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醒来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066 2020.01.28 09:12

  但愿南宫辰以后永远不知道曾有人这么粗暴对他吧!

  何止是粗暴?神医都看不过去了,明明可以用最直接的方法,她却选择了这种。看来他是老了。

  小水将那粒药丸磨成粉,放入碗里再加一点热水,到榻边坐好,扶起榻上的人,一手捏住南宫辰直挺的鼻头,由于呼吸不畅,致使他不得不张口呼吸。

  小水便趁机将半碗有余的药汤一滴不剩地灌了进去。

  这以后已是一刻钟之后

  “师傅,我们怎么还不出去?”小水疑惑。

  按理说,他们是时候出去告知外面那一群焦虑不安的人了

  “让他们等”神医老者没好气说着“他们竟然怀疑老朽的医术,干脆就让他们等个够。对了,小水,我眯一会儿,等明天天亮了,再唤老朽我起来。”

  小水……

  敢情老头是要晾外头那些人一整晚啊!

  神医靠在胡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小水为他盖上一床毯子后回到了龙榻边。

  窗外的光渐渐暗了下来,她知道,夜已经来临了。可是自己却没有半点睡意。

  自己劳顿奔波这些日子,但愿是有用的。

  林峰不久前已经回了宫。刺客的事,自是有人先出手了。

  夜里,外头的人似乎并没有减少,反倒是多了。

  虽没有声响,透过窗的火光使从屋内看过去一如白昼。

  半夜里,南宫辰满头大汗,汗水直往下流。枕边湿了一大半,嘴里还不时的念着什么

  小水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温度略比常人高。

  她算是松了一口气,出汗了就好。最怕的就是竟不出汗也不发烧。

  她拎干帕子,一一给他擦汗。

  刚开始南宫辰嘴里念着什么,她没有听清,以为是药效过了伤口作痛。慢慢的近距离为他擦拭的过程才发现,他在不停唤着“妺儿,不要,,,离开我”

  小水手中的动作顿了顿,她,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受?

  而也不能有,等这人好了,她是要走的人,怎么能够逗留?

  ……翌日,南宫辰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陌生的面孔……

  此人垂着眼眸,靠在自己枕边。

  由于这人戴着面纱,南宫辰他辩不出她究竟是何人?又怎么会在此?

  第一眼虽是陌生,而注视久了,却有似曾相识之感。尤其她的的眼眸是那样的熟悉。

  南宫辰欲伸手解下眼前人的面纱一探究竟。随着动作扯痛了心口的伤,他不禁呼出口。

  浅入眠的小水听到声音,忽的睁开了眼。胡床上的神医同时也醒了过来,门外,一群人蠢蠢欲动。

  “我来看看”神医神情不错地将毯子掀开,从床上下来

  小水一言不发,她心里有些没谱,自己虽戴着面纱,但不确定那人会不会认出。

  昨天进来时,注意到梦妃灼灼的目光,她就意识到,此地不宜就留。

  若梦妃都产生了怀疑,那么就更别提榻上那人了。

  好在,只要她绝口不承认,那么别人拿她也没有办法。

  只要南宫辰没有生命危险,那么她就该去兑现她的承诺了。

  半个月的奔波,总算是有回报的,她没有白费。

  她心里很乱,思绪万千。所以神医看完南宫辰的伤势唤她时,她都没有听到。

  “走吧!我们该离开了”老者再次道。

  这次她听清了,南宫辰他脱离危险了。

  “嗯”她回以一句,却始终不敢看向龙榻的位置方向。

  他无事,这不是她所求的吗?如今是她所愿的,这样就好。

  “等等”南宫辰可能由于几十天以来没有好好开口的原因,声音过于沙哑,还有些弱,而他们两个要离开的人却听到了。

  神医停下脚步“国主,可是哪里不舒服?”他恭敬地开口问

  南宫辰现在知道他们二人自是救他性命之人。

  “救命恩人,本皇怎么能不做报答就让其空手而返的道理?”他又强撑着提高声线唤外头的人“庞齐,进来”

  南宫辰的语气不容人拒绝,神医亦像是不打算说什么。而小水却有些急了。

  庞齐听到熟悉的声音唤自己,忙先要给他开门的宫人一步,自己开了门进来。

  同时众人也在听到声音后,松了一口气。

  甚至有的人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国主这一劫算是过了。

  梦妃差点颠倒的身子被近身伺候的伊茹抚住了。

  伊茹并再开口确认道“没事了,国主没事了”

  “是啊,没事了,没事了就好。”伊梦玲激动得回握伊茹的手

  屋内南宫辰在庞齐耳边低语几句后,庞齐才朝她们师徒两人走了过来,带他们去了厢房。

  这是要他们留下来的意思?报答哪里用得y劳驾上南宫辰这位大神亲自出马。

  在他们出去后,南宫辰谁也没有见,就单独见了林峰一面。

  他还能再林峰吗?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兄弟,可以说出生入死。背叛他的真是他吗?南宫辰难以置信。

  不过再一切都还没有说开之前,至少他从林峰哪里得到了一个消息。

  也难怪他此时此刻的脸色如此阴冷,苍白中更透着一股寒意,屋内的气温似是一下降成了门外的气温。

  那些人,怎么敢?

  他都不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她们却让她……孤身一人待在冷冰冰的清宁宫里。

  南宫辰有九成把握刚才戴着面纱的女子必定是他的妺儿,否则,他怎么会强行留住他们。

  而至于清宁宫,不去看也罢。里头那位也不高兴他进去扰她清净吧!

  一堵小小的宫墙,怎么能阻挠得住他的丫头,只是要看她愿不愿意。

  而若说为何还有一成的没有把握,那要用解下她面纱之后的那个面孔来解释。

  沿路透着梅花香,红得似火,白得入雪。

  域都雾气蒙蒙,远远望去朦胧一片。

  宰相府,下人们忙前忙后。婚期将近,容不得偷点闲。

  话说许流觞将在两日后抵达,任若杉期待看看她这未来的姐夫究竟是何许人,竟让姐姐非他不可。

  从小,她的目标就不在于此。在她看来,江湖人士都是薄情寡义之人,和他们在一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域都城里的话本也是这么说的,唯有嫁一个有稳定官职的人才是正道,可能两人只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走在一起,而这由何尝不可。

  未时,南宫辰坐在榻边思考着什么。据可靠消息,这次暗杀的人是千层阁,而幕后主使是什么人,毫无头绪。

  千层阁??阁主不就在京城里吗?

  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谁都有嫌疑,即使是身边最亲近之人也毫无例外。

  具体要等璇明教那头的消息。

  厢房里,一回来小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她醒过来时,神医不知去向,询问宫人才得知他已离开皇宫,并且留了一张字条。

  说是字条不如说成图画,仅一勾弯月。她了燃,神医已经猜到了南宫辰的心思。

  她的身份可是神医最得意的弟子,从小跟在他身边学医的小水。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终究要来的逃不过。但她又怎么能听天由命?自是跟随师傅前去。

  知道留下已没有了任何意义,又何必增添彼此的烦恼?

  当她提着药箱步出厢房后一会儿,身后就传过来“小水姑娘,不好了,国主他突然伤口裂开,出血不止,像是不行了。”声音颤抖着

  怎么会?神医不是说万无一失吗?那颗药不是世间仅此一枚吗?正因如此珍贵她才不惜赌上一把。

  不容她多想,一路跑到朝阳殿进了门,屋内无一旁人。只见南宫辰靠在床沿,面色苍白,神情似是难看。

  小水礼都没有行,就抓上他胡乱动的手,把脉。在她来之后,南宫辰的动作算是有所收敛,没刚才那么躁动了。

  所谓的大出血,她却没有看到,此人脉象也没什么异常。

  “国主,能否让民女帮你看下伤口?”她小心翼翼问

  南宫辰猛然睁开紧闭的双眼,无言注视着眼前人。

  她的发丝有些凌乱,她还是关心自己的,一路跑过来。

  若不是提前得到消息,她是不是早已离开了。

  他的注视让她异常不安,安静的屋内更使得她有种落荒而逃之感“国……”

  “本皇的伤可是你缝的?药也是你喂的?”他淡淡出口,不似晨时沙哑的声音,却隐约多了一份质问

  “是”她如实回答,心却疑惑,难不成他不满意她的手艺,能捡回一条命,你就知足吧!还嫌弃。

  南宫辰看着她的小神情,怎么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本皇不满意”

  不满意??小水接下其话“那是否需要再来一次?”

  “本皇正有此意”

  小水抿唇,好在面纱之下,没有人看到。

  再来一次?这人怕是想去见阎王想疯了。还有这就是那名太监所谓的快要不行了,她看他好得很。

  小水不想多留,还是耐着性子道“国主伤看似没什么事了,民女告退”

  “你还没有看,怎知真的没事?”

  “民女去给国主你寻太医来瞧一瞧就是,民女手拙,怕弄疼了国主你金贵之身。”站开几步,拉开两人距离

  南宫辰不紧觉得想笑,这丫头还是那么记仇,他不就是逗逗她吗?她能为他缝伤口,他很高兴,又何来不满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