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针锋相对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554 2019.12.13 11:12

  店小二挤出人群,出门看,熠不见了她的身影。

  店小二挠挠头自言自语“怎么走那么快,那这东西怎么还回去”看向手中的精致的簪子,看来只能交给掌柜的了,等哪天那姑娘来把它寻回去。

  雪花飘飘洒洒落在身上,一贯喜爱雪的司徒兰芳这时却想着以后再也不要来灏京了。

  北辰素有“雪国”之雅称,而灏京则是赏雪的最佳之地。

  不是因为这里每年都下雪,而是因为在这里,气候刚好适合,不过于太冷。

  几年来,灏京因一篇“梅之城”的赋而闻名中外,吸引了多少文人墨客。每年冬至,他们纷纷前来,目的是一睹“梅之城”的真容。

  先是一首梅之城,后此赋被编写成一曲词,供大家传唱。

  曲调悠扬畅快,音律直击人心,唱着调子仿若身临其境……洁白的雪、鲜红的梅、发着光亮的灯笼、郊外赏雪的人群……

  突然地她的上方笼罩了黑影,抬眸。

  一把伞罩在自己的上方,阻挡了要落在自己身上的雪花

  “司徒小姐”那人唤出她的名字

  那人的个头要高上她许多,她不得不仰视才看清来人

  她不认识这人,只是对方却知道她的名字。奇了怪了

  那人继续道“司徒小姐可还记得这枚玉”他手中是一枚只有一半的玉

  但她认得那是七皇子给她的玉,也真因为那枚玉,自己才得以活到现在。

  不然那次她一个人对战那么多山匪,早已毙命了。

  七里亭与七皇子别后,她将玉随意地放在腰带里,若是文钰送的她会把它放在心间,可是不是。正因为这样,山匪的剑刺破了玉,却没有伤到她。

  现在那枚破碎了玉竟完好无损的呈现在她面前,怎么可能?

  对了!她猛的想通了,这人手中的玉同她那枚是一样的,这没有错,但只是一半,所以说玉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她的那枚是碎了,另一半却是好的。

  只是是什么材质的玉呢?竟可以抵挡剑刃。不过这不是她关心的。

  眼前这人,他是接应她的人吧!从来到京城这些日子,她好像没有想过要去七皇子所说的“长宇庙”。她和他本没有什么关系,她不想欠别人的情。

  那人看她的神情,自然明白她记得。

  “灏京不比域都,司徒小姐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提”主子吩咐了,照看好司徒小姐,因别的事耽搁了,现在他却才来,真心希望能帮上忙。

  “谢谢,我没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你走吧!”

  让他走?要是被主子知道他什么都没有做,那他怎么交代?

  她走出了伞下,置身于雪中。看向茫茫的前路,她要什么时候才能走完?

  灏京真的很美,鲜红映白雪,美得像寓言书里的城堡。

  那人呆在原地……

  他还是唤了一声“司徒小姐,我什么事情都可以帮你做的”他看出她情绪低落。刚才他远远地看她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莫不是受了委屈。

  司徒兰芳回头,走了过来。

  t那人以为她要开口,等待着,却没有下文

  “谢谢”

  她从他手中夺过伞,走了好长距离。那人才回神

  他摇摇头,她的意思他明白。一把伞也算是帮她了。让他对主子有所交代,这司徒小姐……

  二楼窗边,归海妺他们两人对立而坐

  一坐酒菜,冒着热气。

  她吃着菜,边嚼边问“你说了这么多,却没听你说准新娘子是谁?跟我说说呗。你要真喜欢,哪天我遇到了,我帮你劝回来。”

  从上楼他就一直说准新娘子如何如何,他又是怎样怎样地喜欢她了。却不透露一下名字,太不够意思了,他们可是朋友,有什么好瞒的。

  “古人云:食不语。所以好好吃你的饭”他回道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她就想到上次在这里的事。

  那时她自己不是在吃自己的菜吗?偏偏他过来说了一大堆。那时他怎么不想想‘食不语’

  “友情提示一下,你这话语不一很容易遭人怀疑的哦。”插擦嘴角说道

  他……“我什么时候话语不一了?”他说过的他还会忘记吗?他却不知道她哪里判断他话里不一的

  “就不告诉你。除非你告诉我你那准新娘子是谁,我再考虑考虑回答你的问题”扣起她的好奇心,又不告诉她,这怎么成?

  允熠放下碗筷,一本正经了起来,她看向他时,就好像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说一样。

  她咀嚼都慢了下来

  “她就是你……你又不认识,跟你说了也于事无补,来我敬你一杯,为我们成为朋友干一杯”递出酒杯

  她接过,与他碰了杯,一饮而进

  “你不是酒量不好吗?怎么还全部都喝”他也没要求她要喝干啊

  她笑“我酒量是不好,但朋友的酒,哪能不喝尽。都说友谊地久天长嘛!”打了个嗝,继续道“据说,世间中的酒有两样是必须喝干的,一是合卺酒,寓意长长久久;二就是你的这杯――朋友的酒,代表友谊地久天长。”

  地久天长吗?真的可以吗?为何不是长长久久?

  归海妺给自己倒了一杯,又给对方也斟满

  举起杯子“我也敬你一杯,以后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一定帮你。”好久没有沾过酒了,要喝何不畅快点。

  他犹豫了会,才举起杯“只怕你不愿意”

  她却道,他说的是什么话,只要在她能力范围之内,帮是必须的

  “怎么会不愿意?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都帮你办成。”

  “好”刀山火海他怎么舍得她上,只是希望留她在身边仅此而已。

  不知道他不在的这段时日里,她对宫里那位是不是产生了更浓烈的情感。

  皇宫之中

  南宫辰同诸大臣在商讨政事。

  近日鸢离人骚扰北辰南方地界,还扬声称那是属于他们的国土。

  丹州,位于北辰与鸢离一角的交界处,随历史的演替,人们之间的频繁交流、文化的互融等相辅相成,随之无异于一块风水宝地。

  丹州盛产玛瑙、宝石,所以成了商人青睐之地。而开采却要有国家经文,每一年官府都是按量开采。这么多年都无事,怎么这会鸢离来挑事。

  北辰倡导和平相处,但是有原则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定十倍奉还。

  他们鸢离是国库充盈,土地占地面积宽阔,但北辰也不是弱势之国,若相较量起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开战总要有理由,谁都不愿背负无端生事引得战火连天的骂名。而此事一出,解决好了就两国百姓相安无事,一旦口头上解决不了,那么只有动刀子了。

  北辰首先要做的是派人前往丹州同鸢离的使臣谈谈。

  他们今日在朝堂上商议过,却得不出谁合适?这不申时又聚在一起,在讨论让谁去最佳?

  快戌时时,众大臣还没有散去,一直在外的林峰这时走了进来,他真的有要事汇报。

  在南宫辰耳边说了几句,只见他的脸色由不好变得阴沉。

  林峰下意识的下跪,一言未发。就不该这个时候告诉国主,可许医师强调了,妺姑娘她正和那什么人在宫外酒楼里把酒言欢。

  南宫辰又再一次搁下众臣,摔门而出。谁敢拦他啊,怕是不想活命了。

  他们自然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而让国主一时失了方寸,放下国事都要走的必定是重大的事。

  林峰紧随其后,情急之下仅带二几个高手,他想京城内一向都没什么危险的,二十几个应该够了。况且主子他又不是要逗留很久,一找到妺姑娘就回宫了。

  宫门口,一帮守卫见来人,他们怎么不认识,忙纷纷下跪见驾。

  他们头垂得老低,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天气原因,他们难免工作时有所懈怠。

  看国主刚才那气场,难不成被发现了,这次前来是来找他们算账的。

  许久不见动静,他们一同悄悄抬头。人呢?去哪里了?

  刚才他们都眼花了不成?可是地面上南宫辰等人踏过的痕迹是不会骗人的。

  他们没有眼花,国主确实来过了。

  但是并没有证明他们的懒散没有被发现,督察长哪里还敢再像之前一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见到懈怠的立刻给他敲个警钟。

  酒楼里,归海妺让人准备好了的‘美味佳肴’已由店小二放在桌上。她艰难的看了眼天色,自己感觉天色还早。

  允熠却告诉她,已经快戌时了。

  一听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不慎,脚底一滑,差点摔出窗外。暗想都是那酒水洒在地上害的,她要是摔死了,追究起来也就是那酒水。突然感觉自己死得好冤枉。

  允熠眼疾手快之下,拉住了她的手。旋了个圈,才将她带离窗边。

  好险!

  在那种情况下,她双手碰到什么就抓什么。这一刻,惊恐万分她的手还紧楼住他的脖颈。

  出了宫门,直奔一品居的南宫辰,上了二楼,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南宫辰身后将店小二拦截之后,才上来的林峰见到……国主的脸色这是彻底黑下来了吧!

  林峰:妺姑娘啊妺姑娘,你,,要我怎么说你才好,你怎么抛下主子溜出宫私会男子。

  他们的出场惊动了酒楼里所有人,这么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抢劫的。

  显然不是,从他们的穿着、刚才在楼下的动作,一看就是官家训练有素的人。

  他们这么大阵仗莫不是他们家里人在这一品居出了事。

  这倒新鲜,一品居开业以来还没有闹出过人命呢?有好戏看了。

  人们各怀心思,不明情况下枉加猜测各种可能。

  两人一下子引来那么对目光,归海妺朝他们看去。

  疑惑怎么那么多人看他们,她又意识到他们两人自己的姿势。

  长叹一口气:唉,他们怕是误会了什么。

  南宫辰走到他们身边,搬开允熠还放在她腰间的手。将醉醺醺的人拉入怀。

  当面俯身亲吻她,她挣扎,分不清此时亲自己的人是谁。太无礼了,大庭广众之下,并且她是谁想亲就能亲的吗?

  胡乱动的双手被南宫辰制止住,她身上都是浓烈的酒味,由此可知她是喝了多少。

  他就要那人认清,她,是他的。。。

  林峰这时忘了别开眼:主子这也太……太男人了。

  众人了然,原来是这样……出乎他们的意料

  意料之外的还有允熠,南宫辰怎么可以……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

  “你,你干什么?”得到自由的归海妺,手要向他扇去。却终不得,被他禁锢着了。

  刚才那一吻,她的意识清楚了许多。看向南宫辰

  “我干什么,你不知道吗?”说着又要俯身而下

  她别开了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