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引诱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858 2019.12.04 20:05

  他没说什么,但若真如冷懋谦说的,似乎还不错。自己的儿子就该去见见世面,以后这锦绣江山可是儿子的。

  最重要的是,儿子不在身边,妺儿就是他自己一个人的。

  说什么都过早了,人家都还没同意要不要和你生猴子呢?

  打探好归海妺回去会经过的路,长安早早的等候在那了。呼着热气,搓着手,踏起脚在那里转圈,这天穿多少都不够,还是感觉冷风嗖嗖的吹。

  一见到要等的人回来,就跑上去。

  “阿妺你回来了,看到我有没有很高兴?”手习惯性地挽上她的手臂

  “进宫专程来看我的?不是有什么是要你皇帝哥哥做主吧!”长安每次出现花样百出,馊主意,鬼点子一系列的……

  “阿妺,你这都还没有嫁给皇帝哥哥就都偏向他了,那我怎么办?”

  归海妺无奈“你这一天里都想什么?我们先回宫吧!这么冷的天,冻坏了可就要成‘冻长安’。”

  “也是,冻长安就不好玩了。”

  屋内,长安伸手在暖炉上烤。

  “阿妺,问你个事?你和我皇帝哥哥有没有……”靠近她更近一步,小声“有没有那……个”

  冷懋谦这家伙,让她说这些,她想打他。为了哥哥的幸福她暂时忍了。

  归海妺??那个……哪个??

  长安看她一脸懵,其实吧现在又没有其他人在,你知我知,怕什么?

  “就是那个,夫妻才能做的事?”一口气说完,忙自己斟了一小杯酒。酒暖身,多喝不宜,少喝御寒。

  归海妺!!长安问这个干嘛?她可是和南宫辰清清白白的。

  “你不要多想,我和南宫辰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你情我愿,就该在一起。我这小姑子都点头同意了,还有什么比这更难的。”她不催催,不知道皇帝哥哥和阿妺什么时候才能修成正果?

  “你怎么看出来我和他你情我愿的?你啊,……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不是有喜欢的人,怎么问她这个。而且,他们没什么还好,若真有什么。让她怎么说出口。

  欲顺利的将话题转到长安身上,但她却不依了,不是在谈阿妺他们的事吗?扯上她干嘛?

  “阿妺,你说什么呢?要我真有喜欢的人,早私奔去了,怎么还会在这里。”这像她的做风。一场私奔,策马奔腾,一双人仗剑天涯。“你怎么转移话题了,还是说说皇帝哥哥和你的事。看得出来皇帝哥哥真的很喜欢你呢,就你自己身陷其中却不自知”室内的温度不至于太低,收回暖炉上的手继续道

  “我虽然常年不在京,但却知道后宫那么多人,唯独皇帝哥哥对你不一样。你要是不相信,我给你支一招,有没有兴趣听?”两眼放光,等待着她的回答

  归海妺何尝不知,南宫辰对自己,只是她不清楚那是真的喜欢还是仅限于欣赏而已。

  正如她自己的感情,越来越不受自己控制了。她不爱林雨寒吗?还是她变心了?

  面对长安这么热心,她能拒绝吗?长安的提议听听也无妨。

  “说来听听?”

  阿妺,和皇帝哥哥就是都不主动点,非要让她一个小的来操心。

  长安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大堆……她,她在说什么?她不会做的?让她……引诱南宫辰。。。她怎么做得出来。难怪南宫辰时常说长安的主意尽是些馊主意。

  归海妺端起一手边的杯子,喝一口压压惊。

  看到这样长安知道落空了,还不死心。“阿妺,你就听我一言嘛,就试探一下皇帝哥哥怎么能不能招架得主你的主动”其实吧,长安清楚,对阿妺,她那哥哥瞬间是失控。

  先不说,她苦思冥想出来的主意了,就平常吧,哪里需要阿妺去引起他的注意,随便一句贴心的话,皇帝哥哥再怎么阴沉的脸色,都恰如遇骄阳一样,所有的坏情绪被消散。

  归海妺可不认为自己影响力有那么大。他是一代帝王,而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中间隔得有太多太多,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不要”她回绝

  “试试嘛,好不好,就一次。”长安心里想着,一次完全就够了。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他们也该到举办亲事的时候了吧!

  她满脸渴望的望着她,仿佛归海妺要是再不同意,她还要继续。

  归海妺无奈抚额,她怎么感觉南宫辰要被自家妹妹给卖了。

  “我……考虑考虑”话这么说着,也就说说而已。她怎么可能嘛,过几天长安这丫头就忘了。

  长安惊呼“太好了,阿妺加油。对了,要不要我给你准备些什么,比方说,刚才我提到的衣服、胭脂什么的”她想到,宫中应有尽有,但不好出手嘛,那样岂不是没有惊喜了。而若是她提供的,自然是不同于宫里的,衣服她都准备好了,特别俱有塞外风采,绝对可以让皇帝哥哥大开眼界。

  不说还好,一说起刚才,对面归海妺差点被呛到。忙摆手回道

  “不用不用,我自己可以搞定。”

  “不行,我还是给你送过来,我自己又用不上”感觉自己说得有理,点点头

  她用不上,归海妺她也不需要啊!

  “阿妺,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这都要当我皇嫂的人了,还那么客气干嘛。就当做是为了我未来小侄子出一份力吧!”

  长安越说越起劲,她幻想着,一个小团子围着正自己转的场景,不免笑出声。

  归海妺她觉得这长安撮合她和南宫辰还不是一般的热衷。都想着小侄子了。

  随后她又说了许多,嘱托着她要尽快,直到最后她出门时还不忘说一句“我等你们多的好消息哦”

  不知道南宫辰知道他这妹妹来撮合他们会是怎么一番表情?

  几天的时间,气候骤然急剧下降。每个人都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宫里的梅暗吐新芽,远远看上去划出了一道弯曲的长线,分布在宫宇琼楼之间、长廊旁、河水岸上……

  从异国回来的邵明风等人,进了城后,直奔皇宫。由于天气的原因,街道旁的行人少了许多,所以并不用考虑要不要步行进城。他们一路回来经过的人家户,大多都是禁闭门窗的,唯一瞧见的就是屋顶上冒出的缭缭炊烟了,在上空交织着。

  邵明风从进南宫辰的书房到出来算起时间来有一个时辰之久,其间还有庞总管林峰等人忙碌的身影,和一同随他们进书房的大臣。

  想必是商议邵明风他们此经异国一事。

  商讨毕,众人从里头出来,都在议论着什么,据刚才得知的消息,他们脸上的震惊之色难掩;若不是此次进宫,恐怕他们也不会知道遥居北地还有那样一个地方了。

  南宫辰命人连夜前往丹阳。

  邵明风走出长廊,抬头看了眼灰色的天,冬天里,好像哪里的天都是这样的,没有太大的区别。

  快下雪了吧!往年这个时候都飘起零零碎碎的雪花了。

  归海妺将从藏书阁借的书还了回去。回来的路上她不禁想,这北玄大陆各个国家关系还挺复杂的,尤其比邻三足鼎立的小国家,时不时的发生战乱。虽说是附属国但又不好插手,一旦这三个大国横插一手,那么三足鼎力的局势就会崩塌,到时候遭殃的要属战场边境的百姓了。

  想着想着,突然踩到什么东西,硬质的。她看向地面,弯腰捡起一枚藏青色玉佩,有些微凉;其雕工精巧,纹路复杂,指拇抚摸着,背部有一个‘邵’字。

  难不成失主姓邵?玉佩这东西,属于贴身饰物,一般都不轻易离身。是谁不小心丢的呢?

  她四处观看,只看到的几个宫人快步疾走,这天里,若不是有什么事,谁会出来受冻呢?

  就玉的材质及雕琢来看,其主人身份不一般!

  走到宫门口的邵明风眉尾上挑,他的玉佩呢?在思考着问题的他,手不经意触到一直以来悬挂玉佩的腰侧,才发现自己的东西怕是掉了。

  这几天里,连夜赶回都没掉,怎么却在宫里掉了,在进宫的时候他确认过,还在。

  要出宫门的他原路折回。

  归海妺犹豫着要不要再等下去,再她转身的时刻,却听到

  “姑娘,等一下”这四周现在就她一人,不用想来人喊的自然是她

  邵明风看到她手上的玉,那确实是他丢失的那块

  归海妺朝声音处看去,还没来得及打量一下来人,他已经走了上来。

  邵明风看着近在眼前的人,忽然平静的心荡起一丝涟漪。对方明晃晃的大眼看着他,他竟忘了她手中的玉。

  寒风吹起她的发丝,产生一中凌乱的美。

  “刚才你是叫我?”对方不言,她又没见过他,不知道怎么称呼,只好用“你”

  邵明风有些出神,听到她婉转的声音,才道“是,,,姑娘手中的玉”

  不用他说完,归海妺了然,失主总算找来了,要是再迟些,她都离开了。

  将玉递给他“呐,给你”,他伸手接过

  指尖触碰到他的手,归海妺感觉亦如碰到冰块一样冰凉。是这人的体温太低,还是她今日穿多了。再看看对方,穿着还真有点少。

  忙将自己的手笼搭在他的手上,反正自己也快回去了,这一段路不长,而对方就只出宫门来说,绕来绕去的都要些时间。

  “你手那么冰,这个给你,回去以后多穿点就不会那么冷了。”归海妺暗想,他不至于窘迫到还要为穿衣取暖而奔波的地步。

  南宫辰那人吧,有时候是不怎么讲理,但不会连官员的一点俸禄都扣吧!

  之后她就回去了,只留邵明风一人还呆在原地。

  刚才那女子是谁?怎么他从来没有见过??

  京城中各世家的小姐,他多多少少见过,却从没见过他?难道是他错过了什么?

  每年一届的诗会、祈福、花节等节日里,各大世家的小姐、少爷都会参加,而他没有都参加,但没道理对她没有全然不知啊!

  他低头看自己手中的手笼,是她送他的,还残留有她的余温。

  不禁再看向她离去的方向,身影却找不到了。

  他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也还没有感谢她,她就走了。他有种预感,以后还会遇到她。

  说起丹阳城,还是一次归海妺在书中看到,问他‘丹阳城’这个地名很好听时,他才记起,北辰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现在事情解决了,他总算放心了。

  从书房里回到寝殿,却没有看到那抹身影。她去哪里了?

  归海妺回来时,看到门是半开着的,想到这天快黑了,应该是南宫辰回来了吧!宫人一般都是很少进的。

  “我回来了”跨步进来,正好撞上要出去寻她的南宫辰

  南宫辰手拉过她的手,蹙眉,她的手怎么那么冰?

  其实吧,倒没有多么冰了,和南宫辰他自己的手温差不多。

  南宫辰带她到暖炉烤“有没有好点?怎么出去也不带上手笼?”他关切问

  南宫辰不知道归海妺的家乡冬天里冷不冷,怕她不习惯这北辰的天,所以防寒取暖措施准备得很齐全,手笼就好几个,冬天衣裙也好几身,新制的鞋鞋底都加厚了。就连床被都换了。

  “我不冷,穿这么多,都要变成团子了。手笼也带上了的,只是回来的路上送人了”她发现近日的南宫辰变了好多,不是让她多吃点,就是要她多穿点,她说够了,他却还硬要再给她披上雪披。

  搞得她出行都不知道方便,但却感觉冬日似乎没有那么冷了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