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半城烟火浮流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发现疑点

半城烟火浮流年 亿玥 3148 2019.12.04 20:04

  北方的天,气候自然要比南方的冷得多。才刚入冬有条件的人家已经穿上了早早准备好冬衣。

  宫里人也大多换上了冬装,保暖御寒才是最重要的。

  蔓延曲折的长廊,归海妺,身紧裹着淡紫红过膝雪披,脚踩白底素红小靴,她要去贤倾殿。

  宋氏大病初愈,而都好几天过去了苏莉仍无消息。

  对于宋氏中毒一事,南宫辰有意压制着,只是哪有不透风的墙,昨天她无意中听到林峰和人说起早朝的事,有大臣论起此事。

  后宫之事,就和朝政重要一样,朝臣有权干涉,那关乎到未来的后位。

  后位一封,便意味着王后将同国主一起掌管朝政。比如若国主出征,朝中之事就不再是交给国师,而是将由王后全权处理。

  那些个大臣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无非是她祸乱朝纲,扰乱后宫,让南宫辰再三思考她的去留。

  这无异于在和国主唱反调,君王一怒之下,将让那些可官员谅了一个上午。

  若归海妺她的身份是后妃,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朝臣们听到这些事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后宫是什么地方他们又不是不清楚,偶尔发生一些‘意外’纯属正常。而她却是一个身份不明的人,他们的忧虑也不是无中生有。

  地上寒气重,也是有他们受的。

  这事若不是在林峰他们那里听到,可能南宫辰都不会说吧。

  今早醒来时,宫人端来洗脸的水,她看着倒映在水中的自己,猛然想到,那日小桃的话,她说她开门时苏莉就看到苏莉。这话似乎没什么毛病,但仔细想想……

  小桃说她开门时看到苏莉也正好出来。这是她的原话,当时归海妺听着也不觉有什么,她们都是伺候在她身边的人,对待自然不宜厚此薄彼。

  只是现在想想,不对了;苏莉和她的房间确实是一墙之隔。但没有并排着,苏莉的房间是门对着南,要转一个小弯才到门正对东小桃的房间,所以她出来时,是怎么隔着一个弯看到苏莉?

  苏莉和她又不像有什么怨。往常苏莉好看的衣裙都有一半是小桃穿的,她没有理由对苏莉有什么不满。

  走到贤倾殿的门前,她放慢了步子。

  贤倾殿的院子不同以往,没有看到有人再打扫。突兀的树下几片枯黄落叶在风中抖动着。

  昨夜,小桃让其他人早早回他们自己屋里休息后她去一趟御芜宫,回来得晚了。现在还不见她的房门有打开的动静。

  贤倾殿宫人住的地方,一小宫人手揉着半眯眼从房门走了出来,没有看到这边的归海妺,等要撞上了,他以为是一贯早起的小桃

  “小桃姐姐,你还是那么早”眼睛还半眯,双手懒懒的垂着,他要去的方向,归海妺知道,人有三急嘛,如厕事大。

  “小桃姐姐今天的靴子比昨天的还好看呢”他羡慕的说着,抬头看!!!

  “姑……,姑娘,你怎么来了?”刚才睡眼惺忪的模样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吓了一跳,忙拱手行礼。

  情急之下,语言都乱了,贤倾殿是归海妺的地方,她回来不是情理之中吗?

  “入冬了,别的宫里都添了东西,就回来看看你们有没有什么不够的?”她说的话半真半假,这只是其二,主要还是见见小桃。

  付云高兴,妺姑娘果然重情义,这么久了,还没有忘记他们,又是一阵感动“我们没有什么额外需要的,若要说缺什么的话?就是盼望姑娘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十一二岁的付云,倒会说话。

  “小嘴真甜,你们想我了,可以去朝阳殿找我。”她暂时是回不来的。事情多,随时随刻要做,不懂的正好可以问南宫辰。

  “真的?”苏莉姐姐说朝阳殿不是谁都能进去的,看来是骗他的。

  “嗯。怎么只看到你一个人,其他人呢?”她问

  “…呃……其他人……妺姑娘,我肚子痛,我先过去一下”小手捂着肚子,两颊涨红。

  确实是肚子痛该有的状况,归海妺却清楚这小子一紧张就这模样。记得她小时候撒谎可是脸不红醒不跳的,一本正经的扯东说西,蒙混过关。

  跑远了的付云在拐角处偷偷探出小脑袋来,看到远在那里的人。暗想刚才好险,差点露馅了。昨夜早早回房后的他们赌博的喝酒,他年纪最小,没有参与,但一个人睡又没有意思,就主动提出为他们倒酒,满满一大杯……

  要是他没有参与,这事他早如实相报了。可惜可惜啊!自作孽不可活!妺姑娘要是知道了,是不是就认为他不乖了。

  少许,小桃从里头出来,今日她的装扮让她眼前一亮,好一个标志的美人胚子。

  入眼是一双白色花纹薄底靴,后是一身墨绿锻服,头上的首饰因隔得远看不太清。

  关上自己的门后,她朝归海妺站的地方看去,正好看到她!!!姑娘怎么在这里???她现在要回去换掉这身装束诚然不可能。

  只得朝她走去,行早安礼“姑娘,天冷了,进屋吧”

  她不问她怎么来了?等姑娘自己说

  两人一同进了以前她住的屋子里,室内还其他物品保持原来的样子。

  “小桃,这身衣服很漂亮”她在桌旁坐下,不经意道

  “奴婢知错,请姑娘责罚”陡然跪在地上。她自知在这宫里,能穿靴者除后妃外,没有人有这特例。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错之有?”语气里淡淡的

  她不是南宫辰的后妃,但却成了那个特例,别说只有后妃才可穿靴,后妃没有的南宫辰都给了她,她以前没觉得什么,只是从庞总管那里得来的宫中三千多条规矩,才知道宫中规矩还真多。

  若要论处置的话,一百个她都不够。

  先不说其他的,就拿朝阳殿来说吧!那地方可是国主和王后的寝殿,她却住进去了。难怪那么多朝臣以前不管她的事,现在都多多少少提一些了。

  这是什么罪……南宫辰自是清楚,却还明知故犯。

  “奴婢有罪,只是恳求姑娘不要让国主知道。这身装束是昨夜宋娘娘赐给奴婢的,说是感谢奴婢不顾私情给她中毒的事提供消息。”头压得更低,声音略颤抖“但是奴婢发誓,奴婢真的没有出卖苏莉姐姐,奴婢对他们说的也只是那日同姑娘说的那些而已。”

  归海妺她一个无身份的人,份量会比一个后妃高吗?即使宋妃此举有错,别人又能说什么。一个大病初愈的人脑子犯糊涂也不是没有的事。

  要说份量,宋氏还真不能同她比。君王都听她的,谁还能越过说她不是?

  “你是我的人,我怎么会让你有事。起来吧,地上凉。如今苏莉不在,贤倾殿还需要你。”将她扶起

  “谢谢姑娘,这身衣服我这就送回去。”

  “不用了,既是宋妃赏赐的,你就收下吧”送靴子是不妥,但别人只会说这是赏罚分明的表现。这于后宫而言何尝不是一件益事。

  “对了,宋妃她还好吧?”

  “宋娘娘最近气色恢复了不少,想必是没什么事了。也不知道苏莉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她看着归海妺的脸色,似想从上面看出什么来

  “会回来的”

  随后,归海妺走出了贤倾殿。她这一趟好像没有什么收获。

  从刚才小桃的表现,她需要再进一步调查才能做决定。

  有时候一个人憨厚老实的,什么事情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的,做到没有一丝纰漏,却让人更疑惑了。

  这日冷懋谦进宫,书房里的南宫辰在看什么,以至于进来一个人他都没有发觉。

  冷懋谦好奇,凑过去,只看到一角,就被南宫辰抽了回去

  那不是他给南宫辰的那本书吗?里面写的都是一个人爱或不爱你的表现。

  作书者:佚名

  他没想到这师弟还真的会看,老以前他送的东西,可没见过他拿出来过的。

  “阿辰觉得怎么样?”他退回到桌旁,自己坐下,喝起热茶,他就是来趁茶喝的,长安那丫头说什么不懂茶叶,就什么都没有。

  被人看到,南宫辰脸色变了变,将那本书放入奏章底下。

  “你整天这么闲,要不要本皇找点事给你做?”璇明教还有一大堆事需要处理,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算了算了,我不是来看你的吗?看看你进展得怎么样?要不要我教你几招?”冷懋谦他今天可不是一个人进宫,长安也来了。

  “有这精力,多想想自己的事吧!”他说的冷懋谦知道所指的是什么。他的婚事,不是还没有到时间吗?

  “知道了。。说正经的,最近千层阁的事你听说了吗?”

  “自然知道,这新上任的阁主还是老熟人呢?”他知道允熠的身份,却没想到他真的当上了阁主,以后江湖上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当年的事,他也有所耳闻。若换做是他,江湖定不是现在这般模样了吧。

  “这次谁会想到阁主会是那么年轻的一个人?我还以为会是那三个老头其中一个。看来往后的江湖更有趣了。”品一口茶,放下茶杯又道“你要不要考虑考虑随师兄我出去浪去?,,,你不去也没关系,不过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你啊,得再加把劲,赶紧生个大胖儿子让我带带,带他去看看这锦世繁华。”

  南宫辰给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去体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