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江皓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081 2019.11.22 08:13

  “真想见识一下,小时候的妺儿打架的样子。”他含笑,想着要是他同她青梅竹马,那么他们之间的许多第一次就都有对方的参与,只是那只是可望不可即。

  “真的?”她嘴边不禁浮起一丝坏笑。

  南宫辰看着她意味深长的笑,竟有些猜不透。

  他们现在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过一米而已。

  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能清楚的看到。

  “那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小女侠的功夫怎么样?”突然的朝他出手,而他却轻易的躲开了。

  “南宫辰,你别跑~”他一下躲得老远,而她亦穷追不舍。

  “小女侠的功夫也不过如此嘛?”他眉眼弯弯,而她的更盛,亦如一弯月牙。

  “那你就别跑,何不停下来感受一下?”

  一片笑声漂浮在暖阳中,蓝白两色交相辉映,衣袂飘飘……

  南宫辰突然停下,猝不及防的归海妺一下子与他撞个满怀。

  “痛不痛?”南宫辰伸手轻触她刚才撞上来的额头。

  “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南宫辰看她望着他的模样,知道她一点事也没有后,他才放心。

  “不是妺儿说的吗?”右手环住她的腰肢,让两人的距离更进些。他似乎还带有点小委屈的模样。

  归海妺:好像也是,但什么时候南宫辰这么听她的话了。

  南宫辰注视眼前比自己略低一个头的人,她的眼乱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容归海妺多想,她回神看向他,这才意识到两人现在的姿势是不是……有点少儿不宜啊。

  近在眼前的俊颜,让人移不该眼球。

  但她还是下意识转移了视线,不去与他对视。

  下移的目光落在他胸前,而南宫辰感到了她的躲闪,似乎在逃避什么?

  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与他对视。

  “妺儿在躲什么?”他笑颜逐开

  而她却手足无措,南宫辰这是要干嘛?

  他问这话什么意思?她有躲吗?不过好像还真的躲了。

  但不管什么总要面对不是,她鼓起勇气与他对视,以示自己并没有刻意要躲避什么。

  “我……”

  “嘘,,,”他的食指在她嘴边做了可噤声的动作。只是这个不经意的动作,使得指尖柔软的触觉竟让他舍不得移开。

  他发现她的话有些不可信了。那天雨中,她亲口说出心里没有他的话,他也在怀疑真的就没有吗?一点位置都没有?

  可与他对视时她的眼中,明明存在的就是他,映出的是他的身影。他透过眼前这双漂亮的双眸,仿佛看进了她的心里,告诉着他,她的心里有他。

  就像现在她不言,他亦不语。彼此的眼中只有对方。

  “南,南宫辰,长安他们也该回来了,我们……”对于他的审视,她不安了起来,好像在他面前自己心里什么都藏不住,都能尽数被他看透。

  南宫辰觉得她不说话的样子,似乎更得他的心,合他的意。

  不用再听她为她自己辩解她心里没有他。

  为了不让她说话,索性堵住这张口是心非的小嘴。

  “哥哥~”回来寻不着人的长安喊道

  他们两能去哪里,她和冷懋谦不是才去了一会儿的功夫吗?

  也难怪她看不见南宫辰他们,现在归海妺几乎是背抵在树上的。

  闻声,两人皆是一愣,南宫辰即将要贴上去的唇这才收回。归海妺也松了一口气。

  深呼吸,平复一下紧张的神经,才先南宫辰一步走了出来。

  “长安,师兄你们回来了”她向他们挥手,在远处的两人才闻言看到她,朝他们走来。

  “阿妺,我们出发吧,再不出发,天都要暗下来了。”走近的长安,对她说道

  而冷懋谦却将手中的缰绳放下,让马儿吃草,走近南宫辰轻声倜傥道“阿辰,刚才没对妺儿做什么吧?”一回来不见人,冷懋谦就猜想着阿辰这家伙不会对人家妺儿做什么吧?

  南宫辰,我有那么急不可耐吗?

  冷懋谦会意一笑而过,重新回到长安她们的面前

  “冷懋谦,你刚才跟哥哥说了什么?”长安就是好奇问,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她们不能听的。

  “小安真想听?”

  没看到长安说什么,南宫辰却走了出来,说道

  “刚才没说什么,我们还是出发吧,小安不是说再不出发就晚了吗?”要是冷懋谦说出来,那岂不就是妺儿也会听到。不知道那时会不会吓着她?

  “对”长安这才重回到重点

  “呐,这是你们的马,阿妺不是不会骑马吗?哥哥就带带阿妺。”她将手中的马儿给他们,自己跨上自己的马,这时的冷懋谦也已在马上。

  “你们俩慢慢来,我和小安就先走了”

  冷懋谦说完,人同马就已远去,长安紧随其后。

  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影子,南宫辰也跨上了马,伸手拉她坐在自己前面。

  马儿奔腾在原野上。南宫辰在她的身后,忽然感觉到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了,她的背却一如刚才上马时的绷紧。

  放慢了速度,关切问“妺儿,怎么了?”

  “没事,可能是第一次骑马有些紧张”

  他伸出手抱紧她,在她耳边说道“这样有没有好点?”

  对于两人之间这样的近距离已经不是第一次,但归海妺却还是学不会免疫。次次不自然的脸红心跳。

  不过撇开其他不说,这样确实让她放松了不少。

  身后的南宫辰感觉紧贴着他的人儿,没有先前那么僵硬之后,这才加速前进。

  而传言允熠来了灏京,但人并没有出现在灏京,不仅这样就连比邻灏京的北辰境内都不见他人影。

  其实任何消息都不会空穴来风,总有前兆,并且就连他身边的御风都那么说了,必然不会有假。

  千层阁,外界一片风平浪静,但里面的情况却令人心忧。

  四方长老蠢蠢欲动,在大门外等候着,手持兵器,集中精力,目视前方紧闭的大门。那个样子好像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下一秒就会冲进去一样。

  他们各方的实力几乎是相平的。阁主这样的分布不得不说使他们相互制衡着,谁也绕不过谁做什么小动作。

  也正因为这样,所以阁主如今处于垂危之际,又后继无人,他们不得不为自己做打算。

  他们的来意,路人皆知。若是阁主有什么事,那么放眼整个千层阁,最有可能担起阁主这个职责的人,无疑将在他们四人中产生。

  如今这个时节,本还没有必要要用暖炉,而现在阁主的这间屋内却燃起不仅一个暖炉,周围都是热气腾腾。

  允熠在床前手握着江皓有些冰冷的手。

  他不知道为何屋内已经燃起了这么对的暖炉,外公的手怎么还那么冰冷。

  眼睛泛红,他恨。

  恨当初君父没有同母妃一起面对那场浩劫;亦恨千层阁的人,若不是因为他们,母妃怎么会牵涉那么多;若不是他们没有即时赶到,母妃也不至于命丧他人之手。

  可是现在,他剩下的为数不多不多的亲人就要离他而去,他竟恨不起来了。

  “熠儿,外公很高兴还能再见到你。转眼你都长大了,和你母亲真像。”靠在枕上的江皓看着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见过的外孙。

  这一幕将他带入了久远的从前。

  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时节。

  一个身着墨绿、广袖流仙裙的少女给他斟满酒杯。递到他面前,展开笑颜说道

  “阿爸,天凉了,喝杯酒暖暖身”

  江皓却觉得这丫头不愧是他亲生的,自她阿妈不在以后,她就跟随着他,性子也从了他。

  这无事献殷勤的功夫,他过去也常用呢。

  他接过酒杯,却并没有饮用,就那样端着

  “阿爸,怎么不喝?”阿爸不喝,那他就不会醉,她就没有办法说服他,让自己下山。

  “闺女,说吧。什么事要非把你阿爸灌醉才能说?”她不是要什么他都应的吗?难不成这次不同以往了。

  “阿爸,我哪有什么事,就是想孝敬孝敬你老而已”有些心虚的说道,她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都写在脸上了,就差没说出口了,还说没有。”一语道破

  江淑莹在旁边坐下,竟然阿爸都看出来了。那不如就说开了吧。

  “阿爸,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就是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所以阿爸会同意吗?

  江皓手中的酒杯猝然抖了一下。酒滴滴落在石桌上,渐渐蔓延开来。

  “阿爸,我帮你放下,你不想喝,咱们就不喝了,我也不出去了,我就在阁中陪你。”她忙要将酒杯放下

  江皓沉思片刻后,没有将酒杯给她,而是将杯内的酒一饮而尽之后,自己放下酒杯后,说道

  “闺女敬的酒,阿爸怎么会不喝呢。”忽然站起,目光放向了对面巍峨的山脉。

  “去吧!”她有自己的人生,以后需要她自己去走完,而他是无法陪在她身边,时刻护着她的。

  她一听激动道“阿爸,你说真的,我真的可以下山吗?”

  “嗯,在外头若受了什么委屈,记得回来,阿爸给你做主”

  她用力点头“嗯,谢谢阿爸”一步作两步,到他身边,小脑袋窝在她阿爸的胸前。……

  往事不堪回首,回忆灼伤了如今垂老的江皓,一滴泪从布满了秘密麻麻的鱼尾纹间滑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