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入宫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560 2019.11.14 11:58

  次日,天色刚灰蒙蒙亮,贤倾殿的门外就已经站满了人,有侍卫、宫女整齐有序的排列成两行,。

  苏莉和贤倾殿的宫人也早早的起来,他们知道,那些人是国主派来的,所以也静静站在一边。

  就等着里面的人醒来,得到她的同意后,进去帮她收拾东西。

  而昨夜,归海妺到午夜三刻才睡去。

  她在思考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会怎么样?

  细细分析着她为何会来到这里的原因。

  小时候那个为她占卜人是谁?为何他可以事先预知她的未来?而时空的转换本是随机的,怎么会恰好就在婚礼那天出现呢?

  只是,想了很久还是没得到解惑。

  早上,她披着长发,一如往常的轻轻打开屋里的门。

  “姑娘安好”在门打开的瞬间,众人一齐向她躬身行礼。

  归海妺!!

  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不怨,反而是嘴边含着笑意。

  这些人想着,国主这是打算要为江上社稷延绵子嗣了吗?

  毕竟南宫辰登基四年有余了。至今膝下仍还未有一儿半女,也难怪众人为他担心。

  “你们……不必多礼?”她想着搬点东西用得着这么大阵仗?

  “小姐,先让奴婢为你洗漱吧”苏莉提步上前,这个时候,总不能让姑娘就这样去朝阳殿吧!

  “好,进来吧”

  凡事既来之则安之,南宫辰作为一国之主,谁敢违抗他呢?

  “麻烦你们稍片刻,我去为姑娘梳洗完,你们再进来”苏莉朝他们说完之后才随归海妺进到了屋内。

  “姑娘,搬去朝阳殿后,还会回来吗?”苏莉边为她梳着长长的头发,边问道

  姑娘走了,那她们怎么办?贤倾殿是不是就换主了?

  “不知道,但我保证一有时间我就会回来看你们的。”本来无论她去哪里就该带上他们一起的,但现在其实不同往日,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国主怎么会突然要姑娘搬过去呢?”她从梳妆台上选出一根簪子为她戴上。

  “我也不太清楚,南宫辰他说要娶我,后来我拒绝了”她看着镜中的自己。是她的拒绝导致他要她搬过去的吗?不过去哪里不是一样吗?这整个皇宫都是他的。

  苏莉手中将簪子插入发丝的手顿了一下。国主要娶姑娘,这在他们看来就是铁定的事实,可姑娘怎么会拒绝呢?

  姑娘对国主又不是没有半丝情意,本该在一起才是。

  “姑娘拒绝是因为不喜欢国主吗?”原谅她今天的问题有点多,姑娘就要离开他们了,就让她多说一点吧!

  “可能喜欢也不一定要在一起吧!我和他,也许就是一场孽缘,终究有缘无份,就让它像一场梦一样,醒了便就忘了。”她的心不知不觉中,竟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酸涩。

  一句不可能,就将所有的可能都抹杀掉了。

  只是,世间不信命的人总要逆天改命。曾几何时,她自己也是那样的觉得命由自己不由天。

  只是思虑多了,便不敢赌一把了。

  就仿若她和南宫辰如果真的在一起,那么现世里就会莫名的少了一个人,而这个时空,多出来的这个她,又将如何?她和他的结合,产生的一切误差,对他会是什么样的影响;轻则只是让他受的伤害较多,而重则……那是她不敢想像的。

  “奴婢不懂,在奴婢看来喜欢就要在一起,永远陪在对方的身边,然后一同经历人生的风风雨雨,最后一起变老,这样不就是给喜欢最好的结局吗?”人的一生不就应该这样过,才没有遗憾吗?她想着以后自己就该是这样的,陪着那个他,一同变老就是最辛福的事了。

  苏莉已经为她梳妆好,发饰简单,仅用了两根发簪勾住身后欲垂落的发辫,除此之外,其余的墨色发丝自然下垂,就连额头的两侧留着有轻盈的发丝。

  配套上一身白衣紫衫,风穿透纸窗拂过,

  身后发丝飘然轻起,她站起转身

  “苏莉说得是,等以后苏莉有了喜欢的人,我一定让你风风光光出嫁。”这个她一来就伺候在她身边的人,她希望她能找到自己的辛福,如她说的那样相伴到老。

  听姑娘这么说,苏莉的脸颊不禁涨起一点红晕,别过脸,去拿那件叠在床边的锦白披风

  “姑娘又取笑奴婢,奴婢才不要嫁出去呢。”话语间带有少女对爱情憧憬中的娇羞

  “哪有?”

  “姑娘,我们现在要出去吗?”现在她要转移这话提才好。将披风披在她身上后,从前面为她系紧。天冷了,不要着凉了才是。

  “走吧!别让他们久等了”

  在看到两人出现后,众人中才走出一个人道

  “姑娘,现在方便我们进去吗?”这是国主登基以来,这么宠爱一个女子,可能他们以后还仰仗着她。所以事事要小心伺候着。

  “进去吧!”她回道

  其实她也没有什么要带的,但人都来了,肯定是南宫辰交代了的。那么需要什么,苏莉会跟他们说的,哪里用得着她。

  所以她就自己一个人出了贤倾殿。

  这才七月末,北辰的天却有点冷了。

  一个人走在时而有宫人走来又过去的路上,

  最后停在了湖边的柳树下,手划过柳枝。

  “怎么一个人在这?”身后是南宫辰的声音。

  陷入沉思的归海妺,这才转过身。他还好吧!毕竟昨天……

  “苏莉他们在收拾东西,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出来走走。”

  “那一起走走吧”他放下手中的事,来找她,即使她拒绝了他,可她还在他看得到的范围你。现在她没有同意,那么还有以后,他们来日方长。

  “好”

  什么时候她竟也这般惜字如金了。记得以前都是她的话最多的。

  “搬去朝阳殿,你若是不习惯……”

  “我就可以回来吗?”听他的话,是要说允许她回来的吧!一激动之下脱口而出

  “看你的表现”

  一下子,本觉得还挺压抑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了起来。

  “昨天,你是不是生气了?”她试探性的问

  “如果我生气了,你是不是就答应了?”脚步停下,看着她

  “不要这样嘛,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如果你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服,我可以赔偿你的”他们之间就止于这一步就好。虽然她没有什么,但若是他提出来,她一定尽最大努力去做到

  “真的?怎么赔偿?”

  “你要什么赔偿?”堂堂一过之主被人拒绝,她当然要?做点什么表示表示吧!不然让他面子往哪里挂。

  “要你……一件独一无二的东西”说完之后,他才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你说话能不能一次说完”刚才那话……

  追上去的她又道“我知道了,不过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想”独一无二的东西,那还真得好好想想。

  “慢慢来,不着急。”他希望着,她不给他,那么她就不会离开,因为她还有承诺没有兑现。依她的性子,当然不会就那样离开。

  “对了,上次不是答应过要送你件东西作为回礼的吗?现在你还要不要?”其实她早准备好了,在回来的那几天。

  只是发生了一些事所以现在才想到给他。

  “妺儿给的,我当然要收下”

  这样他们之间就有彼此的信物了。

  “等回朝阳殿,再给你,现在没有带在身上”那东西不好随时携带在身上。所以等东西都搬到朝阳殿在拿出来给他。

  远处长安和冷懋谦并肩站在一起,正看到这一幕。

  “阿辰,还不错,有进步”冷懋谦感叹道,想想上次在璇明教,他们两人的关系和现在的相比,在他看来现在已经缓和了许多。

  “那是,你也不看看那是谁家哥哥?”长安自豪的说着

  “是是是,不过你确定现在还要去找阿辰?”他一脸怀疑的看向正拽着他要上前走去的长安。现在过去不是纯属打扰人家吗?

  “为什么现在不去?走吧,走吧!”她走在前面,而身后的冷懋谦不得不紧随。

  “你这个长安妹妹到底是亲生的吗?这个时候去打扰阿辰?”他不得不说说她了,要是以后她自己也被别人打扰看她怎么办。

  “我不是‘亲’生的,我是母后生的,我母后又不叫亲。”这人说话怎么这么不中听,好歹他们也好长时间没见了,就不能祈祷她好点吗?

  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以前不知他的嘴是有多毒。

  “还有,我这哪里是去打扰皇帝哥哥他们两人,我这是去见见我未来皇嫂,有错吗?”无理都被她搅得有理起来。

  “没错没错,公主殿下说的都是对的”冷懋谦无奈摇摇头,说再多,她还是要去呗。

  “这话我爱听”……

  贤倾殿――

  钟煜从宫外办事回来,一听说贤倾殿搬东西,他就过来了。

  一进门,就看到左右都在忙着的众人。

  苏莉从里头搬出一箱子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不过看着挺重的样子;那是归海妺不知在里面放了什么。但苏莉知道,这箱子很重要,所以她亲自来。

  而钟煜看到因箱子的重量导致她的步履有些缓慢的时候,就快步上前来。

  本欲去帮苏莉的,却被小桃无意间挡住了。

  “钟侍卫,你怎么来了?”小桃一脸的兴奋,小脸却不怎么敢去看他。

  “小桃,你怎么了?”钟煜本要绕过去的,但在看到小桃的半边侧脸,他就不放心了。

  “我,我怎么了吗?”小桃一脸懵,她怎么了。猛的抬头看钟煜,而钟煜的眼神正盯着她。

  “你是不是生病了?你的脸色好不太好?”可不是,现在小桃的整张脸,因钟煜的到来变的似染过一层绯红的颜色。

  而贤倾殿的人,即使是一名宫女,现在谁敢怠慢啊!

  “我…没,没事,可能是刚才搬东西造成的,不碍事,一会儿就好了。”她自己意识到,钟侍卫会错意了,她身体好着呢。

  在他们说话间,苏莉已经将箱子搬到了同那些东西所在的地方。

  “钟煜,你来了。”

  “嗯,刚,刚从外面回来,就过来看看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他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就朝这里走来了,所以现在必须找一个有说服力理由来说。

  他想,应该是这里是主子最关心的地方,而他自己作为主子的人,当然得也关注着这里。

  “哦。那你在外面有没有看到姑娘?”姑娘出去也有一段时间了,她就怕还有什么没有带上的,所以要询问她一下。

  “我来的时候,恰好看到妺姑娘同国主回朝阳殿了。”回想着刚才看到的场面。至于长安公主和一个看不太清的人怎么在他们的后边就不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