要是,他也不服。

  只是君父曾予诺往后要将整个大秦交给他。他都拒绝了,现在又怎么会在意一个千层阁呢?不过,外公既然将千层阁交到他手中,他自然要做好。

  “好,如四长老所言,三日后,擂台上见。所有千层阁的弟子都可以参加。”

  竟然是有能者居,那么就不应该遗漏任意一个千层阁的人;就让他们公平竞争。

  众人!!!他们没听错吧!所有人都可以参加?他们本以为这竞争只是四大长老同那个人的事而已。

  一场竞赛即将在三日后到来,不同人人怀不一样的心思。

  大约用了两个时辰,归海妺等人才到达岭上山顶。等他们两个抵达的时候,长安他们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这其中还有早上才见过的许流觞及其他们说的彤姑娘。

  他们四人谈得正欢,不知道说了什么,远远的就能听到他们的笑声。

  山上人不多不少,来来往往中大多是年轻人。

  他们四人中,第一眼看到他们两个人的是许流觞。

  但他就纠结了,要怎么称呼国主呢?

  若是他现在大喊一声国主,不知道会引发什么事?现在走过的人也不少。

  “阿若,你可别听冷懋谦这家伙乱说,我才没有他说的那样粗暴,揍他,也是他自找的,哪能怪我”不知道刚才冷懋谦说了什么?只听长安说道

  长安和谁好像都能很合得来,这不她和任若杉这才是第一次见面,却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认识很久的朋友。

  在她看冷懋谦的时候,正巧从那个角度看到过来的两人。

  忙提着裙摆从走过去

  “哥哥,阿妺,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其余两人也一同转身,而还在纠结的许流觞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是我们慢,是你们太快了!”归海妺回一句,他们在路上也没有怎么耽搁,只是脚速比较慢了点而已。

  “总之,我们赢了。你们两打算怎么受罚?”

  受罚???

  “来是时候可没有说?你还是说想要什么嘉励吧!你也知道你哥哥什么都有,尽管提”

  不知道长安她又在想什么,但看她狡黠一笑,定没有什么好事。

  “真的??”但她也没有什么想要的啊?唯一的想法就是……

  “除了出京。什么都可以?”南宫辰一句将她心里正好形成的想法一并抹灭。

  长安:知我者哥哥也?只是这知不应该现在体现啊?

  “哦”她嘟嘟嘴

  归海妺惊叹,这山上居然还有一座寺庙――闲云寺

  “妺儿是不是在想这山上怎么还有一座庙?”南宫辰随她的目光看过去,问道

  “嗯。”她点头

  “其实这座庙很久以前就存在了,至于是谁所建?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这样啊。我们进去看看吧。”她上前一步,才看清刚才同长安他们在一起的其余两人。

  “国主”许流觞现在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来问候

  “在外面唤少主即可”

  记得多年前,别人都是这么唤他的。

  “是。”

  “这位是?”归海妺猜想眼前这位是他们今早上所说的彤姑娘吗?

  “差点忘了,阿妺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阿若。任若彤。”长安走到她身边,将她介绍给归海妺

  “阿若,这是我未来皇嫂阿妺,归海妺”

  “彤姑娘”归海妺说道

  “妺姑娘”她也回应

  任若彤一身月白色,耳后一部分乌黑的秀发分成两绺编结成细细的发辫,用白色丝带系住发尾别于脑后。其余的则让其自然下垂于身后,胸前留的一缕长过腰身。

  归海妺经过早上知道的一些她的信息,再对比现在在她眼前的人气质,诚然是大家闺秀的模样。

  “妺姑娘不是京城人氏?”任若彤突然问出口后才发觉自己的唐突

  “彤姑娘怎么知道?”

  “听流觞提起过”话虽这么说但她放在身前的双手还是紧了紧

  归海妺想也难怪,许流觞入狱可是因为她,任若彤知道也不为怪。

  只是任若彤这句话,却不怎么让人信服;南宫辰看向别处的目光在听到她的话后,犀利的看了她一眼。

  “我们还是上去看看吧,再不上去,我们今晚可就要露宿野外了。”冷懋谦看了眼天色说道

  刚才南宫辰看向任若彤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他可不觉得阿辰会跟任若彤认识?可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他哪里来的敌意?

  寺庙内,最显眼的是院子中央的一棵树,树上挂满了一条条红色丝带,有些光泽已经暗淡了下来,想必是有些年月了。

  进来后长安不知道跑去了哪里。一行人在树下等她,就怕她回来找不到他们。

  “我回来了。”长安欢快的走回来

  手中拿着与树上颜色一致的丝带。

  众人不用问她也知道她刚才是去哪里了。

  “你去拿这个来干嘛?”冷懋谦困惑了,这树上已经那么多了;她难不成还想继续挂上去?

  冷懋谦都这样,任若彤当然也不另外;只是她安静的不发一言。

  他们两个域都的人,自然不知道这丝带的作用。在域都可没有人信这些有的没的。

  不想北辰境内,百姓都相信有神明的存在;

  “等下你就知道了,拿着”长安无奈,谁会相信一个和她待过那么久的人竟然连这都不知道。

  一人一条,她自己也留了自己的。

  “哥哥,这里你最大,你先来”递过去给他一支笔

  归海妺!!这个时空已经这么先进了吗?墨水都不用了?可是在朝阳殿的日子,她看到南宫辰天天与墨水为伴的又怎么解释?

  “长安小主,墨呢?”许流觞问

  “这笔不用吃墨,你们尽管用”这可是她一次无意间得到的,一直宝贝着呢。

  “妺儿,同我一起如何?”按年龄确实是他最大,可论辈分他的妺儿也该同他一起才是。

  “我?”她自己写的字???她能拒绝吗?

  不等她再说什么,南宫辰已经将丝带放入她手中,另一只手连同笔落在她手上;他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背。

  她完全处于懵的状态,这来得太突然了,只得配合着他;而他感觉到身前人不拒绝,便低头笔在丝带上飞驰了起来。

  其他人则转过身去,许流觞想,这还是他们的国主吗?这和平日里的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写完后,归海妺……

  南宫辰写的那是什么?字看着令人赏心悦目,可到底是什么意思?

  “南宫辰,这字怎么念?”

  “念出来就不灵了”

  长安他们回头欲窥探他到底写了什么。可下一秒丝带已经挂在树上了,很高。

  即使他们看到了,也认不出那些字怎么念吧!

  那是塞外古言的文字,纵然阅历多如冷懋谦都不一定知道。更不用说那还是结合了不同地方的文字拼凑成的。

  他们几个也不纠结于这事,因为他们自己的也不会给他们看。之后长安在自己的丝带上也写了。

  ――下一次换我来守护

  冷懋谦的仅两个字

  ――不悔

  任若彤

  ――汝之所愿,吾愿助成。

  许流觞,他所愿的不就是有一天同她在一起吗?

  只是丝带上……没有一个字?

  他无愿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