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雪中送别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008 2019.12.09 13:53

  自己一回来,他不是关心她这四年过得好不好?而是问簪子。

  难道活生生的一个她还不如那根簪子吗?

  “父亲放心,簪子已经完好无损地上交给陛下了。”这不是父亲要的答案,却是事实。她不能骗他。

  他收紧僵硬的手,上下打量面前的女儿,才缓缓道“女儿长大了,都会自己做主了。我这个是父亲没用了”

  “父亲,我……”想要解释,可是要怎么说清楚。

  “回去吧,我也还有事要处理”

  不等她离开,苏长誉已走了出去。

  父亲是怪她没有把簪子先交给他吧!当时父亲说过的话,她没有忘记,只是父亲要那簪子干嘛?

  知不知道稍有不慎,苏府上下一百多人命将不保。今日进宫看到的,现在回想都令她一阵毛骨悚然。陛下的脾气更大了。伴君如伴虎讲的不就是宫里那些贴身伺候陛下的人吗?

  陛下身边不知道已经换了多少批人了?

  也没有再多想,直接回了自己以前的房间。

  一切如初,就连柜子里的衣服还是那时的自己穿的衣服。现在小得挤不进身。

  这天,归海妺挑选了几件礼物和上好的补品,准备去御芫宫看望宋妃。

  礼物她也不清楚宋妃喜欢什么,就挑了一副紫水晶长耳坠、两枝和田玉钗加上金恰玉赤金双头曲凤步摇,配套着一身蓝底白花宫装。

  又想到宋妃正在康愈,就去上医阁找许流觞咨询了一番,让人准备了金线莲、银耳、冬虫夏草、沉香等药材补品,一来是表达歉意,二来则是代表南宫辰去看她。毕竟苏莉是她的人,出了事,她也有责任,即使她已经知道这事并非苏莉所为。但该做的,她还是要完成。

  她身后是捧着大大小小东西两队人,在看得到御芫宫的正门,她看见一个背影,分外熟悉。她怎么可能认不出来。那人没有回头,直朝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走了。

  她不禁感到一丝嘲讽,一出事,她是相信苏莉,却并没有怀疑贤倾殿的其他人,她本以为自己的人,再清楚不过了。却原来……

  ……

  她们走进御芫宫,屋子里的门半掩着,宋氏正坐在半靠在覆有毛茸茸皮袄的胡床上,宫人为她沏茶。

  见她进来,宫人手中端着的杯子差点抖落在宋氏身上。

  与她见了个礼,归海妺让人将东西端进来。之后她们都退了出去。

  同宋氏交谈了一刻钟就出来了。她们没有那么熟,也没有什么好谈的,说的都是些客气话。

  文绉绉地讲话,她也感觉到累。

  回去的路上,她又想到那个背影。

  她让林峰帮忙再调查宋氏中毒之事,得到的结果与先前的稍有出入。

  事情表面上是苏莉所为,但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

  宋氏中毒与她宫中的燃香有关,而苏莉从没有进过御芫宫,怎会知道夹竹桃夹杂着那味药能催化毒发。

  在药理方面,她能确定苏莉不通。

  刚才那人又从御芫宫出来,看来事情真如他们所料的那样。

  因中毒一事,朝臣不是反对南宫辰“宠”着她吗?此件事情,现在想想从哪方面看都指向了她,她不得不赞叹背后那人手段真是高明啊!

  一环扣一环的,还能得到君王的关心。

  宋氏自导自演的戏码,归海妺倒觉得没什么。她只是一个女人,做她该做的没什么错。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小桃会背叛她。将事情都推给了不在宫里的苏莉。

  苏莉和她可是她一进宫就伺候在身旁的人,她……,她心寒。在苏莉和小桃之间扪心自问她没有区别对待过,一次也没有。

  苏莉也没有对不起过她,甚至一有好吃的、漂亮的衣服,苏莉都会与她分享。

  到底是什么让她背叛她们……

  派出去寻找苏莉的人大部分都回来了。却唯独不见钟煜。

  在回朝阳殿的长廊里,林峰一如往常,手持长剑,不同的是长袖用皮制护臂来收紧。

  他在旁总管身后询问

  “老庞,你真的不知道钟煜那家伙为什么还没有回来吗?”显然他不信,庞总管是谁,他怎么会不知道,继续追问

  “你就告诉我嘛,我保证不跟其他人说。……莫不是他偷懒去了。那怎么行,太不厚道了。再怎么说,我们也算兄弟一场,要偷懒也要带上我啊!”

  庞总管听他唧唧歪歪个不停,实在是受不了了。

  有些事,是他该问的吗?这么不知分寸,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混过来的。

  他还说,偷懒也要带上他……直接无语了。

  庞齐突然停下脚步,刚才脚步紧随的林峰,差点刹不住

  庞齐转身“有些事不是我们该问的,国主这样安排自有他的打算,我们只需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即可”

  林峰??什么安排,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

  “那能不能透露一点消息给我,就一点点”他的要求都降低了,老庞不至于还不松口吧!

  “真的想知道?”他问

  林峰以为庞总管要告诉他了忙连连点头

  “自己去问国主”庞齐扔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钟煜还没有回来。没有钟煜的这些日子他有何尝不是和林峰那小子一样提心吊胆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妺姑娘才能驯服国主这匹狼?那个时候国主脸色是不是就好看多了。

  林峰也真是的,他是凭什么断定他就该知道钟煜去干嘛了的?

  偏偏他还不得不作势,一副真知道但就不告诉你的模样。

  林峰……老庞刚才说……让他去问,,,算了算了。不知道也罢。

  灏京的雪今年来得格外地早,风禁止了下来,枯藤忘记了摇晃。似在迎接这场大雪。

  公主府――

  冷懋谦摆摆筷子,长安看他知道他不想吃了,可是才刚开动,要说吃饱了,三岁孩童都不信。

  “怎么了?不合胃口吗?我让厨子再重新炒几个菜,免得你又说我亏待你了。”

  冷懋谦抬眼看她,却也不说话,这让长安倒奇怪了。这人今天是怎么了,她总感觉不同以往。看他的神色还有些凝重。

  她放下自己的筷子。“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是要跟你说个事。本来昨天要说的,你却不在府里,我在你屋外等了一夜,还是没有见到你回来,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跑了。”前面的话说得很认真,让长安不适应,好在被他后面这一句话给抵消了

  昨天,她不就是出去做点事了吗?晚上没有回来也是有原因的。她在酒楼里喝醉了。

  门大开着,一点风吹进来的寒意都没有。从他们现在坐着的角度看过去,鹅毛般的大雪正纷纷而下。

  砖瓦上、院子里一瞬间已被大雪覆盖,洁白无瑕。

  雪落下的声音被冷懋谦的话语淹没

  “我要走了”冷懋谦这次没有看她,而是望着门外的大雪。

  没想到今日竟会下雪,真的下雪了。是在送他离开的吧!

  长安伸手触碰到一块点心的手突然打翻了盘子,盘子落地发出刺耳的声响。

  冷懋谦忙移回目光,“你,……”

  不等他有下文,长安抢先对他盈盈一笑,似什么都没有发生,道“你终于要走了,这几天我还想着要找什么理由来撵你走呢。现在主动你要走,也不用我再苦想了。”

  继续道“你知道吗?就因为这事,夜里我都睡不着觉。现在好了,你总算要走了。我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个美美的觉了。……什么时候启程?”看似说得轻松,她却尝到了一阵苦涩。

  “现在”冷懋谦淡淡道

  听她那么说本要怼回去的,心里很多话酝酿着,最后却只说出“现在”两个字

  “现……在???那我就不送你了,再怎么说我也是金枝玉叶,受不得冻,你不会介意我没送你吧!”她看着他,似在等他回答不介意

  “怎么会。那我走了”冷懋谦站起身,走了出去。

  身后的长安看着他一步步走出了门槛。

  每一次,他离开就从来没有回过头,这次是不是也一样。

  一同当初的,他头也不回地向她挥手示意告别。

  大雪中,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他的脚印。痕迹很快又被新雪覆盖,好像从来就没有过一样。

  “冷懋谦,你不收拾一下行装就走了吗?”在门槛处的他对着就要跨出大门的背影大声道

  他刚才若说介意,她怎么会不去送他呢?他明明就知道再怎么样他都会去送他的,他为什么要说‘怎么会’

  大门下,冷懋谦脚步一滞,却没有回头

  “我来的时候就没有带任何行装,离开的时候也该什么都不带才是”

  这边的长安听不出他的语气,猜不出他此刻的情绪。

  雪下得越发的密,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冷懋谦一身蓝色的身影在她眼前彻底消失。

  她竟讨厌起这场雪,遮住了她要看清他的视线。

  她两眼无神的双眸突然再次看向远处。

  他没有说再见。仔细回忆刚才他的话,他真的没有说。怎么可能?她不敢相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