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她的故事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195 2019.11.21 08:53

  四个人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长安拉着归海妺走在最前面。左看看右看看。

  她回灏京也有一段时间了,但还没有好好出来逛逛,出去也是去了郊外,完全没有留意灏京如今的变化。

  好在今天有时间了。

  南宫辰和冷懋谦走在她们的后面。

  冷懋谦双手背在身后,看着前面两个身影。

  “阿辰有没有发现,长安似乎很喜欢妺儿?”和她相识这么久以来,除了看到她同他们六个最要好外,还真的没有见到她对谁那么自然的交流,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现在她面前。

  她怕是真的已经认定她就是自家的嫂子了吧。

  只是若是知道了妺儿和自己哥哥不能在一起以后,她会怎么样?

  “她从小就离京在外,如今能找到一个志趣相投的人和她一起。就希望她能一直这么快乐下去就好”不会让她重蹈覆辙,再次走向她姑姑的后路。

  这一生,他不会逼她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更不会像父皇待姑姑一样,让身边最亲近的人远嫁它乡,有家不能回。

  他能理解她,不仅因为她是自己的妹妹,更是他们有共同的经历。她从小便远游四海,他又何尝不是自小就没在宫里呆过多少时间。

  “是啊!以前的太多的遗憾,但愿在以后都能弥补回来。”自小什么都没有便一个人出去闯,不像她哥哥,至少还有璇明教这个强大的后盾。

  “你真的认定了她了吗?”冷懋谦了解他自己这个师弟,若不是认定了对方又怎么会接二连三的为她考虑那么多。比如现在他身旁这师弟怕还是个童子之身吧!但还是问了出口。

  后宫佳丽三千,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不受一点影响的?

  而却在她出现后,他就变得不一样了。一听到她不见了,将自己折磨成什么样子,他不是没有见过,那也是这么多来来,第一次见识到自己这师弟还是个痴情种,认定了一个人,那就是要跟她一辈子。

  “你以为呢?”他反问,无疑是证实他的话。

  “那便好好待人家,可千万别让类似的事发生了。”

  类似的事指的不就是上次的绑架事件,一环扣一环,探查起来牵涉的不是一般的广。

  虽然不清楚她是怎么最后出现在熠王府的。但最先动手的据他们的调查发现绝不是熠王府的人。方向指向了鸢离国,但并没有进入到鸢离境内。

  上官赢就不用说了,他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了,但一出现没想到竟是和他们扯上这么大关系。

  “那是自然”南宫辰说出这话,就好像承诺了一样,目光越过人群看向那抹身影。

  “阿妺,你有没有发现,哥哥他一直在后面看你呢?那我们同你们一起去岭山会不会不方便?”刚才她余光中看到了,哥哥他的视线真的是一刻都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

  而现在他们四个人,一起去真的合适吗?是不是要留点空间给他们?

  归海妺??她不太确定长安的话,所以转过头看向他们的方向。

  如长安所说的,南宫辰真朝她们这里看来。

  南宫辰接受到她的目光,回以一笑。

  “怎么会不方便,人多热闹才好!我还想着下次带苏莉她们一起来。”

  就好像在现在代的时候,大家同学一帮出去郊游,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一同再度重温那段经历。

  长安??阿妺,你真这么想,就怕哥哥没有这样想。

  和一个个人擦肩而过,一路向北中,终于到了北门,出了这道门,就到城外了。只要再走一段路,就可以到岭山山麓。

  来回之间一天的时间不知道够不够。

  “哥哥,我们骑马过去如何?”长安提议道

  长安突然记起这城外不是有一家养马的人家吗?那不如骑马过去更快,而且城外不比城中,人流量那么频繁,也不用担心踩伤到人。

  冷懋谦一听,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两眼冒光。“这城外有养马的地方吗?”

  “那当然,不信你问我哥?”

  “小安说的是,这附近确实有一处这样的地方。”不用冷懋谦问,南宫辰就回答道

  “骑马?”归海妺这时想着,小时候吧,哥哥不是经常要带她出去骑马吗?他们家的马场可大了,可她那时却觉得出门都是坐车,学会也没有什么用,所以拒绝了。

  没成想如今要用了,而她……

  “妺儿不喜欢?”南宫辰问

  “没有,只是我,我不会”声音有些小,但也足够他们听到了

  “阿妺不会,没事,哥哥他会,以后让哥哥教你就可以了。”长安抢先说道

  南宫辰走进她,“是啊,你若喜欢,我教你”

  他不仅要教她,还有他们今后的孩子。

  长安??哥哥,这还有人呢?你们……

  南宫辰的说话的语气极其温柔,声带更是让人沉醉。

  “我们去牵马过来”冷懋谦开口说着,也同时带上了长安

  “那我们呢?”他们两走了,那她和南宫辰还要过去吗?

  “我们等一下,他们就回来了”

  “哦”

  “妺儿,怎么今天想出宫了?”反正也没什么事,不如聊聊天,打发一下时间。

  “也没什么。不过你可还记得昨晚自己说过什么?”

  那么多话,她指的是哪句?

  “对你说过的都记得”

  “真的?”那要是梦话呢?昨天他说的应该是梦话。虽然说梦话很难到第二天还记得,但她就是记住了他说的话。

  “你说城外的风景真的好好看,使人沦陷其中,难以自拔。”

  南宫辰??他却没有印象,只是犹记得他做了一个梦,那是小时候,自己躺在母后怀里,母后给她说起的故事。

  “所以,今天我就想出来看看,你所说的城外好美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那个城外不同这里的,至于在哪里至今我也没有真正的见过。见到的都是在梦中”他的脸色孚起了一些许哀伤之已。明明那么一个情感不外露的人,这可时候却……

  “妺儿,给我讲讲讲你的故事吧?我好像都没有听你说起过?”所以他都不知道她说的她心里的人是谁?

  “好啊!骑马开始说起吧!”

  回忆性的想起小时候那段时光。

  “你知道我怎么现在了还不会骑马吗?记得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哥哥要带我去骑马,但我拒绝了。在我的家乡,出门到外完全不用骑马。所以在后来也就没有再去骑了。而每次到马场都是哥哥和林雨寒在骑,我就在旁看看”

  “林雨寒?”

  “他是……”是她的未婚夫,而她现在却在这里?并且她似乎不太看得清自己的心了。

  “他喜欢了我九年,第九年里,我们就打算结婚了。”虽然举办婚礼是双方家族的人一同决定的,但那之后也是问过他们建议的。所以在没有异议之后,婚礼的一切事宜就随即准备着。

  那段时间,就连工作忙几乎脱不该身的哥哥都暂且放下了手中的工作。为她的婚礼准备着。

  “结婚?就是成亲吧?”眉头习惯性的皱起,她和那个人已经都到成亲这一步了吗?

  她说那人喜欢了她九年,有没有可能,他要是也喜欢了她很多年,那么他们是不是就有可能了。

  “嗯。不过在婚礼当天,发生了意外。”

  “所以你和他现在还没有‘结婚’?”

  “是啊。因为那场意外,我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也认识了你……和长安他们。……我再给你说说其他的吧”慢步在路边,在阳光下,在微风中……

  “小时候,记得有一次,老师给我们说是药三分毒。比如说夹竹桃它在医学中作用很多。但不能食用。我还不信,回家后,拿出老师给我们的夹竹桃的照片,在我家后院寻找着。那时候吧,我还找了与我同班的楚楚为我作证,无非就是要证明老师说的不都是对的。你猜后来怎么着?”

  “后来发现老师是对的”他猜想说道,那时候的她该是个闯祸精吧。

  “是啊,好在哥哥及时发现,不过还是住了半个月的院。”当时记得在家里人的要求下,医生给她检查了一遍又一遍,就怕留下什么后遗症。住院只需七八天的,但在他们的坚持之下,她不得不妥协。住院就住院呗,不然回学校老师指不定会笑她傻。正好让风头过了,再回去。

  “没想到小时候的妺儿这么调皮。”听她讲起她的事,眼底,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光芒。

  但愿以后,他也能给她辛福安稳的生活。

  “还不止这些。有时候还会和别的小朋友打打架,但是这些家里人都不知道,不然又得像你一样说我顽皮了。”那时候吧,在她的印象里发生的打架事件,好像她都没有输过。只是受点伤而已。

  受伤了又不敢回家,就怕家里人发现,尤其是妈妈护短的脾性,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找人家理论吧,好像也不全是别人家的小朋友的错。反正那时候小孩子心性嘛,难免有点粗鲁。所以伤得重一些的时候,就回姥爷的住处躲几天再回去。

  她小时候打架,南宫辰是没机会见到了;但长大后的她同敌人抗衡的时候,他是见到了。浩瀚无垠的沙漠,她乌黑的发丝随风飞舞,出手时的敏锐度恰到敌人害处,但并不致命。

  那时候他不解她为何会留那些人的命,若换做他,别人都对自己下狠手了,那么便会不遗余力的给敌人重重一击。

  而至今他也没有明白过来。她会不会是这一生都还没有杀过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